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月光孤岛 彭飞VS老三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63字
  • 2018-12-17 16:43:30

彭飞一个翻身,左右脚快速一换,改为左脚撑地,右脚一个飞踢,踢在老三手臂上,“铛!”短刀飞出,钉在一旁的窗框上。

老三一惊,伸出的手顿时收了回去,但彭飞那一脚带来的伤害还还结结实的留在了上面。那老三只觉手臂上一阵酸麻,带着点些许的疼痛,整个右手是毫无知觉。

老三心中登时就是一惊,虽说自己当时已经感受出那车厢内有两个高手,但没想到竟强悍如斯,腹上那一刀明显是二哥捅的,受了如此的伤,竟还能如此身手自如吗?

老看着自己还在发抖的右手,一时竟楞了一下。

彭飞是不管你为什么发愣了,只知道对方突然走神,心说机会难得!借着那一脚的势头,左脚一抬,凌空而起,在空中一个旋转,再次站稳,依旧是侧着身体,左侧对着老三。

彭飞伸手在腿侧一摸,插在皮套里的短刀顿时在手。彭飞动作极快,一套下来一气呵成,短刀刚一入手,他整条右臂竟像是没了骨头一般,跟拉面条一样瞬间一抽,在空中打出一个曲线,带着“呼呼”的风声和“噼啪”的轻微骨骼碰撞声,毒蛇一般切了过去,目标正是老三那已经麻木了的右手。

彭飞知道,刚才那一脚的力量很大,这点他心里有数,但能对对方产生多大伤害他不知道,不过刚才瞅着空档用余光瞥见那老三的反应,应该是效果拔群了。

不过,这还是不够的,不管是疼也好,麻也好,酸也好,那都是暂时的,过不了多少会儿就能恢复过来,这个敌人虽说身手不如自己,但想在他还没缓过来就杀了他可能有些难度。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不再攻击别的地方了,就趁着他右手出问题、反应迟钝的时候,先断他一手!

右手一断,实力必然大幅下降!这也是彭飞刚才和罗克对战时亲身尝试出来的的经验和心得,咳咳……

彭飞这一刀是又快又狠,短刀闪着寒光,速度快的竟是让寒光闪成了一个扇面,不知虚实。而那老三呢,也不是泛泛之辈,毕竟这么些年了,几乎是彭飞刚刚拔刀,他就反应了过来,一抬头,正好看见一个闪着寒光的扇面飞了过来。

下意识一收手,保住了自己身体的完整,但是到底是因为右手又麻又痛,没有平时快了,老三计算失误,到底还是被那刀划出了一个大口子,就在手背上,哗哗的冒血。

新生的痛感瞬间代替了原本的麻木,老三倒吸一口凉气,右手已经被留出的鲜血染红了,而且还正一缕一缕的顺着手腕往胳膊上趟去。

彭飞刚才那一刀可是奔着把他整个右手砍下来去的,所以使劲使得也大了些,一时竟没有立刻停住,而是又沿着原来的轨迹,又滑行了一秒才停住。而这一秒,就是老三从麻木到疼痛转移,并清醒过来的时间。

老三在疼痛之下,顿时清醒过来,抬头一看,目露凶光,看见的正是刚刚停下刀、还来不及再次发力的彭飞。

老三双眸之中怒气大放,心中是又气又急,还保持着完好无损的左手猛地握拳,力气之大,竟是让手掌边缘这直接受力点都露出了吓人的白色。

没有一丝一毫犹豫,也没想过如果被对方反应过来,把左手也给切了怎么办,就这么带着愤怒,一拳打了过去。

那么彭飞反应过来了么?那当然是反应过来了!

看对方出拳,彭飞也不抬这个杠跟他硬碰硬,不用右手的刀直接攻击,左手五指成爪,一下子就抓住了老三打来的左拳,几个指头死死的扣住了他的手腕寸关尺。

彭飞在罗克面前不行,老是被擒,可不是他废物,而是对手强(彭飞:咳咳,给点面子。)但是对于老三这样的,那就是又一番光景了。

彭飞左手抓住对方的手腕,整条胳膊顿时发力,拉着老三往自己左边一带,紧跟着右脚往前迈一步,几乎是站到了老三的正左侧,右手持刀,直勾勾对着老三的脸颊就刺了过去。

老三没考虑过彭飞切自己左手怎么办,巧了!彭飞也没考虑过!能直接打你要害,还费那事干嘛?

老三显然是没想到这一点,余光瞥见彭飞在自己身旁刺出一刀,左边面颊上明显感受到有一股凉风袭向自己,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条件反射一般的一低头,求生欲在此刻空前高涨,竟是把自己的身体给扭曲到了一个平时到不了的地步,把这一刀给躲过去了,甚至还通过扭头避开了彭飞的后招。

彭飞此时心里也是郁闷,明明自己这一刀一点儿毛病都没有,本来自己都想到了,不管对方是低头还是后仰亦或是侧头低下,自己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变化刀的运行方向,进行下劈、侧撩或横切,但没想到对方求生欲居然这么强,竟是逼得自己变化已穷都只是在他脸上添了几道口子,而不是直接拿下。

