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月光孤岛 第三股势力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34字
  • 2018-12-09 20:58:21

十二秒!足足十二秒!两个人纹丝未动,在生死线上,两个人都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第十三秒,就像一天十二个时辰一样,十三一到,万象更新,就在这个第十三秒,沉默的空气终于爆发出了那风平浪静之下的惊涛骇浪。

彭飞,动了!

他疯了一样的猛地发力,不是向前,而是拼命向后撞去,向那困了他十二秒的罪魁祸首狠狠地撞了过去!

这一下,他用出了全身的力气,用出了不可能再增加的力气,罗克没有抵抗得了,被一下撞得后退了数步,脑袋也是一阵的发蒙,手上的力量自然而然地随之就泄了一分。

尽管他又很快的让力量回去了,但,泄了就是泄了,一秒也不行!一秒,也会给人钻了空子!

罗克强大的力量一下子又灌进了双手之中,抓着彭飞的手,继续向里撞去,似乎一切都要回到一开始,回到刚才那十二秒的情况中。但是这一次,他的力量却没有收到任何阻拦!

锋利的刀锋划破空气,带着刺耳的风声,电光石火之间,鲜血四溅!

刀锋,划破了彭飞的肩膀,但是,也只有肩膀。

就在那第十三秒之后的第十四秒,在罗克后退了几步而泄了一分力的时候,彭飞做了一件事——他提高了刀尖。

仅仅是那区区分毫的角度,在不算长的距离之下,有了一定的偏折,就是那一点点的偏折,使得这险些就结束了的战斗得以继续。

彭飞一偏头,刀子在自己左肩处划过,在力量的驱使下继续前进、继续刺去,目标正是罗克的面颊!

罗克在彭飞身后,也是反应奇快,同样的一偏头,闪了过去。

彭飞手上有感觉,知道这一下没刺中对方,幸好也没多做希望,赶紧进行下一步。

此时的彭飞双手握刀,举在自己的头顶左侧,罗克也是这么个姿势。彭飞右脚一动,向后斜着踢去,“啪!”正中罗克脚踝!

罗克脚踝受力,右脚不由自主的向外滑了出去,与此同时,彭飞双手使劲向下一甩,身子一弓,腰上用力,向后顶着罗克腹部,一偏身子,一记过肩摔,把罗克给甩了过去。

罗克哪能吃这样的明亏?但也不发力阻止,而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他松开了抓着彭飞手腕的手,改为双扣其肩,顺着彭飞的力量一闪身,左腿膝盖一下子撞在了彭飞的左膝侧面。

“咣当!”两个人齐齐的摔在了地上,罗克在下,彭飞在上。

彭飞刚一落地,立刻挣扎着卸下了罗克双手的束缚。因为有罗克在底下给他当人肉护垫,所以他几乎没受到什么冲击,瞬间就恢复了战斗意识,右手一举,就要用刀刺向下面罗克的心脏。

可就在这时,罗克突然出手,右手一掌斜拍在彭飞的手腕上。彭飞没有准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打了个措手不及,手一松,短刀就飞了出去,在天上打了几个弯,“铛!”钉在了地上,没倒,就那么立在了那里。

彭飞被拍的手腕发麻,动作微微一顿,身下罗克发力,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把他踹了出去。

那彭飞他本来就是为了攻击,半起身,支撑力本来就不好,罗克这一脚劲儿又大,彭飞一个不稳,一下子被踹飞了出去,而且因为自己身体离地面其实并没有多少距离,所以他是直接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才停下来。

罗克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彭飞也是一个野驴吃屎吃完了站起来……

没办法,太像了!

火车地板本来就脏,他这一顿骨碌,好家伙,连衣服带脸全是泥。这可不是一个野驴吃屎吃完了站起来嘛。

两个人各自站起,再次面对面相向而立,此时,彭飞到了车尾一方,罗克在车头一方,大门在二人中间,同时在两人之间的,还有那把彭飞脱手、插在地上的短刀。

罗克轻笑一声,竟也不去捡那短刀,而是双手攥拳,看样子竟然是打算硬碰硬肉搏。彭飞呢,且不说自己离刀的距离比罗克离刀的距离要长,就是凭他心中那股不服输的劲儿,他也不想去捡。

你不是打算硬碰硬吗?好啊!来啊!

