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20年前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83字
  • 2016-07-24 23:30:39

20年前,雪山深处……

北风呼啸,四周一片肃杀景象,本就已是隆冬腊月,更加上是雪山深处,这寒气罡风,似是钢刀,能把人刺一透凉。可就是这里,有数百甚至上千的人聚集,寒风卷着雪花狠狠地抽在他们的脸上、身上,但他们却丝毫没有感觉。而且,似乎有一股热气从他们体内源源不断地冒出,将他们周围的寒气生生逼退。

内力!这是内力!这些人是佣兵!

佣兵是一种受人雇佣,帮人做事来获取报酬的工作者,他们要做的就是接单,完成雇主交代的任务后,领取应得的佣金。接到的任务有很多种,有可能是让他们看护一件东西,或是让他们来当保镖,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因为佣兵价格很高,所以一般人不会请佣兵做长时间的工作,因为像这种工作,佣兵要的钱是和工作时间成正比的。

佣兵自己也有选择接不接任务的权利,这也就是说他们可以拥有自由的时间,只要他们还有足够的钱。佣兵的打扮其实和普通人并无差异,不是像古代的刺客那样,穿夜行衣,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也不像外国的特工,打扮得很帅。相反,他们都希望自己不惹人注意,因为佣兵这种工作是秘密,就像是“便衣”。佣兵很少是凭先进的科技工作的,他们大多是凭借的是武功。

是的,是武功,那原本只在武侠小说里才出现的武功,现在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里,并成了这些佣兵们赖以生存的重要手段。

这一群佣兵们所在的是一片谷地,中间地势低,四周全是连绵的雪山峰,他们分成了两帮,一帮在这山谷最低处,而另一帮则在山峰上,围成一个大圈,分明是瓮中捉鳖。

底下这一帮人抱团聚成一堆,分别朝向四周,提防着自己那一方位的人。一个人孤身站在这支队伍前方五米处,看来是他们的头。这个人看年纪大约三十来岁,梳一平头,穿着一身黑色棉衣,正冲着正面山峰大笑呢。

“老家伙,你怎么还笑得出来?我有着十倍于你的人马,更是形成了包围之势,再加上居高临下,你败已是必然,这雪山之渊,定是你葬身之地,你为何还能笑得出来?”

“哈哈哈哈,你这家伙,与我一般大的年纪,竟也叫起我老东西来了,那不是说,你也是老东西吗?笑,为什么不笑。这光秃秃的雪山,你居然弄了一堆树在这站着,这木头疙瘩,它懂得什么啊,所以我觉得好笑,那我觉得好笑,那我就笑,你还拦不着。”

此时与这头头对骂的也是一个男子,身上穿着金色棉衣,显得无比高贵,头发梳的都往上走,显得格外的狂傲不羁。他本来可是要羞辱他们一番的,可那黑衣头头一张嘴就是一溜话,还拐弯把他手下都骂了,这下他脸上表情可就尴尬了。

他没了声,他手下的可都是无赖,一下听出来对方在骂自己,瞬间就吵吵开了。“你才是木头,你们都是木头,老子一会杀了你,拿你生火!”

什么难听的都有,但那黑衣头头就还是笑,一点也没生气。这帮人一看骂不过瘾,就朝自己的老大喊道:“史老大,上吧,还等什么,把他们都杀了,您称王,我们沾光!”说这就作势要往下冲。

那史老大一看,心说,我说也说不过你,也不和你磨烦了,直接干吧!一挥手说:“上!”

本来这帮人就耐不住了,一听老大下令,立马拔出自己的兵器,从山上冲下去。对于身怀武功的佣兵来说,手枪一类的兵器就是拖累。

那黑衣头头看见周围数百号人四面八方的冲下来,也不惧怕,反而笑意更浓,大声喊道:“史卫舟,你要记住,打仗,绝不是人多就会取胜!”说完双手一挥,四周雪山同时炸出一团雪雾,而且正好是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一群人的脚下,看样子像是踩中地雷一样。

这一下,他们冲下来的势头瞬间止住,但却并没出现后面人踩前面人的场面,所有人同时停了下来,等待雪雾散去,连一个人都没摔倒。

史卫舟此时还站在原地,看见了,哈哈大笑说:“罗克,你还不说你是老糊涂,要对付你,难道我会选些无能之辈吗?”

名叫罗克的黑衣头头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这老家伙还算有点脑子,我还真以为你会选一些酒囊饭袋来呢,不过,这一招又如何呢?”

