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开战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384字
  • 2017-05-14 22:22:36

单薄的光幕中,一只金色的高靴踩在地上。

身披甲胄的男人从虚幻的门里走了出来,抬起头来观察着周围。

视野一片漆黑,凭借他过人的视力也只能看到约莫三四米远,这还是在有光源的情况下。

对了,我记得......当时......

“欢迎回到现实,雅典娜的圣斗士。”

平淡的,几乎是没有任何波动的苍老男声从他的身后传来,似是一把钢锥刮过了背脊,令他下意识的戒备起来。

“呼~呼”,

一盏又一盏火光点亮,一路延展着视野里的景色。

这是一个建在半空,比一般的房间还要大上十数倍的圆形平台。

厚重的黑雾浮动,遮掩住平台下的景色。光洁的大理石地砖上,刻满了黑色的文字,不时闪烁一点光芒,仿佛蕴藏着庞大的力量。

但这些都不是加隆所关心的,他转过身,平视着前方。

华贵的铠甲在吸收了火光后,反射出冰冷的黑色光华。

三对黑翼张开,约莫二十岁的年轻男人坐在圆台的中央位置,仿佛夜的主人般,司掌着一切。

“老实说,我没有想到你能回来,圣斗士。“

与他的相貌不符的是声音,苍老,沉稳,睿智,并且......如此熟悉。

“我该怎么称呼你,”加隆开口道,“北欧的贤者,梦界的神父,或者......冥王——哈迪斯?”

维伊的眼中没有多少波动,视线从加隆的身上偏移开,最后停留在圣斗士的肩上,那里担负着一个昏睡的女人。

“她从前称呼我为,老师。”

这个家伙还有自己的意识?加隆一惊,那旺盛的斗意逐渐的平息下来。

“我要感谢你,双子座。

是你把她从梦界带了回来。”

维伊伸出手,加隆的脚边立时多出了一床柔软舒适的毯子。

加隆会意,轻轻的把希路达放在了展开的羊绒毯上,

“带回她的是你,不是我。

你明明有打开梦界的力量,却选择在一边观望。

操纵他人的命运就那么让你愉悦吗,大贤者?”

“你对我有诸多不满呢,”维伊的视线稍稍下移,停在了加隆那染血的手掌上,“可是如果我不在那一刻扭断你的指头,恐怕现在该遗憾的就是你了。”

加隆的脸色沉了下来,

“需要我表示一下感谢吗,用梦界之力愚弄我的贤者?”

“梦界可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圣斗士。”维伊缓缓道,那双眼似乎能剖开肉体,直入心灵一般,“别把自己的失误怪责到他人的头上,这是愚者的作法。”

他站起身,伴随着他的动作,另外两尊黑色的神像于他的两侧显现。

稍许少了一点威严,但同样华丽的黑色冥衣。

睡神·修普诺斯,死神·塔纳托斯拥有的神冥衣。

“冥斗士都处于无法战斗的状态,双子神留下了冥衣去了其他地方,哈迪斯的灵魂进入了睡眠。

如此好的机会,不进攻实在是太可惜了。”

维伊轻蔑的看着加隆,

“你把双子神与哈迪斯的自负估测到了何种境界?

狮子是永远不会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在狼群活动的范围里睡觉的,我以为你们知道这个基本的准则。”

“塔纳托斯加固了哈迪斯城外的结界,修普诺斯则在哈迪斯城中施加了另外的力量。”

加隆一面回忆着,一面说道,

“拥有了死神力量影响的冥王结界,能够对冥斗士以外的生命造成最大的伤害。

即使侥幸活着进入城堡里,生者的力量也会引动修普诺斯的力量,将外敌拖入梦界中,吗?”

维伊的神色缓和下来,

“不错,总算还没有失去基本的判断力。

我啊,虽然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但能够清醒过来多少也有些运气成分。

这具身体已经无法再容纳神的灵魂了,也是拜此所赐哈迪斯没有在设下更多的限制,为我留下了最后的机会。”

他站起身,目光越过加隆,落在了沉睡的少女身上,

“弟子是个怎样的人,作为老师的我是最清楚不过了。

如果说我的一生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么就是不能亲眼看着她成长为合格的领袖。

为此,我用尽残存的力量找到北极星的线索,并且指引她来到哈迪斯城。

只要她能通过这个测试,那么就能获得北欧的最强力量回到人界,届时也能给予圣域的老友一些帮助。”

说到这里,他闭上眼,

“可惜,梦界再见到她时,已经完全是另外一幅样子了。

获得权杖的她用那力量拒绝了我的提议,并且企图将我驱逐出去。

万不得已我也只能暂时安居在教堂之中,等待死亡的一天。”

所以那个时候,希路达三番两次的进入雾都是为了寻找他的下落?

加隆拧起眉头,似乎能够把一切联系起来了。

说不定,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对她说了那些话......

“双子座,无需自责。”维伊似乎能看出加隆的忧虑,淡淡道,“即使没有你,她也不会答应我的要求。

被北欧束缚过去的她,到底有着多大的怨愤我其实是知道的,只是我从没有认真去思考过她的想法,一味的要她去遵从规则。

会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我应有的报应,与其他人没有关系。”

维伊顿了顿,

“倒是你和那位迪斯小哥,出乎我的意料外一一清醒了过来。

非常抱歉,我本来没打算帮你们回到现世,因为当时的情况连我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也就无需谈其他东西了。

能够衡量欲望与责任的轻重,并作出最合适的选择,我在弟子身上无法看到的成长竟然出现在了圣域的后辈身上。

我的老友,确实为大地培养了一批强大的战士。

如果是你们的话,说不定真的有机会赢得此次圣战。”

老友?加隆皱起眉头,这家伙难道和圣域的什么人打过交道吗?

“过程虽然有些坎坷,但结果上我还是很满意的。”

维伊的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容,

“那么作为通过测试的奖励,我也给予你一些回报吧,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他伸出手臂,握住胸前的黑棺挂坠,

“你,带着剑对吧?”

“阿,没错。”

“用那把剑,刺穿我的胸口,连这个黑棺一起。”

维伊淡淡道,

“天秤座的武器,我多少还是听说过的。

用那把剑虽然不足以杀死哈迪斯,但多少能伤害到沉睡于黑棺里的神之身体。”

黄金的长剑静静的悬浮在加隆的面前,他握住了剑柄,

“这种距离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但那两尊神冥衣是否会阻碍我的攻击?

另外,这一击之后会发生什么?”

“睡神与死神的冥衣,依靠我体内残存的冥王之力可以暂时镇压。至于这一击的后果,”

维伊的话语中仿佛蛰伏着奇异的魔力,绷紧了加隆的神经,

“如果你造成的伤害足够多,那么圣战便会向后延迟两百年的时间,冥王哈迪斯只能回到冥界或者天界修复身体的伤势。

但是,伤害比较轻的话......

在你出剑的一刻,圣战就正式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