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塔楼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4655字
  • 2017-05-14 22:13:05

传说亡者堆积的地方,凝聚着庞大的怨念与尸气,那股力量不断的累加,偶尔甚至能打开通往冥界的道路。

那是不允许生灵进入的地界,无论生前拥有多么强的力量,在那里都会被一再的压制,并且永远无法归来。

生者的禁地,冥界的入口——黄泉比良坂。

但是除去偶然,这个世上也存在着能主动打开它的人类。

他们以自身的力量锻炼出极致的招数,强制抽出对手的灵魂,将之打入世界的角落。

若是用身体接下此招,则灵魂将被剥离,躯壳化为死物;若是以灵体接下此招,则不稳定的灵火将在那波动中化为粉碎,再难轮回。

这可怕的招数,有一个名字。

“积尸气,冥界波!”

以指尖上的苍青色灵火为源头,生出无数道紫色的波纹,顺着迪斯的身体朝外扩散出去。

它们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破坏力,在接触墙壁与楼梯后,便直接穿了过去。但那些青铜像们,却变的不安定起来。

击打在它们身体上的紫色波纹变得缓慢,凝重,似是在拖拽着什么。

军人像的口鼻逸散出青色的灵火,他伸长了手臂,仿佛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惜灵魂之火却还是顺着波纹的诱导,离开了他的身体,消失在那个男人指尖上的黑洞里。

仆妇倒在了地上,青铜所铸的双手失去了光泽,变得无比的黯淡。

坚固的躯干粉碎为几瓣,靠近两人的十数个铜像很快化为一地的残骸。

“咳——”,

迪斯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嘴角留下一抹血渍,滴答滴答的浇打在地砖上。

好痛,并不是伤口产生的痛楚,而是深藏于身体里的灵魂在颤抖,在抗拒这股力量。

果然,现在使用它还是太勉强了......

黑色的影子笼罩了过来,迪斯抬起头,只见一座完好的铜像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

它漠然的扬起了手臂,狠狠的砸了下来。

不好,没有力气闪躲了!

光影交汇,青铜像的手臂飞了出去,掉落在地上。

加隆一手捂住铜像的脸,前进了一步把铜像按倒在地。

轰鸣声中,铜像的脑袋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坑洞,然而加隆的手指依旧不断的施加着力道,直至......

“光速拳。”

光之射线在零距离爆发,刹那间轰烂了铜像的上半身。

飞散的碎石雨中,加隆一手提着半身铜像的腰部,朝剩下的傀儡道。

“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金色的强光后,一层的大厅整个安静下来。

裹挟着尘埃穿过天顶上的破洞,两个人影落在了二层的地板上。

迪斯靠在墙壁上,大口的喘息着。

“喂,还没有适应的招数就不要急着用出来。”

加隆皱起眉头,担忧道。

他很不理解,从前总是懂得进退的老友怎么今天如此莽撞。

“我好像,能想起一点东西了。”

迪斯捂着额头,他的身体仍在剧痛中颤抖,却不妨碍他显出愉悦的笑容。

“我......确实......战斗过,用那个招数。

这具身体,很快就能适应了,只要能再有一些刺激。”

清脆的脚步声从木质的阶梯上传来,吸引住两人的注意力。

一身黑裙的女人一步步走了下来,即使公馆的环境已经破坏到了这种程度,依旧未能撼动她的神经。

白皙的脸蛋上,那精致的五官如画中的美人一般完美,没有一点瑕疵。

她只是冷淡的看了眼迪斯与加隆,甚至没有停下的打算,便转过身,顺着二层的楼梯走了下去。

“不能让她离开!”

迪斯强撑着站起身,丝毫不顾身体的伤势,

二层的青铜像接连的复苏,加隆护住好友,劝道。

“你先休息一下,不然等会儿又能做的了什么?”

“加隆,这是唯一的机会。”

迪斯蹒跚着走了几步,终于站定道。

“我不想在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棋子,留在这里混混沌沌的过日子。

那场战斗,我清楚的记得,在我接下那个金色箱子的时候,我答应了老师什么。

我要去寻找答案,谁也不能阻止我!”

