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勇者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223字
  • 2016-08-23 08:30:00

幽静的小路上,身形高大的男人提着皮箱,迈着沉稳的步子,独自一人朝城外的方向行进。

他的脸上很平静,并没有任何担心或者忧虑的情绪,直到他看到几步远的大树边,那倚靠着树干玩弄小匕首的女人为止。

“终于来了。”,女人转过脸,耍了一个刀花,“我以为你会在里面多待一阵子的,没想到出来的这么早。”

说着,她走上前,低着脑袋朝男人的手提箱看了眼。

“东西就在那里吧,现在给我的话能让你死的痛快些。”

他皱起眉头,问道。

“既然你在这里,那么另一个也该来了,出来吧。”

轻快的黑影落在他的身后,狼盗的衣服有些残破,但貌似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势。

“你来的很快,我原本以为会场里的人多少能拖住你一会儿的。”

他朝狼盗说道,任由对方与女盗封住他的前后退路。

“你就是月光会场的老板,布多尔?”

狼盗冷笑一声,摆出进攻的架势。

“没错。”布多尔把皮箱扔在了一边,摘下双手的白手套,那布满老茧的手终于暴露在空气中。

“快一点结束吧,我赶时间。”

稀薄的星光下,三人的影子很快交战在一起。

“是这条路没错吧?”

加隆左右环顾,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道路在他的脚下为止,继续前进也不知道会到什么地方。

迪斯说那家伙恐怕会寻找一条小路出城,可是小路是指哪条路?

等等,该不会......

加隆转过身,朝身后看去。

“我走错了方向吗?”

十分钟后,一个瘦弱的影子狠狠得撞上了树干,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女盗蹒跚的站起身,鲜血止不住的从口鼻溢出,勉强撑了一会儿后她又跪了下来,最后倒在了地上,再没有了气息。

至于黑衣狼盗则坐倒下来,一道鲜红的光芒闪过,钉在了他的喉咙上。

他捂住脖子,眼中满是惊讶,双掌似是想挽留住新鲜的空气与血液般,不住的挤压着肌肉,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无论是疑惑还是不甘,都与生命一起慢慢化为了乌有。

布多尔从衣兜里取出白色手帕,擦了擦手指间的血渍,然后重新抓起皮箱,准备离开这儿了。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吗,尼德霍格·布多尔。”

布多尔身子一怔,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

“十二岁获赠天枢星·神斗衣,十五岁得到仙宫至宝,十八岁受任守卫北极星之责,两年后消失于大战之中,北欧历史上的最强神斗士,天枢星(黑龙)·布多尔。”

月光下,一个女人从斑驳的树影中走了出来,

“从那时候算起到现在为止,已经过了多少年呢?

原本受到北国子民供奉的英雄,实际上却早已抛弃了神斗衣,也抛弃了曾经的荣誉。

为贪欲左右而堕落的男人,真是很可悲啊,布多尔。”

布多尔的一对瞳孔凝缩为一线,染上杀意的视线锁定不远处的女人。

她大约二十岁上下,正是青春之龄。肤色白皙,透着一点健康的淡粉色,水润的眸子,挺翘的鼻尖,精致的脸庞上没有恐惧,只是淡淡的看着布多尔。

那是无比失望的神情,仿佛幻想中的憧憬被残酷的现实击毁,带着深沉的绝望。

布多尔沉默了几秒,随后道,

“北欧的追兵吗,你们可真是够执着的。”

布多尔淡淡道,朝地上的死尸指了指,

“他们是你派来的?”

希路达摇摇头,并没有看狼盗一眼。

“我只是把宝石的消息卖给了一些小有实力的人,来与不来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用他们来试探我,你的想法很好,也很天真。”

布多尔冷笑一声,再确认没有其他追兵后,便一个冲刺朝希路达扑了过去。

他的拳风冷厉霸道,全然没有一点留手的意思。

拳劲灌入狭窄的空间中,挤压气流造出强劲的音爆,恍若黑龙的厉啸,似欲撕咬对手的身体。

布多尔有自信,无论对手怎样防御,如何规避,他都能快速有效的杀死她。

不会,也不可能有任何意外的。

希路达神色淡淡,任由对方冲到自己的身前。

贴面而来的拳头在下一秒静止,定格在希路达的双眸前方,布多尔仍旧保持着前冲的姿态,但却无法再前进一步,他的力量消失无踪,身体也像是没有了实感不再由自己掌控。

“身体动不了?”布多尔瞪大眼睛,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为什么?”

“你的一切都是北欧赠与的,所以使用它的时候也最好认清楚对手的身份。”

希路达直起手臂,再轻轻压下。

“对我出拳,就是最大的不敬。”

“喀拉!”

布多尔双膝跪地,肩上仿佛有两座沉重的大山压着,动不了分毫。

双腿,双手,身躯都已经挤不出一点力量。布多尔勉强仰起脸,视野中的女人身后隐现白色的光幕。

仔细看去,一个苍老的神像出现在她的身后。

他褶皱的脸上刻满了风霜,简单的护甲勉强遮盖住身体,鼓胀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他一手拿着盾牌,另一手反握着宝剑,似是与天地为敌。

北欧大神——奥丁!

“原来如此,你.....你是奥丁的地上代行者。”

布多尔艰难的说道,

“既然连你都到了这里,说明北欧神族也差不多走到了尽头,我的选择果然是正确的。”

希路达神色未变,一双眸子却越加冰冷,

“把北极星交还给我。”

布多尔冷笑一声,没有任何反应。

希路达单手握拳,布多尔身体上的压力立刻重了一倍,将他双膝下的土地都压的塌陷下去,仿佛半个身体都沉入了地面。

“你还想反抗吗?”

对于希路达的问题,布多尔轻声回答道,

“我已经不是北欧的忠犬了。”

右拳轻握,从束缚中挣脱开来的手臂迎头击出,布多尔的脸上浮现一丝狞笑,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五指合掌,布多尔自信便是坚石也会被一击凿穿,更何况是没有任何保护的人类身体?

意外出现,希路达却非常平静,甚至于有一点轻松。

然而下一刻,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到来,整个身体却似是失去平衡般横置于某人的怀中。

布多尔的手刀险险擦过希路达的腰际,击在了空处。

但是他却没有关心攻击的失败,只盯着眼前突兀出现的敌人。

黑色的圆形轮廓里,为虚无的异空间填满,从那之中探出身体的男人把希路达抱在怀中,心有余悸道。

“喂,你就不能等等我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