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双雄(END)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459字
  • 2017-05-13 18:03:06

如果每一个人都有象征着自身命数的‘星’。

那么,双子座就是破坏这颗星的人。

司掌杀戮的星座,

杀死恩师开启圣斗士之路,

杀死挚爱选择前进的方向,

然后......杀死兄弟获得真正的力量!

“世界虽大,那顶点处却只容得下一人孤立!”

对立的两人之间,百以千计的星体崩裂,碎散为银河的尘埃,

一颗又一颗的行星与行星碰撞,那跨越视野界限的庞大存在破灭在眼前,残留的是令人窒息般的闷痛,

恒星与恒星的融合破灭,在消失前迸发耀眼的光,仅仅是看见都会被灼烧,从眼到肌肤那火热的剧痛一直延伸至灵魂。

无尽的星河之中,从破碎的一点延伸为两条平行的直线,再仿若宿命般纠缠在一起。

炸裂的轰鸣蔓延至整个星域,

“撒加,你知道这个地方吧?”

加隆的脸上泛出诡异的笑容,

“这里是银河的近中心宙域,是双子座圣斗士的试炼之地。”

撒加冷冷道,

“啊,我知道,这个地方也是——”,

双子座圣斗士的坟墓!

加隆的小宇宙中,充斥着暴戾与兴奋。

那是要将一直虎视眈眈的对手埋葬的悸动,

你就这么想要杀死我吗,我的弟弟......

没有尽头的星爆轰鸣声中,两人的力量随着小宇宙的碰撞而不断地攀升,仿佛没有极限一般。

啧,从来没有维持过如此长时间的星爆,

纵使是以八感顶峰的小宇宙,加隆也开始逐渐失去对招数的控制。

若说一开始是由人在操纵招数,

那么现在便是由招数在操纵人,

敏锐的感知下,那些曾被遗忘的东西一点点被拾起。

小时候,曾两个人一起玩闹的游戏。

“呼,是我输了。”撒加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朝身前仍旧站着的男人说道。

“喂,你这家伙就不能认真些吗?”

加隆很是不爽道,伸出手将哥哥拉了起来。

“一场游戏而已,下一次赢回来就是了。”

撒加无所谓的一笑,“你和我不需要事事都算的那么清楚吧?”

确实,童年的游戏无论进行多少次都不需要刻意去计较。

所以我总是赢过你,

但此次不一样了。

“最后一次了,撒加。”

“啊,输了的话就会失去一切。”

【哥哥还是弟弟,活下来的只能有一人?!】

少女站在神像前,震惊道,

“加隆,为什么要这么做?”

“雅典娜,此次为了让你的身体适应战争的状态,不得已摆下如此危局,现在你的神力提前觉醒,总算是有了与哈迪斯对抗的资本。”

是吗?少女摊开手掌,掌心处有些许的金色的光晕浮现。

“黄金圣斗士的背叛就是为了这个?

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吗?”

加隆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这是黄金圣斗士们商量的结果,我只是其中一个参与者。如今你已经得到了力量,是时候把这个交给你了。”

加隆短暂的停顿后,从怀中取出一个金色的十二面体,递予少女。

“这个是什么?”

“通向北欧的门,上面有十二位黄金圣斗士留下的小宇宙。

每一面都象征着一宫的守卫者,一旦十二面全数黯淡,那么就意味着十二宫尽数沦陷。

那个时候,维系门的束缚就会解除。”

十二人都......少女托着‘门’之结晶,那沉重的心意仿若千钧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已有了死战的决心,只是战斗的胜负却不是由我们决定。”

“?”

“圣战,始终是你与哈迪斯的战斗。”加隆仰起脸,注视着少女,“在十二宫沦陷后,是留下来与哈迪斯决战,还是通过北欧的门带领剩下的三位青铜撤离北欧以备来日。

决定权在您的手上。”

他顿了顿,接着道。

“白鸟座、天龙座、凤凰座三人的七感已经稳定,再加上预留在北欧的天琴座与天马座,即使撤退您也不会失去胜算。”

“你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准备吗?”,

“并不是我,而是他们。”加隆轻声道,“我的计划,还没有开始。”

“你的.....计划?”

“没错,十二宫里始终有不安定的因子。黄金圣斗士的迷茫,我哥哥那隐藏的邪心。”

加隆轻轻按在胸口,

“如今那些情绪,那颗邪心,已经被我用恶之契约留在了身体里。”

加隆缓缓道,“我的力量现在只能勉强压制住这颗邪心,但不把它完全摧毁掉的话,迟早有一天他会霸占我或者哥哥的身体,威胁十二宫的安危。

为此,两位双子座的力量是必须的。”

“我能够帮上什么忙吗?”

少女的问题令加隆犹豫不已,但最终他还是说道,

“我想得到神之血。”

“神血?”雅典娜疑惑道,“我的血吗?”

