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月光孤岛 丹田珠气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60字
  • 2018-12-06 15:29:59

拿手扶着门,彭飞哀叹一声,回身看去,车厢内装着的,就是自己今天此行的目标。

这整个车厢什么布置呢?可以这么说,满满当当!

一辆货车车厢,两面被货物塞得根本看不见了车壁,大堆的东西摆放在里面,霸道的侵犯着中间的领土,这给它留下了一条窄窄的、仅荣一人半通行的过道。当然了,这世上不会有半个人可以在这里自由行走。

因为门是开在侧面中间位置的,所以只要一开门,就能看见对面堆放的货物,占据了几乎车宽一半的距离。向左向右看,向左直至左面的头,向右直至右面的尾,整个车厢,就这一面墙,堆满了。

那么说有门的这面墙呢?也是一样!除了门口没有,其它哪都有。门左门右,只要是不影响开门关门,就堆上了货物,也是一直延伸至左右头尾。不过越往里,光线越暗,看不真切,感觉是里面凌乱了一点,可能有摆不满的地方,长长一条直线出现点儿凹处一类的。

货位由地而起,堆了有一人多高,上面统一的盖了绿色的布,给遮了个严严实实,又捆了绳子,防止翻倒。从布下面显露出的轮廓来看,里面应该是箱子这一类四四方方的物品,个头还不小。再拿手摸摸,这绿布是防水材料做的,而且隔热、防烧,看来是重要物件儿,不然不至于这么严谨。

“这应该就是目标了,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看来今天,加上我有三拨人,只是为了这东西吗?要人命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来头,要是能完成任务,兄弟们也不算白死了!”

彭飞用手上食中两指与拇指轻轻搓着绿布,一边感受着这布的材料一边想着,想到自己死去的兄弟们,心里就一阵恼怒,火气一上来,就打算一下子揭开这布,探探究竟。

手上捏着布呢,想掀开特别容易,只要一使劲掀开就行,可就在他打算这么干的时候,从右边黑暗里,冷不丁的“蹭!”跳出一个人,右手成掌照着彭飞右肩就拍了过去!

围魏救赵!

果然,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下,彭飞只得收回右手,一侧身,左掌往前一递,挡住那人的攻击,化解威胁。

“啪”的一声,两个人的手在空中相撞,震出一阵气浪,吹动着周围的绿布轻轻飞动。

彭飞眉头一皱,就这一碰触,他就知道,对方力气比自己大!虽说这一掌对方占了个出其不意、蓄力而发的便宜,但想赢了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啊!这一撞之下,自己竟是丝毫无法撼动他半分,对手实力可见一斑。

彭飞想着,肩膀一晃,脚下紧退两步,手腕一抖,卸了对方前冲之劲力,两步站定,圆睁二目去看那人。

此时两个人都暴露在从开着的门缝里透进来的光线之中了,彭飞的样子被对方看在眼里,而彭飞自己,自然也看清了来人的长相。

来的这人,约莫着年龄,应该和自己一般大,黑色布衣外面套了个猩红色的马甲,藏蓝色的裤子让水洗的有点儿泛旧,一根黄色的带子系在腰间做腰带用。头发打理得十分随意,说不上整齐也不算缭乱,脸上还算干净就是有两撇八字胡,跟“少年鲁迅”似的。

“啧啧,够能忍的啊,我都来这儿半天了,你竟然现在才出手,是准备趁我不备打算一击制敌吗?”彭飞看着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架式,提防他发难。

而反观对方呢,倒是显得气定神闲,也不多打量彭飞,可能是藏在暗处的时候已经观察完了,皮笑肉不笑、似笑非笑着说:“我的任务只是不让人劫走这批货物,又不是不让人上车,你上车我管不着,但是动东西,我就不能不出手了。”

彭飞听了他的话,眼睛微眯,审视着对方,而对面人也不着急动手,也是和他玩上了“对眼游戏”。半响,彭飞才开口:

“阁下刚才所言,实是我平生闻所未闻,如此行事,定是大智慧者,在下虽是马贼,在马背上跟粗人耍刀要钱的,但也读过些书,也佩服那些大智慧者,在下马贼彭飞,敢问阁下名讳。”

“赤背侠,罗克。”

“轰隆!轰隆!”火车在铁轨上飞驰着,不时发出震耳的响声,货车车厢微开的门里,一缕光影闪烁,落在二人中间。

彭飞默不作声,手上握住别在腿上的短刀,慢慢抽出。对面的罗克两手空空,没有武器,但面对他却是丝毫不惧。

马贼彭飞,坐骑青云紫霞驹,手下无不是马上耍刀枪棍棒的高手,出手快、准、狠,讲究速战速决,以狠厉疾迅著称,因为得名。

赤背侠罗克,战斗从不用武器,仅凭拳脚功夫和内力,因喜穿红色衣服,而前胸又时常不系扣,露出里面颜色不定的衣物,唯有背上,始终是那一抹红色,故称,赤背侠。

这,是彭飞与罗克的第一次相见,没想到这一见,竟是把两人给勾在了一起,更是未来的佣兵界,带来了极大地改变。

两人面对面站立,沉默了半晌,突然彭飞左眼皮像是痉挛一般微微一跳,紧接着整个人晃动了一下身体,“蹭”的一下!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速度快到只能看到残影。

当然了,这个“只能看到残影”自然是针对普通人说的,罗克看到的可不是残影!

