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最后的晚餐(中)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744字
  • 2017-05-20 22:02:54

偏殿内,教皇一身正装,安稳的坐在椅子上,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全然没有一点精神气。

在他的对面,坐着另一个白发的老人。

他的眼中透着与枯槁的皮肤截然不同的睿智,

“这样真的好吗?放任一群小鬼在外面胡闹。”白发老者认真的看着棋盘,问道。

“无妨,今天就让他们放松一下。

倒是你,最后一点时间不去看看自己的弟子,浪费在我这里可以吗?”

“想说的东西都已经传达过去了,我也该享受最后的一点自由了。”

北欧的贤者眼神中透着释然,安逸的说道,

“那位双子座的年轻人,比我预想中做的还要好。”

史昂的眉角一跳,似乎是在沉思棋局,又似乎是对某个人心生不满,

“兵行险着,这种家伙只要失误一次就会招致败亡。”

“可是他成功了,不仅清除了圣域的隐患,还将十二宫整合在了一起。”

维伊颇为玩味的说道,

“只是,史昂.....他可是进了神牢,你作为教皇应该清楚那里封印着什么人物。

不阻止他吗?”

史昂安静的布置着棋子,

“阻止?

怎么阻止?

他现在已经不是圣斗士了,我作为教皇可没有权力去惩戒他。”

维伊笑了几声,

“你这家伙,和以前一样不坦率呢。”

他摩挲着棋子,接着道。

“明明很期待他能成功不是吗?”

“我可不懂你在说什么。”史昂淡淡道,

维伊笑了笑,对老友的脾性知之甚深。

“另外一个提案,不考虑一下吗?

什么都不做的话,输了的话......人类就结束了喔。”

史昂扬起眉头,淡淡的扫了眼维伊。

“以杀戮延续的生命,没有生存的价值。

维伊,你可别把我当成那个小子,我可是教皇......是站在圣域顶点,辅佐雅典娜的男人。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圣域的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固执。

双子座也好,眼前的老家伙也好。

不过......

出奇的无法生厌。

维伊满意的放下棋子,

“即使过去两百年的岁月,你依旧没有什么改变。

不过或许真的只有你这种家伙,才能维持圣域两百年的和平。

可惜,一旦你出现了意外,十二宫就会面临崩溃的命运。

就像此次一样,要不是有外力涉入,等你醒来时十二宫的配置恐怕只剩下一半了。”

史昂眉头一皱,头一次没有反驳。

“无论怎样,危机已经过去,这或许就是你们的‘运’。”

维伊坐正身体,缓了一缓。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该说些正事了。”

棋子握在他的手中,北欧的贤者沉吟道,

“在我毁掉身体的时候,仍旧没有感应到冥王的力量。

根据我的推断,恐怕在开战的时候,哈迪斯也不会觉醒。”

“是不想,还是办不到?”

史昂思考了一会儿,问道。

“或许两个原因都有,他占据了我的身体,灵魂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休养才能恢复力量。”

维伊缓缓道,

“但更重要的原因,大概和天界有关。”

“哦?”

“此次十二宫作为哈迪斯的试炼,杀死你们只能算是完成了最低标准。

一旦他未能给出让诸神满意的成绩,那么......”,

史昂凝眉道,“即使赢了,也无法登上那个位置,进而统御天界。”

“所以在下属没有完全消亡前,冥王是不会亲自出手的。

但若是雅典娜以神力干涉,情况就不一样了。”

“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

“没错,不过‘王’只是哈迪斯,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双子神可能会提前出手......吗?

真是麻烦的对手。

苍蓝的灵火摇曳,维伊的身影变得单薄,

“要走了吗?”

