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幻灭的星屑(三)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048字
  • 2017-05-31 14:03:21

白羊宫,

诸多水晶墙之上已经隐现裂纹,穆的脸色也苍白了不少。

“看来刚才的那些招数消耗了你不少的体力呢,白羊座。”

冥斗士中,走出一个妖异的男人。

头盔上的复眼及黄色的昆虫节肢型冥衣,一对缓缓张开的蝶翼。仅仅是站着就对周遭产生奇异压迫力的冥斗士来到穆的面前。

他轻抚着身边的一面水晶墙,

“这个防御墙壁有些古怪,不像是你自己的力量所造。不过没有关系,看它的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就好像你一样。

穆呦,作为同样精于念动力的战士,就让我地妖星的巴比隆来消灭你吧。”

他略微弯下腰,

“请原谅我在这个时候出现,吾等冥王军中高手无数,所以我也不好总是强夺他人的饵料。能够活着见到我,已经说明你拥有吾等认可的力量了。

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

穆缓缓平复着呼吸,事实上如巴比隆所说,他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依靠了这座白羊宫的力量。这从神话时代便一直存在的十二宫内,那砖石间蕴藏着雅典娜强大的小宇宙。

其本身便由神之力温养的土石,并不能作为神具材料使用,也没有什么夸张的效果。

不过仅仅是暂时保留他闲暇时置放的力量却并不是什么问题,近些天他不断的将自己的力量埋藏进这第一宫里,所以能令水晶墙以复数形态出现,也能够恢复的比平常快一些。

但他终究是个人类,这些天所贮藏的力量也快要消耗一空了,看来已经撑不了太久。

“你杀了我方十七人,很好。

穆,就让我来做你最后的对手。”

对于巴比隆的挑衅,穆轻笑一声,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嗯?”巴比隆不解的看向穆,

“因为害怕失败,所以就让低等级的冥斗士来消耗我的力量。

我曾经听某个男人说过,即使在冥斗士中也是有天字魔星与地字魔星的差距。

本想会一会天字魔星,看他们是否有传闻中的那般厉害。

但看起来,终究是要让你捡了便宜。”

穆深吸一口气,张开双手,

“既然你们仍旧不愿意现身,我也不会勉强。

巴比隆,虽然由你做我的对手有些不甘,但我身为圣斗士的荣耀却不允许自己退缩。

来吧!”

可恶,巴比隆紧锁着眉关,没想到我竟然会有被鄙视的一天!

我要用你的血,来洗刷这耻辱,穆!

正欲冲上前的巴比隆被一只手紧紧按住,他回头一看,只见两人已经出现在他的左右。

“算了,巴比隆,他并不愿意死在你的手里呢,就让我来收割他吧。”

“费列基亚斯,他选择的对手并不是你,还是我来更合适一些。”

两人没有在意巴比隆的态度,径自绕过他走到穆的身前。

“天罪星,豺狼——费列基亚斯。”

冥衣自上而下长有十数颗白色獠牙,阴戾的男人这样说道。

“天魔星,曼陀罗花——奎恩。”

肩甲的藤蔓垂下,背部四朵死亡花瓣张开,长相颇为英俊的冥斗士道,

“有件事需要先告诉你,白羊座。

吾等一百零八魔星虽然有天字与地字的差别,但实力却不是由名称决定的。”

奎恩淡淡道,

“便是你刚才杀死的人中,也有几个是天字魔星,只是他们加在一起,想必也不是巴比隆的对手。”

“是吗?”穆沉下身,做出防御姿态。

事实上他当然清楚巴比隆的实力,加隆作为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穿上圣衣时,曾着重把地妖星的能力介绍了一番。

然而他现在剩下的体力已经不足以对付那地妖星了,与其和一个已经知道类型的对手战斗,他更倾向于寻找未知的对手,获得更多的情报。

他是第一宫的战士,注定要第一个战死的黄金圣斗士。

“那么,你们的力量比他又如何呢?”

穆对两人道。

奎恩与费列基亚斯对视一笑,由奎恩道,

“怎么说呢,如果你刚才选择巴比隆的话,或许会死的舒服一些!”

费列基亚斯率先冲上前,

“奎恩,他的人头我先收下了!”

双手超前扑出,掌心酝酿深红色光球。

“羔羊就应该葬身于狼腹之中,吃我一击——地狱咆哮!”

巨大的冲击力透过黄金圣衣传来,震伤穆的身体,将他整个打飞出去,砸在了巨大的岩柱之上。

然而在他下落的地点,奎恩双手高举,

“血花——断头台!”

腰间的圣衣龟裂,剧痛几乎夺去穆的神智。

“奎恩,为什么要抢我的猎物?”

费列基亚斯不满道,

“我只是觉得你无法一击干掉他,所以帮个忙而已。”

奎恩摊开手,无奈道。

“你这家伙!”

“嗯?”

两人的声音同时收住,盖因某个家伙还没有如预期般死亡。

好强......穆喘息着,现在这种状态恐怕已经赢不了了,刚才耗去了太多的力气吗?

扶着破裂的水晶墙,穆慢慢站了起来。

“分别吃下我们两人的一击,都没有死吗?”

费列基亚斯狞笑着,却骤然感觉胸前一痛,只见胸甲与腹甲的连接处破碎了开来,泛出些许金色的光芒。

“什么时候?!”

“唔——”,奎恩也是同时察觉到,脖颈处的护甲有了开裂的迹象。

“竟然把我的冥衣!”费列基亚斯冲上前,双手再次浮现深红色光芒,“我要宰了你!”

“这次不会让你再站起来,白羊座!”

奎恩一个跳跃已经来到了穆的身后。

强敌一前一后,那高威力的招数刮起了劲风,吹乱了穆的发丝。

他半跪着身,双手合拢,身侧的水晶墙变得朦胧,

奎恩与费列基亚斯只觉一股极其危险的能量冲击着神经,就好像亲身撞入了爆炸的中心一般,那宣泄的能量肆无忌惮的砸碎他们的冥衣与身体。

数以万计的星芒飞射,洞穿冥衣薄弱的部位,穿透两人的肌肉与骨骼,那血液化为血舞弥漫开来,很快又被金色的光芒蒸发。

猩红的氤氲里,奎恩与费列基亚斯接连倒下,那位白羊座则保持着半跪半坐的姿态,再也没有了动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