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七感(二)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923字
  • 2017-04-17 14:30:18

“哈根,快一些!”

仙宫中,金发披肩的可人少女轻手轻脚的行走在幽暗的走道里,朝不远处的神斗士招了招手。

“弗莱娅,你到底要去哪里?”

哈根犹豫着问道,作为神斗士首要的职责便是护卫仙宫的安全,要是眼前这个不是他的青梅竹马,想必他也不会放任对方到这种地方。

“去宝库喔。”

弗莱娅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小声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哈根,全然没有顾忌对方越加震惊的神情。

“弗莱娅,你知道那个地方是希路达大人才能自由进出的禁地,你怎么能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去?!”

“安心了,我去那里又不是去拿什么东西,只是为了看一幅画,看完了我就马上离开。”

“只是为了一幅画?”

哈根犹豫道,

“弗莱娅,你要是喜欢画我可以去其他地方帮你找些回来。宝库,我们就别去好吗?万一被希路达大人发现,你会被责罚的。”

“不要,那副是姐姐画的,你无论去什么地方都不可能找回第二幅。”

弗莱娅很肯定道,

“既然是希路达大人画的,你想要看的话去找她不就行了吗?”

“姐姐是不会让我看的。”

“为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哎呀,你到底帮不帮我?”

哈根几度挣扎,最终在得到弗莱娅的保证后,才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可惜到了宝库外,哈根却说什么也不愿进去了,并执意留下来为少女把风。

弗莱娅软磨硬泡了一番,见对方确实是不会跟她一起进去了,也就不在逼迫他了。

今天可一定要看到那副画。弗莱娅暗暗给自己打气,从怀中取出从姐姐那里偷来的钥匙,小心的打开了宝库的门。

三人高的大门里,并非是如名字一般,库房似的脏乱空间,相反华丽程度堪比精心修饰的大殿,内里灯火光珠一应具备,白色地砖金色墙壁,一座座琉璃台座上摆放着一件又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品。

然而弗莱娅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自小在仙宫长大的她也看过不少珍品了,小时候还有些兴趣,等大了些也就看腻了。

这次过来只是为了那副画,仅此而已。

她四下寻找着,记忆中姐姐应该是把它放在了这里才对。

那个完美的似神一般的姐姐,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特意腾出时间在仙宫以外的事情上?

明明比以前更加成熟稳重的仙宫之主,心中却仿佛有了更深的阴霾一般,这种不安刺激着弗莱娅前来一探究竟。

走了几十步,弗莱娅眼前一亮,终于有了一些发现。

那是几幅随意摆放的方形纸板,依照弗莱娅对姐姐的了解,她一般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毫不起眼的地方,并和其他类似的东西堆在一处。

弗莱娅小心的凑近纸板,一个又一个揭开纸板上的幕布。

一个,两个,在接连查看了好几个纸板却没有什么发现以后,弗莱娅有些失望,难道是我猜错了?

随意的将腿边纸板拿了起来,她轻轻一揭幕布,

“嗯?!”

那是一副散发着柔色光晕的森林景致,以繁盛的枝叶绿荫为背景,一对男女侧靠在一处。

银色连身鱼尾拖地裙衬出女子窈窕的身段,她的容貌看不真切,白纱手套裹住的双手正抱着一蓬艳丽的玫瑰,坐在木椅上倚着男人的腰间。

虽然脸上几乎空白,弗莱娅却能凭着那身形猜出女子的身份,

即使没有绘出她的神情,那时的她也一定是非常的幸福,快乐。

姐姐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所以能让她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的男人到底是......

她的目光缓缓向上,男人一身黑色礼装,健硕的身体明显受到过及其严格的训练,第一时间便让她想起仙宫的神斗士们,想来他也是一个战士。

他的脸上与姐姐一般空白一片,可仅凭动作与气质,便能想象到他那极其不耐的躁动,大抵是不太习惯那拘束的衣装。

弗莱娅仔细想了一会儿,在自己认识的人中好像并没有与他相似的人。

他是谁?

这幅画到底记述的是真实,还是幻想。

未完成的画作似是由一些残存的片段拼合而成,弗莱娅并不精通作画,但也能感觉到这幅画已经不可能有完成的一天了。

失落的片段,记述着曾经的虚幻吗?

