第13章 打擂台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98字
  • 2016-07-31 11:29:56

是的,将军血,陆非宇“一拳二气三漂血,内功身法五为绝”中的“三漂血”。

将军血,顾名思义,将军之血,骨气之血,是陆非宇的成名暗器,而那所谓的暗器,就是他自己的血。这将军血要用出来必须要陆非宇自己的鲜血,别人的不行。要用就要见血,用出来就是上乘暗器。

叶风尺也不是泛泛之辈,陆非宇的绝学他也是听说过,其中就以这“将军血”最为霸道,眼见陆非宇使出绝学,赶紧挥刀在身前防御。“铛,铛,铛。”叶风尺凭借他精准的判断和猎鹰般的眼神,格挡住了飞来的几滴血珠。血珠与刀身碰撞,发出的竟都是金属碰撞的脆鸣声。

陆非宇的手不断挥出,无数血滴向叶风尺飞来,两把长刀挡不住枪林弹雨,叶风尺一个失误,一滴血珠穿过了他的防线,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胸膛上。以这一点为中心的肌肉瞬间有了一丝凹陷,并开始流血,看来是被戳出了个洞,也不知道伤没伤着心脏。叶风尺瞳孔一缩,后退了半步,牙关紧咬,才没因吃痛而叫出声来。

一抬头眼看又有几滴血珠飞来,不敢怠慢,左手贴在胸前,有点像基督教礼拜的样子;右手前伸,手握唐刀游龙似得画了几个圈,血珠便瞬间被打散。接着,再往前轻轻一挑,一条细针一样的小龙从刀尖处翻飞而出,快速射向陆非宇。陆非宇头微微朝左一歪,那条小龙擦他右颊而过,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伤口。

小龙在飞过陆非宇后没几米就消失了,陆非宇用右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口,缓缓说道:“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只是这伤口太小,看来这枚勋章是留不住了,敢问招名。”

“剑龙游光。好一招将军血,大智若愚陆非宇‘拳打猛虎脚踢龙,将军飞血满城红’果然名不虚传。”叶风尺反手握刀,将刀插到地上,脸上露出豪迈的笑容。

“你也是,刀王叶风尺,‘双刀在手,厉鬼见愁’,我算是见识了。”陆非宇向着叶风尺一拱手,脸上又恢复了他那有点傻气的笑容,似乎感觉不到手上的伤口正因抱拳拱手姿势而产生的剧烈疼痛。

“区区微名而已,还是赶不上我师父他老人家‘大刀在手握,神佛不得过’。”

两个人的语气变得非常平和,平和中带着赏识,刚才剑拔弩张的气势一下子化为乌有。高台下,杨方低下了头,沉默不语,从兜中掏出一支烟来,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深吸一口,歪着嘴吐到了左侧。因为他自到这儿开始,可不管关天月愿不愿意,就一直站在她的左边,一副保护自己女人的样子,此时他往左吐烟,就是怕烟味呛到关天月。

而此时的关天月可管不了这些了,刚一开始杨方站她身边的时候她还十分不乐意,但现在她早已被这场比试震惊了,哪还管那些东西。此时看到陆非宇和叶风尺就这么结束了战斗,一下子还缓不过来神。

“结,结束了,就这么,结束了?”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这两个人好像并未分出高低来啊。

“嗯,结束了。”得到了这么一个平静的回答,关天月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到了杨方那冷酷又严肃的侧脸。要知道,杨方虽然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像个正人君子,但其实不然。杨方从小出身于富贵之家,可以说是个风流贵公子。不过他唯一还值得欣赏的地方就是专一,就认准了关天月一个,哪怕有更漂亮的出现他也不变心。平时他对关天月说话,那全是甜言蜜语,真是要的肉麻有多肉麻、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能让人在八月份起鸡皮疙瘩。这时他的声音突然变得这么平静冷酷,让关天月不禁有些失神。

“这,这还是他吗?”关天月脑中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杨方的长相不能说是一表人才,那也是相貌堂堂了,再加上摆出这么一个冷酷的表情,尽管只是个侧脸,那也是相当俊美了,连关天月也不禁有些入迷了。“原来他正经起来也很帅!”这个念头随即出现在关天月的脑海中,但也是一闪即没。

是的,结束了,强者的对决,不需要你死我活,不需要有高有低,只需要对方的认同。

“好,好,好,真是后生可畏啊。”金丝猴轻轻鼓了鼓掌,面带微笑称赞道。陆非宇和叶风尺看了一下金丝猴,然后相视一笑。这时,又有一个人上了高台,乌黑蓬松的爆炸头,棕色的牛仔服,正是银枪司马乌。

