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归来(二)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894字
  • 2017-05-14 22:24:14

“摩羯座·修罗求见教皇,烦劳通报。”

冗长的石阶下,通过十二宫的修罗止步于此,朝教皇厅外的守卫大声说道。

“......”,

阿布罗狄倚靠着高门边的墙壁,睁开眼淡淡的扫了眼修罗,又闭了起来静静休憩。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告知史昂大人,阿布罗狄!”

修罗的手背上青筋鼓胀,一字一句道。

“教皇有令,今天不见任何人。”阿布罗狄缓缓道,便再也没了动作。

“我想知道......”修罗扬起手臂,五指化刃,做出攻击态势,“那是教皇大人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一朵红玫瑰钉在石阶上,止住了修罗前进的动作,阿布罗狄取下嘴角咬着的黑玫瑰,

“下一次,就不是皇家魔宫玫瑰了。”

修罗冷哼一声,全然没有放弃的打算。

“是谁在外面吵闹?!”

饱含震怒的声音从教皇厅内传出,令两位黄金圣斗士同时停下动作。

“打搅您休息真是万分抱歉,教皇大人。”,摩羯座低下头,“可是我修罗有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是为了冥王小宇宙的异变,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可是?!”,

教皇厅里渗透出深沉的小宇宙,全数压在摩羯座的肩上,即使没有见到本人,修罗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愤怒。

叹了一口气,修罗缓缓道,

“修罗明白了,我这就回摩羯宫守卫。”

修罗转身快步离开,阿布罗狄则收回黑玫瑰,接着休憩起来。

至于教皇厅内,史昂轻轻揉动着眉角,一副疲惫的样子。

哈迪斯城的变化,他多少猜到了一些。正因为清楚那个家伙的性子,所以他不打算贸贸然去干扰对方的计划。

只是,无论事态向哪个方向发展,有一件事情已经可以确定了。

“老友,你也要离开了吗?”

华丽的长剑悬停在黑色的胸甲前,两只手指紧掐在剑尖的位置,手指的主人......拥有黄金瞳孔的高贵男子淡淡道,

“你想做什么,傀儡?”

“睡神,修普诺斯。”,维伊倒也没有因为对方的忽然出现而感到惊讶,“你们回来的时间比我预想的要早了很多。”

说着,他竟然欺身上前,拉近了与睡神的距离,直到能看清楚对方的每一个表情变化为止,

“原来如此,终归是不太放心,却又无法迅速从天界脱身,所以使用了分身来处理哈迪斯城的事情。”

“即使是分身,神也不是区区凡人能够抗衡的。”修普诺斯淡淡道,“塔纳托斯,好像有几只老鼠跑出去了。”

“我看的到,不用你来提醒我。”

银瞳的男子穿着简单的黑色衣装,以常人的步调却又快过战士许多的速度走了出去,

“我现在就追上去,这里就交给你了。”

回应塔纳托斯的,是一声剧烈的碰撞,

几缕黑色的发丝飘落,维伊已经取回冥王的长剑,依旧完好的站在原地。

“嘶——”,

修普诺斯左肩上布料染为红色,他皱了皱眉,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不适应受伤的状态。

即使是经历了多次圣战,能够让他受伤的状况也是屈指可数。

不过到底是个分身,受伤也好,毁了也好,无关紧要。

“做的不错,凡人,你比我预想的要强一点。”

“你也一样,修普诺斯。”维伊扬起长剑,遥指睡神,“我以为刚才可以砍下你一条胳膊的,闪的不错。”

倘若塔纳托斯在此,恐怕会因此发怒进而展开疯狂的攻击。但修普诺斯不一样,他的神色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掌心朝上浮现一枚旋转的卡片,

“吾主的力量已经把你的身体啃噬的支离破碎了,傀儡。

现在你应该很痛苦,我来让你好过一些吧,用这永眠之力。”

剑芒斩过,将修普诺斯掌心上的卡片一分为二,那霸道的剑风甚至在修普诺斯的脸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

“不劳费心,修普诺斯。”维伊缓缓道,“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有些事没做完。在那之前,我不会死的。”

左手轻抚过脸上的伤口,修普诺斯的眼中渗出幽冷的光芒。

“杀意,愤怒?想要置我于死地?”维伊笑了笑,“即使是脾气比较好的睡神大人,也会露出如此凶恶的表情,真是出人意料。”

下一刻,维伊的指尖擦过长剑的剑脊,

“不过怎样都好,给我站在那里不要乱动。

在我体内的哈迪斯之力还没有完全用光前,你这区区一个分身,可奈何不了我。”

维伊反持长剑,将之狠狠钉入地板,

“在主人的面前,下仆就该有下仆的样子。”

汹涌的冥王之力铺散开,充斥着浮板的各处,竟让修普诺斯有一种想要拜伏的错觉?!