加隆所见,好友的眼中深藏着不安与恐惧,而后......渐渐转化为坚定。

他叹息一声,对迪斯道。

“那就去吧,我帮你开路。”

“谢谢了,另外.....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抱歉。”

迪斯头也不回的朝最近的坑洞跑了过去,丝毫没有在意迎面走来的三尊青铜像。

光之雨中,铜像之间被硬生生的拆开了一条道路。

迪斯险险跌了一跤,终于稳定住脚步,从坑洞跳了下去。

“啪唦——”,

在落地的瞬间,迪斯恰好看见那个女人走出了门。

“等等!”

黑裙的女人似乎是听到了迪斯的呼喊,稍许停下了脚步,说了些什么话,但由于距离的原因,他听的不是非常清楚。

随后,一道巨大的黑幕遮挡住了门,掩去了光线。

新的敌人吗?

迪斯咬了咬牙,手中凝聚苍青色的灵火,便要再次使用技能。

【我说过了,你只要一直向前冲就好。通向出口的路,我会帮你打开的。】

公馆之中,每一寸的空气都仿佛变得厚重,凝固。

那黑幕的影子则被什么力量束缚住,然后被腰部生出的黑洞给吸了进去。

光芒再现,迪斯的眼前,是平坦的道路。

二层,黑色的影子被释放了出来,化作一个灰衣的老仆。

他的双眼忌惮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周身慢慢膨胀了起来。

“你的对手是我,”加隆淡淡道,手中掌握着蓝色的涡旋,“不会让你去打搅他的。”

短暂的沉寂后,朔夜公馆剧烈的颤抖着,将底部的十六根石柱全数压了个粉碎。

“在哪里,在哪里.....”

迪斯循着痕迹追了上去,脑子里的刺痛与身体的伤痛交替作用,但没有能让他放慢脚步。

我能够想起来,差一点,还差一点了。

记忆的碎片中,那个金色的箱子变得清晰,他伸出了手,去触碰着什么。

不知跑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凝望着眼前的建筑。

那是一座巨大的塔楼,孤立在珍妮大道的尽头,雾都的最高地——日光之塔。

她来这里干什么?

迪斯的心头有很多疑问,但想到马上就能找到她,便又轻松了下来。

他强忍着痛苦,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冲进了塔楼。

作为城市最高的建筑,日光之塔平时很少有人进来。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珍妮大道的影响,另外一个则是塔楼被城主列入了禁止进入的地域。

日常虽然没有配置守卫,但被发现的话重罪与惩罚是免不了的。

可惜迪斯显然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不断的向上攀爬,为了追寻答案。

由于塔楼在建筑之初是为了安置顶部的时钟,给雾城的民众以准确的时间,所以塔楼里只留下了一些简陋的走道,这让迪斯走的很辛苦。

好在他的体力过人,花费了不少时间终于到了顶端。

推开厚重的大门,迪斯所在的位置便是时钟表盘上方的天顶,俯看一眼便能收入雾都的全景,如果没有雾气的阻碍。

黑雾弥漫视野,迪斯勉强能认出不远处,在栏杆边站立的黑衣身影。

“呼,总算找到你了。”

迪斯喘息着道,走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他能看的更清楚,不远处的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袍,遮盖住了她大半个身体,甚至于看不清楚她的脸。

但心中的不安正提醒的迪斯,要更加的小心。

“喂,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就加了一件衣服?”

迪斯调笑道,

“不用担心,我对你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确实有不少问题想要请教。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要再继续逃跑了吗?”

那个影子动了动,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佩戴的银色面具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女声。

“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我一直在这里,为什么要逃?”

诶?迪斯脸色一僵,衣服不对,声音也变了,难道我找错人了?

“如果要逃的话,我认为也是你该逃离这里才是。

本来还不想杀了你,但既然你急着送死,那我就帮你一次。”

她扬起手臂,五指间延展出黑与白交加的细线,在高空中缝补出一个巨大的裂口。

慢慢的,从那裂口的黑暗中走出了一尊十余米高的青铜像。

它落下了地面,那紧接着产生的震动令迪斯产生了天地倒置的错觉,并且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恢复。

它穿着一件单薄的上衣,短上一截的右手臂绑缚着一枚盾牌,左手握着锋利的长剑。

“喂,用这种残次品来对付我,你真的能够放心吗?”

虽然是这么说着,迪斯还是后退了几步,盯着铜像的手臂。

“我想足够了。”

黑袍的女子淡淡道,

“杀了他,战神像。”

一道闪耀的光线击打在铜像的身体上,战神脸部的昏黄双眼立时有了生命般,转动了起来。

它举起了手臂,长剑迅速的斩了下来。

这么大的块头,动作应该没有多快才是。

迪斯正想着,那把长剑已经来到了眼前,几乎要斩开他的身体。

好快!

