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反应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864字
  • 2017-05-14 20:38:39

“虽然是短短的一瞬间,我的六感确实被夺走了。”

星矢张握着手掌,指节的颤抖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刚才刹那的黑暗掠过,几乎让他以为自己的生命到此为止了。

“不会错的,是冥王哈迪斯!”

“我们该怎么办?”冰河朝坐在屋子最里侧的男人问道,

小木屋内,迪斯马斯克半个身子倚靠着椅子,双腿架在桌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计划不变,不过要加快速度。”

“可那是冥王哈迪斯!”星矢不甘道,“万一他攻过来了......”

“怕什么?”迪斯马斯克哼了一声,“我还没有死,就轮不到你们担心这个问题。”

金色的小宇宙满溢屋内,庞大的力量恍若实质压迫着星矢的双肩,令他险险跌了一跤。

“有这个时间去想无意义的问题,倒不如出去帮帮忙,你不是很想救他们吗,青铜小鬼?”

迪斯马斯克拾起一把小刀,修剪起过长的指甲,再也没有看对方一眼的兴趣。

这家伙是怎么当上黄金圣斗士的!

星矢咬着牙,却没有反驳什么。黄金对于青铜下达的指令,只要不涉及叛逆罪行,都必须得到执行。

况且巨蟹座的话也没错,现在的他并不是无事可做。

星矢愤而离去,这让冰河有些担忧,所幸的是迪斯马斯克没有愤怒的样子,于是他也就放下心来,跟着走了。

“哈根,北欧的战士现在由你指挥,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来教你。”

迪斯马斯克淡淡道,止住了哈根还未开口的话。

“还是说你想违抗那位奥丁代行者的指令,放弃北欧的战友自己行动?”

哈根的脸上挣扎了许久,最后终于道,

“希路达大人临行前曾告诉我,在把村民们迁出这个地方之前,北欧的战士会暂时听从你的吩咐。”

“好意心领,不用了。”

“可是——”

“哈根,我是圣域的战士,不关心那位奥丁代行者对你说了什么。现在你还站在这里,北欧的战士就由你全权负责。只要你们不影响到计划,我不会过问你们干了什么。”

哈根脸色反复变换,迪斯马斯克的意思很清楚,他不想承担一丁点责任,当然也不会贪恋北欧的指挥权。

这让他有些不满,但也放心不少。

“我知道了,接下来如果有新的指令,请及时通知我们。”

迪斯马斯克目送哈根离开,站起身来。

“奥路菲,你去协助哈根和冰河,村子里的事情交给你处理,另外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的屋子。

战斗在即,我要好好休息,没事别打搅我。”

奥路菲脸色未变,心下有些不以为然。他可以感觉到对方没有疲惫或者受伤,休息什么的应该只是偷懒的借口。

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是这副样子,这样的黄金圣斗士,这样的圣域,真的能打赢圣战吗?

想到这里,奥路菲的心头有些苦涩,或许当年我离开圣域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叹息了一声,奥路菲摇了摇头,将门带上了。

当小屋内只剩下迪斯马斯克一个人,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要把心中的不安,犹豫,恐惧全数驱离身体。

他是个独来独往的人,根本不懂得用人,与其把局面弄成一团糟,不如把事情交给合适的人来负责。

至于他们是不是看得起自己,那又有什么关系?

“好在局面暂时稳住了.....”迪斯马斯克喃喃道,但是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做。

加隆失陷于哈迪斯城,要通知圣域吗?

迪斯马斯克苦笑一声,依照教皇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也无法再派出援手的了。

那么还是放弃吧。

“加隆,你不要怪我啊。”

迪斯马斯克的手指敲打着桌面,视线无意间略过半杯残酒。

圣域名义上禁酒,因为酒精会影响到战士的判断力,但其实只要不过量的话,教皇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在那个地方,即使可以迪斯马斯克也始终觉得喝酒都不痛快,因为酒量受到控制,也没有人愿意陪他喝。

巨蟹宫之前是双子宫,撒加是一个没有瑕疵的男人,也是一个非常无趣的男人,喝酒这种事情就不要想了。

至于第五宫狮子宫,艾欧里亚滴酒不沾,和他谈酒一定是一顿呵斥。

只有那个家伙能好好喝一杯,迪斯马斯克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对了,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迪斯马斯克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思绪慢慢延展。

