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双雄(六)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611字
  • 2017-05-03 22:01:44

“喂,那丫头还没醒吗?”

快要抵达水瓶宫的途中,迪斯马斯克双手抱在脑后,不爽的问道。

阿鲁迪巴将昏迷中的少女负在肩上,哼了一声。

“要不是那瓶禁酒,她怎么会这个样子?”

啧,发火的应该是本大爷才对,没想到小丫头现在也长本事了。

一想起他答应前往水瓶宫后,某位神大人立马倒下人事不省的样子,迪斯马斯克就恨不得抽自己几耳光。

每次都是这样,过早下注导致满盘皆输。

身体,好轻。

在几人前进的过程中,少女也正游走在黑暗中。

此刻的她没有对身体的控制权,只觉灵魂正在某一片未知的空间中探索。

“这个东西是什么?”

有谁在那里?

少女循着声音接近,昏暗的大殿内,远处有两人正交谈着什么。

“星楼的秘藏,我依照被封禁的书卷指示所做的酒,‘生命之酿’。”

“禁地,你这家伙......私自去那里可是大罪?!”

“非常时期,哪里还顾忌得了那么多。”

那个人是.....迪斯马斯克?

少女所见,巨蟹座犹豫了一番,还是接下了瓶子。

“要交给谁?”

“你要是不嫌弃,也可以把它喝了。”

“你有这么好心?”

“不过是睡上二十天而已,我想圣战少了你也没多少关系。”

“啧,你这话还真是伤人。”

两人互相调侃了一会儿,巨蟹座对面那黑影才认真道,

“生命之酿,把这东西给那丫头。黄金圣斗士的计划一旦实施,必然会对她的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到时这东西也能让她好过一些。”

“你倒是想的周全。”迪斯马斯克困惑的盯着银色瓶子,“会有效果吗?”

“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很诡异,据说已经超出了寻常凡物的范畴.”

黑影缓缓道,

“从被制作开始,它会记录所见到的一切,并且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性发挥效果。运气好,就能帮助使用者发挥奇效。不然......强制性剥夺使用者的意识也是有可能的。”

“好诡异的酒。”迪斯马斯克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的停下,“嗯?不对,你这么一说岂不是我们现在说的话,都被这东西给记下了?”,

“撒,谁知道呢。”黑影双手环胸,“书上说的,指不定是骗人的。”

“哦?负面效果也是骗人的?”

“也许吧。”

“喂,这可是给丫头的东西,你就不能认真一些吗?”

“我能肯定星楼的东西都是被教皇所核准过的材料,至少从效果来说不应该有不实的可能性。”

黑影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道。

“至于能否完全发挥生命之酿的效果,就看她的‘运’如何了。”

“‘运’?”

“没错,决定胜利的三种条件,力量,意志,以及......运势。”

他淡淡道,“连禁酒都无法降服的人,没资格统御吾等黄金圣斗士。”

阴暗的场景逐渐淡薄,消失。

尚来不及思考的少女失去重力的束缚,朝未知深度的深邃落下。

直到意识模糊到极限时,她的眼前,悬浮着一个银色的光晕。

“这个是......”,

她伸出手,那银色的光晕却以极快的速度避了开,却并没有逃得太远。

似乎,银色的光源在检视着自己的灵魂。

少女生出这样一种想法。

“水瓶宫,到了。”

冰河喃喃道,不过才一段时间没来,他已经对恩师守卫的宫有了陌生感。

只是,希望老师还是那个老师。

“迪斯马斯克,阿鲁迪巴,为什么要来水瓶宫?”

长廊的尽头,金色的狮子正坐在尽头,淡淡道。

“还有,为什么会带上‘她’?”

“你们要违背教皇的命令吗?”米罗从狮子的身边走出,问道。

巨蟹座和金牛座还没来得及回答,第三个声音传了出来,

“双鱼座阿布罗狄,白鸟座冰河,再加上她。三个人都来了,金牛座和巨蟹座的反叛已经可以确认了。”

修罗站在几人的身后,

“果然把意志不坚定的人安排在一起是正确的选择。”

手刀扬起,修罗的目光似乎越过了几人,朝着黑暗的深处看去。

“在你守卫的宫对你的弟子出手的确有些过分了,但你应该也能理解的,卡妙。”

“摩羯座的拳吗?”

