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月光孤岛 行动,飞煞集团!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78字
  • 2018-12-27 18:13:09

第二天,清晨……

天空蒙蒙亮,清凉的海风吹在每一个人脸上,叶风尺、荆花、司马乌、陆非宇、乔雨林五个人按着年龄由高到低站好,裘赛忑和王佑站的稍微远了些,自成一派,与众人显得格格不入。步青天站在众人身前,发布指令。

“今天,我们就要去最终的场所了,两件事一定要注意,一,速战速决,不要拖拉;二,保证自己的安全,完不成不要紧,一定要活着。”

说完,步青天看了一眼面前的五个学员,又看了一眼一旁的裘赛忑与王佑,继续说道:“裘赛忑,王佑,你们两个不是我的人,按理我不能让你们跟他们一样,听我的指挥,但我痴长几岁,就先担任一下,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尽可以说。”

“不,一个队伍里只能有一个声音,你说吧。”裘赛忑说道,语气不卑不亢。

“那好吧,这次,我们将分成两组,一组行动,另一组做接应留在这座岛上。叶风尺,司马乌,乔雨林,你们跟着我,作为行动组,裘赛忑,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好。”裘赛忑答应着,心里却在想:果然不出我所料。

“等等。”就在这时,荆花说话了。“为什么我不是行动组,我的招式明明更适合做这个工作。”

她说的是自己的擒拿手,确实,司马乌、裘赛忑都是枪手,乔雨林也不是多会抓人的人,叶风尺虽然力气大,但终究是善用刀法,确实是不如擒拿手更适合抓人。

可是,步青天此举并不是为了任务更好地完成而考虑的,在他看来,这一次完不完成已经不重要了,孩子们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荆花毕竟是女孩子,这……

“步老师该不会是看不起女孩子吧。”

耶?被看穿了!

“小花,你……”叶风尺开口道,他的想法和步青天是一样的,要是没有那档子事儿,说不定他还挺想和荆花在一起的,但荆花刚刚从鬼门关回来,他实在不想让荆花再入险境了。泯月岛上,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对手,荆花擒拿手是好,但那得是近身才行啊!

荆花似乎是知道了叶风尺的想法,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冒险,可是我也不想让你冒险啊,你爱我,我也爱你,你担心我,我也担心你,那难道以后就不用干任务了?要是你说你担心我我记得留下,你是男人你去,那你也是看不起女孩子了。”

哈?

饶是叶风尺,也被荆花的伶牙俐齿给弄的哑口无言。

从古至今,和女生讲道理的,没讲过的,一般都妥协了;讲过了的,一般都分手了……

好吧!

果不其然,叶风尺妥协了!

步青天看着两人,也是叹了口气,好吧,就算出事了,最后一刻都还在彼此眼前,这也算是个好结果了吧,当然了,能不做这苦命鸳鸯就不做,活着的鸳鸯还是最美好的。

“那就这样了,行动队,叶风尺,荆花,司马乌,裘赛忑,还有我;留守队,乔雨林,陆非宇,王佑。出发!”

步青天命令下达,四个人跟着步青天一起,上了大船,结了缆绳,缓缓驶出,直奔泯月岛而去。留守的三个人目送着大船离去,又看了看一旁的摩托艇。那是属于裘赛忑他们的,步青天给里面加满了油,这个,就是留守队的移动工具。

大船上,裘赛忑靠在船尾的船舷上,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快没电了。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这个上面做手脚,可是他们是知道泯月岛在什么地方的吧。”裘赛忑自言自语着,一甩手,把手机扔进了大海中,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

“老大,老大,衰煞老大!”一个小弟大喊着跑了进来。

“嗯?干什么?不是说了吗,不要来吵我!”黑暗中,一个人影站了起来,似乎是刚睡醒的样子,好像还有起床气,听见外面的声音,顺手抓过一旁的一把椅子,扔了过去。

外面的小弟刚刚开门,忽然看见一个不明飞行物(太黑了没看清是椅子)朝自己飞来,一下子又把门关上了。

“榜!”椅子砸在门上发出巨响,那小弟这才小心翼翼的开门,只露半张脸进来,试探道:“衰煞老大?”

