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双雄(三)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620字
  • 2017-04-29 22:01:20

“即使同为黄金圣斗士,你也赢不了我。”

处女座的右手五指在胸前结出一个紫色的手印,他那疲惫的身体便如被捆缚般动弹不得。

“你妨碍我们了,阿布罗狄。”

一击手刀从脑后斩了过来,剧痛开始吞没他的意志。

我已经没办法保护她了吗?

可恶......

少女蹲在他的身前,纤细的手掌抚上他的脸颊。

左眼下的泪痣在昏暗的光线下,令他的神情越加的悲伤。

双鱼座的身体已经被完全禁锢,七感尽数被夺去,却似乎仍旧沉浸于梦魇中,难以脱离。

“我们的距离如此相近,可我却始终无法读懂你的想法。”

雅典娜喃喃道,

“阿布罗狄,你在害怕什么吗?”

【如果无法保护她,那么我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残存的七感小宇宙中,弥漫着对失去的恐惧,对无力的愤怒。

以及某一种强烈的执念。

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如此在意?

我想知道,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

雅典娜伸出手,动作却猛地一顿,

【他也是黄金圣斗士的一人,一旦唤醒他,或许会被他伤害也不一定。】

童虎的话犹在耳边环绕,狮子的光速拳与天蝎的毒针似乎仍能清晰的用双眼去辨认。

那剧痛并非残存于身体,而是在心中留下一道血口。

她深吸一口气,终究是把掌心按在阿布罗狄的胸口上。

她明白以自己的力量,多少对双鱼座是有些用处的,只是消耗后会短暂的进入一段虚弱时间,到时一旦被反制.....

“我已经没有了权杖,也失去了战斗下去的意义。”

即无可失去之物,也无可畏惧之物。

温暖的小宇宙通过圣衣的胸甲导入僵直的身体中,尝试着解开封禁双鱼座力量的束缚。

阿布罗狄随之有了反应,只见他抬起头,双眸赤红一片,仿若恶鬼般瞪着面前的少女。

雅典娜一惊,但手掌仍未脱离阿布罗狄的胸口,

捆缚双鱼座的力量仍未解除,现在放手无疑会对他造成进一步伤害。

阿布罗狄变得躁动不安,小宇宙时强时弱,似一只即将脱困的野兽般蛮横的挣扎着。

“醒来吧,阿布罗狄,梦魇已经结束了。”

第七感的束缚率先被摧毁,恢复的力量先于黄金圣斗士的神智波及四周。

劲风刮擦着少女的脸颊,只是这次她没有退后的打算,执拗的向前一步,迎面抱住他的身体,

“我在这里,一直在你的身边。

所以回来吧,双鱼座。”

天秤宫的上空,一朵鲜艳的红色玫瑰成形。

教皇厅,正欲前往神殿取回盾的男人突兀的停下。

“他没有看好那个家伙吗?”

唔,这个感觉是......

喔?连她也来了,也好,省下了不少功夫。

撒加重新走回那至高的位置,安稳的坐下。

“那个丫头似乎有些不死心,你们应该明白怎么做的。

诸位——黄金圣斗士们。”

回应‘教皇’的是一个又一个金色的小宇宙。

无论圣战,还是黄金圣斗士,都不是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能够染指的,小丫头。

射手宫,一切开始之地。

“我好像记得这里。”

雅典娜的手臂放在断裂的墙壁缺口上,

仍未散尽的小宇宙,这个是艾俄洛斯的力量,另外一个是.....加隆,还是撒加?

“雅典娜大人,我们该走了。”

阿布罗狄紧随其后,提醒道。

少女点点头,那向下的廊道紧接着走来了两人。

“紫龙,冰河?!”

