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惊变(六)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287字
  • 2017-04-24 14:30:35

【现在双子*宫里的恐怕不止是那两个青铜圣斗士,你过去大概就正面撞上他了吧。】

“黄金圣斗士?”

【没把握就留下,毕竟让你去和他战斗确实有些勉强了。只是——】

“只是?”

【和他战斗过后你应该就能找到答案了,关于如何控制你体内的第七种感觉。】

鲜红的玫瑰花瓣铺满了双子*宫的地面,一辉不得不维持着圣衣上的炎力,方才一不小心吸入了一点花的香气,眼下气力就衰弱了许多。

炎是花的克星,使用凤翼天翔的话一次性就能清除眼前的阻碍,一辉如此想着,却发现那终究不过是拟想。

无他,他的小宇宙被对面的黄金圣斗士完全压制住了。

为什么?

明明同时第七感的层次,为什么我的炎不如他手中的玫瑰?

“你在看哪里?”

串联在一起的光之粒子束以阿布罗狄的拳为中心,呈枝状散开撕开火焰的防御,重重打在了一辉的身体上。

双鱼座·光速拳。

凤凰座被高高的抛飞了出去,在落下的瞬间正对上那对平静却充斥着杀意的眸,

他能够很清楚的明白杀意的来源。

不会让你们伤害雅典娜。

黑色的玫瑰钉穿凤凰座圣衣,带出鲜红的血,溅在皇家魔宫玫瑰的花瓣上,将之滋养的越加娇艳。

“你的圣衣已经没用了,凤凰座。”

阿布罗狄扬起黑玫瑰,正对半跪在地的一辉,

“现在,从那里让开。”

【你在害怕对吗?】

啊,确实我从哈迪斯的手中活了下来,但是那种恐惧仍未散去。

【即使你能在短暂的瞬间将小宇宙提升到七感的层次,但紧随而至的恐惧会不断地侵蚀你的力量。】

“你仍旧不打算退后吗?”

阿布罗狄哼了一声,三朵食人鱼玫瑰呈品字形飞出,

我的身体啊,给我好好记住,在战斗中被恐惧侵蚀是会有怎样的代价。

一辉伸出双手拦在身前,此刻已经沉浸于冥王那一击的回忆中,

没错,就是这种无力感,近乎死的意义。

“哧——”,

凤凰座圣衣龟裂,碎散为无数片落下,一辉上身的便服裂开,显出几道猩红的口子。

“痛感正在远离,是刚才那些红玫瑰的效果吗?”

一辉撤下防御的手臂,活动了一番手指,却发现动作已经不怎么顺畅了,

“明白的话就闪开,不然——会死的。”

阿布罗狄一步步走上前,淡淡道。

“这样可不行,我说过不会让任何人通过双子*宫的。”

“连圣衣都没有的你,怎么阻止我?”

一辉渐觉自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但战意却还没有消失,五感逐步弱化的同时,第七感反而变得敏锐。

原来如此,这就是那家伙所说的方法。

“圣衣,你是指这个吗?”

一辉跪坐的位置,火海呈圆形扩散骤生,将红玫瑰铺就的地廊整个拖了进去,那炙热的高温即使隔着老远都在威慑着双鱼座。

但更令阿布罗狄惊疑的是,那沐浴火海的男人身上,重新披挂的崭新圣衣。

“我确实听说过八十八件圣衣中,有一件圣衣拥有连黄金圣衣都不曾有的自我修复能力。”

阿布罗狄缓缓道,

“原来如此,没想到亲眼见到的比传闻还要夸张。”

只是,任何威胁雅典娜安全的人,纵然是黄金圣斗士我也不会留手。

力量已经逐渐稳定下来,一辉感觉此刻的自己应该多了不少胜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重。

阿布罗狄收起了黑玫瑰,脚边的红玫瑰也逐渐枯萎,为火焰吞噬。

但双鱼座却没有一点在意的样子,而是顺势取出一朵白玫瑰。

一辉心中的警戒提升到最大,他的本能再重复提醒着,绝对不能被那朵白玫瑰击中。

会死的。

“连血腥玫瑰都拿出来了吗,阿布罗狄。”

双子*宫里,一个男人突兀的站在两人之间,那摩擦空气产生的强烈不协调感,顺势切断逐渐高攀的战斗气氛。

“你那副样子太过丢人了,双鱼座。”他侧过身,站在了一辉身前。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修罗?”阿布罗狄凝眉问道,

“这个问题也是我们要问你的,阿布罗狄。”

墙壁幻化,从那并不存在的空间里走出另一位黄金圣斗士,“你要违抗教皇的意志吗?”

“摩羯座修罗,处女座沙加。”阿布罗狄深吸一口气,

“原来如此,你们都到了这里,说明计划已经差不多快完成了吧。

你们,想将雅典娜怎么样?”

“处女座,摩羯座,竟然有黄金圣斗士两人拦阻在这里。”紫龙不甘的站起身,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身为黄金圣斗士的你们要阻止我们?”

“那个教皇是假的,雅典娜有危险,到底要我们说多少遍你们才会明白?!”

冰河蹒跚着走来,说道。

“区区青铜圣斗士,竟然妄图质疑教皇的身份。”修罗冷哼了一声,横架起手臂。

“修罗,住手。”沙加率先走上前,“圣战在即,圣斗士不能出现无意义的伤亡,这里还是交给我比较好。”

深渊般的小宇宙静静的把整个双子*宫包裹了进去,仿佛顷刻间就能将之摧毁。

“没想到号称最接近神的男人,也无法明辨是非。”阿布罗狄叹息道,

“很遗憾,在我看来......教皇的命令需要优先执行。”

=========================================

直到圣域的子民全数迁移完成,白羊宫一侧的‘门’与初时相比,已经小了不止一倍。

在确认没有人遗漏后,十余位黄金圣斗士就散去了大半,或许是回到自己的宫守卫了,或许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但没有一人有亲近女神的想法。

失去力量的维持,巨大化的‘门’逐渐缩小,最终化为不过掌心大小的十二面体黄金块。

“穆,这个要带回去吗?”阿鲁迪巴问道,

“没错,你也和我一起走吧。”穆有些担忧的朝高柱上的少女看去,在叹息一声后还是说道。

“啊,好。”阿鲁迪巴摇了摇头,也跟着穆离开。

他们都走了吗?

雅典娜跪在高柱上,两天的神力消耗,现在的她不要说下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只是要让他们帮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金属磕碰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少女挪过身子,便见留下来的天蝎座朝她扬了扬手。

“雅典娜大人,让我帮帮你吧。”

“?”

天蝎座扬起食指,猩红的针轨打入高柱里,很快把石制的材料一节节粉碎。

“哇啊——”,

雅典娜几乎是跌了下来,险之又险的落在一块断岩上,全身酸痛不已。

“撒,站起来,雅典娜大人。”

米罗迎面走来,没有光的世界里,他的脸上阴沉一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