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神父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284字
  • 2016-08-29 08:30:00

“神父,我昨天晚上梦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该怎么办?”

金发的少女跪在老者面前,双手合在一起,紧闭着眼身体微微颤抖着,

“孩子,梦境毕竟只是梦境,无法成为真实,或许你只是有些累了。”

“不!不是的!”

少女高声喊道,仿佛被逼到绝境的猎物发出凄厉的嘶嚎,她痛苦的抱着脑袋,嘤嘤哭泣了起来。

“神父,你不明白,我在梦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似乎是感觉到少女情绪的不稳定,神父摇了摇头,蹲下身道。

“人总会犯错的,孩子。如果你感到痛苦,或许可以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倾诉,这样能让你好受一些。”

“信任的人?”少女苦涩一笑,随后仰起脸,

“我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神父,我想只有您能帮助我,可以吗?”

神父犹豫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得到对方的回应,少女才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我的朋友,那个和我一起长大的女孩,夺走了我深爱的人。

几天前,她告诉了我一切,虽然我明白她是无心的,也尝试着去原谅她。

但昨晚我发现,我所做的有多么虚伪。

我其实是憎恨她的,甚至于昨晚在梦境中,亲手把她......”

少女的目光冷厉,带着刻骨的仇恨,

“梦中的我没有一点犹豫,也没有多少悔恨,只有复仇的快意。

直到苏醒过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说道这里,少女的脸上浮现了深深的恐惧,

“我好怕,好担心自己就这样变成梦中的那个恶魔,然后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我该....怎么办.....呜......”

神父摇了摇头,拍了拍少女的脑袋,

“孩子,相信我。

你并没有犯什么错,只是太过压抑自己的感情了。”

少女抬起头,泪渍斑斑的脸上充满了困惑。

“我们只是普通人,普通人受到了伤害会痛苦,会害怕,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当你掩盖住自己的伤口时,那痛苦并没有消失,只是积攒了起来,等待下一次的释放。

梦境,便是最合适的释放场所。在那个环境中,人性被压抑的一面会暴露出来。

恪守规则的战士会变的肆无忌惮,乐于助人的朋友会变的疏离淡漠,心怀民众的领袖会变的自私自利。

所以你所看到的,不过是被压抑的自己。”

神父笑了笑,

“你其实并不想原谅她,对吗?”

“我......”,少女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么不原谅她也是可以的。”

“诶?”

神父摊开双手,无奈道,

“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去做呢?

人的一生是非常漫长的,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快乐,尽量不去伤害到别人,我认为能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神父摸了摸少女的脑袋,

“所以,你可以试着去疏远她,讨厌她,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些的话。

至少,这比憎恨与伤害要好上很多。”

少女想了一会儿,说道。

“我明白了,神父。”

神父满意的站起身,

“那很好,只是千万不要把今天的话说给别人听,不然神可是会惩罚我的。”

神父煞有介事指了指身后的神像道,惹来少女一阵轻笑声。

“好的,我记住了。”

少女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渍。

“谢谢您......神父,打搅您了。”

目送着少女离开,神父转过身,对着依靠在大门内侧的男人道,

“这位先生,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事情呢?”

他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常人或许无法发现,但神父多少有一些察觉。现在没有其他人了,神父也就少了一些顾忌。

男人穿着简单的蓝色衬衣黑色长裤,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挑剔的打量着教堂里的布置。

白色的大厅和自己的房子差不多大小,虽然能够容纳百来个人同时祈祷也不会显得拥挤,但迪斯总觉得太寒掺了。

另外,除了座位与神像以外也看不到多少东西。

“我听说这里有个很著名的教堂,里面有一个很厉害的神父大人,所以就过来见识一下。”

迪斯说到这里,转而看向神父,

“没想到教堂破旧的不成样子,神父也只是个会哄孩子的老家伙,真是让人失望。”

神父闻言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

“住在附近的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我能做的事情自然也很普通。

先生来这里如果是想要见识一下神明的力量,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迪斯眯起眼,哼了一声,

“老家伙,我不信神,来这里当然也不是为了那种虚无的存在,但我现在有些怀疑你的能力,你说该怎么办?”

“年轻人,你有什么烦恼,我能帮上忙的绝不会推辞。但如果你只是单纯的看我不顺眼,还希望高抬贵手。

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多少折腾了。”

神父摆了摆手,算是求饶道。

迪斯看着老人寻了个座位坐下,便犹豫着说道。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最近一天接一天的尽做些奇怪的梦。

好像我是以另一个身份,在某个地方锻炼,成长,最后......

十来个晚上,梦境中都过了小半生的时间了,我是越想越不对劲,你说......”

说到这里,迪斯抬起头,眼前的老人已经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算了,我和你说这些东西干什么,真是浪费时间。”

迪斯自嘲道,转过身就准备离开。

“喂,年轻人。”

“嗯?”,迪斯止住脚步,看向神父。

“我是不太清楚你看到了什么,不过梦这种东西往往都是以脑中的储备为材料制造的。

它只能把材料组合在一起,却无法凭空产生什么。

所以你看到的,或许不完全是虚假的东西。”

神父缓缓道,令迪斯陷入沉思。

“可是时间的跨度也太长了,我可不记得自己有在其他地方度过这么长的时间。”

“梦,可是能搅乱时空的存在。”神父的手指划出一个个圆弧,“梦中的一年,在现实中可能只是过了几个刹那。

现时你我交谈的时间,置换于梦中也可能连一瞬都不到吧。”

梦境的时间,要比现实宽裕许多吗?

迪斯静静思考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神父已经站在了远处的神像前,似乎是在进行着什么仪式。

算了,时间也不早了,以后再来就是了。

迪斯耸了耸肩,该是办正事的时候了。

教堂再次安静下来,神父睁开眼,缓缓道。

“很有趣的男人,值得多关注一会儿。”

黑暗中,一个侍者走了出来。

“神父,差不多到了进画室的时间,潘多拉小姐已经在等着了。”

“我知道了。”

老人褪下外衣,换上黑色的大袍,缓缓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