忽然想见一见这个男人了呢?

========================

光耀夺目的粒子束横贯长廊,加隆的手臂停下动作时,腾跃至眼前的青色龙影已被撕裂为数十快碎片,冻气凝结的洪流也在炽热的拳风中灼烧殆尽。

在紫龙与冰河看来,他们才刚发起攻击,意欲先发制人,但当招数脱手后天地便倒转了过来,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壳上。

背脊处的骨骼仿佛在震颤着悲鸣,血肉也似是翻搅在了一块,两人强撑着爬起身来时,见加隆仍站在原地,一步都不曾动过。

“咳,这就是......黄金圣斗士的力量之源,第七感?”

冰河吐出一口血沫,视野中已经有了重影,缓缓说道。

“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第六感,没想到除了这六种以外还有第七种感觉。”

紫龙双手撑住地面,艰难的喘了口气,只觉肺部一阵抽搐,呼吸都变得艰难。

“为什么,老师从没有说过这些?”

“当然是因为你们太过无能的关系。”

加隆缓缓道,伸出食指打出一道弧光,那看似轻巧的一击瞬时把两人击飞了出去,同时剥去了他们的圣衣。

青色与白色的圣衣脱离了两人的身体,组合成天龙与白鸟的原型,对两人的小宇宙再没有呼应的意思。

“怎么回事,我的圣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整个人都被打入石阶里的紫龙抬起头,满是迷茫道。

“力量会屈服于更强的力量,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加隆一步步走上前,见两人仍有挣扎的迹象,不满道,

“直到现在还没有放弃那种幼稚的想法,真是不成熟的表现。也好,就让你们更清楚的了解我们之间的差距。”

他微微沉肩,这姿态对于冰河与紫龙而言,已经与痛苦等价。

“对于黄金圣斗士而言,每个人的光速拳都有自己的特点。冰河,以前对敌人采用的手段比较粗糙,其实艾欧里亚的光速拳本不是我常用的类型。

念及我们之间那一丁点的战友之情,我就让你轻松些死去吧,用这另一种光速拳。”

仅一发的光轨在冰河反应过来之前,就穿透了他的身体,让他再一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冰河,你怎么了?!”

紫龙爬了过去,见冰河抽搐着身体,却动也动不了的样子,呼唤道。

“别急,很快你就能体会他的痛苦了,如果你还有触觉的话。”

光轨点中紫龙的眉心,带去了所有的光彩。

“看......看不见了?!”

“这次是视觉吗?”加隆皱起眉头,“果然做这种细腻的活儿,还有些不太熟练啊。”

话音未落,第三击,第四击已经打出,再次嵌入大地的两位青铜圣斗士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

“对于黄金圣斗士而言,一次性剥夺三种以上的感觉都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像你们这种程度的青铜,恐怕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听觉,嗅觉,触觉,味觉,视觉,一旦完全夺去这些,仅凭一点残存的第六感你们是无法生存的。

毕竟,体悟到生命的力量——第七感这种事情对于你们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

加隆的手臂扬起,当其落下时,紫龙与冰河已经没有了一丝反应。

“现在,你们大概也听不到我的话了。”

【好强......这就是.......黄金圣斗士的力量,吾师卡妙呦,看来以往您都没有认真与我对战过呢,抱歉一直以为都对此非常介意,我看来并不值得你使出那种程度的奥义......】

【没办法在见到老师了吗?雅典娜大人,抱歉......我紫龙看来到此为止了.......】

“哦呀呀,只是对两个青铜圣斗士罢了,你用得着打到这种程度吗?”

紧追而来的迪斯马斯克见到几乎被完全破坏的廊阶也是吓了一跳,

“眼睛的颜色,你这家伙该不会把他们的五感都一一夺走了吧?

真是可怕的男人。”

迪斯马斯克的话并没有得到回答,加隆依旧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一会儿后,确认两个人都没有爬起来的力气后,才转身离开。

“他们已经没用了,迪斯马斯克。

别让那个小女孩见到他们,找个地方处理掉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