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老师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826字
  • 2016-08-11 08:30:00

在下一次旅行开始前,你需要将过去几次课程所学的内容都熟练的使用出来。

一身白色衣袍的中年女人面无表情的盯着小桌子边的少女,手中的教鞭突兀的挥起,带出一阵风声。

“啪——”,

少女的手背上多出一道红痕,火辣的痛楚令她的手掌下意识的一缩,

“你手边的主菜并不是鸡肉而是牛肉,为什么选择白葡萄酒?”

“因为我的手边并没有红葡萄酒。”

少女闷闷道,显然是对刚才的惩戒非常不满。

“但是你没有说出来,依旧选择了错误的答案。”

这一次少女并没有回应教师的话,用餐刀安静的切割着食物。

“啪——”

教鞭再一次挥出,教师淡淡道,

“餐刀的使用方式是前后移动,在刀伸出去的时候用力,而不是拉扯回来的时候。

你的动作很粗鲁,这样会影响我们北欧的形象。”

“可是......可是,我没有力气。”

餐刀脱手,少女撑着自己的双腿,低着头掩饰脸颊上的泪渍。

教师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女,等了有两分钟左右,终于说道。

“时间已经到了,在餐桌上让别人等待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所以晚餐时间到此为止。

如果你不想明天接着挨饿的话,就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技巧。”

教师拍了拍手,两边各出现一个侍女,很是利索的把餐盘与餐具收走,并将桌子清理干净。

“那么,我们先离开了,希路达大人。”

教师最后弯下腰,慢慢的退出房间。

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瑕疵,语态十分恭敬。但自始自终都没有看过,也没有在意少女的脸。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用餐也是一件让人如此厌恶的事情。】

雪峰之顶,须发皆白但身体健硕的老者撑着石栏,远眺冰地上的景色。

老者回过神,轻声道。

“希路达吗?”

他的身后,少女缓缓走了出来。

“维伊老师。”

维伊转过身,下意识的看了眼少女的手臂。

“看来你的进步很大,近些年都很少看到你再被梅夫人责罚了。”

“是老师们教导有方。”希路达淡淡道,脸上是一成不变的表情。似笑非笑,矜持而高贵。

听到弟子的回答,维伊很清楚这并非她的本心,于是他蹲下身,似父亲般轻抚着少女的发丝。

“这些年辛苦你了,我们其实都清楚,教授你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了你的年龄所能承受的范围。

但是我们没有选择,北欧正在不断的衰弱,我们要维系与外界的联系,就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希路达应了一声,也不知是对老师的话做出回应,还是单纯的礼貌用语。

如果说两年前维伊还能猜出弟子的心思,那么现在他连少女的情绪都看不出来了。

连系着两人的羁绊已经一点点淡化,或许已经完全消失。

站在他眼前的少女,只要再过上三五年便是一位合格的仙宫领袖,奥丁的地上代行者。

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她的存在对于北欧而言是福,还是祸?

维伊的心情忽然变得落寞,这令他警觉起来,因为从前他不会有如此消极的情绪。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放任那些人对弟子提出越加多,越加严格的要求。

“希路达,我等不了太长时间了。”

少女抬起头,双眸中隐含着疑惑。

或许是感受到弟子的忧虑,这让维伊难得开心起来,他领着少女来到高台边,

“希路达,在北欧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神王奥丁为他的子民铸造了一件至高的宝物,当能够贯彻他意志的人出现并取得这件宝物时,他就能获得足够保护北欧的力量。”

“保护,北欧的力量?”

希路达喃喃道,

“没错,如果有了那件宝物,获得它的力量,你就能从诸多枷锁中解放出来。”维伊说道,“因为弱者,无法指责强者的错误。”

【弱者无法对强者指手画脚,能打破枷锁的唯有力量。】

耀眼的星芒冲上天际,将沿途接触的空气都染为黑色。

纵使看不清楚星体的真面目,维伊也能从连接天地的黑色轨迹中感受到虚无与死寂。

“他苏醒了?!”