雅典娜欣喜的跑了过去,

“烦劳雅典娜大人担忧,我紫龙实在是——”,

“天秤座的老师告诉我们,一旦您解放了阿布罗狄的束缚,就让我们跟着您前往教皇厅。”

冰河半跪在地,恭敬的抬起头。

“我们会帮助您,找寻答案。”

“可是,我.....现在没有力量了。”

雅典娜苦涩一笑,虚弱的连双手都很难抬起来了。

“您到底在说什么?”紫龙皱起眉头,

“我们为您而战,与您的力量又有什么关系?”冰河淡淡道。

她短暂的错愕,然后很快的恢复过来,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那么,我们走吧,时间.....不多了。”

阿布罗狄等候在一边,他半蹲下身。

少女已经有些明白他的意思,双鱼座大概是打算抱着她走过通向摩羯宫的石阶长廊。

不过——,

她摇了摇头,径直绕过了双鱼座,一步一步走向粗糙的石阶。

“我要自己走这段路,这里......毕竟是十二宫,是我的家。”

紫龙与冰河对视一眼,随后征询了一下阿布罗狄的意见,后者也只是摇了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好主意,

三人无奈跟上,雅典娜的年纪尚小,以前也没有走过多少路,此次更是缓慢非常,费了小半天时间才走了一半的路。

只是,没有停下。

黄道十二宫,摩羯宫。

“她快要到了。”

“哦呀,就算是个小丫头,也是会发脾气的嘛。”

“无须担心,她已经没有力量了。”

摩羯宫的门前,四人的影子浮现。

雅典娜无力的停下,大口的呼吸着。

“雅典娜大人,站着动一动会好受些,不能坐下。”

阿布罗狄提着她的手臂,提醒道。

“我知道了。”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站着比坐着好,但少女还是下意识的选择去相信双鱼座。

另一边,紫龙与冰河已经率先突入了摩羯宫。

“铛——”,

坚固的碰撞声传了出来,阿布罗狄眉头一皱,抱着雅典娜便跟着冲了进去。

那是黑暗的环境,纵使是目力过人的黄金圣斗士也很难看的清楚。

前方,紫龙与冰河坐在地上,看起来倒没受什么伤。

“唔。”

紫龙摇了摇头,感觉头有些晕,另一边冰河也差不多。

“好像刚才撞上了什么?”

“不对,前面根本没有东西。”

紫龙肯定道,单拳朝前重重一辉,一道青色的龙影呼啸而出。

青色的龙影消失于尽头,但很快就原路冲了回来。

“雅典娜大人,请让开。”

冰河先一步挡在了少女与双鱼座身前,

“Diamonddust(钻石星辰拳)!”

龙形劲被尽数封冻碎裂,冰河忌惮的盯着前方,

“确实有什么挡在那里。”

“你们退开,我来试试。”

阿布罗狄走上前,双手换上了黑玫瑰,

“不管是什么都给我粉碎,PiranhanRose(食人鱼玫瑰)!”

尖锐的黑玫瑰钉刺纷舞,没有发出一丝异响,就在几人认为成功的刹那,黑色的花沿着原有的轨道突刺而回,重创阿布罗狄的身体。

“唔——”,阿布罗狄跪倒在地,不甘道,“CrystalWall(水晶墙)?!”

冰河不解的朝紫龙看去,后者在惊疑一声后才解释道,

“我记得这个招数应该是......”,

“白羊座,穆。”雅典娜蹒跚的走上前,“你在这里,对吗?”

摩羯宫安静如初,并没有一丝回应,那死寂的气氛好似从未存在过他们以外的生命。

“阿布罗狄,请再试一次。”

少女走到双鱼座的身边,请求道。

阿布罗狄点了点头,再取出黑玫瑰的刹那,被少女止住动作。

她跪坐下来,双手合抱住阿布罗狄的手掌,锋锐的黑玫瑰上渐渐有了一丝淡淡的金色。

“去吧,PiranhanRose(食人鱼玫瑰)!”

仅有一只黑色的玫瑰,径直消失于前方。

在一声剧烈的碰撞声中,眼前的一切仿佛玻璃般轰然破碎。

金色的身影终于在他们眼前,只是——

紫龙慎重道,“没想到......”,

“黄金圣斗士三人?”冰河忌惮道。

三人之中,为首的男人缓缓睁开眼,往昔温和的脸上一片漠然。

“为什么还要回来,雅典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