【我希望能驻守十二宫,参与此次圣战。】

【我没的选,只能相信他们。】

【如果发现了什么情况就带着他们撤离,办不到的话自己一个人先走也没有关系。】

你可真是个傻子啊,迪斯马斯克叹息一声,不过我也不聪明。

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迪斯马斯克接着痛饮,然后径直对着瓶子灌了起来,仿佛要把自己弄成烂醉一般。

因为有些事情,是清醒的状态下无论如何都做不了的。

直到脑子有些晕乎,他才摇晃着扬起食指,眸中的醉意忽聚忽散。

“我就再试一次,算是欠了你的。

啧,积尸气——冥界波!”

圣域——双子宫,

撒加静静的站着,金色的圣衣闪烁不定。

这不是撒加作为双子座圣衣的主人做了什么,而是圣衣自发的举动。

他遇上了危险吗?撒加皱起眉头,很快做出决定。

“你要去哪里,撒加?”

脚步声传来,进入双子宫的男人闭着眼,却并不妨碍他知晓脚下的路通往何方。

撒加面向来者,问道。

“你来双子宫有什么事情,沙加?”

行走间,沙加慢悠悠道,

“教皇有令,圣战期间为了确保十二宫的人员配置没有疏漏,需要从黄金圣斗士中抽选两人进行常时巡视。

今天是第一天,我之前通过的时候你并不在双子宫,能解释一下原因吗?”

“早晨的时候,雅典娜大人前往安抚十二宫周边村民们的情绪,我和米罗负责护卫,所以临时离开了双子宫。”

沙加闻言点了点头,

“明白了,那我就不继续打搅了。”

撒加让开身,沙加便继续前进,朝巨蟹宫进发。

“对了,白羊座的穆托我带一句话给你。”

沙加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道,

“双子座圣衣是十二件黄金圣衣中比较特别的个例,因为它所认可的主人并不仅限于一个,如果感应到其中一人有危险的话圣衣会自发前往援救,但前提是——得到另外一人的允许。”

沙加淡淡道,

“穆的话我已经带到了,之后我会详实告诉修罗第三宫的情况。

这里有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守卫,并没有疏漏的地方。”

沙加离开以后,撒加扬起手,双子座圣衣又渐渐的闪烁起来,似是在请求,又似是在催促。

教皇厅——

“来者止步。”

卡妙站在教皇厅的大门前,伸出手阻挡住来人。

“修罗,你有什么事情需要见教皇大人?”

摩羯座闻言也不生气,午时左右是教皇小睡的时间,他的年纪已经不允许他长时间工作,对于这个习惯众多圣斗士也是理解的。

“教皇谕令,处女座沙加,摩羯座修罗已经将白羊宫至摩羯宫巡视完毕。除去巨蟹宫以外,剩下的地方并没有空缺。”

水瓶宫的卡妙今天负责守卫教皇厅,双鱼座则是由教皇直接命令,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缺漏后,修罗缓了缓,

“对了,片刻前双子宫内有小宇宙波动,虽然不像是撒加离开了第三宫,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安,或许是双子座黄金圣衣出了问题,希望教皇大人能够注意。”

双子座圣衣?卡妙很快明白过来。

“我知道了。”

一小时后,

“卡妙,修罗应该有把今天的巡视情况告诉你了。怎么样,一切正常吗?”

恢复精神的史昂把卡妙召进教皇厅,问道。

“依照修罗所说,十二宫一切正常,并没有需要额外关注的地方。”

“是吗?”,教皇小口品着茶水,徐徐的吹着蒸腾的热气,就这么看着卡妙一成不变的淡漠表情,“阿布罗狄,你的意见呢?”

门壁的阴影中,依靠着墙面的双鱼座把玩着红玫瑰,慢慢显出了身形。

一滴冷汗自卡妙的额角落下,好在他是低着头,所以教皇也没有看出什么。

阿布罗狄朝卡妙走来,直到行至他的身边单膝跪下,等了一会儿才道。

“双鱼座阿布罗狄,意见与卡妙一致,十二宫守备状态良好,没有任何异常。”

“原来如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