“是的,如今神殿的圣衣已经无法指望。为了与哈迪斯战斗,至少需要另外一件神圣衣的存在,才能得到胜机。”

说到这里,加隆似是想起了什么,

“当日教皇曾告知我,将圣衣提升至神圣衣的阶层,会大量消耗你的力量。所以,我也不确定——”,

未等加隆说完,少女便蹲下身,拉高了袖口,将白净的手臂递到对方的眼前。

“需要的话,就取走吧。”

“可是......”,

“我既然选择留下,就准备与大家一起共生死。”少女微笑着道,“希望我的血,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加隆深深地看了眼少女,缓缓取出金色匕首。

“我明白了。”

“加隆......”

“嗯?”

“为什么不尝试和他们一起守卫十二宫,你也是黄金圣斗士不是吗?”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是撒加,第三宫由现在的他来守卫我很放心。

作为双子座的凶星,我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

加隆站起身,淡淡道。

“雅典娜,稍许忍耐一下,取走您的血后好好睡一会儿。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你......一定要和他们战斗吗?”

少女已经不再是那个幼稚的孩童,能够猜到黄金圣斗士看到接下来的景象会发生什么。

“十二宫的祸乱需要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另外我也要借由此战完成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加隆注意到少女的担忧,罕有的安抚道,

“无需在意,此战之后我的力量会在哥哥的身体中重生,到时他会成为你强大的臂助。”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加隆?”

为什么?

加隆似乎被问住了,一时没有回答。

是啊......为什么呢.......

这既定的命运真是令人厌恶,

但是......就放任其发展的话.......办不到啊。

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既然我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那么我应该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是人类的本分,以及......大义。

黄金的小宇宙急速接近,感应到变化的加隆扬起匕首,

“雅典娜,请休息一阵子。

等你再次醒来,我会还给你自神话时代以来.......最强的黄金十二宫。”

银河的中心,爆裂的群星下,诸人焦急的等待着,

“可恶,还是没有结果吗?”阿鲁迪巴焦躁道,“穆,你看到了什么?”

感知敏锐的白羊座,双眉紧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通过惊人的目力,他能够看到双子座的二人,以及两个人的心。

阴暗的面容下,是两道血色的泪痕。

他们......究竟是.......

黄金圣衣的共鸣越加的强烈,在严密的束缚中似乎也带来了其他的东西。

“圣衣......”,

“在传达着什么?”

时候差不多了,高高交叉着手臂,加隆仰起头,看向顶处仿佛一直在注视着两人的双子座圣衣。

【喂,老头,你说的是真的吗?圣衣能够与战士完全交流?】

【我确实听过这个说法,但只有抵达小宇宙顶点的男人才拥有这个资格。】

【那么在那个时候,需要怎么做?借助特殊的道具,或者力量?】

【不需要了,圣斗士与圣衣本就是一体的,将自身小宇宙燃烧至极限的程度后,只要告诉圣衣你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真的这么简单?】

【没错。】

当小宇宙的燃烧程度抵达人类的顶点后,就能向圣衣许下自己的愿望。

双子的圣衣啊,现在.......聆听我的愿望。

“唔——”,修罗半跪下身,一边的卡妙也皱起眉头,

闪耀的黄金圣衣,正在向他们传递着什么信息。

“这个东西是?”沙加渐渐地明白过来,

“双子座圣衣的记忆?”穆讶然道,“第八感的神髓?”

圣衣们,接受这第八感的体悟。

以此为参考,希望你们能引导自己的主人通向更高,更远的地方。

然后......我也.......

加隆的双手慢慢解放,

星爆,已经无法控制了吗?撒加吃力的维持着姿态,却骤然感觉到沉重的压力一松。

【你这家伙,想寻死吗?】

黑色的小宇宙从加隆的身体中凝聚成形,血红的傀儡才刚想要脱离,就被解开姿态的加隆摁住了脖子,推向了星爆的洪流。

【可恶,你——】

雅典娜的锻炼完成。

青铜的七感已经稳定。

第八感的神髓确实通过圣衣传达出去了,现在只剩下最后的任务——

“我好不容易才稳定的局势,怎么能被你的野心妨碍?”

加隆淡淡道,亲眼看着那邪心的傀儡在星爆的轰击中一点点化为尘埃,

“与我一同品尝吧,这粉碎群星的力量!”

没错,此战之后——十二宫将得到新的力量,以新的形态重生。

圣域之中,再无隐患了。

圣衣啊,我现在把你真正的主人还给你。

真正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他对着远处惊讶中的哥哥笑了笑,从容的迎向逆流的星爆轰击,

苍蓝的小宇宙碰撞,鲜红的热能卷走粉碎的星云,

我已经用它杀死过无数的敌人,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它真正的样子。

银河星爆,确实是美丽的场景。

金色的光芒逐渐湮灭,残留在撒加眼中的是释然的微笑。

“最后一次......是你赢了,撒加。”

【一切为了圣域,为了人类的未来。】

“加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