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洗心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081字
  • 2020-04-14 16:02:50

狂乱的风积压在门壁上,将之推向了两侧的墙壁,震颤着整座教堂。

昏暗的大殿里瞬时变得光亮,左右的数排座位空无一人,红色的地毯尽头,年迈的神父仰望着近前的神像,并无所动。

“年轻人,你的戾气很重,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神父没有回头,缓缓道。

他走了进来,巡视着小教堂里的一切,直至一段时间后,才看向神父。

“那个黑衣服的女人,她在哪里?”

神父转过了身,他的样子和一般的老人没什么不同,褶皱的皮肤,灰白的眉须,黑色的常服,只是更有些精神罢了。

他看着加隆,说道。

“每天都会有不少人来教堂,我的记忆已经大不如前,实在不知道哪个是你要找的人。”

加隆捏紧了拳头,

常人进入这个教堂,看见神父是什么感觉他不清楚。

可是在他的眼中,这个地方,这个老人仅仅是在他的视觉上留下了一点痕迹。

至于其他的感官完全没有对这块空间,这个老人的认知。

仿佛他站在一块空地上,对着空气说话一样,让他说不出的难受。

“看来你们是同类......”,

加隆微眯起眼,似乎是理解为什么潘多拉会来这个地方避难了。

一发光束笔直的轰出,凌厉的风压撕裂了猩红的长毯,带着厉啸朝神父前进。

老人轻挑起了眉头,伸直了手臂竖起掌心朝前推了过去。

光速拳便似撞上了十数层无形的阻碍一般,一节节的减下速度,直到最后轰击在老人面前半米处的距离时,已经只剩下一点荧光了。

“很有气力的拳头,”老人再看向加隆,接着道,“很冲动的男人。”

“我不认为你会心平气和的告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所以只能用些过激的手段了。”

加隆半扬起手臂,五指握拢。

现在的他就好像面对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般,除了亲身尝试以外,没有其他的手段去估测对方的深浅。

网状的光之射线铺满了神父的视野,但他也只是微微一愣,便伸出了手,如刚才一样将攻击全数压制在了十数片镜面屏障之外。

但紧接着,令他颇为自满的防御便发出了悲鸣。

比之渺小的人类躯体,十数颗巨行星碰撞在一起,从那毁灭的光芒中脱身而出的男人,裹挟着苍蓝的星芒一路破碎开镜面的阻碍,直冲而来。

“你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所以我就不留手了。”

短短的瞬间,加隆便来到了神父的近前,破坏无数防御的一拳几乎就要触摸到对方的掌心。

不过在那之前,有一块半米宽的六边形镜面守住了最后的距离。

虽然好像下一秒就会在颤抖中龟裂破碎,但微小的防御屏障却是在不断的吸收加隆的力量。

神父叹息一声,已经有些浑浊的眼变得有神起来。

“年轻人总是听不进劝告,为此长者才有存在的价值。”

加隆拳面的蓝色星芒耗尽,六边形的镜面却慢慢的溢出了光晕,便似到达了临界点的火药,扩散出危险与不安的气息。

不好!

半米粗细的光之能量集束为远胜火炮的轰击,反向掀飞地砖,扫灭一切阻碍!

数分钟后,咆哮的能量消逝,烟尘逐渐的落地,神父的前方已是一片破败的坦途。

“你的怒火不足以支撑你获取胜利,因为你没有作为战士的觉悟。

想过安稳日子的男人是打不了仗的,年轻人。”

神父扬起手臂,细小的碎石重组为光洁的地板,红色的细丝编织成猩红的长毯,木片的残骸恢复城厚实的门壁紧紧合了起来,将浑身浴血的男人隔绝在外。

“你在错误的时间,来到了正确的地点,真是可惜啊......只差了一点点。”

加隆半跪在地,一手撑着地面稳住颤抖的身体,血渍沿着嘴角留下,在地面上汇集成小汪红池。

胸中的隐痛没有随着时间平复下来,反而越加的剧烈,他终是无法忍耐,吐出一篷血雾,在教堂外留下一抹惊心的痕迹。

加隆仰起脸,擦掉嘴边的血痕,眼中残留着惊悸与不甘。

——夜晚,回到了山中的男人在脸上盖了一块毛巾,静静的躺在了温泉里。

清洗完身上的血渍,他仍旧没有起身的打算,身体与心灵俱是非常疲惫了。

已经有多久没有受过这种伤了?

迪斯还活着吗?如果是的话他在哪里?

潘多拉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还有......那个神父是什么人?

问题有太多,但没有一点头绪,在他几乎要睡过去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臂揭去了眼皮上的阻碍,让他清醒了过来。

“这么晚了还不睡?”

加隆对着女人笑了笑,很少有的......再看到她的时候,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

“看来你今天过的不怎么顺利。”

希路达一身简单的居家服,站在了他靠着的石壁边,

“嗯,是有些麻烦。”加隆淡淡道。

“在无人的角落静静的舔舐伤口,真是符合你的作风。”希路达坐了下来,

“总不能让我真的大哭一场吧?”,加隆自嘲一笑,情绪却低落了下来。

他倒没有多么悲观,只是暂时想不到解决的办法而已。

“不能到此为止吗?”希路达歪着头,问道。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那事情结束后,我们还能过回以前的生活吗?”

希路达喃喃道,又似是在询问加隆。

良久无语,没有得到回应的女人颇为不满的摇了摇加隆的手臂。

“先解决这件事再说吧,我也想平安的过下去。”

加隆无奈的回答道,

可惜,事情看起来越来越麻烦了。

最后的话,他却始终没能说出来。

“虽然不清楚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确实伤的不轻呢。”

希路达掩嘴一笑,

“伤的话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加隆耸了耸肩,亮出手臂上结痂的伤口。

“不,可不是这里。”希路达靠了过来,摇了摇头,一指戳在了加隆的胸口。“原本坚固的地方有了缺口,这样战斗下去很危险的吧。”

银色的长发搭在他的肩上,本想说的话也全数被甘甜的唇堵在了嘴里。

“很需要放松一下呢,战士?”

摇曳的水光浮动,渐渐遮挡住两人的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