彭飞心中大急,又带着几分气,右脚为轴,逆时针旋转身体,抬起的左脚好巧不巧的踢在了老三的左脚腕上,踢得他顿时踉跄一步。紧接着彭飞左手一抬,手里依然抓着老三的左手腕,直接给他抬了起来,右手连动都不带动的,借着他被抬起来的左臂而运动,到达了与他脖颈十分接近的位置。

此时的老三左胳膊已经被完全抬了起来,跟上课举手发言,或者是体育课做伸展运动似的,而彭飞的右手,此时就在他的左颈处,卡在他抬起的胳膊和他的头之间形成的的凹陷的地方。

老三感受到自己的处境,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在这个姿势之下,自己肯定是无法像刚才那样做出点非常规动作来躲避了,脸上的疼痛告诉自己,那刀子可不是看着好玩的,只要挨一下就算完。

情急之下,老三急中生智,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见同伴们玩耍时的样子,当自己的后面有人要抓自己的时候,用脚去蹬前面的墙、树或是石头什么的,能暂时化解一下。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老三一脚蹬了过去。

这驾驶室本来就小,老三又不是站在最边上,而是在大概中间位置,这一脚,竟然是实打实的踢在了墙上,而效果,自然是比他想象的还好。

本来他以为这一下能让对手顿一下,自己生挤挤出一个空隙来把头伸出去,但是这一脚的力量比自己想象的大,彭飞刚刚旋转身体,左脚才刚刚站住,结果被这一撞,竟是登时后退数步,直接撞到了身后的操作台上。

身体刚一挨上,彭飞就觉不好,老三也是反应过来,凭借记忆一踩地上的一个机关,彭飞身后下方的一个门突然打开,掀出一股热浪。

熔炉!

这火车是烧煤炭的,自然就有这样的炉子,只是劫火车的时候负责的被杀了,接下来走走停停的,也就偶尔添了几下,这个炉子从彭飞进来就一直是关闭状态,大意之下,竟然忘了。

感受到屁股的火热,彭飞顿时一惊,右手的刀也离开老三的脖子了,左手也松懈了,几乎是下意识的,要去捂屁股,并且想撑着边上离开这里。

这是条件反射,是阻止不了的。

老三只觉手上那个压力一小,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左手使劲一收,扯了回来,头一晃也是离开了短刀的威胁,一个转身,面朝彭飞,双手同时前推,竟是要把他推进火炉里去!

事实证明,他还是想多了。

彭飞能被这火炉威胁一时,但绝不会被威胁多时。条件反射也只仅仅是一下子的反应,等大脑跟上之后,就不会再继续了。双臂屈肘,向后一顶,整个人顿时向前,迎着老三而去,猿臂一展,同样也是双手齐出,拦住了老三的双手。

两个人左手对右手,右手对左手,两对十指相扣,竟像是两头棕熊一样,拼起了力气。

不过,彭飞可没那个时间跟你做拼力气这种事,刚刚一固定住老三的两只手,右腿一抬,屈膝直接顶在了老三的腹部。

老三没防备这招,一下被顶了个措手不及,双手的力气顿时泄了。彭飞瞅准机会,两手往右边一甩,抬起的右腿还没落下,而是在空中径自转动,改成像是踢毽子的那种侧抬腿,借着老三的身体被双手带的向右偏去,右脚一下贴在了他右腰上,一个旋转,使劲一踹!

腰上本就柔软,被彭飞这一踹,顿时觉得是腹中翻江倒海,似乎连肠子都要拧到一起去了,控制不住身体,直接飞到已经没有了椅背的驾驶座上,上身撞在一旁的窗户上,把那脆弱的玻璃撞了个稀巴烂,脸上、身上也被划出了血口子,挂在窗框上,上半身悬在外面。

老三强忍疼痛,挣扎着起来,刚起来便看见窗框上钉着的那把属于自己的短刀,不管是之前彭飞那一脚,还是刚才自己这一撞,这把刀都没有飞出窗外,依旧坚强的立在那里。

丝毫不带犹豫的,老三伸手一掏,直接把那把刀拔了出来,握在右手,迅速转身面对彭飞。

此时彭飞算是完全的站稳了,看见老三拿刀,心中也是一阵懊恼,倒不是懊恼刚才没有把那把刀扔出去,而是在刚才起身的时候,看见对方双掌向自己推来,怎么条件反射似的,忘了用刀,反而是横刀于掌心,隔着刀柄跟人家十指相扣了呢?

要不是因为环境不允许,彭飞真想跳起来给自己来一巴掌,这硬碰硬的死脑子该改改了,之前怎么输给罗克的?居然还不长记性!要是刚才不是跟他拼力气,而是直接一刀,最次也是刺穿他一只手掌!

但此时再说什么也就那样了。彭飞心中懊恼着,同样也是右手握刀,面对着老三。

可能是刀在手了,也可能是之前受那么多伤、一直处于劣势,心里有气,那老三先发制人,一把短刀被耍的是快似闪电,极具狠辣之意。

彭飞也是不惧,持刀相对,使出自己的一套刀法,一瞬间两人的两把刀和两只右手竟是都看不清了,只见得两人之间一团肉色和白色组成的薄雾。

过不多时,只听得“当啷”一声,其中的一把刀被打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