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月光孤岛 魏千蚺和夏春来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64字
  • 2018-12-23 15:54:36

“魏!千!蚺!”

“我耳朵没聋!”魏千蚺一挥手,与刚才不同,一道紫色的雾气顿时出现在他身前。

唐玳不敢怠慢,赶紧停下要冲过去的动作,双手一挥,一股庞大的内力顿时罩在身前。眼睛看不见,却听见“砰砰砰砰砰……”一连串的爆鸣声。肉眼可见的,唐玳的内力罩小了一半,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呲——”从那上面掉下来的,是一些紫色的小水滴一样的东西,滴在甲板上,不过有了刚才的一幕幕,谁也不敢小看这些“小水滴”,尤其是它们在落地之后飞快的腐蚀掉了自己周围的夹板,并向更下一层落去。

夏春来看着他们两个,又看看已经被魏千蚺用毒杀死的几个人,不禁皱了皱眉头,说道:“不要玩了,我可不想看你杀人。”

他的话似乎是很管用,话音刚落,魏千蚺突然正色了不少,眼神中也充满认真,但嘴上却依旧是不依不饶:“咦?我可没有在玩啊,他们都是被我波及到的,不是我有意要杀他们啊。”

这话刚说完,周围所有人不禁是一阵气愤。波及?那一次死的不是正好不在危险圈内的?除非是有意下手,否则再怎么都波及不到他。他可倒好,非去杀这样的,摆明了就是告诉他们:我就是要杀你们!

唐玳心中的气相比一众小卒们来说是只多不少,虽说都是些小卒,但无一例外的,跟着自己的都是在医疗界数一数二的好手。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成功的完成那项人体试验,这些医学好手都是贴身跟随,此时竟被他杀了这么多,要多长时间才能弥补这个损失啊!

且不说在医学上的水平,就是心术上,一般的人会同意跟自己一起完成这个实验吗?

想到这些,唐玳怒火中烧,一时没忍住,一掌打了过去。

没想到,魏千蚺一看十分高兴,也是一掌相迎,手指上,淡淡紫色一闪而过。

“不好!”唐玳心中一急,自己还是冲动了,着了他的道了!

果然,就在下一刻,又是一个人惨叫着倒下了。

不是没有人选择逃走,可是就在他们逃走的时候,那个男人手一挥,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全都倒下了,那可是同时倒下的啊!从那一刻起,心里以为“他的攻击只能一个一个来”这一愿望破灭了,所有人只能呆在原地,祈祷自己不会遭受到同样的命运。

夏春来看魏千蚺又动手,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对着那个刚刚倒地惨叫的人一指,不知怎么回事,惨叫声突然就停了。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是这次药效快了或是夏神医给了他个痛快的,却没想到那个人突然又站了起来,脸上完好如初,连一点疤痕都没留下,不,甚至皮肤更好了!

“多谢夏神医!”那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对着夏春来深鞠一躬,表示救命之恩。

夏春来笑着点点头,转向唐玳,说道:“我并不希望增添杀戮,可是魏千蚺的能力你也看到了,实在是无法控制,如果你在这样纠缠下去,如果他全力出手,恐怕就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了,况且,就算是我能阻止他伤人,一旦船被完全破坏,那么这些人也会在这汪洋大海中淹死的。”

唐玳看着夏春来,强忍着想要杀死他的念头,看了看脚下的夹板。刚才魏千蚺的毒液落在上面,腐蚀出了数个窟窿,有的还两两相交,弄出了一个更大的洞。顺着这些洞往下看,似乎更往下的地板也被腐蚀了。

这仅仅是水滴一样的毒液啊,如果他全力出手,夏春来就算是能救所有的人,但他救人却是救不了船啊,船坏了,那么这些人岂不是都要葬身于这汪洋大海之中?

那夏春来虽是话糙,但理不糙啊。

唐玳权衡着,不多会儿,看着夏春来,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姓夏的,你给我等着!这次的事儿就算了,别让我再看见你,走吧!”

夏春来似乎是根本不在乎他的语气,笑着回应道:“那就多些了。走吧。”

最后一句话是对魏千蚺说的,而语气,也是冷了不少。

“哼!”魏千蚺甩了甩袍袖,跟在夏春来的身后,跳下了船。下面,有一艘小船,那是魏千蚺来时乘坐的。

唐玳双手死死的按着船舷,看着小船渐行渐远,一口的牙咬的“嘎嘎”直响,目光之中,充满狠毒。

尽管那唐牢在这方面天赋不高,三十多岁了才只是个一级佣兵,而且十分不让人省心,一天天的只用下半身想事情,完成这个人体实验也是为了那拉帘盖被的事儿,但是毕竟是自己儿子啊!

夏春来,我已经花甲之年了,我怕什么?就是豁出去跟整个佣兵界作对,我也要杀了你!

另一边,魏千蚺的船上……

“嘻嘻嘻嘻,你的岛毁了,你应该要去别的地方了吧。”魏千蚺张着大嘴,眼中尽是欣喜之色。

“你很高兴吗?”夏春来扭头看了看他,又接着说道:“也是,终于不用被我管着了,能不开心吗?”

