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最后的晚餐(上)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325字
  • 2017-05-20 18:30:44

翻腾的浪花冲刷着岩壁,裹挟着砂石涌入囚牢。

封禁小宇宙的牢狱狭窄而冰冷,只消一会儿就会淹没于汹涌的潮水中,归于一片死寂。

只是片刻又是片刻,潮水依旧愤怒而张狂,却始终无法占据岩壁太多的地方。

最终它们无奈的退去,等待下一次机会的到来。

神殿的石像下,

少女十指相握,跪坐于此。

点滴的荧光以她为中心慢慢汇聚,仿若一盏明灯驱散着黑暗。

她的眼慢慢睁开,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几步之外,双鱼座半跪躬身,

“雅典娜大人,时间差不多了。”

“嗯......”

黄金的圣衣悬浮于眼前,恶之面的脸上依旧挂着奸邪的笑容。

从前他一直不怎么愿意正视头盔的这张脸,

盖因总像是有着一个声音在引诱着他走入邪道。

无奈黄金圣衣是圣域最为珍贵的宝物,他即使再如何不愿意也必须好好保护它。

如今,终于能够平静的看着它了。

他的手掌按在圣衣的肩上,恶之面渐渐与那个男人重合,眼前浮现的是一幕又一幕熟悉的记忆。

曾经以为只要获得力量,你我就能安稳的生存下去,再也不必为了一顿冷饭而满身伤痕。

只是,在追求力量的路上,我们却渐行渐远。

如今力量已在我手,然而当初的梦想却只能成为遗憾。

他叹息一声,双子座的圣衣解体重组,覆盖住他的身体。

我会好好使用的,无论是圣衣,亦或是力量。

他朝着双子宫的出口走去,

时候差不多了,

“嗯?”

前方的路上,一个孤寂的影子倚着墙壁。

“凤凰座?”撒加认出来人的身份,

看来教皇的审问已经结束了。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一辉几步走到撒加面前,递出一个盒子。

“受人之托,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撒加疑惑的接过盒子,慢慢打了开。

普通的木盒子,里面是一个精致的水晶瓶,约有掌心大小。

晶莹的瓶壁内是鲜红色的液体,散发着淡金色的光华。

“这个是?”

撒加取出水晶瓶一边的信纸,简单的读了一遍,眉头越加的紧敛。

“你的目的?”

“我答应他的事情已经做到,现在是时候拿回属于我的报酬了。”

撒加冷淡的扫了眼一辉,手掌不见怎么动作,信纸就在瞬间褶皱炭化为粉末。

“怎么,要反悔吗?”

一辉不悦道,

“他应下的承诺,我自然会兑现。”

撒加五指握拳,手臂前举扬起。

“只是我不懂如何留手,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不用担心,黄金圣斗士的力量我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了,自问还有些心得。”

凤凰座的圣衣上燃起赤红的火焰,一辉缓缓道。

“是吗?”撒加的手臂朝前扬起,顺势掷出掌中的物事。

晶莹的光泽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为两只拳背相交停滞。

下一刹,裂纹骤现。

“喀拉——”

鲜红的液体涌动,流入一个又一个高脚杯里,

宽敞的教皇厅正殿内,几位圣斗士正在准备着晚宴。

冰河望着水瓶座,犹豫道,

“老师?”

卡妙手上的动作未停,简单的应了一声示意自己在听。

“圣域不是已经禁酒了吗?”

“在特殊的日子里,教皇允许大家少量饮用一些。”

卡妙解释了一句,便没有再说什么。

教皇的许可?

那位教皇大人?

冰河虽然诧异,但也差不多明白过来,今天大抵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不然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不会如此闲暇的聚在一起,干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远远地看着正兴奋比划着拳头的巨蟹座与金牛座,冰河无可奈何的为老师打起了下手。

“不喜欢?”

卡妙注意到弟子的神色,说道。

“不,只是......不太习惯。”冰河为每个位置配好餐具,回答道。“有这个时间的话为什么不好好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准备一下,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不是吗?”

说道这里,冰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抱歉,我没有质疑教皇殿下的意思。”

他小心的看了眼老师,见对方没有发怒的迹象才放下心来。

与弟子不同,卡妙专注于手中的活儿,全然没有一点紧张的情绪。

“冰河,只懂得战斗的圣斗士是无法赢得胜利的。”

卡妙放下银色的酒壶,

“人类的身体与精神都是有着名为‘极限’的存在,忽视自身的承受能力去追求至高的境界,不但无法接近目标,反而会招致溃败。”

他端起酒杯,将之送到弟子的眼前,

“学会放松,也是领悟冰之奥义的必要条件之一。”

鲜红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冰河的视线被深深地吸引住,却并非沉溺于酒液。

冻气,虽然看不见,但这酒液确实被冻气封冻过了。

在我没有察觉到的瞬间,用冻气将酒都处理了一遍?

