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月光孤岛 老三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80字
  • 2018-12-16 15:57:36

许德明看见彭飞即将跑远,眉头一皱,左手前伸,同时迈开腿,就准备要去抓他,可就在这时,手臂上却有一阵大力传来,一回头,便看见了罗克那张带着微笑的脸。

许德明此时觉得,这张面带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看着是那么的欠揍。

不只是他,没有个曾经和罗克对战过的,实力相仿的人,都出现过这样的想法,这张看上去像个老好人一样的脸,无比的欠揍。

罗克此时可管不上别人对他的看法,他现在要做的,第一,就是拦住许德明,让彭飞去完成他的战斗;第二,就是好好的揍一顿面前的这个人。而且,罗克觉得,此时自己脸上的表情应该会让人看了很舒服才对。

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和刚才春风得意的许德明的那面带笑容的表情一模一样。

这两个人,互相对对方笑出一个同样的表情,然后都觉得对方很欠揍,都想揍对方一顿,但却不知道这个让自己想揍的表情就挂在自己脸上。

此时的罗克站在许德明的身后,左臂从许德明的左腋下伸出,向上圈起,箍住了许德明的手臂,让他无法伸展。

许德明回头看着罗克,几乎是瞬间就下了决定——那个走了的不用管了,先揍一顿这个家伙再说!

许德明一转身,左臂屈肘,一肘向着那个欠揍的脸就撞了过去。因为罗克的手臂在他之下,而且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来不及再用另一只手挡,他几乎是可以肯定,这次一定能把那张脸撞个口鼻流血、倒咽门牙。

可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距离这么近,罗克根本来不及用右手来挡,而且左臂又在许德明的左臂之下,根本无能为力,但许德明忘了,除了挡,还可以躲……

罗克既然做出了这种把手臂从人家腋下伸过去这种动作,就早想到了会有这么一招,几乎像是未卜先知似的,许德明手臂刚动,罗克一下子就把头低下了,许德明这一肘,贴着罗克耳根子擦了过去,带着一阵风扑在罗克脸上。

罗克丝毫不管这个,身子一矮,用自己的腿和腰,去撞许德明的腿和腰,以让后者十分生气的姿势挡在他面前。

罗克这一下,逼的许德明的双腿一下子无法转过来,这双腿装不过来,那腰再好也回不过来啊,要是上半身下半身两个方向,那不成鬼了吗。

下半身转不过来,许德明的这一肘便很快停住了,而且,他的胸膛,也完全的暴露给了罗克。

和刚才他算计罗克的一样,这个距离,再加上这个角度,另一只手像抵挡来不及啊。

罗克瞅准许德明那一肘停住的这一个空挡,因为许德明左臂动作而收回到身边的左臂同样也是一个肘击,直接撞在了许德明胸腹交接的那个位置上。

许德明只觉得一阵剧痛,体内内力运转瞬间岔了一下,但还是用右手抓住了罗克的左臂,左手也正在回防。

罗克还能给你机会?许德明现在内力运转岔了一下,内力就提供不上,那么对于可以正常使用内力的自己来说,这点力量又算什么呢?

罗克一低头,躲过许德明抓来的左手,同时右手一伸,狠狠一抓,“嘭”攥住了许德明的头发,大概是头顶偏后脑勺的位置。

罗克心中早有计较,一个转身,移开挡着许德明双腿的腰的身体,借着转身的力量双手使劲,右手狠狠地按着许德明的头,顺势一扔。

“嘭!咣当——”许德明的头被罗克狠狠的撞在车厢壁上,离得很近的那块车窗玻璃,也因为产生的联动反应而破碎了。

此时抛开他们,看看火车头。

火车头驾驶室,老三正坐在驾驶座上,紧锁着眉头,看着前方,目前还没有看到二哥的身影说明离那分岔口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如果此时有人阻止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火车不会变道,就不会摔下悬崖,一车的人就能保全性命,到了车站,原本等着接货的不知哪个势力的某某,看着空无一物的货车车厢,气急败坏的跳脚,但却无能为力,而一众乘客则会安全出站,跟熟人诉说着这一路的危险。

等等,我在想什么?

老三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他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个文人,学习未果当了账房先生,因为小时候常常干家务有些力气,也学过几套拳脚,跟着这伙人一起,和两个人结拜,干这刀头舔血的职业。本来以为,这些年已经把心里的那点书生气磨平了呢,没想到,此时又出来了。

“唉——”老三叹了口气,实在是……不忍心啊,虽说老大杀得无辜人也不少,但是,这么多人,还是头一回啊。

所有手下应该都死了,只要大哥二哥不再继续,一车人就能保命,只活下我们三个,守口如瓶,是本来就有的一部分,而那些平民百姓,真的必须死吗?

