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冲突(二)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870字
  • 2017-05-14 20:23:13

【Another Dimension(异次元空间)!】

“唔——“

修罗的痛哼声消弭,整个身体消失于空间的洪流中,在如磁带般弯转的空间轮中流动起来。

“嚓啦!”,

空间廊道即将消失的刹那,那金色的身影脱离出来,深深的陷入天花板上,而后落下地面。

“砰!”

无法控制力道,蹬碎了地板的修罗正竭力的喘息,因在空间中强行维持身体的原貌避免骨折或碎身等后果消耗了他很多的力量。

“滴答,滴答。”

加隆的手臂上一道深深的血痕显现,那是修罗未能施展完全的圣剑留下的创伤。

只是加隆却没有太过痛苦的表情,冷漠的扫了一眼伤口便看向艾欧里亚,伸出手勾了勾。

“放马过来。”

“如你所愿!”

艾欧里亚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倒不如说因为对方展现的实力而更加兴奋,沉下肩头隔着老远的距离就是一发光速拳挥出。

只不过,他的光速拳与常时黄金圣斗士使用的却有些不同,

炙烤空气留下的拳轨纵横交错在狭窄的空间中,划出雷霆般的强劲攻击,仅仅是两三个瞬间那光轨便填满了整个视野,以崩溃之势朝加隆倾压而来。

“Lightning——Plasma!”

同时出拳的加隆,挥出的光速拳与艾欧里亚的技能交锋,那光与光的对冲只是在一声声沉闷的响声中消逝,但却并没有僵持下来。

艾欧里亚的拳势很快压制住加隆,那重拳的锋芒循序着朝加隆前进,不一会儿就触及到了加隆的身体。

加隆上身的衣料很快残破,没有遮盖的肌肉上也呈现青肿一片,艾欧里亚却没有收手的想法,几个步子走上前,更让等离子光速拳以碾压之势朝加隆而去。

“现在道歉的话还来得及。”

艾欧里亚将加隆的伤态收入眼底,说道。

随着距离的拉近,艾欧里亚可以更清楚的打量这个男人。

这个家伙的容貌和撒加相似,艾欧里亚对于他其实是有几分好感的,况且能够在这种危机时刻向教皇宣誓效力,这样的男人本不该成为敌人。

只是他的性格过于乖张了,需要好好修理一下。

“道歉吗?”

加隆轻蔑一笑,

“那种东西如果能带来胜利,让我做多少次都没问题!”

光之弧轨在近前溃散,艾欧里亚只觉对方的拳中生出一股庞大的力量,竟然开始反向压过来。

狮子座尚来不及加力,加隆便将自己的手掌按入前方未完全消散的光晕中,皮肤上立时显现无数血痕。

但那突破残尽光束的手掌,也按在了狮子座黄金圣衣的腹甲上。

“你的拳势已尽,该我了。”

光点消弭,在加隆的掌心中,涡旋的是微缩的银河。

“Galaxian——Explosion!”

轰鸣声中,艾欧里亚似是被重拳敲中了一般,双腿在地面上犁出两道深深的痕迹后,难以抑制的被巨大的力道推飞了出去,撞在教皇座下的石阶上,深深的陷了进去。

手臂上的伤口蜿蜒出几条血渍,染红了小臂与手掌,在他的脚下汇成一汪红池。上身的衣物几乎完全碎裂,入目所见大约有十数发青紫的拳印。

修罗走上前,与他距离不远的艾欧里亚也站了起来,他们有黄金圣衣的保护,并没有在刚才的战斗中收到多重的伤害,只要休息片刻就能恢复行动力。

眼中充斥着怒意与战意,但斥责什么的却完全说不出口。

对方在没有圣衣的情况下与自己战斗,并且成功击退了自己。

虽然伤势上对方严重的多,但作为战士的尊严与修养,让他们无法再继续战斗了。

再打下去,赢了也只是徒增羞辱罢了。

加隆勉强走上前,单膝扣地道,

“教皇殿下,我希望能见见雅典娜大人。”

双手按在石椅的扶手上,教皇因为被那面具遮挡,看不清表情。

因为对方的无理要求而愤怒?

因为对方的惊人实力而欣喜?