罗克话音刚落,从他的队伍的中后方突然有一人飞身而起,双臂向两边一展,在山坡上的人突然觉得心中一凛。只见眼前银光一闪,站在队伍前面的人觉得自己胸口突然很疼,低头一看,发现胸口出现了一个洞,泛着鲜红的血液。然后,他们就感到自己的内力在消散,身体逐渐变凉,终于明白了,用尽最后力气说道:“暗器!”然后就倒在了雪地上,有的直接从山坡上摔落下来,掉到山下人的脚边。仅仅就是霎那,就有二十几条生命被夺走,但对于这种数百人阵仗的大战,这些并不足挂齿,更何况这些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呢。

那史卫舟看到刚才飞身而起的人,也是有些惊讶,用明显有些诧异的语气说道:“暗器大师凌翔子,你也来了。”没错,那发暗器射杀对方前军的,正是赫赫有名的暗器大师--凌翔子。之所以会让他感到惊讶,不光是因为凌翔子实力强大,被称为暗器第一人,更重要的是这人常年闭户不出,很少有人见过他,大多是只闻其名未见其面,但史卫舟还是认识他的。

“哈哈哈,史兄说笑了,此等场面,小弟怎会不来?”凌翔子听了史卫舟那略感惊讶的话,立刻发言调笑。他的声音清婉,听起来像个女人,但他雄厚的内力还是让人们确定了他是男性,这声音被他的内力托着,直冲云霄,绕遍了这周围数座雪山,清楚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史兄?哈哈哈哈,这个称呼倒是比较适合你,不错不错。”

史卫舟看着正哈哈大笑的罗克,再看看此时一脸无奈的罪魁祸首凌翔子,脸都微微的泛红了。姓有点怪有错吗?这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因为自己这个姓的谐音问题,他从小被笑了无数次,此时见罗克和凌翔子互相配合着羞辱自己,哪能不恼。

“你们在干什么?被吓破胆了吗,快给我上,杀了他们!”史卫舟一声怒吼,那些人才反应过来,继续向下冲去。

罗克斜眼瞥了一下冲下来的人群,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山上的史卫舟,说道:“哎呀呀,恼羞成怒了。”

史卫舟恨恨地盯着罗克,咬牙切齿道:“罗克,你仅仅六十九人,怎能抵挡得了我七百一十六人的人马,你放弃吧。”

“哦,是吗,那看看,谁能活着离开这儿。”

此时,山上的人有一部分已经冲下,与山下人进行了短兵交战。东山头前军一个穿彩色衣服,带头巾的人是这次的战时总指挥,他的兵器是一柄长刀,此时正与山下人一个梳大背头拿三股叉的人交战。战时总指挥叫鲁麻,是江湖上一位有名的刽子手,他接的任务无不例外都是雇他去除掉谁谁谁,他的大刀不知斩下了多少的头颅,劈散了多少厉鬼,这次史卫舟之所以信心满满,不光是因为自己占据了地利还有多出十倍的人手,最重要的是这次行动中有着像他这样的高手。

当然了,那个拿三股叉的人既然能和他打斗,肯定实力也是非同小可,他叫尹赫,有一个绰号叫毒蛇,(其实每位佣兵都会有绰号,但为了方便,有的就不说绰号是什么了。)阴冷、凶狠、嗜杀,都是他的代名词,不少人都叫他疯子,因为他仿佛就是为了这个行业而生的一样,能够指使得动他的,也只能是像罗克这样的人了。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一个手持大刀的人刚砍翻一个敌人,瞬间只觉劲风袭来,没等反应过来,脖颈气管就被抓断了。动手的是一个手上戴了装有钢爪的手套的人,就是这只手套要了那人的命。一击得手,刚想进行下一次攻击,一句话传入耳朵里:“小子,狗爪子挺快的嘛。”下一刻,一根长矛贯穿了他的胸膛。然后,那个用长矛的马上又会被下一个人杀死。

战场是残酷的,生活也是这样,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能力的人活着,没能力的人死去,弱肉强食,这正是这世界的真理。

一个史卫舟的手下杀死了一个山下人外圈防御者,以为终于撕开了敌人的防线,刚想招呼伙伴们,突然一支箭从圈里飞来,射穿了他的头。后赶来的人见状,立刻拉开了防御的架势,为首的一人高声说道:“快用内力防御,挡住这箭!”话音刚落,几支箭就射了出来,瞬间刺破了他们用来防御的外放内力,并穿过了他们的胸膛。“想用内力防御?也得你们的内力强过我才行!”

史卫舟在上面看见了,眉头一皱,他看见了那个放箭的人,穿着羊皮制的衣服,背后背着箭筒,手中拿着弯弓,腰间别着马刀,看长相,是个蒙古人。

“乌拉库,你怎么也在?”口气很是急切,因为他知道,有这个乌拉库在,对方可是有着丝毫不弱于自己的战力,这场仗将很难取胜了。

乌拉库看看史卫舟,没有说话,伸手取出五支箭来,同时搭在弓上,一拉一放,五支箭齐齐地向史卫舟飞去。史卫舟看着飞向自己的箭,没有丝毫闪躲之意,右手往后一掏,抽出一把短箭来,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箭,喃喃道:“带着内力的箭啊,有意思。”说完一剑横切,瞬间一道气浪斩出,五支箭在与这股气浪碰触后,连一秒也没坚持住就折断了。

乌拉库并没有惊讶,因为他认为这是应该出现的场景,闷声不响的放下弓,对罗克说:“大哥,怎么办,我们的人越来越少了。”

罗克笑了笑,看着对面的史卫舟,缓缓说道:“不用着急,还不到时候呢。”

此时罗克方还有四十三人,史卫舟方还有五百六十四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