叶风尺侧眼瞥了他一下,单手反握双刀,走到了一旁,他从一开始就不太喜欢这个看不起人的家伙。

“哦,终于要开始混战了吗,我喜欢。”金小刀嬉皮笑脸、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双手插兜,装作很自然地靠近杨方,在他耳边轻身说:“马上就要混战了,我们联盟吧,这样赢的机率还大一些。”说完,他就侧着头,满怀期待的看着杨方的反应,而杨方似乎是没听见他说话一样,依旧在那儿自顾自的抽着烟。

金小刀看他没有反应,以为是不答应,又看了一眼关天月,继续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舞女,但人家一个女生,武功又不行,你保护人家自己肯定也是应接不暇,多个帮手总是好的嘛,啊。”

杨方又深吸一口烟,右手食中二指夹住烟蒂,张口缓缓吐出一口烟来,说道:“我对赢不赢、输不输的没兴趣,我只想保护好小月,你随便吧。”说完,又恢复了沉默。金小刀还想再说什么,但看杨方好像根本不想搭理自己,也就闭上了嘴,反正杨方也没拒绝,那就当同意了,于是金小刀就厚脸皮的和自己的“盟友”站到了一起。

此时的高台上,司马乌已和陆非宇对立而站,手上拿着自己的两把装了消音器的“柯尔特”,目光炯炯的看着陆非宇,张口说道:“早闻大智若愚的大名,今日才得一见,听别人说你的‘将军血’乃是天下第一暗器,那么就试试,我的子弹和你的血,谁更强。”说着,双臂同时抬起,拉开枪机,枪口直朝陆非宇。陆非宇依旧面带微笑,只说了一个“请”字,右手一抖,内功集运,瞬间,右手上已经要止血了的伤口又爆出一片血雾。

陆非宇右手虚空一抓,向着司马乌一甩,同时,司马乌扣下了扳机。几乎是在那一瞬间,空中响起了短暂而密集的脆鸣声。紧接着就看见司马乌一个转身,同时一个弯腰动作,双脚快速移动起来,竟带出一阵残影。

这可是司马乌自创的步法,叫星夜迷踪步,为的就是来弥补自己不善近战的不足。几个闪身之后,司马乌再次站定,依旧是面向陆非宇,不过谁都能看得出来,他输了。

司马乌双手交叉于胸前,呆呆的看着地面,地上,有一些子弹头。弹头已经凹进去了,而且中心都有一个小洞,很明显是被陆非宇的“将军血”给贯穿了。这就是他们两个人比试的结果,司马乌,败了。

“厉害,没想到仅靠一滴血,就能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威力,真不是我等这种靠身外之物闻名的无能之辈所能及的。”

“别这么说,你也很强,最后你是怎么躲过我的攻击的,就算你步法神奇,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吧。”

“这个是因为我天生听力极好,可以听到你的血在空中飞过的声音,再加上我的警觉性和判断,计算出了它的方位和走向,这才躲了过去。”

“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算出方位和走向,了不得啊,这可以说是神技了。”陆非宇听了之后露出惊奇的表情,显然是对他很感兴趣。

正说着,突然一个弹珠样的物体打在了高台上,一下子炸出一片烟雾。司马乌一惊,忙用右臂一掩口鼻,向后一跃,跳下高台。

“放心,没毒。”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司马乌循声望去,说话的是药王乔雨林。此时乔雨林已经上了高台,平静的看着陆非宇、叶风尺两人。

“你应该庆幸你刚才没有受伤,否则你也会遭殃的。”乔雨林再次开口说道。

“什么?”司马乌一惊,再看高台上,发现叶风尺、陆非宇二人全都变得非常奇怪,仔细再一看,原来他们俩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发紫、腐烂、流脓。

毒!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这当然是刚才那烟雾搞的鬼,烟雾里自然有毒,但不是可吸的毒,而是作用于体外的。

“可恶,大不了我不要这烂肉了。”叶风尺大喊一声,伸手拔刀就要去切腐烂的地方,多亏陆非宇及时拦住了他。“别冲动,这毒是能与我们外伤反应的,现在再添伤口,无疑是自掘坟墓。”

“哈哈哈,”乔雨林听了陆非宇的话大笑三声,说,“不愧是大智若愚啊,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不错,我劝你们认输,我给解药。”说着,伸手掏出一个粉色的小药丸,笑嘻嘻地看着两人。

突然,乔雨林只觉什么东西打了自己手指一下,而且还很烫,条件反射的一松手,药丸掉在了地上。乔雨林定睛一看,是一个还没熄灭的烟头,烟头的火焰点燃了药丸。“嘭!”又是一片烟雾,不过这次可跟上次不同,叶风尺、陆非宇两人瞬间感到了一阵清凉,说不出的舒服,再一看身上,腐烂的伤口已经恢复原状,并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

乔雨林一惊,扭头向台下看去,只见杨方正一边整理自己的衣领,一边缓缓向高台走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