剑锋切入天台的地砖,深深的陷了进去。跳跃在空中的迪斯却来不及庆幸,横架起双手试图抵挡那劈斩过后带来的暴风。

可惜,太慢了一些。

飓风擦过肌肤与脸部,带出丝丝血花,火辣的痛楚袭来,侵蚀着他的意识。

不好,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迪斯撞在了地面上,还没有来得及起身,便见几片大石板迎面落下。

“啧,到此为止了吗?”

重物崩塌,碎石块中,迪斯的半个身体都陷进了石堆中,只有手臂还能活动。

“咳,大意了。”

迪斯吐出一些血沫,疲惫与伤痛逐渐夺去他的意识。

模糊的视野已经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了,但记忆......却变得清晰起来。

好像,能记起那一天的事情了。

我,赢得了战斗,然后......

【哦哦噢,这就是.....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

【没错,迪斯。现在你就是它的主人了,去打个招呼吧。】

【诶?这东西有生命吗?你可别骗我啊,老头子。】

【它当然是有生命的,另外,谁让你这么喊我的?!】

【痛痛痛!抱歉,老师。

呼.......那就让我来试试看。

......

......

诶,为什么它没反应?

果然你在骗我......】

【没反应?不可能啊。

即使有时间与空间的阻碍,它也能回应主人的召唤,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唔......难道说.....它在排斥你?】

【纳尼?!你是说我,本大爷,迪斯马斯克竟然被嫌弃了?!】

【我想.....是的。】

他的嘴角浮现一个笑容,那真是挺糟糕的经历啊。

的确,没有得到回应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别说有阻碍存在,就算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也多半是不合作的态度。

现在又因为我把你忘得干干净净,才会落得这幅下场......

像.....我这种人,真是罪有......应得......

意识时断时续,迪斯努力的睁开眼皮,瞥见那巨大的黑影走了过来,心里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下来。

破碎的大地上,战神像高举着手中的长剑,

看来,我就到此为止了。

无神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冷笑,迪斯微闭上眼。

明明应该安分一些的,何必要趟这浑水。

【迪斯,我的生命即将结束,未能死在战场上确实非常遗憾。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已经把自己拥有的一切交付予你。】

【作为我的弟子,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完成未尽的使命。】

【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你能见到那位大人,我希望......】

我......想起来了,我曾答应过那个老家伙,要替他保护好......

保护好什么啊,我到底是要......

他呢喃着,嘴里的字符慢慢的清晰。

“雅.....典娜”,

零散的记忆在某个名字的串连下,终于拼出了全貌。

是了,我要保护好那个小丫头。

我来这里,为了平安的带回战友。

我还不能死,必须......战斗下去!

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几点微弱的星芒亮起,在低空中勾划出紫色的星图,抵挡住那沉重的青铜巨剑。

他勉强直起了手臂,朝那紫色的星图伸了过去。

忘记了你还真是抱歉,虽然我们一直合不来。但这次,是该试试你的能力了。

如果老师没有欺骗我,如果你真的承认我的身份。

那么归来吧,穿越时空的阻碍,回到我的身边。

“与我一起战斗......圣衣啊!!!”

青铜的长剑下,那紫色的星图爆发出炽热的光芒,把战神像整个弹开,退走了几步。

当光华散尽,映在他眼中的是,记忆中的影。

厚重的金色蟹甲,尖锐的足肢,有力的双螯,它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一如当初。

“好久不见,老朋友。”

迪斯释然一笑,努力的伸出手,迎向慢慢降下的圣衣。

食指与那蟹足接触,温暖的力量顺着指尖传递到身体的各处,恢复着枯竭的体力。

堆积的岩块在高温中蒸发,显露出他的身体,解体的圣衣部件一件件覆盖了上去。

白色的披风拂动,他站起身来。

【迪斯马斯克,我以教皇之名,承认你为黄道十二宫的守护者之一。

这件巨蟹座黄金圣衣,作为圣斗士的象征也一同授予你。

日后,决不可因一己之私而穿上他。

记住你的身份,你是——】

“Gold*Saint(黄金圣斗士),巨蟹座·迪斯马斯克。”他伸出双手,摆好了架势,正对着高大的战神像。

“我要在这里——击溃你!”

金色的光芒压过初生的日光,驱散开笼罩城市的浓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