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月光孤岛 分开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23字
  • 2018-12-29 15:40:32

船刚刚靠岸,裘赛忑第一个跳了下来,当然这在众人眼里没什么不对。

首先,司马乌在高处,步青天、叶风尺、荆花都在屋里,唯独他离岸边最近,第一个下来无可厚非;第二,他现在的身份是觉奎和尚哥哥的结拜兄弟,换言之觉奎就是他的弟弟,救弟弟心急一点怎么了?

不得不说,裘赛忑给自己编排的这个身份太好了!哪怕自己是当着众人的面生去抢觉奎,也没有任何不妥,而觉奎不认识他这点也可以用“他出家早,不认识哥哥的朋友”为理由解释。

紧跟在他后面,是叶风尺和荆花,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刚才在屋里干嘛了,反正现在显得是很正常,至于这个正常是不是装的,谁知道呢?

他俩是裘赛忑刚跳下夹板的同一时刻就开门出了屋,第一眼就看到裘赛忑根本没有等众人,直接向前走去了。

叶风尺看着裘赛忑的背影,眉头一皱,荆花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说道:“那个人不过是半路遇上的人罢了,寻求我们帮助也只是为了治伤和上岛,没必要什么都听我们的。不管他的身份是真是假,是真,他没必要和我们一起,尤其是可能想到我们的目的;是假,那就更不可能与我们一道了。”

荆花这么一说,叶风尺这才舒展了眉头,反正这次的目的是抓人而不是杀人,不管裘赛忑的身份是真是假,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不会杀死觉奎,只要人没死,自己这方就还有机会,再加上步青天是白银佣兵,而他不过一级佣兵实力,还没有海上交通工具,肯定不是自己这边的对手。

一想到这些,叶风尺就放心了,转头看看依偎在身边的人儿,情不自禁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道:“还是你聪明。”

这个时候,司马乌正好下来,刚下来就看到了这虐狗的一幕,不禁一阵无语,当即吐槽:“喂喂喂,老大,照顾一下我们的心情好不好,我们无所谓哈,步老师我可听说也还没女朋友呢,要是他一不高兴,有你们好受的。”

叶风尺闻言,回头看向身后的司马乌,不禁笑道:“哎呀哎呀,这不秀恩爱,可是会少一项乐趣啊,你说呢?”说着还向司马乌挑了下眉,引得荆花一阵窃笑。

这个男人,越来越不正经了!

荆花暗暗想到,却不知正是因为她才会叶风尺从一个还是比较高冷的人变得也会开玩笑了,果然,能改变的男人的,还是女人啊。

叶风尺心中也是一阵好笑,之前自己可不会这么开玩笑,这次一试,似乎还挺好玩的……看了一眼司马乌跟憋了那啥似的脸色……嗯,确实很好玩。

“还有啊,你还拿步老师来打趣,你就不怕……哎,步老师去哪?”叶风尺突然发现步青天并没有下船,而是继续开着船,向另一边驶去。

“哦,步老师说船这么大摇大摆的停在这里不合适,去找个适合的位置去了。”司马乌说着,从叶风尺身边走了过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故意重重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向前走,似乎在说:“我要远离这个伤心的地方。”

叶风尺此时也没心思开玩笑了,而是看着船驶去的方向,想着:“这里会有适合停船的地方?”

正想着呢,突然那边“轰隆”一声,紧接着是一阵“刷刷啦啦”石屑掉落的声音,声音大的这边都能听得见,尤其是,肉眼可见的,那边的空气中带着阵阵灰尘,缓缓升空,岩石似乎也少了一大截。

怎么回事呢?

泯月岛沿海的地形不尽相同,刚刚几人上岸的地方,是想海水浴场一样缓坡地形,只是把沙滩换成了岩石滩而已。但是呢,还有的地方,就会像悬崖峭壁一样,直立着插入海中于海面成一个直角,甚至还有地方会呈现一个锐角。

步青天口中所说的停船的地方,就是那锐角的地形了。

步青天开着船,很幸运,走了一会儿就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仿佛一个三十来米高的悬崖,最顶上向外突出,下部以一条直线,向后迂回,直至海面,与海面形成一个锐角。步青天仔细看了看,可以!于是乎……出掌!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强劲的内力随着那一掌奔涌而出,直直的撞在石壁上。这,就是叶风尺所听到的那“轰隆”一声的来源。

那泯月岛不是花岗岩啊,金刚石啊什么的,就是比普通石头硬一些,不知是什么材质,哪经得上步青天这么一掌,而且,还不止一掌……

一掌一掌又一掌,步青天站在船头,双掌不断挥舞,就跟采石场工地拿炸药炸山一个性质,效果显著,“轰隆”声不绝于耳。

没几秒钟,原本的山壁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槽,而且还在不断扩大,直至能够把整艘船装下还有富余。

山壁贴近海面的地方也被打碎了,不少海水灌了进去,步青天回到驾驶室,开着船,小心地把船驶进了山洞里,尽管底部有些地方会磕磕碰碰一下,但整体来说无伤大雅,那点小磕小碰也不会对船造成多少伤害。

完成这一切之后,步青天又上岛,手动的制造出了一大块儿巨型石板,干什么?当门!

