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准备(三)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660字
  • 2017-05-14 20:25:35

水瓶宫之后,加隆就没再遇见其他的人了。

修罗与艾俄罗斯似乎是有其他的任务,没有在自己的宫殿守卫。

天蝎宫则是匆匆走过,没有见到米罗。

加隆虽然能感觉他的位置就在不远的地方,但也没什么能和他聊的,便没去打搅。

一路无阻,加隆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位于第七宫的天秤宫。

进入天秤宫走了没一会儿,加隆便看见了那个戴着斗笠的老头子。

他全身的皮肤都已经老化褶皱,没有一点生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要不是刻意去观察恐怕会将他和石头混为一类。

天秤座黄金圣斗士,前次圣战后存活下来的两人之一,童虎。

两百多年的岁月飞逝,直到现在还依旧守护着圣域,真是个令人尊敬的老人。

如果他没有打盹的话,加隆一定不介意再多加些赞美之词。

“老师,加隆奉教皇之令,前来听取您的教诲。”

“ZZZ——”

“天秤座的老师,我加隆奉教皇之令,前来天秤宫,希望得到您对于此次战斗的建议。”

“ZZZ——”

“.....”

好想宰了他,加隆按捺住一击星爆轰过去的决心,无奈从怀中取出一个琉璃瓶。

拨开瓶塞,那被冻气加持过的酒香渗入空气,很快那枯坐的老人也有了动静。

听说中国人谈正事都得上酒桌,看来还真是有这回事,加隆撇了撇嘴,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谦卑的样子。

——二十分钟后,

“我记得你是双子座撒加的弟弟,加隆。

这次来天秤宫,是教皇给了你什么指示吗?”

满意的享受了些冰酿,童虎很快恢复长者的威严,问道,

我刚才说了两遍,敢情你都没有听见?

“是的,因为圣域周边的村落受到冥王军的侵袭,加隆正要前去援救。但教皇考虑到加隆没有圣衣的保护,所以让我来天秤宫.....”

加隆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复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是圣衣的缘故啊。”

童虎想了一会儿,随后高高的举起左手,那枯朽的指节竖立,释放刺眼的光芒。

在童虎雄厚的小宇宙召唤下,加隆便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接近,悬停在头顶之上。

黄金的战甲堆砌为基底,一根黄金杖从战甲两侧的肩部延伸而出,各自吊起一面金色的圆盾。

“这是天秤座的黄金圣衣,如果你能得到它的认可,那么穿上它去战斗也是可以的。”

童虎的话自然是个玩笑,加隆没有自恋到认为能穿上天秤座圣衣,但教皇让自己来的目的也已经明确了。

“圣衣无法着装的话,那么就使用武器吧。”

童虎淡淡道,指尖轻轻一划,那天秤座圣衣的两面圆盾便飞离了圣衣,托着几对物事降了下来。

“加隆,你的情况特殊。

拥有不逊黄金之力的你,并没有获得双子座圣衣,但此次却要履行作为圣斗士的职责,与冥王军战斗。

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你所要保护的人们。

我天秤座的童虎,允许你使用这些武器。

希望它们能为你带来胜利,救回更多的生命。”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老师!”

天秤座童虎,作为上一次圣战活下来的两人之一,拥有最接近教皇的地位,即使是同为黄金圣斗士的其他十一人也不敢直呼其名,这个称谓也是迪斯马斯克与撒加私下告知加隆的,便是避免他过于失礼,闯下祸事。

加隆道谢之后站起身,金色的小宇宙燃起,很快便得到了回应。

“铛——”

金色圆盾飞离地面,悬浮于加隆的面前。

这么快就有了反应?这个男人确实拥有我预想以上的实力。

童虎暗暗想到,脸上却没什么变化。

“有这个就足够了,”

加隆敲了敲盾,感觉颇为满意。

“那么我先走了,老师。”

“不,我认为你应该再多留一会儿。”童虎指向那仍没有平静下来的兵器,“或许还会有其他的收获。”

加隆脸上的愕然很快转为惊喜,把圆盾挂在肩上又静坐了下来。

半小时后,活动了一番腿脚的加隆进入第六宫。

这里由黄金圣斗士中号称最接近神的男人守卫,却没有一点攻击性的小宇宙,反倒是有些接近‘空’的味道。

没有人的气息,没有小宇宙的反应,让人产生只要向前走马上就能突破这一宫的错觉。

但是,加隆却能清楚地感应到,那个男人就在这里。

就在这个处女宫的某个地方,安静的注视着闯入处女宫的人。

“沙加,你在这里对吧?”

加隆的话并没有得到回音,那个男人似乎不打算给出反应。

接连喊了几声却依旧寂静一片,加隆却没有作罢的打算,此次出发前除了天秤宫以外,处女宫也是他的目的之一,只不过前者是公事,后者是私事。

既然不愿意出来,那就不要怪我使用一些过激的手段了。

加隆安静的站在原地,那金色的小宇宙越发的高涨,手掌间那群星之力一点点聚敛。

“传闻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是同时拥有善与恶两面的战士,我曾经以为这仅仅只是针对撒加一人。”

灰色的墙壁逐渐被一块又一块的佛图拼合侵染,从中走出的男人逐渐从影的位面脱离,回归光的世界。

“但是现在看来,撒加和你才是象征着双子座的两面。近于神之善,极于魔之恶。”

终于舍得出来了,加隆侧过身,正对着眼前的男人。

“善也好,恶也好,不过是人性的两面,没有人能完全消除另一面的影响。

这些粗浅的道理,难道连转世的佛陀都看不穿吗?”

手中的星旋散为星屑,加隆轻描淡写的化去沙加的话。

沙加的眼未睁开,他也不需要用眼睛去确认一个人的品性。

眼前的双子座暗星,是他少有无法定性的圣斗士。

他可以肯定,这个男人绝不属于良善之辈,但他对于冥王军的敌意也是不用怀疑的。

只是他的存在,到底对圣域是福是祸?

加隆好似看出了对方的忧虑,说道,

“我到底是个人类,成长在圣域。

只要不堕落到向冥王屈膝,那么在圣战结束前你我就有合作的理由。

我有什么目的,我是否需要被消灭,这种问题等到战斗结束后你我都还活着再讨论不迟。”

沙加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那么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沙加本是聪慧之人,加隆的话意思清楚,没有特殊目的的话他是会直接走出处女宫的。

“我也只是赌一赌,你的手上应该有我需要的东西。“

“武器吗?天秤座的老师应该给你了。“沙加皱起眉头,“我身上除了这串念珠以外,再没有其他东西了。”

“并不是武器,”加隆缓缓道,“我需要的是能安心凝神的饰品。”

“安心凝神的饰品?”沙加迟疑道,“你要那个东西干什么?”

加隆耸了耸肩,说道,

“如你所说,我可是人性之恶的化身,心生邪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种难以遏制的力量,近来总是在我的耳边低语,引导着我去做些危险不受控制的事情。”

“心魔,吗?”

“你们是这样称呼这种东西的吗?”加隆说道,“算了,那是什么不重要。

大战将至,我必须全力以赴对付冥王军。即使无法驱除也没有关系,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我希望能清静些,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怎么样,是否能提供些帮助?”

沙加久久无语,就在加隆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才从衣甲内摸出了一个小东西,扔了过来。

那是一个由细纸片折叠而成的护符,通体纯白简单的没有一丝点缀,就像孩童的玩物,一个纯粹的纸玩具。

加隆很纠结的看着沙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沙加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愿,慢慢走入处女宫的深处。

姑且,相信他一次。

两人的想法,竟出奇的相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