“什么事快说!”对方明显心情不好。

“刚刚乌煞大人说,裘赛忑的追踪器突然失灵了,应该是没电了或是损坏了。”

“嗯?这样的事需要向我汇报吗?”声音里已经有了杀气。

“啊,啊,那个,乌煞大人说,那个位置很接近泯月岛了,也许他现在已经上岛了,或者是,在半路就截住了那个和尚,说要跟您说一下,怎么应对,尤其是……他似乎和那伙人在一起。”

说完这些,那小弟赶紧又把门关了关,缝隙更小了,只容四分之一张脸进入。

“嗯?嗯?嗯?”对面连发出三个“嗯”,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杀气重,最后一声,那小弟分明就觉得像是有一把刀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一下子惊出了一身白毛冷汗。

“哼,哼,哼哼哼哼,好啊,来得好啊!我正要找你们呢,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呵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笑声骤停,前一秒的大笑和后一秒的安静显得格格不入,又分外诡异。

“咕嘟。”却是那小弟吞口水的声音,因为,在他的眼中,原本在屋里黑暗中的老大,却是突然消失不见了,不是躺下了,也不是到了角落里,那只能是……出去了。

这个念头刚刚产生,那小弟直觉得一阵风刮来,自己身前的大门瞬间便被撕了个粉碎,自己也因为这股力量飞了出去,在他被撞得后仰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在自己身后有一道身影,一闪而逝。

此时,靖海大学……

“飞煞集团?”罗克坐在校长桌后,皱着眉头。

“没错,正是飞煞集团。”在桌前的,赫然便是金丝猴,罗克的得意弟子。

“他们上次回来,很多事情我们没有查清楚,而且因为牵扯到的太多,有一些不重要的就相对的省略了,尤其是因为上次的目标是包金,研究对象主要是他身边的保镖,所以也是忽略了这一点,但这次因为三老会的突袭,我担心上次还有什么没查到的,就让杨方他们把事情又说了一遍。最终,我发现了那个被忽略的点,藤仙。”

“藤仙?”

“没错,他是一个高级佣兵,算起来大约是和师父一起成名的,他擅长用一根藤蔓,不管是当鞭子还是绳索,都十分好用,曾经做过一天之内抓了一百八十多个不法分子的事情,轰动一时。”

“嗯,这个我也听说过。”

“可问题在于,他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高级佣兵那么简单。”

“你是说……”一旁边的彭飞也来了精神,微微欠身问道。

“是的,本来他们刚回来也是提过,但是因为他毕竟已经死了,所以就没多做文章,但是这次细查下去,发现他竟是飞煞集团的人!”

“飞煞集团……他是高级佣兵,应该是五百煞主其中之一,排行应该是二百五到三百五之间吧。”

“师父记得没错,他正是煞主之一,排行第二百七十三名,代号藤煞。”

“既然如此,那包金能够走到那一步,应该不全是自己的努力吧。”

“没错,我们深查下去,包金起家时似乎有一支看不见的力量在帮他,所以他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风生水起,经过这么多年,一直坐到这个大老板的椅子上。可以看出,他是飞煞集团里养的平民队伍,而且是混得很好的一个。”

“嗯……飞煞集团已经隐世多年,当初只要有某支队伍残缺,在下一场五百煞主会上就会补上,不过现在,应该是补不上了。不对!我听说,一只队伍里,如果队长死亡,其余队长可以将残部收为麾下,或者在队长活着的情况下,两家合作。现在飞煞集团隐世,监管方更加松懈,各队肯定异常混乱,难道说……”

罗克已经猜出了金丝猴这个时候跟自己说这些干嘛了。

“没错,我仔细查去,藤仙的上司,是代号衰煞的白银佣兵,而衰煞的上司,则是水煞。”

“居然这么巧,他们这次可是正好去海上出任务啊!”彭飞眉头紧皱,一个衰煞不算什么,但那水煞,可是金牌佣兵,在飞煞集团排行第四,是极其强大的存在,而且几乎与排行第三名的海煞形影不离,又都是擅长海战,若是在海里,恐怕自己不是他们中任意一个的对手,而就算是罗克,也不一定赢得了他二人联手。

“这件事……海煞和水煞知道吗?”

“目前没有动静,但并不代表真的不会出手。”

“那就好,如果仅是一个衰煞的话,步青天应该搞得定……不,海战的话……嗯,叫那个人去吧,阿猴,你先下去吧,这件事还要多费心。”

“是。”金丝猴答应着,离开了办公室。

彭飞依旧皱着眉头,说道:“这也太巧了,偏偏是他的部下,这飞煞集团的五百煞主可是按实力排名的,一个第三一个第四,如果是打海战,除非咱俩都去,否则赢不了啊。”

“你怕了?”

“我怕?如果是在陆地上,他俩随便一个我都能打赢,就算是一起上,短时间也招架得住,但这不是不熟水性嘛。”

“哎,莫不是天意?飞煞集团现在的机制混乱,有能力的队长收到了很多部下,所以打败其中一个惹到那个队长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于是他们去海上偏偏惹到了海战了得的水煞……唉,只能期望那个人能够出面了。”

罗克说着,手上的手机按出了一个号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