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月光孤岛 登陆泯月岛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52字
  • 2018-12-28 16:56:49

“呼——”海风吹袭着,船上的每一个人各个是表情严肃,目光齐齐的盯着一个方向——二层的夹板,在那里,站着一个人。

其实说站着,实在是太抬举他了,他的姿势,与其说是站着,不如说是支撑着。看上去五六十的年纪,脸上老皮松弛,像一条沙皮狗一样耷拉下来,两眼浑浊,被垂下的眼皮挡着几乎只剩一条缝,全身瘦骨嶙峋,皮包着骨头,看上去弱不禁风,头发都花白了,而且还秃顶。

身上,穿的是朴素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工人标配服装,布衣布裤布鞋,手上拿着一根长木棍,圆形的,看上去十分光滑,不知道是用了多长时间,都盘出来了。姿势呢,是个什么姿势?九十度角!

什么叫九十度角?就双腿站在地上,双手握着木棍,整个上半身,往下坠,全靠两手的力量和一根棍撑着,身体与地面大约平行,还能强点儿有限,上半身和下半身,大约是个九十度角。

整个人给人一种感觉,四个字的评语:风烛残年!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让全船数十号人都不得不重视,不得不尊敬;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竟然是这艘船上的老大;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银佣兵,飞煞集团排行第一百三十二名的高手——衰煞!

“喂喂,那个,对,是你,你说的,是真的吧。”衰煞睁着自己一双浑浊的老眼,在人群中寻找着,终于锁定了目标,腾出一只手,无力地指着,开口问道。

被他提问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和裘赛忑一起追捕觉奎和尚的那个领头的二级佣兵。

此时这个人的处境,和当时在那岛上指点众人的样子可是大相径庭,他被用铁链绑在了一个巨大的机器上,那个大铁疙瘩少说也有两百斤,让他根本无法移动。不只是他,当时参加了那次行动回来的,都被绑在那上面,有好几个,显然已经死了。

有的是被枪打死的,有的是饿死的、渴死的,有的是被生生折磨死的。就是这个领头的身上也是处处是伤,看样子,也是好久没吃饭了。地上,几个人周围,都是血迹和呕吐物一类。

“啊?”那人听到老大问话,不敢不说,“是,是,裘赛忑去了泯月岛,而且凭他的船和出发时间,应该不会半路拦截才对。”

“那么就是他还没有抓到那个和尚喽?”衰煞询问着。

“这……应该吧。”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不,不只有这一个结果。”这时,人群之中,一个声音响起。

这个人身穿着风衣,戴着礼帽,坐在一个大木桶上面,两只脚不着地,而是点在木桶中间的铁箍上,把一对大长腿弯曲起来,双手搭在膝盖上。

“如果是风平浪静,那么确实是追不上,但是别忘了,前两天可是又一场风暴的,那种船在那样的环境下很容易覆灭,也就是说,不仅裘赛忑抓住了那个和尚是有可能的,甚至这两个人都已经葬身大海了也是有可能的。”

那个人说完一抬头,直面看着乌煞,脸上左眼的位置,乌了一大块儿,跟“青面兽杨志”似的。

乌煞!

“嗯?”衰煞看着乌煞,别看他自己是白银佣兵,而乌煞只不过是个一级佣兵,在这艘船上,要说谁的脑子最好使,那肯定是乌煞,所以对于他的话,衰煞还是要听的。

“他们死没死暂且不说,我们已经查到了,在最后的泯月岛负责收网的,正是当初的那一伙人,杀了包金,也杀了藤煞大人。”

乌煞又将另一事实说出,他根本不需要等着衰煞做决定,以往,都是自己将已经知晓的事都说出来之后再串联起来,并提出一个可行的计划,让衰煞做决定,执不执行。

当然了,一般都是会执行的。

“那么,如果我们要去报仇,就一定要去泯月岛,因为他们不会来这里的,只有去那里才会与他们见面,佣兵的规矩是,被杀的人的朋友、亲人等,不得报仇,但现在我们是雇主要我们抓觉奎和尚的,去那里无可厚非,只是碰巧与他们遭遇,作为对手,下杀手也是合理的了。

而且,不管裘赛忑活没活着,我们都不是无用功,活着,他会去,与我们遭遇,然后阵亡;死了,那我们去那里也是为了执行任务和杀死那一伙人,可以说,他的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再说觉奎,他活着,就一定会在泯月岛,然后与我们碰面,被抓,过程中顺便杀了那一伙人;死了,我们只能遇见那一伙人,杀了他们,说在打斗过程中不幸误杀目标,或者干脆直接说没找到,雇主也不会怎么样。可以说,他在,更好,他不在,吃点小亏,无伤大雅。”

一番话说出来,周围人心中全是一凛,绝了!