不知道,无从猜测这些,沉寂侵染了大厅,加隆依旧等待着回答,黄金圣斗士们大多闭目养神,连阿鲁迪巴这类稍微焦躁的人也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今天有些晚了。”

教皇只留下了这么一句,就离开了座位,消失于帘幕后。

石阶之下,听着众多黄金离去的声音,加隆的嘴角终于有了一抹笑容。

=========================================

——午夜,双子宫旁。

孤立的小屋子内,两个佩戴面具的侍女正为加隆上药。

雪白的肌肤与窈窕的身材,即使看不清容貌但想来不会差的女侍,对加隆当然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但圣域十二宫内,虽然有着上下阶之分,却没有主仆之别。

仆人与使者,也只是完成自己的工作。

纵使想发生些什么,也不能在神圣的十二宫范围内。

这么一想,却又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上完药膏,侍女确认加隆没有其他要求后(食物或者按摩),便离开了小屋。

“啪嗒,啪嗒。”

门外传来的脚步声令加隆有些不悦,

“我不是说了吃不下东西吗?”

来人并没有说话,这引起了加隆的警觉,但他才做出警戒姿态便被一只按在肩膀的手掌制止。

那人以黄金的小宇宙滋养光芒,包裹住加隆手臂上的圣剑创口,很快就将那锋锐之气消磨的七七八八。

“实力没有长进,也只有抗揍能力强了一些。”

处理了弟弟的伤势,撒加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正对着加隆。

“尼桑近来离开双子宫的次数多了一些,擅离职守可不是件好事。”

加隆笑了笑,也不在意撒加的不满。

“无论是什么敌人都不能轻视,必须以全力击溃,我记得有教过你这些。”

“尼桑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撒加的目光变得威严起来,他清楚弟弟是理解自己在问什么的,

“我虽然不认为你能以一敌二,但至少双子座的奥义是由我教授的。你既然不能以单手拿捏住那星爆的力量,为什么不用标准的姿态释放?”

银河星爆,双子座最强奥义。以燃烧自身小宇宙到极限,将那过于庞大的能量集中释放的双子座精髓,号称是能粉碎群星的招数。

但同时也是难以控制的招数,首先锻炼出那极致的力量本身就不是单靠技巧能完成的,自身的天赋与积累也很重要。

好在双子座圣斗士历来都不乏天资聪颖之辈,技巧与积累的完成并非不可能。不过,那粉碎群星的力量聚集于圣斗士的身体,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旦控制不当,被招数本身带动,或者力量宣泄的不完全,身体崩溃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银河星爆便有了非常标准的释放姿态,

双手交错于头顶之上,将身体内燃烧至极限的粉碎性力量引出,再导向对手的身体。

这便是撒加交给加隆的东西,当初也是确认他至少能做到以标准姿势发挥出星爆威力才结束这一修行的。

但现在看来,似乎有段时间过去,他已经退步了不少?

圣斗士必须应对不同的战场,所以能以最标准姿态释放招数实际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为此不少圣斗士锻炼出各种简化的姿势,用来缩短准备时间或者其他。

撒加本身对这种情况不反对,但那是基于威力不能减少太多的基础上。没有了威力,即使样子再漂亮,也是战死的命。

没有人会顾及你死的漂亮与否,毕竟战斗不属于美学。

“那种紧张的战况,哪里有时间顾及这些。”,加隆耸了耸肩,靠在床头一副没正经的样子。

“是吗?”

撒加淡淡道,看来他依旧和这个弟弟相处不来。虽然不是没尝试过好好聊聊,但两人的思考方式果然是不一样。

我又何必去做这些?

撒加自嘲一笑,忽然觉着自己这趟过来是完全没有意义,纯粹浪费时间的行为。

他站起身,朝门外走去的同时,一道拳风挥灭灯火。

“你好好休息,教皇让我通知你,那位大人明天早晨会见你。”

那黑暗吞没一切,再难看出他的影子,撒加叹息一声,心里泛出一抹苦涩。

“黄金圣斗士每一个都是珍贵的战力,这是你教我的,哥哥。

我伤了他们,谁来保护雅典娜?”

披挂黄金圣衣的撒加闻言停驻了一会儿,慢慢戴上那沉重的头盔,朝着双子宫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