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月光孤岛 逃脱,获救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33字
  • 2018-11-29 16:02:08

金小刀用钢炼锁住琳娜,转头就跑,盖瓦罗和田中一鹤正吵的热闹呢,看上去要动手的样,结果突然一看,呦!有人截胡!那还了得?

两个人不愧是高级佣兵,反应神速,瞬间就追了过去。田中一鹤直接向后一倒,到了屋后,失去了踪影;而盖瓦罗则是就顺着这条路追击。

大鬼罗、阿西等一众小弟虽然是没跟金小刀交流过,但跟了这么多年,也是一下子明白了他的计划,分开来站组成一堵人墙,准备拦下盖瓦罗。而此时,金小刀在跑出去之后迅速遁入了人群之中,借助人海来隐藏自己。

人海战术,这一直是金小刀的惯用伎俩,不仅可以用来攻敌,也可以用来逃生。一旦混入人群,那便是鱼入水、龙入天,人群中普通人和自己人混在一起,除了自己和自己的部下以外,没人能分得清谁谁,利于伏击,也能掩护,这就是金小刀人海战术的恐怖之处。在上一次对付包金的行动中,因为一直处于明面被动状态,他没有用出这招,但这,才是他真正的能力。

借助人群,金小刀掩藏了自己的行踪,没几步路,他便一拐拐进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手里抓着钢链往空中一甩,把琳娜抛了出去。“哗啦”缠在琳娜身上的钢链在空中散开,而此时巷子对面早有人等候,一伸手接住琳娜,把她放在了一旁的一辆摩托车后座上。坐在摩托车驾驶位上的人早就准备好了,一踩油门直接飞驰而去,那个接人的小弟也立刻隐入人群之中。

金小刀所在的这个小巷子并不是直来直去的,在大约正中间的位置还有岔路,能通往另一条小路,可以到别的地方。金小刀钻进这条小路里又拐了几个弯从另一个口出来,在那里同样有一个小弟和一辆摩托车,这是专门来接他的。

金小刀赶紧跑到跟前,刚想上车,就觉得后面一阵恶风,然后便看见那小弟脸色一变,一把把自己推开了,“刷”一下子,血花四溅。

“四子!”金小刀站稳脚步,回头一看,那负责骑车接应自己的小弟四子倒在血泊之中,不停地打滚,叫声惨得然人听了心痛,他的右肘以下,已经荡然无存,地上,是一只断臂。

刚才,要不是他以断掉一条胳膊为代价推开金小刀,现在倒在地上的就应该是金小刀自己了。

“哎呀,砍错了呢。”田中一鹤把刀搭在肩上,很是无所谓地说道。在他的刀头上,还有血往下滴。“本来以为你会和她在一起,所以就直接在你身上下了跟踪术,现在看来竟然不是啊,算了,先杀了你再去找她吧。”

说完手上一动,这把刀抡圆了“呼”的一下朝金小刀砍去,速度快到他来不及反应。

另一边,大鬼罗连续几次躲开了盖瓦罗的攻击,但最终还是沾到了,尽管仅仅是擦到而已,但大鬼罗却像是受到了重创,直接倒飞而出,摔在了地上,口吐鲜血。身边,阿西躺在地上,似乎昏迷了过去,而还有几个小弟,浑身是血,身体极度扭曲,看来是没躲过盖瓦罗的攻击,不幸了。毕竟那盖瓦罗一拳打死一头熊的力气可不是吹出来的。

大鬼罗凭借自己是一级佣兵的经验和身手,躲了好几下拳头,哪怕这次没有躲闪得及,也幸好这只是擦到,捡了条命回来。但众小弟却是做不到,盖瓦罗一拳下去,便有一个人倒地,估计再也不会站起来了。而周围混在人群中的小弟们却是丝毫不惧,一个接一个的冲过来,补上倒下的人的位置,重新组成人墙,誓要挡住盖瓦罗。

“混蛋!”盖瓦罗骂了一句,自己在这里耽误了太长时间,那女的不是已经没影了就是被田中一鹤抓走了,心里又急又气,看着面前众人,就想把他们砸成肉泥解恨,可是刚想迈步,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盖瓦罗心里一惊,就觉得身后有人拽他。心说这可没有过,以自己的力气,还从没有人能拽得自己挪不动步,心想这得是一个多壮实的人啊!得能和大象打架吧!一回头,却发现拉住自己的那人和想像中的完全不同。

正常人的身高,西服革履,金丝眼镜,长得白白净净,瘦的跟猴似的。小头梳得溜平整,看着和某个单位的小领导似的,站在盖瓦罗跟前那就是针立树边上了。可就是这么一个人,拉得盖瓦罗走不动道。

神鬼莫测金丝猴!他来了!