阿鲁迪巴哼了一声,迎着摩羯座走了过去。

“金牛座阿鲁迪巴,战斗可不是光靠蛮劲就能取胜的。”

教皇厅内,他倚着宽大的座椅,并没有一丝担忧。

“智慧,也是力量的一种。”

“轰——”,

双膝重重砸碎地砖,金牛座巨大的身体动弹不得,

“腿,失去知觉了?”

“不但违背教皇的命令,还试图阻碍我们。阿鲁迪巴,你那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

米罗的指尖上,深红的光泽在跃动。

“喂,很不妙啊,我们就不能暂时撤退吗?”

迪斯马斯克寻着空隙问道,

“你看他们的样子,像是会轻易放过我们吗?”阿布罗狄哼了一声,险险的避过一道锋锐的利芒。

【与摩羯宫的棋子不同,水瓶宫的几人可都是优秀的执行者,他们可不会被几句话轻易地左右行为。】

“摩羯宫的巧胜是无法复制的,雅典娜。

你若想要通过水瓶宫,就只能凭借力量镇压他们四个。”

双鱼宫的入口处,他一脚踏碎石阶,淡淡道。

“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醒过来再说。

撒,让我见识一下女神的‘运’。”

两道刀芒横向切开大地,迪斯马斯克勉强避开,腿上还是留下了一个伤口。

啧,根本没有使用积尸气的时间。

黑玫瑰被斩为两段,阿布罗狄出现在巨蟹座身后。

黄金圣斗士两人都没办法抗衡他的手刀?阿布罗狄皱起眉头,果然只靠他们和摩羯座正面战斗还是有些太勉强了。

“Excalibur!”,

第三道刀芒斩去,两人适时的避开。

“喂,又砍偏了哦,修罗?”

迪斯马斯克此次颇为轻松的避开,于是调侃道,

与预想中的暴怒不同,摩羯座很是冷淡的收回了手刀,嘲讽的看着他们。

巨蟹座与双鱼座落地,正好靠在那巨大的身影的一边,

“喂,你们怎么都到这里来了?”阿鲁迪巴抬起头,问道。

“什么?!”阿布罗狄见冰河正在一边看护着雅典娜,金牛座难以动弹,连带着他与巨蟹座也被圣剑逼回了原处,心中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结束了。”

黑暗中,神情冷漠的男人,水瓶宫的主人慢慢显出身形。

他的双手合掌高高扬起,慢慢放下正对着几人。

在这位黄金圣斗士的身后,是一尊手持玉瓶的美丽少女像。

精致的瓶口落下,倾倒出森然的寒气。

“Aurora......Execution!”

封冻的冰山立起,停滞了他们的时间。

手掌间残存的冻气渐渐散去,卡妙再没有多看冰中的诸人一眼,转身离开。

“教皇的命令已经完成,我们回去复命吧。”

“这样就可以了吗?”米罗不太放心道,

“足够了,以水瓶座的冻气造出的冰,即使用我的拳也难以破坏。”修罗缓缓道,“接下来,只要把他们安排在......”

“嗯?”

卡妙隐隐察觉到了什么,朝冰柩的方向看去。

“怎么了?”米罗问道,

“好像还有人在我制造的冰里燃烧着小宇宙。”

“阿布罗狄还是阿鲁迪巴,或者是你的弟子和迪斯马斯克?”修罗试图看清冰中的景象,但入眼所见完全是灿烂的金色。

“不,恐怕都不是......”,

随着卡妙未能说完的话,巨大的冰柩从内里朝外一层层破碎,轰然倾泻的超低温冰屑在温暖的小宇宙照耀下,急速的蒸发。

白色的水雾中,少女慢慢站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