老三在心里疑问着,突然,一股杀气从身后袭来,多年的职业生涯让他有了快速的反应,一个翻身下了驾驶座,看向袭击自己的人。

来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岁上下,英气勃发,身上十分简单的穿了一件淡黄色的外套,里面是原本应该是纯白的短衫,但现在已经被血和尘土染得凌乱不堪。下身是便于行动的布制长裤,右腿处绑了一个皮套,里面插着一把短刀。脚下,是方便骑马用的靴子。

正是彭飞!

彭飞一见这一下没有偷袭得了,打出去的右掌顿时收回,身体一侧,正面对方,早就守在腰间蓄力的左掌瞬时拍出,又是一阵内力气浪。

也许是和罗克这个善用内力的高手较量了这么长时间,彭飞对内力的控制竟也有了些许长进,这一掌若是在原来,拍出去的内力将会像一笼冲出圈的牦牛,虽然是气势汹汹,但却是四散而去,在路途中,威力就先减了几分。

但这一次,彭飞的这一掌,与刚才偷袭的那一掌一样,都变成了战场上的战马一样,直直的向着一个方向冲去。数把尖刀凝成一支利箭,专攻一点!

那老三也是知道厉害,虽然刚才他突遭攻击有些惊慌,但还是瞬间冷静下来,别看他刚才好像是只顾打量来人,但其实也是眼观八方。知道,这一掌可绝不是闹着玩的,那个已经几乎失去了全部椅背的驾驶座,跟或还在天上飞舞着或落在地上的海绵与布料已经能够证明这一掌的强大了。

急忙忙往右边一闪,躲过了这一掌。刚刚离开原地,就觉得身体左侧“呼——”凉风袭过,紧接着“咔嚓,哗啦!”一阵木头和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后背上,也能感受到似乎被炸飞的碎屑波及到了。

不用问,就是刚才站的地方身后的那点玩意儿被那一掌拍碎了呗,就跟刚才那驾驶座一样。

经过这一下,老三心里有数了,仅凭这两掌,老三就知道了彭飞的实力,心里一算计、一比较,自己肯定……是打不过人家了……

服输了?服输了!

他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原本是个文人,就是练过几套拳脚,加上胳膊腿有点劲儿,比起那些普通的手下倒还可以,但对于这种从小学习的内力高手,他又怎么能赢得了呢?

服输了是服输了,但人不怂!

是,你比我厉害怎么了?我还是想打你!

伸手往背后一掏,再拿出来手上多了一把短刃,大概和彭飞的那把也差不多长,被他拿皮套装了,横在后腰上。此时面对彭飞,他先把刀抽出来了,打算来个先发制人,先涨涨气势。

此时的位置,因为彭飞侧身出左手,而老三往右边躲,所以现在老三是到了彭飞的左侧,而且正好是彭飞左手没有护在身前的时候。

机不可失!驾驶室本来就小,所以两人距离不大,老三手持短刀,右脚固定,左脚尖点地一蹬,整个人便扑了过去,瞬息到了彭飞身边。

彭飞能怕了这个?刚才和罗克都打了那么长时间,何况你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老三:喂喂喂,失礼了啊。)

彭飞侧眼看他,判断这一刀的方位,速度很快,那老三以半蹲姿势扑来,腰部肌肉紧绷,大有一副要像豹子一般弹射发难的样子。

赌一把!彭飞把刚才因为拍出了那一掌而伸直的手臂一屈,左脚抬起,将重心放在右侧,右脚固定,旋转身体,顺势向后仰去。此时的彭飞,已经基本和老三是面对面的了,而且是以身体后倾,做躲避状的姿势。

果然如彭飞所料,那老三一见彭飞有了变化,来不及反应,直接一个箭步,但却不是前扑,而是下坠,本来应该再往前一点的身体顿时落在了地上,当然也是比预定落地点要靠后一点。紧接着,老三腰部骤然发力,弓着的身子顿时电射而出,既像一只豹子,又像一条毒蛇,但共同的一点是,都是扑向猎物。

彭飞会是那么好猎的?

在刚才转身后仰的时候,彭飞把已经屈肘的左臂向后一甩,此时的他,是张开着胸膛面对老三的刀……呃,或者说,平行于老三的刀……

彭飞到底是技高了他一筹,尽管是大张着胸膛,但是,他后仰的身体把那一刀完美的躲过去了,老三战斗经验还是比彭飞少了太多了,在彭飞做出动作的时候就下意识的跃起出刀。

一个向上出刀,一个向后仰去,结果是啥……

彭飞一见自己果然是避开了这一刀,赶紧一个翻身,左右脚一换,改为左脚撑地,右脚一个飞踢,踢在老三手臂上,“铛!”短刀飞出,钉在一旁的窗框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