“啊,残存的力量快要耗尽了。”

“.......”,

“安慰的话就不需要说了,你我都清楚这条路的终点是哪里。”

维伊落下最后一子,终结棋局。

“最后一次,我还是不如你。”史昂叹息一声,说道。

“圣域可比北欧要强上许多,至少这一局棋.....让我沾些便宜吧。”

维伊抬起头,

“看来今天还有其他的客人呢,我就不打搅你了。

最后一眼,果然还是想去故乡看看。”

静静地看着老友的小宇宙消失,史昂站起身,

“北欧......我也有段时间没有去看看了。”

“作为圣域的教皇,竟然惦记其他的地方。

史昂,你可真是懈怠了不少。”

教皇哼了一声,朝墙角处邋遢的老人道,

“我就是再懈怠,也不会培养出沾酒嗜赌的圣斗士。”

“......”,

一阵笑声传来出来,脸负疤痕的战士靠着墙边,“论弟子的水准,史昂确实比你强了不少。”

“不但完美的承袭了师父的技艺,甚至在星屑的基础上发开出了属于自己的招数。

白羊座的穆,假以时日.....不,现在说不定已经超越你了。”

驼背的老僧补充道,

“喂,我的弟子没你们说的那样糟糕吧?”墙脚的老头闷闷道,“虽然无法正面抗衡星屑,但对于‘灵’的掌握,圣域可没有比他强的人了!”

“比你还厉害吗?”

史昂嗤笑一声,问道。

偏殿内,一片沉默。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二百年的岁月过去。”

“我们存在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培养比自己更强的圣斗士吗?”

他蹲起身,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那个真是个性格恶劣的男人,要不是天赋好一些,我才不会选中他作为继承者。”

指尖处一丝灵火燃起,他淡淡道,

“我还真是有些羡慕他,耗费了我十年光阴才勉强掌握的积尸气,竟然只花了三年就能够熟练使用。”

“的确,黄道十二宫的年轻人们,已经确实超越了先辈。”

“花去无数岁月的我们,在这一个时代有了近乎完美的收获。”

驼背的老僧轻声道,

“转世的佛陀,

毒花的圣婴,

巴西的蛮牛。”

“剑心的斗士,

冰技的术者,

希腊的血脉——传说之英雄,黄金的狮子,深红色蝎王。”

战士双手环胸,缓缓道。

“以及从前次圣战中生存下来的另外一个黄金圣斗士,童虎。”拥有沉稳气息的贤者说道,

“最后......从那个星座下诞生的一万两千对双生子中挑选出的最强兄弟,

拥有粉碎银河之力的男人!”

【克服无数无法想象的困难,经历无数绝望后诞生的芽,终于开出了花。】

【本以为这一次圣战,能够创造出辉煌的未来。】

【没想到,即将到来的却是更深沉的绝望。】

史昂轻揉着眉角,

冥王哈迪斯亲至,携双子神以及一百零八魔星而来。

真是绝境呢?

“或许正是为了应对绝望,我们才能够集齐如此完美的黄道十二宫。”

老僧幽幽道,

“两百四十三年,集齐最优秀的天才人物,积累最丰富的战斗技巧,为此我们穷尽一生的心血,直到死后仍在以自身的小宇宙抗拒冥界的召唤。”

战士淡淡道,“哪怕付出身死魂灭的代价,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再次出现在这里。”

【我们要得到你的回答,史昂!】

他们的声音变得坚定,生前的执念,死后的心愿,

如今已经成为了维系他们小宇宙的唯一。

【两百四十三年的遗憾。】

【两百四十三年的痛苦。】

【两百四十三年的挣扎。】

【两百四十三年的轮回。】

【两百四十三年,圣战再启!】

“史昂,回答我们。

你是否能够带领他们,得到胜利?”

他卸下了猩红的假面,正视着战友,

“当然,这也是我仍旧活着站在这里的理由。”

苍蓝的灵渐渐淡化,他们满足的消逝。

【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你的路却还没有走完。】

【史昂,让我们亲眼见证,我们费尽心血培育的果实能否为人类在绝望中开辟新的生机!】

他一步一步走过黑暗的廊道,双手扶住门壁狠狠一推。

刺眼的光驱逐阴霾,在史昂的眼前。

十二位战士分列两边,恭敬的等待着他的驾临。

“我们会胜利的,一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