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入夜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368字
  • 2017-05-14 20:37:20

行走在黑暗的长廊上,加隆整理完才得到的情报,对整座哈迪斯城的状况总算有了一个认识。

冥王因为肆意挥霍力量忽视了人类躯体的脆弱程度,致使进攻提前中止必须回到行宫休养。

几天前猎杀青铜的小鬼们,恐怕是真的看上了瞬的身体,可惜因为各种原因还是以失败告终。

身体近乎崩溃的他现在把自己关在了城堡深处,依照加隆猜测,若是真的无法治愈伤势......恐怕会动用神的身体也未可知。

至于双子神的情况比哈迪斯好不了多少,这对兄弟从前并没有大数量增幅过魔星实力的经验,认为几十个和两三个没什么区别,所以错估了对神力的损耗,如今也是不得不暂且回冥界恢复体力。

即是说,现在的哈迪斯城除了等待消化神力的魔星外,并没有神的存在。

加隆呼出一口气,感觉轻松了不少。

那么接下来,应该去找那只被俘虏的凤凰了。

格雷高的脑子里并没有关于一辉的情报,显然俘虏应该是由其他人处理的。时间不多的加隆没有办法找到当初处理凤凰座的魔星,但这座城内,理应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才对。

既不属于魔星,也不属于神,不过是一个女人的……潘多拉。

“我可不擅长对付这种类型的敌人呢?”

午夜时分,哈迪斯城的宽敞大厅内黑暗依旧。

一个孤冷的女子独坐在竖琴边,轻抚着琴弦。

没有光的世界造就了她那近乎苍白的皮肤,瓜子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冷淡。

水润的双眸里并无入眼之物,无论兵卒,亦或魔星,都不过是供她驱使的仆从。

只要神不在的时间里,那么她便是唯一的主。

即使强如冥界三巨头,也必须在她的面前屈膝,她是这座城堡的旧主,被神选中的女人。

其名为——潘多拉。

抚弄着琴弦,弹奏着哀伤的曲目,潘多拉闭着眼,静静享受着少有轻松的时刻。

在神的面前,她即使再如何不愿,也必须作出一副快乐的样子。

明明血亲全灭却无法复仇,甚至必须竭力侍奉仇人的不甘,早已化作苦涩的果实吞下。

她以为自己已经把所有的感情剥离除去,将此身化作神之人偶以供驱使。

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夜晚,竟然还能找回一点当初的感情。

只是,这种温存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来者打断。

“是谁在那里?”

平滑纤细的眉角微微弯曲,那淡漠的音色中夹杂着一丝不满,潘多拉的琴曲停滞,喝问来者。

那人的背脊处,一对恶魔般的蝠翅张开,翼尖与肩甲上根根锐角竖起,手持一根冗长的黑鞭,却带着三分不属战士的书卷气。

“路尼,你不好好守着自己的岗位,来这里干什么?”

潘多拉问道,天英星路尼,天退星格雷高,冥王留下两个魔星的本意就是为了照看这座城堡,后者以勇猛,前者为睿智,她平时也很放心。

但今天,这个基本看不见人影的炎魔怎么忽然来这儿了?

依照他的性子要来见自己,首先也得派一个兵卒前来询问才对。

路尼并没有回答潘多拉的话,往常睿智的眸子里,一圈红色的圆环已经占据着正中的位置,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稍显高大的小兵卒,正不断朝潘多拉走来。

“路尼,停下!”

潘多拉的话中已充满了命令的语调,

“没用的,他已经听不到你的命令了,女人。”

在潘多拉惊愕的目光中,那个小兵卒似是跨越了空间般,在下一刻便来到了她的身前。

“路尼,帮我守住门口,不要让其他人进来。”

小兵卒朝那天英星道,

出奇的是路尼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反驳,反而恭谨的退下,忠诚的执行着兵卒的命令。

“你是谁,竟然能如此轻易地控制哈迪斯殿下的魔星?“

小兵卒褪下头盔,显出苍蓝杂乱的碎发,似乎是憋得有些久了,他长长的吸了口气。

大概是认为对方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所以潘多拉又重复了一遍。

但,依旧没有回应。

四处张望的男人花了一些功夫,终于找到了一边桌子上的酒杯,闻了闻确定没有杂质后一饮而尽。

“唔,有些渴,抱歉我来了有段时间,嗓子有些干。”

加隆走上前,伸出手朝潘多拉抓去,拉出她近前的椅子,大刺刺的坐了下来。

依着他现在的角度,眼前的女人就好像成了主人的侍女般,侧立一边。

偶尔能够欣赏一下美人对于加隆来说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即使不认识也没有太大关系。

“我不习惯被人问,来这里当然也有自己的目的。”

加隆坐正身体,

“接下来,我问,你答。不要说不相关的话,那样会让这个过程变得复杂而痛苦。”

“你——”

金色的光束划过脖颈,潘多拉只觉脖子上的皮肤火辣辣的刺痛,不由紧皱起眉头。

“我不想浪费时间,也不想再重复说一遍刚才的话。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不然下一次见血的是你的脸蛋。”

大抵是看出对方的品性,潘多拉并没有再出声,但也没有要顺应对方的意思。此身已是神明之物,并无对死亡的恐惧。

那张脸上,确实看不出一点怯懦。

加隆寻思良久,觉着对方可能不太想配合自己,嘴角慢慢浮现一丝笑容。

“你不怕死吗?确实是很出色的种类,那么我就换个方式吧,之后如果还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就会离开这里去寻找冥王休憩的地方。”

寻找哈迪斯大人?

潘多拉嘲弄的看着加隆,似是期望对方立刻行动一样。

“嗯,你想的没错,我的确不是冥王的对手,要让他受重伤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让他强制苏醒并且感觉不舒服这种程度并不难。到时候我是死定了,你要怎么做呢?”

加隆站起身,欺近潘多拉,指尖轻划过她的脸蛋,在她的耳边缓缓道,

“明明是担负着守卫城堡的任务,却被不知名的刺客潜了进来,连带着损失了两个魔星,甚至于打搅了神的沉睡。

在神的面前出现这种失态,你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平息下来啊,女人?”

恶魔的耳语似是让潘多拉想起那些枉死的亲族,她的身体带上了一丝颤抖,在许久后才勉强抑制下来。

潘多拉心中挣扎了许久,终于道,

“你想知道些什么?”

加隆满意的坐了下来,

“三天前被你们俘虏的青铜圣斗士,他被关在了哪里?”

那个凤凰座?潘多拉冷哼了一声,

“原来是为了救回同伴才来的吗?”

“撒,谁知道呢~”

加隆撇了撇嘴,并没有继续解释什么。

潘多拉心下思考着,是继续拖延一会儿时间,还是告诉对方那个青铜圣斗士的下落。

半分钟后,潘多拉隐隐有了决断正欲开口,身体却突兀的颤抖了起来。

不仅仅是她,连加隆的脸色也阴沉了下去。

哈迪斯城内外,深邃黑暗的雾气展开,开始吞噬一切。

两人都明白,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