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破碎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316字
  • 2017-05-14 22:21:21

“北欧神王......奥丁”,

加隆拭去嘴角的血渍,“你还真是拿到了很强的牌呢?”

希路达高举起手中的银杖,那嵌在权杖顶部的宝石释放出夺目的白耀,“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加隆。

是你帮助我杀掉了雾都的城主,布多尔。

是你帮助我取得了北国的至宝,北极星。

是你教会我如何解去束缚.......得到向往的自由。

我要感谢你,加隆。

作为回报,我会用你赠予的力量,击溃你那幼稚的幻想。”

狂乱的风雪遮盖住视野,细碎的冰粒敲打在加隆的脸上,令他感受到细微的痛楚。

眼中,那个影子变得孤高,冷漠。

或许这就是她本该有的样子,加隆的视线正对上她的眸光。

那一刻的熟悉感并不是产生于往日的默契,而是源自一个许久前杀死的敌人。

黑龙——布多尔。

现在的希路达已经有了......不,已经远远超过了黑龙的恶。

“你一直在利用我们,从接触迪斯开始......”

加隆缓缓道,

过强的光掩去希路达的脸,留下的仅是一对冰玉般的眸子。

“我已经确实履行了当初的约定,背叛的人,是你......不是我。”

巨大的阴影覆盖加隆所站的位置,战神像的长剑狠狠地斩下!

“女人和男人不同,是可以从一而终的生命。我能够忍受愚蠢,但不允许背叛。

即使是你也一样,加隆。”

青铜大剑劈斩在他的肩上,压迫着他慢慢跪坐。

“再不醒悟的话,你真的会死。”

希路达以手中的权杖操控着战神像的动作,一点点施加着压力。

“确实,我想让自己过的开心一点,所以不想再去沾惹麻烦。

但是偶尔也有一些事情必须去面对,既不能忘记也无法逃避。

大战将至,这条性命还有用的到的地方。

如此关头,该清醒的人并不是我。”

他的掌轻按在白色的地板上,五六条大裂纹蜿蜒盘曲,分割开广阔的大殿,把整块大地切为七八片孤立的板块。

板块与板块间的缝隙延伸出深邃的黑暗,战神像巨大的身体被驱离至另一板块上,完全的从主体大殿中分离了出去。

不过即使失去了依靠,孤悬的板块也没有掉落,反而悬浮在空气中。

似乎,重力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个是......”,希路达拧起眉头,观察着周围。

天顶,墙壁,地面均被苍蓝的力量影响,以原子层级破坏,割裂成了好几个部分。

理论上第八层崩溃以后,头顶上应该是将入傍晚的夜空,脚下应该是空气与七层的地面。

但是,充斥在眼前的却仅仅只有黑暗,以及......一颗颗缓慢运动的庞大星体。

“你做了什么?”,希路达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只是迟迟不敢断定。

加隆伸直手臂,摊开的掌心中仿佛沉眠着微缩的星云,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把你的府邸整个拖进了异空间。”

黑色的薄膜似是一个椭圆的蛋壳般,裹住了坍塌的天顶与分裂的地板。

薄膜内是稀薄的宇宙缩影,星体,微光,或许是远在几万光年的恒星,或许只是一粒微尘。

但毫无疑问,这里已经不再是希路达的主场。

已经飘离到千米外的战神像挥动手中的剑,挑飞十数个岩块,拨向加隆所站的地方。

两颗庞大的不规则星体被某种力量牵引,徐徐的拉在一起碰撞着,将飞岩全数阻挡了下来。

黄金圣衣表面浮动的光芒渐渐暗淡,加隆缓缓道,

“再做试探也没有用了,

没有重力的影响,没有合适的落脚点,你的神像已经失去了价值。”

加隆五指前伸,希路达的王座附近立刻动摇了起来,奥丁的神像也仿佛失去了力量的支撑重新变成虚幻的状态。

“果然,那奥丁不过是你的力量具象化后产生的虚影,只要镇压住你就不再具有威胁了。”

希路达脸上的阴霾很快散去,重新恢复从容。

“或许是这样没错,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将我关在这一片异空间吗?”

“不,那样会很花时间。”加隆缓缓道,“我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件事。所以告诉我,‘门’的位置。”

连接两人所站位置的浮板块从中间的细长部分开始断裂,分为两半朝着不同的方向漂移。

希路达摇了摇头,

“你刚才说的话我听的不是很清楚,靠过来一些好吗?”

加隆紧盯着希路达,迈开了步子。

以他的速度,一个刹那就能站在对方的身边。可是他却好像个普通人一样,慢慢的走了过去。

直至跳上了希路达所在的王座浮板,他都丝毫不放松的看着对方,一旦有任何异动便准备发出攻击。

可是并没有任何异常,当他站在距离王座数十米的地方,希路达仍旧没有动,反倒说开口道,

“门的位置,是城主才能知晓的秘密,也可以由城主改变。

至于雾都的门,在这里。”

希路达拍了拍身下的王座,笑着道,

“过来我的身边,加隆。”

心脏停滞般的错觉惊醒加隆,视野中的希路达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但那凝实的神王之像手中,已经抓握住了一支光之矛,亦或者是......光之枪。

“神枪——Gungnir(冈格尼尔)!”

加隆下意识的矮身侧移,但反应过来时那支光之枪已经贯穿了圣衣的肩甲。

“咳——”,

大蓬的血珠悬停在空中,加隆趴在地上,不住的咳嗽着。

洞穿肩头的光之枪很快淡化,圣衣上却没有留下一点伤痕,然而加隆却看似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

“虽然不是由神王奥丁投出的真品,但这一招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没有威力。

你的灵已经被重创了,加隆。”

希路达站起身,幽幽道。

“明明感觉到了危险,却还是走了过来,你真是对自己的力量十分自信呢。”

伤势比预估的还要重,加隆的眼前有些模糊,身体里的力量一时无法集中。

“这样就结束了。”

没办法攻击,不过......仍有胜算,加隆抬起头,手掌中一面圆镜正对着不远处的希路达。

“你说的没错,就这么结束吧。”

古朴的镜子中投射出单薄的光芒,摄住希路达的身体,让她不由自主的横起手臂倒退了一步。

撒,想起来吧。

记起自己的身份。

想起自己的使命。

然后回归现实,与我们一起完成圣战。

希路达捂住额头,呼吸变的急促,慢慢朝加隆伸出了手。

光之枪贯透镜面,抹去单薄的光芒,深深地扎进圣衣的胸甲,

“贤者之镜。

加隆,你想让我记起什么呢?

在痛苦中徘徊的北欧子民?

被冥王攻陷的大地?

亦或者是你的身份......

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

镜面破裂,化为细小的碎片,掉入红色的血池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