“好.....好厉害,不愧是老师。”冰河赞叹道,

“水与冰的魔术师,卡妙的技艺自然是无可挑剔的。”

冰河的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

豪迈不掺杂任何阴霾的声音,仅仅是听一遍就能让人心生好感。

“艾俄洛斯大人?”

冰河匆忙的放下杯子,礼貌的喊了一声,

“你是卡妙的弟子,冰之技艺的继承者,以后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艾俄洛斯朝卡妙打了个招呼,对冰河说道。

在得到老师的示意后,冰河勉强同意下来。

“艾俄洛斯,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卡妙仍旧专注于布置桌上的餐具,问道。

“要是想先品酒的话,可得等一会儿。”

“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雅典娜大人和教皇殿下还没有来,规矩我还是很清楚的。”

艾俄洛斯简单的略过这一话题,转而道。

“冰河,听说......那位天马座的少年是你的朋友?”

“星矢?”冰河微微一愣,“啊,没错,我们曾一起抵抗过冥王军的奇袭,即是战友也是朋友。”

“那位......天马座星矢,他的品性如何?”

艾俄洛斯身边,艾欧里亚接着问道,

冰河疑惑的看着两人,说道,

“品性?

他的年纪比我们都要小,性子急了些,作战有时候会很冲动。

但总体来说不错,心地善良又肯吃苦,意志力算是我们同期青铜圣斗士中最坚定的一个了。”

艾欧里亚探询似的看向艾俄洛斯,后者点了点头。

“星矢,他怎么了?”

“不,没什么。”

艾欧里亚沉吟道,

“那位天马座,他是使用拳技的圣斗士对吗?”

“是的,他用的是流星拳,和你们有些相似呢......”

冰河说到这里,忽然一顿,好似明白了什么。

“既然他的品性善良,那么这个东西也就可以交给他了。”

艾欧里亚递出一只金色的卷轴,

“这个东西是?”

卡妙扫了眼艾欧里亚手中的东西,朝艾俄洛斯道。

“光速拳的心得,你和艾欧里亚穷尽无数时间领悟的拳术精华就这样简单的交给一个陌生人,没问题吗?”

远远地看着正嘱咐冰河的艾欧里亚,艾俄洛斯的脸上倒是没有多少失落,反倒是多了一些欣慰。

“再强的招数,如果无法传承下去就没有任何意义。

卡妙,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明白。”

“你们两个可不像是会忽然顿悟的人。”

“哈哈,别说的那么直接嘛~”

卡妙摇了摇头,少有感叹道,“他的提议吗?”

“......”,

“我以为神殿一战后,你会非常憎恨他。”卡妙看着艾俄洛斯,试图从他的眼中找寻答案。

“为什么选择相信他的话?

他可是用魔拳操纵了你,险些毁了十二宫。”

艾俄洛斯的笑容渐渐敛去,面色无比复杂。

“确实,当初有过愤怒和不解。

我曾以为他是我们的战友,是十二宫的一份子。

直到中了魔拳,我才发现自己或许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他。”

他寻了个椅子坐下,缓缓道。

“直到现在,我仍旧有许多无法理解的地方。

他的目的,他的做法。

但是......

有一点已经可以肯定。”

“哦?”

“他是站在人类一方的圣斗士。”

艾俄洛斯摊开手掌,握紧成拳。

“卡妙,你也明白的吧?

我们的黄金圣衣,是如此告诉我们的。”

黄金的长剑握持在手,面前的却不再是老师。

紧张的紫龙再三征询老师的意见,得到的却都是肯定的答案。

“紫龙,你还在磨蹭什么?”

“喔哦!”

金色的剑身劈斩几次,将几块肥美的肉块均匀的切开。

竟然用天秤座的武器用来做这个......

斩裂星辰的剑啊,希望你不要记恨我紫龙......

虽然完成了任务,但天龙座的脸上完全没有一点喜色。

“如何,我精心培育的弟子?”童虎哼了一声,问道。

“要听真话?”

“当然。”

“差的太远。”修罗哼了一声,“根本没有一点技巧可言,不过是凭借剑的锋利在胡乱挥动而已。

天秤座的老师,你真的有教过他如何使用武器吗?”

童虎轻咳了两声,面色有些阴郁。

“不过......”,

“?”

修罗的视线停留在那仍被天龙座握持的剑上,

金色的剑身,没有一点油腻与污秽。

“我能够清楚看见他的剑心。

即使不适合作为摩羯座圣斗士战斗,但至少传承圣剑.....已经足够。”

修罗说到这里,看了眼童虎,

“你的意见呢?”

“做老师的,总是希望弟子能够走的更远。”

“我明白了。”

修罗几步走到仍在悲伤中的紫龙面前,一脚踢了过去。

“站起来,圣斗士就该有圣斗士的样子。

雅典娜大人和教皇殿下就快来了,剩下的东西要快点处理掉!”

“剑啊......请允许我紫龙......一切都是为了教皇殿下,为了雅典娜大人。”

嘈杂的正殿内,比往日少了几分肃穆,

轻松的气氛,逐渐蔓延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