“你......”盖瓦罗刚说一个字,一下就惊住了,倒吸一口凉气,一头的白毛冷汗。而原因,仅仅是金丝猴瞪了他一眼。

“那女孩归我们了,行----不----行!”最后一个音刚落,金丝猴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属于白银佣兵的气势,一丝不落全压在了盖瓦罗的身上。

“您是白......好!前辈,这事儿我不管了!”盖瓦罗死死咬着牙抗衡这股力量,同时忙不迭地说道。

金丝猴笑了笑,松开抓着盖瓦罗的手,撤掉了威压。盖瓦罗如获大赦,脸上表情一松,赶忙跑了。

大鬼罗侧身倒在地上,口角带着血迹,两眼看着金丝猴,说不出话来。金丝猴走到他跟前,蹲下来看着他,再往更后扫一眼,在他之后横七竖八的,全是金小刀的小弟,都是为了拖时间而被盖瓦罗打倒,或死或伤,惨叫一片。在这其中最严重的便是阿西和另一个兄弟,受了重伤已经昏迷过去了。

“来吧,跟我见一个人。”金丝猴说着双手托天状一抬,大鬼罗就觉得身子一轻,再看时发现一阵旋风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下,把自己等一干人托了起来。金丝猴脚尖微一点地,整个人踏空而去,身后,大鬼罗他们也被那旋风带上了空中。

......

田中一鹤手中那刀阴森森、明晃晃,杀气外露,锋利的刀刃划破空气带动风声,直奔金小刀脖颈砍去,速度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这才是“追命鬼”!

眼看这刀已经到了金小刀颈边上,接下来便是身首异处,突然间“当啷”一下,脆响之中田中一鹤的刀停了下来。

因为这声响就在金小刀耳边,再加上他刚反应过来,一下子吓得后退了半步,定睛一看那刀就在自己脖颈边上,挡住它的,是一根铁制拐杖。

金小刀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中老年人。大约五十岁,穿着很朴素的衣服,和金小刀身高差不多。此时的他右臂高举,手中握着一根铁制竹节杖,也正是它挡下了田中一鹤的那一刀。

这老人是谁?金小刀看着他的脸,搜索着大脑中的记忆库,却发现根本没有属于他的记忆。不过既然他会救自己,那他应该是学校的人吧。金小刀这样想着。空气中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很清脆,这是田中一鹤的刀抵在铁杖上不断颤动发出的声音。看得出来田中一鹤现在很害怕,紧皱的眉头已经被汗沾湿。

“滚!”老人低声喝道。相对于金丝猴,他的话显得十分简便,而相对的,田中一鹤的反应也比盖瓦罗更了当。右手一撤,武士刀收回,在空中打了个圈入鞘。田中一鹤左手握刀使之与身体水平,然后朝那老人深深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身形一动,不见了踪影。

看到田中一鹤走了,老人的表情缓和下来,放下右臂。他那竹节杖通体铁黑,有一米多长,在顶端,做了一个宛如牛角的把手。老人的竹节杖轻轻一抛,伸手抓住那牛角把手,往地上一杵,支撑着自己走路。

直到这时,金小刀才发现,原来老人的右腿自膝以下已是空空如也,只能以杖代腿。

“跟上。”老人拄着杖向前走着,头也不回地说道。

金小刀立刻跟了上去,问道:“老先生,您也是我们靖海大学的吗?”

那老人看都没看他,直接说道:“什么老先生?我不过才五十出头,还是中年呢,叫我飞叔,知道了吗?”

“是是是,知道了。”金小刀忙答应着,一边还要赶紧跟上他的步伐。你别看那飞叔右腿断了半截,但走起路来是健步如飞,一般人跟不上。

那飞叔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回头看了一眼金小刀,说:“你太慢了!”说完把右手竹节杖交到左手,然后用空出的右手抓着金小刀的衣服,转头就跑。金小刀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耳边“呼呼”的,吹得睁不开眼,模模糊糊能看见那飞叔用右手拽着自己,左手持杖,但却不用它,而光使唤一只左脚前进。就这只左脚,每次一踏地就能让他飞出十好几米,速度奇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靖海大学的门口。

飞叔松手把金小刀放下来,这小倒霉蛋站在地上踉跄好几下才算站稳身子,看着面前的飞叔。飞叔依旧是面无表情,气也不长出,没有累的样子,也似乎根本不觉得自己刚才做得有哪里特别,瞥了一眼金小刀,就开始腿杖并用往里走去,三步之后搁下一句话:“休息好了就去校长室吧。”

其实有什么休息,他的意思就是让金小刀好好整理一下。

把乱了的头发重新梳好,捋一下衣服上的褶,拍几下灰,感觉利索之后,金小刀走进了靖海大学。校长室他不是没去过,所以这次轻车熟路。到了门口叩了下门,听见里边有脚步声,紧着着“咔啦”,把手转动,檀木门打开,里面是杨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