“老师,你刚才说什么?”

广阔的观星台上,维伊听见弟子的话,重复道。

“他已经醒了,冥界之主......冥王——哈迪斯。”

“哈迪斯?”希路达当然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哈迪斯如果苏醒,那么圣战恐怕也不远了。老师,这次我们要怎么做,和以前一样监视冥界的动静吗?”

“监视?”维伊摇了摇头,“这种程度恐怕是不够的,哈迪斯苏醒本是预示圣战开始的信号,不应该有引动天界的威势。

另外,他苏醒的时间和我推算的也不一样。”

“不一样?”

“没错,他不应该在这个时间醒过来的。

因为他的对手,雅典娜仍需要数年左右才能恢复到常时的力量水准。”

希路达想了想,

“或许冥王也需要时间准备呢?”

“不,冥王并没有和雅典娜一样选择转生的方式,所以不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来成长。

历代圣战,理应是圣域先得到自己的神明,然后......”

说到这里,维伊顿了顿,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如果说这不是巧合的话,就是有人影响了雅典娜的降临时点。战争女神的灵魂居住在神界,那么能够影响她的也就只能是......神。

“希路达,我恐怕要远行一趟。”

“那我去准备一下。”

“不,这次我一个人去。”维伊缓缓道,目光幽幽的看着远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次的圣战恐怕会出现很大的变数。”

“老师您的意思是......圣域会失败?”

“没错,有人在打圣战的主意。如果不阻止的话,恐怕冥王会获得最后的胜利,这种结果是我们北欧无法承受的。”

维伊淡淡道,

“另外,这或许是一个契机也说不定。”

“契机.....难道说......”

“我们找遍了大地也没有那件至宝的下落,现在还没有找过的地方不外乎神界,冥界和圣域。神界是我们北欧无法插手的地方,至于冥界和圣域都与接下来的战役脱不了关系。

这一趟,我或许能有一点收获。”

“可是老师您对北欧而言非常重要,不应该亲身犯险。”

对于弟子的忧虑,维伊的脸上浮现如释重负的笑容,

“没有关系,我相信之后的事情你能够做的很好。我已经老了,有些事情再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希路达,事关重大......这件事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如果我能幸运的找到那件宝物,笔记上会有相应的提示。

但是三个月内我还没有回来,你一定不要去找我,明白了吗?”

【如老师所言,他走后我一直有留意笔记的变化。

那是他用来记录重要事情的本子,也是他的生命之书。如果他出现了意外,笔记也会出现相应的征兆。

我等了很久,笔记上终于出现了新的内容,那是一份详细的战报,另外也有关于宝物的消息。

只是,时间已经是三个月零三天之后。】

哈迪斯城深处,四五人高的大门外,希路达拿着一本破旧的笔记,在捷克弗里德的守护下,推开了门。

午夜是黑暗的时点,哈迪斯城的深处更是没有一点光。

希路达向前走去,隐隐察觉到这个空旷的房间尽头,有什么人坐在那里。

“是希路达吗?”

他的声音是如此熟悉,熟悉到连捷克弗里德都没有戒备。

“老师,是你吗?”

希路达朝着那个声音前进,从袖口取出一颗宝石,映照出眼前的路。

“你这孩子,真是让人不放心啊。”

维伊的声音让希路达安心不少,只是下一秒,她的视野所见定格住了她的身体。

那个苍老的声音,是从一具年轻的躯体发出的,他并没有穿着往日里的长袍,包覆住他身体的是一件完备的护甲。

它有着月亮般的冰冷光泽,诠释者黑暗与死亡的真谛。

这件护甲有着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它叫——冥衣。

“我记得有提醒过你不要来找我的,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我可爱的弟子啊?”

他站起身,三对黑翼展开,那一把缠绕着猩红光泽的长剑指向希路达与捷克弗里德,完全控制住两人的身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