“明明只是个窃取吾主之力的傀儡,竟然敢......”

修普诺斯双眸睁大,

“你要做什么,凡人?!”

睡神的视野中,那个嚣张的凡人已经摸上了脖子上的黑棺与五芒星挂饰。

虽然明白以凡人之身无法对那位大人的灵魂与身体造成什么伤害,虽然明白一旦这两样东西脱离那个凡人的身体,冥王之力将在瞬间消失无踪。

但是作为冥王的亲信,修普诺斯无法对这种亵渎神明的行为不予理会,

残存的冥王之力以维伊为中心聚合为一点,而后全数倾压在修普诺斯的身体上,令他一动也不能动。

“我说过了,给我站在那里好好看着。”

黑色的剑芒穿透浮板,斩向维伊身边的两尊神冥衣,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它们劈碎了一般!

想要用哈迪斯大人的剑粉碎我的冥衣?修普诺斯冷笑一声,以凡人的智慧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冥王的长剑毋庸置疑能够破开神冥衣的外壳,即使斩碎了也不奇怪。

但那是建立在使用者是哈迪斯大人的基础上,区区一个凡人,贸然挥动那神器几次就如此不堪,更进一步发挥它的力量,下一秒被剑吸干也不奇怪!

维伊似乎猜到了修普诺斯的想法,手腕一扭,那黑色的剑芒便绕开了神冥衣,朝一边的巨大根茎斩去。

“什么?!”惊讶过后是巨大的愤怒,修普诺斯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竟然......”,

那粗*大的根须颤动翻腾,似乎发出了如野兽般的哀嚎,剑芒沿着那些根须延伸下去,将沿途中的黑色巨茧接连破坏,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五十个......

“这样,你们近些天所做的一切就皆为泡影了。虽然我无法一次杀光所用的冥斗士,但受到这种伤害后不要说提升实力,便是回到原本的水准也是个问题。”

维伊淡淡笑道,

“圣战,果然还是要公平些才好。”

直至铺满地板的藤须全数蒸发殆尽,维伊拔起黑色的长剑,轻轻一划削断了脖颈上的挂链,将那黑棺与五芒星握在手中。

“替我转告冥王,一切不会如他所想的那般简单。圣域的战士,会替北欧,替这片大地上逝去的生命讨回一个公道!”

黑色的长剑钉在修普诺斯的脚边,剑柄上挂着那黑棺与挂饰。

明镜般的剑身上,映出修普诺斯铁青的脸。

在他的面前,那个愚弄了他的凡人已化为点点荧光,消失无踪。

浓厚的黑雾笼罩的夜空上,一点明星坠落。

苍老的星星总会逝去,那残余的能量会成为养育新生命的温床,诞生出新的星之种......

“真可惜,还差一点点,就让你们逃走了。”

死神的阴影笼罩住加隆与捷克弗里德所在的地域,

并未着装冥衣的塔纳托斯即使是用一个非常普通的姿态,依旧带给他们非常危险的感觉,

“撒,放弃挣扎吧,这样我会让你们死的轻松些。”

黑色的夜景凝固,转化,异变为另类的场景。

“所以我才讨厌人类啊,这种挣扎的丑态。”塔纳托斯轻哼了一声,朝加隆看去。

空间操纵吗?捷克弗里德也看向加隆,但后者只是摇了摇头,示意没有进行任何攻击。

诶?那这到底是......

风雪铺盖下来,掩住大半视野,塔纳托斯的神情不复轻松,事实上他也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有什么比较麻烦的力量介入了,是谁?

塔纳托斯的目光从加隆的身上渐渐偏移,直到——

肩上一轻,那白裙的少女落下地面,冰玉般的眸子紧锁住死神的分身,

风雪之中,巨大的神像虚影覆盖住少女的周身,发出嘶哑的怒吼,

“神枪——冈格尼尔!”

光枪投射,贯穿死神的身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