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杀戮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759字
  • 2017-05-14 22:17:00

——午夜,

贤者饶有兴致的抬起头,看着树梢上的少年。“哦,终于肯出来了。”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真的见到他.....还是很难与弟子分辨开来啊。

“你叫什么名字?”

“加隆。”

“为什么要跟着我?”

“为了得到力量。”树梢颤动,他落在了地上,看着贤者,并没有犹豫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贤者笑了笑,对加隆道。

“我的弟子只有撒加一个,双子座黄金圣衣也只有一件,你应该很清楚的不是吗?”

“我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那个家伙。”

加隆淡淡道,

“另外,我也不是为了黄金圣衣而来。

只是为了追求力量......单纯的破坏技巧。

前任黄金圣斗士,用一生的时间去参悟战技的最强人类理应懂得这种技巧,我是这么猜测的。”

贤者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回答道。

“不,没有那种东西哦。

倒不如说,就算是有我也不会教给你。

圣域的恶徒,你的存在对撒加已经产生了威胁,我没有亲手杀掉你已经非常仁慈了。

趁现在,快离开这里吧。”

贤者似乎是没有了兴致,走过了加隆的身边。

“你已经测试了我八天的时间,还不够吗?”

加隆皱起眉头,非常不耐道。

“小家伙,话可不能乱说,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哪里会为你准备什么测试。”

“早在你接受撒加为弟子的时候,就应该发现了我的存在。

如你所说,你已经不止一次产生杀死我的想法,只是我不清楚你为什么放弃了。”

加隆缓缓道,

“近几个月,我见到的那些战斗技法也是你特意留在屋子里的对吧。

像你这种等级的高手,没理由感知不到我的位置,但却毫无表示,并且这些天都会花一个小时来这里散步。

你不就是想引我出来吗,圣域的大贤者。”

加隆走上前,道。

“想要观察的话这么久的时间应该也足够了,还需要确认什么也可以直接告诉我。

仍然不放心的话,趁现在杀了我也没有问题。

这块地方,常人不被允许进来,你可以安心的动手。”

贤者慢慢转过了身,他的笑容褪去,很少有的变得淡漠,那双温和的眼中充斥着冷意。

“姑且不去管你猜的是对是错,小家伙.....你让我都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呢,就在这里把你杀掉。”

空气变得冰冷,但加隆知道,四周的温度并没有改变,身体产生的错觉只是大脑对于危险产生了直接反应。

“小家伙,告诉我。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以你的能力,应该没可能做到这些的。”

“杀意。”加隆咧嘴冷笑,“就像现在这种感觉,我的五感虽然不算强,但对于杀意却很敏锐。以我的身份要是连这点能力都没有,恐怕早被杀掉了。”

贤者点了点头,眸中的冷意渐渐消失,面色恢复温和。

“加隆,你为了什么而追求力量?为了打败撒加吗?”

“不,只是为了确定‘自我’的价值。”

加隆缓缓道,

“为了区别于其他人,为了让世界认识到‘我’的存在,我需要强大的力量,仅此而已。”

“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如此危险的概念,真不愧是双子座下诞生的男人。”

贤者眯起眼,

“可惜你没有撒加一般的责任感与正义心,真是可惜。”

“我是我,我是加隆,不是撒加。”加隆缓缓道,“这没有什么不好,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贤者一愣,拍了拍额头。

“对,你说的没错。

如果你和我的弟子一样,那可真就麻烦了。”

贤者转过了身,向前走去。

“跟上来吧......”

加隆脸色一喜,快步追了上去。

“喂,加隆。

你,有没有想要保护其他人的想法?”

“没有。”

“嗯?对撒加也没有吗?”

“他那么厉害,为什么要我来保护?”

“.......”

贤者咳嗽了两声,忽然变得沉默下来。

“喂,你想要我去保护谁吗?”

“你会答应?”

