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黄金的归处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169字
  • 2017-05-14 22:25:20

北欧的夜,比起圣域的夜要平静许多。

虽然冷了一些,却不用担心冥斗士的侵袭,如北欧的神斗士所说,这里暂时是冥王触及不到的地方。

不过此时此刻,星矢却完全没有入睡的欲望。

“搞什么嘛,那个家伙!”

他紧捏着拳头,指缝之中溢出点点血渍。

明明我都战斗过这么多次了,为什么不能回圣域?

年纪小?!

冥斗士们打起来可从没有计较过我的年纪,为什么圣域的黄金圣斗士却要挑挑拣拣?

想来想去,星矢一时心浮气躁,没有丁点睡意,悄悄爬起身瞥了眼熟睡中的一辉与瞬,便朝外摸了出去。

刺骨的冷风迎面刮来,外面的环境比屋子里当然要糟糕许多,但星矢却觉得舒服不少,或许是因为没有了拘束的缘故。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的小螺,那是从冥斗士手里得到的战利品,能够有效地屏蔽自身的小宇宙一定时间,当然使用时无法战斗了,也不能发出太大的响动。

还是去找点乐子吧。

他有些顽皮的一笑,青涩的脸上慢慢有了符合年龄的神采。

几个跳跃间,他利用过人的能力跨过了好几处山头,与想象中的不同,周围都有些士兵守卫,看来如北欧的‘女王’所说,圣域的民众们所居住的地方确实很安全。

绕开守卫,他来到一处高木上。

封冻的树林仍旧有些绿色,但生命力非常淡薄,也许来年春天就会冻死也不一定。

星矢站在树顶上,一时有些唏嘘。

缓过神来,他见到一个人影走来。

冰河?

他怎么在这里?

星矢一跃而下,利用那黑色小螺掩饰自己的踪迹。

“没有人,是我看错了吗?”

枝叶间沙沙响动,冰河仔细查看了一番,才放弃搜索返程而去。

星矢暗忖战友表现如此奇怪,该不会是有什么秘密,于是悄悄跟上。

冰河顺着冰道一路上行,直到停在两座冰山之前,便停下站在那里,看似是在守卫着什么。

星矢徐徐绕到另一边,抓握住冰岩攀爬而上,固定好自己的位置,确认自己不会被冰河发现,于是探出头去朝冰峰下看去。

金色的獠牙闪耀,似乎有极高的温度在炙烤着他的眼睛。

这种力量,不断敲打着他的心脏。

不会错,这个是黄金圣斗士才能使用的战斗技巧!

“光速拳。”

燃起的篝火旁,加隆收回拳头,对不远处的奥路菲说道,

“使用这个招数,需要一定的小宇宙基础,也就是——第七感。但要发挥它的威力,同样需要匹配力量的身体素质,在光速战斗中,过于鲁莽的动作会对身体造成严重的破坏,这也是黄金圣衣存在的价值之一。”

加隆似乎在向奥路菲教授着什么,说道,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关于黄金圣斗士的一些基本技巧了,你都记住了吗?”

奥路菲点了点头,这一幕在星矢看来真有些不是滋味。

即使是同样被留下来,奥路菲却能被授予这种高等级的技巧,而自己却——

加隆见奥路菲将技巧性的东西吸收的差不多了,便坐下来挑起枯枝烤起火来。

“加隆.......你为什么不自己教他呢?”

奥路菲走过来,

“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把星矢也留下来,但应该不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你......似乎很看重他?”

天马座的耳朵动了动,渐渐从失落中回过神,看重我?

那种家伙?!

怎么可能~

“我可没有闲工夫做小孩子的保姆,这种事情还是你来干比较合适。”

加隆撇了撇嘴,枕着双手睡在冰冷的地面上,

他侧过头,见奥路菲还是一副寡言少语的样子,于是戏谑道,

“真不知道你家的那位是怎么看上你的,难怪这几天她都不理你。”

奥路菲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想出什么反驳的话。

“好了,开个玩笑而已。”

加隆兴致缺缺道,戏弄老实人就是很无聊。

冰冷的冻风刮擦在冰壁上,带出丝丝噪音,却让两人少有的心静下来。

“我啊,在很久很久以前听过一个传说。”

奥路菲扬起眉头,安静的坐在加隆的身边,

“据说在八十八件圣衣之中,有凌驾于青铜、白银、黄金的特殊存在。那是能够直接威胁神明的圣衣至高形态,神话时代唯一击伤过冥王肉身的家伙。”

“比黄金圣衣还要强大?”奥路菲眉关紧锁,“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忘了。”

加隆很不负责任的耸了耸肩,

“说真的,我可是一点都不相信,像那种小鬼竟然能驾驭的了那种圣衣。”

“......”,

奥路菲的神情僵直,愕然道,

“天马座圣衣?!”