完美的钻了佣兵报仇与任务冲突这一漏洞,不管如何,只要去了泯月岛,几乎全是好处,报仇,找叛徒,完成任务,只是看上述三个可以达成多少罢了,哪怕达成一个,也是好处,而坏处,只有那一点点。

或许对方的配置可能更高一点,但衰煞身后是谁?还能吃了亏?

一时间在场的人,无不赞同。

“嗯……好吧,去泯月岛。”衰煞想了一下,立刻下令。

“老大,这几个人怎么办?”如同一声炸雷一般,一个大嗓门喊了出来。

这个人,身高一米八五左右,虎背熊腰,一身的肌肉块儿,赤着上身,一张国字大脸,豹头环眼,一副钢髯,手上拿着一挺轻机枪,就站在那几个被绑起来的人身边,脚下踩着血污也丝毫不在意。

衰煞瞥了一眼,淡淡开口:“杀了吧。”

“不要啊,老大,啊!”

轻机枪喷出火舌,在那大汉的臂力促动下,瞬间便覆盖了那几个人。枪声中,他们的声音消失了。

“噗通!”失去了生命力的身体自然下垂,在铁链的阻拦下弯曲成了一个个大虾米,有的身材高的人直接是一头戗在了地上,发出闷响。

大汉收枪,看着已经停止生命活动的三个人,用鼻子哼了口气,表示不屑。这一举动引得乌煞抬头看了他一眼,但却是又低下去了。

“小的们,把这些杂碎扔到海里去!”大汉对身边的众喽啰们喊道,瞬间又是引得一阵喧嚣。

“哈哈哈哈,真残忍啊。”

“残忍?都是海边长大的人,葬在海里也算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了吧。”

“是啊是啊,就这么几个人而已,连海水都染不红。”

“快别说废话了你们几个,赶紧过来帮忙。”

“是是是。”

一阵闹腾过后,几具尸体被扔下了船,而这艘船则是毫无停顿的,继续向远方驶去,除了给海里留下了几个浪花以外,似乎与之前相比没有任何差别。

似乎……

……

此时,另一边。

“前方看到有岛,目测十分钟之内登岛,大家做好准备,这座岛看起来比昨天我们休息的那座要大得多,小心一些。”

司马乌依旧占领着制高点,在看到前方有岛的同时将自己的声音用扩音器传到了船上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去。

“终于,到了吗?”裘赛忑坐在甲板上,此时他的狙击枪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索性就直接拿出来抱在手里,这样反而安全一些。至于为什么他不和司马乌一样去高点的地方,而是坐在甲板上,那当然是因为这船上的另几个人了。

作为外来客,对他防范是肯定的,所以步青天直接就把他安排到了这里,理由是,他和司马乌两个枪法高手,一高一低守着,更有安全感,当然了,裘赛忑根本不信这话,司马乌也不信。

第二,其实裘赛忑也是知道,自己人在矮檐下,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做出退让又何妨呢?所以根本也没有什么反驳,就听从步青天的指示了。而且他所在的位置,往一侧是步青天所在的驾驶室,另一侧,是叶风尺和荆花的房间。

两个高手的气场探测可以重叠覆盖在他身上,真是想耍花招都不行,当然了,裘赛忑也根本没想耍花招。

步青天站在驾驶室,双手掌舵,眼看前方。他看见岛了吗?当然看见了,在司马乌看到之前,他就已经看见了,但是他没说,他知道,尽管现在才早上八点,距离午夜十二点的天灾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谁能保证不会出意外?

泯月岛不同于昨天休息的小岛,且不说面积比其大了十倍不止,就是地形,也是极其复杂,地下溶洞,山丘,石窟,魔鬼城,几乎都有,想要找一个人难如登天,就算是自己全面展开气场探测,一时半会儿绝对不可能搜寻到。

不仅如此,更有强敌环绕,这一次,不同以往,以往,敌人的资料在最终战斗前都会有所了解,但这次呢?所谓的“敌人”其实是自己的盟友,且不说对其成员有了解吧,就是他们是谁,有多少,这些都不知道,安全是一团雾。什么样的敌人,不管再怎么强大,只要知道底细,都好说,但恐怖的是不知道。

会有多少人,他们的实力如何,甚至有几拨人,都不知道,这要如何去防?

步青天开着船,速度丝毫不敢慢,十分钟后,船靠到了岸边,面前,是一片荒芜。

泯月岛,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