这么想着,彭飞也攥紧了双拳,此时此刻,两个人活像是在拳击场上比赛。

不同于之前,这一次,是罗克先出的手。

他的动作很简单,右腿一弓,左腿微屈,紧接着一使劲,双脚脚尖蹬地,飞身而上,右拳紧握,带着恶风,直扑彭飞而来。

彭飞反应也是不慢,一见罗克出手,“哈哈”大笑一声,道了声“来得好!”同样也是右拳,直接迎了上去。

“嘭——”两拳撞在一起,皮肉与皮肉较量,筋骨与筋骨较量,拳风与拳风较量,在这一刻,三场较量化为一场,两人碰撞产生的风竟吹得旁边的绿色防水布都有些晃动。就这么停了有三秒,胜负分出。

彭飞败了。

在罗克的力量下,彭飞只觉得自己的手都要断了,手指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在发出抗议,而对方却依旧像是一堵坚墙一般,饶是再怎么使劲,都无法撼动。就这样,彭飞败了,在施加力量达不到效果、对方给予的压力又丝毫不减的情况下,他不得已的退后了。

退后了,你就不会再起来了。

彭飞退后一步,让自己和罗克分了开来,但罗克却是得势不绕人,向前再迈一步,晃动身体,右拳先是收回,随后,便以更加强大的气势,冲了过来。

彭飞一见,皱了一下眉头,但手上动作却是不停,一看罗克又来了,心说“我就不信你比我能好得到哪去!”也同样是右拳,迎了上去。

这一次,他是真的拼了,为了让自己的力量更大一点,他也学着罗克的样子,用腿部发力,借力而起。而且,他的右脚几乎是完全离地,屈膝在前,悬在空中,左脚在后,倾斜着角度,撑住身体,整个人几乎是与地面形成了一个六十度左右的夹角,死命抵着罗克这一拳。

他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这一次罗克没有再撼动他,已经足足五秒过去了,两个人依旧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彭飞自己知道,凭借着这样的姿势,是很难逼退对方的,但没有让罗克将自己击退,已经足以让他满足了。

正高兴时,彭飞余光突然瞥见罗克右臂上肌肉一动,两条腿似乎也有了些动作。

他还想加力!

彭飞一下子就意识到了罗克打算干嘛,心中冷哼一声,以为就你会加力吗?

悬空的右腿猛然坠地,借着下砸之势又往拳头上添了一份力道,同时稳住身体,右脚使劲扎稳牢,原来担任支撑身体大任的左脚却微微有抬起之势。一脚落而一脚起,分明是前进的姿势!

而就在他做完这些之后,罗克施加的力量也奔赴到了前线,参与主要战争。

感受到手上收到的压力又重了几分,彭飞暗自里一阵呲牙咧嘴,但表情上可不能显露出来,依旧死撑着往前顶。

罗克的身体时倾时直,彭飞的左脚也是来来回回的抬起又放下,两个大力士像是在顶牛一样,时而罗克胜于彭飞,时而彭飞胜于罗克,一时之间竟是也分不出个高下来。

两个人就这么着,僵持着。

抛开他们不表,暂且说说其余车厢的情况。此时此刻,彭飞带来的手下早已尽数被除尽,武器上的差距太过悬殊,除非近身且又有些功夫,否则一把能够贴身携带的短刀,又怎能敌得过那漆黑的枪口呢。

每个车厢内,都至少有两名身着便衣的枪手,他们穿的衣服和平常老百姓无异,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潜伏在火车上的第三股势力,与罗克一起的第一股势力被彭飞所率领第二股势力所消灭,但马上他们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不像那两股势力一样把人安排在明面上,这也正是他们的高明之处了。

火车头,驾驶室内,那个解决了自己的同伴从而抢得了头功的人正悠闲地坐在驾驶座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身上摸出烟来叼在嘴里一口一口抽起来了。整个身子都倚在了椅背上,翘着二郎腿,不时看一眼前方,似乎在寻找什么。

这时,从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你别看这人坐在那儿挺得瑟的,但这时候确实不敢了,听着那外面熟悉的皮鞋声,他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赶紧开窗户,一伸手把嘴上的烟拿下来扔了出去,把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一副好好站岗的样子。

等他做完了这一切,从已经没有门的洞外,走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一看打扮就和别人不太一样,别人打扮的,基本都是普通老百姓,穿着廉价的衣服,但这个人,打扮的样子,至少也是个大宅门的管家一类,衣服料子就要比别人好,脚上一双锃亮的皮鞋,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响。

这个人走进来,先是看了一眼那个假装认真的枪手,提鼻子一闻,就闻到了这车里的烟味。

那枪手也是个油子,一看主子动作就知道了,赶紧从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双手递上去,一副讨好的样子。

还能怎么办?这烟味是掩饰不了的,只能这样了呗。

那人摆了摆手,没有要,也没管他是不是刚才偷懒来着,而是直接走到窗前,像刚才那个枪手一样,眺望前方。

“三哥,怎么样了啊?”那枪手堆着一脸笑向他问道。

那被叫做三哥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说道:“哼,车上那点人也能拦得住我吗?只是那货在中间的货车厢里,得等老大来了再说。”

“三哥,您自己拿了不就行了嘛,这可是大功一件,让大哥二哥瞧瞧咱们的厉害。”

三哥立刻瞪了他一眼,吓得他不敢再说。

“立功立功,你就知道立功!自己去?那车厢里明显有两个强大的气息,贸然进入,岂不是找死?这件事,还得是大哥来才行。”

“是是是,”没骨气的枪手立刻点头答应着,忽然抬头一看,火车前方,似乎出现了两个小黑点儿。“三哥,你看,是大哥!”

“哦?”那三哥也回过头去,看向前方,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