冰峰上,星矢按住胸口,胸腔里的脏器几乎要炸裂开来。

我.......天马座的圣衣.......到底.......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他毕竟是圣域的希望。”

加隆淡淡道,

“我有试探过他的力量,可惜并未表现出如我预想般的潜力,大抵是年纪太小,身体还没有完全成长开的缘故。

这样的他,拉上战场也只是徒添伤亡。”

说到这里,他有些失望的站起身,

“算了,这次回去谁都不知道最后会怎样,留一个希望总好过全军覆没。”

“圣战的局势,已经到了那般境况吗?”

奥路菲严肃道,却没有得到加隆的正面回答。

“这几天,我会陆续将其他的一些东西教给你,以后就由你作为他的老师教授他,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战士。”

加隆缓缓道,

“黄金的技巧对他的身体还是会造成过于沉重的负担,希望你慎重考虑合适的机会。

另外,关于黄金圣衣。”

加隆顿了一顿,斟酌着道,

“我会说服教皇在合适的时机送过来,带上那位大人一起。”

奥路菲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冷气,却不是因为激动。

加隆的话他已经有些明白了,如果圣战失败.......十二宫会将残存的圣衣以及雅典娜大人送过来,相对应的......那时候圣域恐怕就完全沦陷了。

原来已经再无法观赏十二宫的美景了,奥路菲苦涩想到。

“我不相信传说,但相信奇迹。如果这种东西无法通过我们的双手创造,那就拜托给你了。天琴座白银圣斗士,奥路菲。”

加隆的大手拍在那白银的肩铠上,紧盯着奥路菲,

“届时请一定要唤醒神圣衣,为雅典娜培养......最强的战士!”

“白银圣斗士奥路菲,谨遵您的命令。”

=============================================

几天很快过去,晨间的宫殿迎来少许光明,

华丽而庄严的大厅内,捷克弗里德守卫在希路达身边。

北欧的王女此刻正手持着一根羽毛笔,在一堆纸页上书写着,丝毫看不出疲倦与不耐。

“大人。”

捷克弗里德艰难的开口,见希路达没有反应便稍稍加强了一点语气,

“希路达大人。”

羽毛笔的笔尖脱离纸面,素白的纤指将之放在了一边。

希路达停下了动作,很明显是在等待捷克弗里德接下来的话。

“今天,圣域的战士就要走了,我们......是否应该去送送他们?”

“......”,

希路达若有所思的看向面前的小窗,越过银白的窗沿,她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广阔的雪景。

“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情再说吧。”

“是。”

雪野上,加隆一个人向前走着,

“喂,那么想见她的话,就留下来啊。”

山石上,少年蹲在高处,俯瞰着加隆。

加隆看了星矢一眼,也没有斥责的意思,自顾自的继续向前走去。

星矢不满的撇了撇嘴,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加隆,圣斗士......除了效忠雅典娜,就不能有其他的想法吗?”

“你的老师没教过你吗,我们毕生的战斗都是为了保护雅典娜大人。”

“可是为什么奥路菲就能和尤莉迪丝小姐在一起啊?”

“所以他被驱逐出圣域了。”

“嘶,原来是这样......”

星矢脚步一顿,随即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几步跑上前越过加隆,停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喊道。

“我决定了,以后要做个自由的圣斗士,绝不会被规矩束缚。

虽然穿上了圣衣就代表成为了雅典娜的战士,可我才不要整个人卖给她!”

少年青涩的语气与冲动,令加隆有些好笑,

“那你可要好好记住自己的话。”

“喂,你都不相信的样子啊!”

“等过个十几年,再来谈这个吧。”加隆伸出双手,

“或许再过一阵子你就会发现,人的双手.......也就只能抓握住一两件东西,慢慢的总要学会放弃一些,哪怕是很重要的东西。”

见少年一副愣愣的样子,加隆屈指一弹,击中少年的额头,

“等你长大就知道了,不是所有你喜欢的,都能紧握在手掌之中。”

“啧,我才不会变得和你一样!“,星矢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哼哼道,

“啊,我很期待。”加隆感慨道,眼神慢慢收敛,那一瞬的玩闹之色消失无踪,转化为坚定的战意。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星矢犹豫道,

“要回圣域了吗?”

“说什么呢,傻瓜。”

加隆摇了摇头,朝着雪夜的尽头进发,

“黄金圣斗士的归处,是死斗之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