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幻灭的星屑(二)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034字
  • 2017-05-30 14:00:24

黑压压的冥王军之间,白羊座的黄金圣斗士站在最中心处,四周的位置已尽数为敌人霸占。

“竟然站在那个位置?”

“看来已经做好了送死的觉悟!”

“死吧,白羊座!”

冥斗士中冲出三个人影,迷茫于水晶墙组成的幻阵中,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真正的敌人,岂能轻易放过?

灵活的奔行中,灌注力量于腿上的地走星跃起踢出一记狠辣的腿风;

匍匐在大地上,汇聚气力于掌心的地劣星重重轰出一环震荡的波纹。

在塌陷的地面中为裂缝吞噬,被踢断脖子然后倒下,这便是白羊座的最后了!

“叮——”,

那一环震荡波纹在靠近白羊座时,便逐渐削弱直至消磨于无形,而地走星的腿,却为一根手指抵住。

“我全力的踢击,怎么可能?!”

地走星愕然道,但随即穆的五指伸展,掌心向上浮现一颗金色的光球,于一声炸裂的轰鸣中将地走星砸飞了出去。

碎裂的冥衣碎片与同伴的哀嚎声传入地劣星的耳中,破坏他的认知。

“米尔斯,快闪开!”

地劣星醒悟过来时,那白羊座已经来到了身前,他蹲下身伸出手指停在自己的冥衣胸甲位置。

金色的光束洞穿米尔斯的冥衣,带走一抹脏器中的血渍,毁尽他的生命。

“扑通。”

既没有痛哼,亦没有求饶,地劣星无声的倒下,将一切归于平寂。

“雅典娜的圣域不该被冥斗士的血污染,所以我会尽量采用温和的手段解决掉你们。”

穆朝冥斗士们看去,缓缓道,

“那么,下一个是谁?”

随着穆一步上前,靠近的冥斗士们隐隐有了后退的迹象。

但威慑只是一时的,作为冥王哈迪斯的战士,冥斗士对死的概念并未有清楚地认知。

相反,在上司或者神面前,证明自己价值的欲望反而更多一些。

古加多的眼神示意下,几个蠢蠢欲动的冥斗士沿着各个方向靠近穆。

【冥斗士合共一百零八魔星,现在我看到的只有七十人左右,即使算上那些隐匿身形的,也不会超过八十人。看来前期的战斗,青铜和白银圣斗士的牺牲不是没有结果的。】

【我知道了,专心战斗吧,穆。】

那一问一答间,穆将所知的情报悉数传达了出去,好似没有看到周遭靠拢的魔星。

“在战斗中分心,简直是找死!”

“得手了,白羊座!”

“干脆的倒下吧!”

“你的人头就由我收下了!”

“为了哈迪斯大人!”

五人的攻击呈圆形困住穆,那暴戾的黑色小宇宙似是要把那白羊座圣衣碾碎一般。

“嗯?”古加多神色一变,他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反击。

双手近乎合掌但未接触,掌心相对之间是一颗跃动的弧光,那金色的光球外由三环圆弧缠绕。

“快躲开!”古加多喊道,不止是他,那冥斗士中不少悍将也是能够清晰感受到那招数的可怕。

以自身站立的位置为中心,白羊座的小宇宙侵染整片地域,仿若夜空之境。

双手爆发耀眼的光芒,那夺目的星轨纷撞在遍布的水晶墙壁上,不断地冲击、反射、吞噬着接触的一切。

“Starlight——Extinction(星光灭绝)!”

咆哮的金色光柱自白羊宫中心升起,随之冲向天际,正式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第二宫,金牛宫。

双手环抱在胸前,指节的力度已经压迫着圣衣的肘部护甲铿铿作响,阿鲁迪巴远远的望着下层的第一宫,面色深沉却不发一言。

他没有穆那般的感知能力,倒不如说比之一般的黄金圣斗士,他在探知方面的水准要低上许多。

但那强大的招数威力,即便是瞎子也能清晰的感应到。

他非常想走下去帮助那位好友,帮助他抵御一个人根本无法胜利的冥王军。

满腔的怒火与无奈深深的埋藏于心中,他无法违抗教皇的命令。

如果不能遵守指令,那么即使拥有再强大的战士,圣域也无法获得胜利。

阿鲁迪巴并不清楚教皇在想什么,他不愿意知道这些。

但他明白,教皇肯定比自己想的要多,贸然阻碍教皇的计划,届时会把战斗拖向未知的方向。

可惜,即使明白也无法平静下来。

穆,很抱歉,我阿鲁迪巴无法帮助你。

但是,如果你能进入这金牛宫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自嘲一笑,阿鲁迪巴苦涩的自言自语,

“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做?”

教皇厅,水瓶座正向上位的一人报告着战况。

“以上,就是穆估测的结果。”

水瓶座,卡妙单膝跪地,对那不远处的教皇道。

史昂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走上前拾起金色的匕首,

“通知阿布罗狄,让他准备前去增援。”

“只有一个人?

教皇殿下,这样的话派遣第三宫的撒加不是更合适吗?

阿布罗狄的话,现在根本没办法赶到第一宫啊。”

“嗯?

我可没打算让他去白羊宫增援。”

“?!”

卡妙诧异的抬起头看向教皇,可惜后者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恕我失礼,教皇大人。”

“卡妙——”,史昂自顾自的拉下隔帘,抓起久违的锤与其他工具,淡淡道。

“我的命令,你没有听清楚吗?”

那弥漫在教皇厅内的威严,震慑住卡妙。

与实力无关,只是上级对下级的绝对制约束缚住卡妙,让他难以继续。

“我明白了。”

卡妙恭谨的退下,直至离开教皇厅的刹那,叹了口气。

穆呦,请原谅我的无力。

激突的星光,呈波纹状扩散,甚至于影响其周遭的地域。

背崖下的岩牢内,持续的小宇宙碰撞刺激着将死的男人。

他的半身躺在深水之中,并持续的沉下去。

直到又一次小宇宙的波动传来,他隐隐有了动静。

冰冷的身体渐渐有了温度,血红的双眸睁开,他那干裂的唇角轻吐出几个字。

“战斗,已经开始了吗?”

模糊的视野中,是一面坚固的黑褐色墙壁。

他一点点的恢复着体力,艰难的站起身。

“时间,不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