彭飞手中握刀,占了有武器的便宜,身体前冲,双手握着刀,直直的当胸刺了过去,罗克呢,丝毫不惧,也不后退,身子微微一侧,让到左面,把右面留给他,左手抬起来,“啪”的一声!一掌就拍在了彭飞右手腕上。

彭飞右手受力,方向自然而然的发生偏斜,再加之罗克闪到了自己的右侧,左面是空无一物,这一刀不仅刺不中,反而会把自己的右侧身体毫无保留的暴露给罗克。

被人闪到自己的右侧,而且因为手臂是伸出的姿势,右侧肋骨会暴露无遗,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只要一瞬间,击中右肋,那么自己将几乎毫无抵抗力。

情急之下,彭飞右手改刺为劈,直直的往下落去,虽然罗克不在自己面前,这一刀劈下去只是劈中了空气,但是这能让他的手臂变成垂下姿势,这样至少还能保护下自己的右肋。

一刀结束,右手往回一收,又荡到自己面前,同时左脚点地,借力前冲,旋转身体,改为侧冲,左手成掌,一掌拍出,直扑罗克。

罗克丝毫不慌,右手一抬,拇指与其余四指勾起,形成一个“C”字形,像一个手铐一样,贴在了彭飞左手外侧,一转,体内内力运转,顺着他的手掌经脉而出,如蛇一般的盘旋在了彭飞的手臂之上。

彭飞一惊,急忙忙提起内力来防御,同时右手一抬,手中刀再次落下。罗克丝毫不慌,左手一掌侧拍,以掌心为中心点,架起了一层内力罩,生生把这一刀给格挡在了外面。

内力这种东西,如果运用得好,那是足以化成一面盾牌,挡住攻击的,罗克看上去是两手空空,但实际上,手上却是有一面无形的盾,而且可大可小。

彭飞本来是侧着冲出去,可是左手被擒,罗克力气又大,他又如何冲得出去呢?

彭飞的身体绕着罗克转了个小圈,那一刀刚砍在罗克的内力罩上,还来不及再做动作,便被迫收回了。

收回是收回了,但可不代表不再继续了。

瞬间,彭飞便站稳了脚跟,手中刀高高举起,快快落下,斜着往罗克左颈切去。罗克双目如镜面湖水一般静,看都没看一眼,一抬手,手掌立于虚空,双膀一震,内里奔涌而现。

这次可就不是一面小小的盾了,那是一整个圆形的罩子!

内力如潮水,罗克的身体就像是水的发源地,磅礴的力量蜂拥而出,护在他身体的周围。若是此刻这里还有一个人,从远处观看,就会发现,罗克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淡金色光球,像一只大海碗一样倒扣在地上,把罗克罩在其中。

那彭飞是厉害,手劲儿是大,那把刀也确实是锋利无比,但要是不用内力就想拿它去切内力罩,那就像是纸刀子割肉,天方夜谭,尤其是对方罗克这样内力强悍的人,根本是丝毫起不了作用,徒增笑耳。

“铛!”刀砍在内力罩上,并没有给后者带来半点儿实质性的伤害,反倒是那反弹而来的冲击力撞得前者自己倒飞而出。

彭飞内力控制不精,根本不会把内力凝结在刀上使用。

罗克瞅准了空档,左手一招,带动内力,夹杂着掌风,奔着彭飞胸口而来。

此时的彭飞一只手让人给控制住了,另一只手刚刚才被撞开此时也收不回来,正是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候。

眼看着那左掌不断地在眼前放大,彭飞一咬牙,心说:“拼了!”气沉丹田,“啊噗——”一口涂出来一个小珠子。

练武有句话,不仅武行里知道,武行外也知道,可谓是人尽皆知这么一句话,叫“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今天,彭飞用的,就是这一口气!

不过当然了,这可不是普通的气,那要是普通的气,你再练家子,再是怎么厉害,你这一口气也不能和人家一巴掌比啊,一口气当人家胳膊腿儿使唤,那不痴人说梦吗?这口气有个名字,叫“丹田珠气”,通俗易懂,丹田里面,珠子一样的一口气。

听着简单吗?简单啊,一听就懂,字面意思好理解,可是要做到,那可太难了!

气这种东西,无形,但是可以控制,陆非宇那种凭借气势的作战方式,其实也算是一种控制气的方式了,但也不过是皮毛。内力,其实也就是气练成液态之后的物质,而在实际对战中,又可以依情况而改变,就比如现在。

罗克的内力罩,彭飞的丹田珠气,就是将它又变成了“半固态”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