“嘻嘻嘻嘻,你这话说的可是有些无情了啊,当时签订协议的时候,我不是也是同意的吗,这么些年了,你就要走了,我可有些舍不得呢。”说着,竟然还强挤出了几滴眼泪。

夏春来对于他的拙劣演技根本不屑一顾,看着前方的海,淡淡说道:“是啊,当时签订协议,你我二人的岛相邻,井水不犯河水,我不去破坏你的毒林,作为交换条件,当我有危险时你要救我,今天这倒是第一次使用这项条列啊。”

“嘻嘻嘻嘻,是啊,谁会对你动手呢?你可是佣兵界永世之友,除了那个脑子发热的笨蛋。不过,第一次使用,竟然就是分别之日,这可真是世事无常啊。”

“你来得很及时,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哎,对了,我今天遇到一个病人,她中的毒,似乎和你的很像啊。”

说着,夏春来扭头看向魏千蚺,一脸的不怀好意。

“啊,这个,这个,也许是有人闯进了我的毒林,你知道,一整个岛那么大,我又没有你的那神鸟当眼睛,自然看不过来,中毒之后出了岛才发作的,也未可知啊。”

虽然极力的在解释了,但那眼中一闪而逝的慌乱还是看在了夏春来的眼里。

“可是,今天我岛爆炸的时候,有一个人,可能是把我岛毁了的罪魁祸首,看上去挺像你的徒弟,大毒枭吴麦的。”

“啊,那个叛徒啊,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且还偷了我的宝贝蛇皮守灵软甲,你要是看见他了,就杀了他吧,帮我把那件宝贝拿回来。”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就算是毁了这艘船又有什么用?天上可是有那神鸟的,到时候带着他飞走不成问题,毒对夏春来也没有效果,反倒是自己只能游回去了。当断即断,那个徒弟,不要也罢!

魏千蚺想着,眉头微锁。夏春来在一旁虽然是表情云淡风轻,但内心也是不定:“有蛇皮守灵软甲防身,那一掌肯定杀不了他,后面,就靠你们自己吧。”

小船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了海平线上。

……

“突突突突突,突,突……”

发动机的速度缓缓下降,那让一众人都已经习惯了的马达噪音也小了下来,并渐渐消失,步青天掌舵,将船缓缓地靠岸,透过玻璃向岛上看了几眼,确定没有危险后,将船熄火了。

甲板上陆非宇早就准备好了,拿起绳套,跳到岛上后将绳子套在一块石礁上,以起到固定船的位置的目的。

司马乌将右眼对着狙击镜,狙击镜对着岛上,上下左右都扫了一遍,恨不得开两枪投石问路,但最终还是觉得子弹宝贵打消了这个念头。收起狙击枪,检查了一下两把柯尔特,跟着下去了。

叶风尺扶着荆花,走出了船舱,虽然后者百般解释自己已经可以正常行动了,但前者依旧不容分说的把她抱在自己怀里。不过呢,其实她也很开心就是了。

“老师,这里就是泯月岛吗?”陆非宇站在岛上,四处看了看,向步青天问道。

这座岛面积不大,只能说是一块比一般要大的石头罢了,称之为“岛”确实有些不妥,但也没有个更合适的称呼了。全岛大约只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也许会稍小一些,形状大约是一个“凸”字形,中间较高,左右两面低一些,而他们现在也正处在其中的一面。

岛上不算荒凉,但也不算繁茂,也就是普通公园的那种植被覆盖率吧,但比起靖海大学来说还是很赏心悦目的。一棵棵树中间的距离大多数都能走人,偶尔也有今有半人宽的树距,侧身走也是没问题的吧,地上是黄土、石头与小草的混合。给人的感觉,这里竟真的像是公园一样!

步青天检查了船上的一切之后,也上了岛,向前走了两步,又仔细看了看,说道:“这里当然不是泯月岛,这里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岛,大海上这种无名小岛多得是,我们只是在这里登陆一下而已。”

说罢,又看向了海上,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是泯月岛的位置,行驶大约两小时,不,一小时四十分钟就会到达。这里,是离泯月岛最近而又不会有危险的岛了,我们需要将这里当做根据地,在这里进行准备。”

“为什么不直接去泯月岛啊?”乔雨林刚才因为太感激司马乌,出来之后竟然真的给了司马乌一个熊抱,结果被后者一脚踹开了,心中郁闷,听步青天这么说了,不由得发问。

可没想到,自己这随口一问,竟引得一直是说话不看人的步青天一下子看向自己,那鹰一样的眼睛,直把乔雨林看得浑身发毛。就在乔雨林想说“我就是随口一问”的时候,步青天却回答了。

“为避免有变故,行动要快,在这里进行战前准备和战后整理,也避免了很多麻烦。”

步青天说这话时已经又转了回去,虽然这个解释比较合理,秉承谨慎做事的原则,但陆非宇在一旁听着,却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而步青天,此时则是内心充满了担忧。

那可是,泯月岛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