“如果是作为交换力量的代价,没什么不可以。”

贤者深深的看了眼加隆,

“算了,想要保护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的家伙,是无法学成这种技法的。

况且,她可以由撒加去守护,已经不需要你了。”

“喂,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不,只是一些小感慨而已。”

走了不长的时间,两人的面前是一片黑暗的荒原。

空无一人的大地尽头,连接着黑暗的夜空,死寂非常。

圣域里原来有这种地方吗?加隆暗暗道。

“加隆,你说的没错。

我作为战士用了一生的时间沉浸在战斗中,所以确实有一些关于危险招数的心得。

可惜,那些东西并不适合圣斗士去学习,毕竟他们的首要职责是保护雅典娜,而不是为了单纯的破坏。”

贤者仰起脸,望着深沉的夜色。

“但是,有时侯我也这么想过。

力量是一种非常单纯的东西,并不应该掺杂其他的情绪。

善与恶,保护与破坏,信念或者其他的什么。

胸中放下了这么多东西,真的好吗?”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

“不,不该是这样的。

为了达到目的,就应该采取最直接的手段。

圣斗士的责任确实是保护雅典娜,但为了与冥王军战斗,强大的力量是必须的。

圣战需要有为了保护生命而战斗的人,相对的也需要为了破坏生命而战斗的人。

单纯的以杀戮而行动力,舍弃掉仁慈,信念乃至生命的人类。

加隆,这便是我所知道的......不,应该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强破坏***。”

贤者淡淡道,

“毫无疑问是修罗道,这样的招数你也要学习吗?”

加隆应了一声,

“阿......这就是我所追求的道路。”

六边形屏障破碎,震颤的碎岩中飞出一个人影。

半碎的常服下血渍斑斓,神父大口的呼吸着。

“竟然用如此霸道的方式破坏我的防御,你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了吗?

呼......即使我现在想要劝诫,你恐怕也听不到了吧,年轻人。”

尘烟中,那个男人走了出来。苍蓝的发色褪为白色,眸中仅留下兴奋与暴戾。

【加隆,为了保证这一招不会对圣域产生危害,我会在你的身上设置好相应的枷锁。

这样一来,即使你已经能够发挥他的力量,也不能在破坏枷锁前使用它。

——是的,唯有当你的愤怒超过限制,并受到了相当程度的伤害,身体才会产生反应,提高你的能力。

但以上两点,还不足以让你获得使用它的资格。

只有......只有在这种状态下,同时感应到那位大人的小宇宙,枷锁才会完全解放。

那个时候,完全使用力量的你会消灭除去那位大人以外的所有生命。

好好感受这力量,并记住它的名字——】

“Black·Star。”,他嘶哑的念出几个字符,双眸化为血红一片。

脖子割开也好,脊柱碎裂也好,四肢都废掉也没有关系,一定要把你杀掉。

神父从那双血眸中读出了对方的想法,再没有一点轻松。

光轨从身后袭来,神父讶然的侧过身,想要避开攻击,却还是被拖进了拳轨的攻击范围。

大地震颤,波纹以神父为中心朝周围辐射开,崩飞了半塌陷的房子。

“为什么,神力对人类的压制没有效果?”

神父推开一块石壁,勉强稳住了身体。

【圣域的奥义——Black·Star,这一招并不是对敌人产生直接伤害的招数。

相反,是对自身产生作用的状态性技能,以小宇宙唤醒身体里的杀戮基因,并让其主导精神与身体的秘技。

在那种状态下,任何对破坏以外的感觉都会被这几个基因片段强行抑制。

即是说,使用这招的人会变成失去疼痛,遗忘怯懦,能够完全贯彻杀戮真谛的工具。】

近前的石壁被一只手掌贯穿粉碎,从紊乱的异空间欺近的人影一脚踏在神父的肩部,把他踩在地上。

糟糕!神父一时动弹不得,抬起头时,便见那一双交叉在头顶的手掌。

群星下坠,爆裂的力量尽情的轰击在疮痍的大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