挖山洞不挡上点儿,这洞不白挖了?

步青天施展轻功,将巨型石板撑在了洞口,几番确认,最终石板底卡在了山洞的底部,在巨大的摩擦力之下,石板被固定住了。

此时此刻,从外表看去,若是不细究,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更何况,敌人还不一定会从这面上岛。

步青天心满意足的上了岛,几下就追上了自己的那三个学生,与他们并肩而行,至于裘赛忑,他倒是不管,反正就那一个小小的一级佣兵实力,掀不起多大浪花来。

而此时,裘赛忑正躲在一块儿巨大的石山下,那里向内有一个凹陷,竟是一把天然的椅子。

“咔嚓,咔嚓——”裘赛忑检查着手中的枪,与司马乌不同,他只有一把大狙和一把贝雷塔,想要凭这些武器在人数、实力都占优的对手中抢夺目标,可是极其困难。尤其是……自己刚刚上岛后身后传出的爆炸声令他心有余悸。

“该死,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人跟着,这些武器在他眼中根本算不上威胁,狙击枪的射程之中先不说会不会被他率先发现,就算是成功开了枪,他也可以提前知道子弹会打到哪里,这可难办了,除非……那个人离开了。”

没错,只有步青天离开了,只留下那几个人,自己才有机会。想到这里,裘赛忑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那部手机。

“也许里面会有追踪器吧,如果没有,那么就是你我共同的损失了,如果有……哼,利用我这么久,也该我利用一下你们了。”

裘赛忑将弹夹猛地插入贝雷塔之中,拿上自己的狙击枪,转身进入了一片石林之中。

原来这座天然的椅子石山,竟只是众多石山中的一座,若是此时有一架直升机从上空向下看去,就会发现,这一片石林,无边无际,竟是一片迷宫。

……

另一边……

几个人正忙着打扫夹板,那好几个人的血迹和呕吐物可不是那么好弄干净的,就这几个人来干显然是把他们累得够呛,尤其是一不小心沾上点什么,粘上血迹倒是没事,都是经历过生死的,流血都没事,何况沾血,但是其它的……

“我的天,真恶心,再弄下去我都要吐了。”

“你们别光看,过来帮帮忙,一群混蛋。”

“喂喂,是老大让你们干的好不好,别跟我抱怨,我可不会闲的没事去碰这玩意。哎哎哎,别过来。”

几个人乱乱哄哄,一旁边的那个大汉看到了又是大怒,把几个人喝了一顿之后他们就老实了,各自干各自的活儿去了。船头上,站着两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站着,一个佝偻着。

衰煞与乌煞!

“这次脱队行动,看来不是意外,或是临时起意,一定是早有预谋,我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调查了,那个裘赛忑现在基本一切都和我们脱离,除了他手上的手机早就暗中加了追踪器,他和我们似乎毫无关系,而就在刚才,这个关系也没了。”

“那也就是说,他现在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人了,是吧?”衰煞的语气中听不出喜怒,似乎只是在询问着一个事实。

“是的,因为只是三级佣兵,所以这里根本没有底细记录,几年前他加入的时候带来的属于他的东西,近半年也都陆陆续续不着痕迹的拿走了,现在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也是我,以前居然没发现。”

“这也不是你的错啊。”

“哼,我早该想到的,他身上明明有一级佣兵的气势,却就是压制着自己,隐忍着不发,只当一个三级佣兵。原来是为了隐藏实力,好不被我们重视。这次出手,肯定是想自己抢夺那不惧泯月岛诅咒的关键,一旦这个东西落在他手里,那他便可以招揽无数的人,看来野心不小啊。”

“是啊,哈哈哈哈。”乌煞说了这么多,做老大的理应很生气手下的背叛,但衰煞却似乎是依旧不恼,语气极其平淡,不过乌煞很明显是早就知道了衰煞的脾气,对这一点丝毫不奇怪。

就在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侦查员的声音:“船后方发现大量生物,从体型判断,好像是鲨鱼。”

“鲨鱼群?”一个小弟挠了挠头,“啊,肯定是刚才扔下去的那些人,这里应该本来离着这群鲨鱼就很近,血腥味把它们引来了。”

“喂,怎么办啊,我们船上也有血腥味,不会也被攻击吧。”

“不知道。”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表情变化的衰煞突然免露喜色,一下子跑到众人身边,说道:“鲨鱼?哪里有鲨鱼?快,捞上来,我可是最喜欢吃鱼翅的了。”

“老大,是船尾,刚刚扔下去的那些人把鲨鱼吸引过去了。”

“快,把鲨鱼引过来。”

“可……可是老大,我们这不是捕鲨船啊,把鲨鱼引过来的话船可能会坏的,算了吧。”一个小弟说道。

“嗯?”衰煞突然看了那小弟一眼。

那小弟被衰煞看的一惊,再想反应什么,却发现,衰煞已经消失了,似乎从来都没有站在那里一样,紧接着,身上似乎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传来,再看时,血花四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