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终章 光明还是黑暗,The Last War(六)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720字
  • 2017-10-03 14:00:26

结束了,圣战。

一百零八魔星,双子神,

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圣域已经确实攻陷。

这片大地的力量,消亡了。

“哈.....哈迪斯!”

白与青的圣斗士推开岩块,站了起来。

“嗯?

青铜的兵卒吗?”

哈迪斯瞥了眼两人,

“安静的躺在那里不好吗,为什么还要站起来?

你们的神,已经死了。”

雅典娜大人.....

紫龙深吸一口气,

“那么我要在这里打倒你。”

如果消灭冥王,说不定.....说不定圣战仍有回转的余地!

哈迪斯很简单的读出两人的想法,却没有纠正对方的意思。

凡人,本就无可救药。

既然还剩下两个小卒子,再花些时间清理一下也没什么。

“唔——”,

视野里,两位青铜圣斗士的身体出现重影,

哈迪斯不可抑制的捂住头,

灵魂的伤,太重了吗......

水瓶座的冻气,

教皇的光之阵,

再加上,那个双子座.....

恶战之后,突破战阵女神的封印强行回归,并用了最大的力量消灭雅典娜。

即使是神的灵魂,也快要到极限了。

有些麻烦了啊。

没想到,吾竟然会为区区两个青铜的兵卒而忧虑,

青色的龙劲湮散,冻气构筑的冰壳崩裂,

深红的霹雳卷住两人的身体,将他们捆缚住提了起来。

“唔——”,

【我这是,怎么了?】

黑色的影子撞了过来,破碎岩壁。

“喀拉——”,

染血的手掌握住尖锐的岩石,站了起来。

他扫了眼苏醒的同伴,凝眉道,

“一辉?”

“紫龙?!”

凤凰座摇了摇头,似乎还没有从晕厥的状态中完全恢复,

“我这是在哪里?

十二宫,怎么样了?”

“.......”,

紫龙深吸一口气,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了,如果你什么都不清楚的话,向后看看就明白了。”

说着,他的身体融于奔跃的龙影中,消失于青色的光芒里,朝着前方再次冲了过去。

向后看?

一辉迟疑的转过身,

在他的身后,是破碎的石阶长廊,

再向下,则是黑色的焦土与燃烧的山地。

曾经神圣的地域,似乎只存在于记忆的碎片中,从未出现过一般。

怎么可能?!

这是,十二宫?!

圣域最神圣,最坚固的防御,竟然......被破坏了?!

“对了,瞬!

瞬在哪里?!”

一辉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彷徨,

那种颤栗,即使面对死亡也未曾有过!

正前方,

战斗仍在继续。

冰结的冻气凝聚于双手,冰河自然注意到了凤凰座的异动,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劝慰战友了,

“一辉,不用浪费时间了。

瞬,已经——”

没错,战友,恩师,神,

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既然还有北欧的存在,这条性命......便应该留在这个战场上!

“吾师卡妙,

在此,允许我再使用一次您教授的招数,

封冻吧,水瓶座的奥义。”

他的双手合掌高举,

未曾见过的姿态,对于冥王却不陌生的招数,

是了,那是水瓶座,那个家伙使用的奥义。

“Aurora——Execution!”

白色的冻气直击冥王的胸前,被黑色的手甲抵挡。

哼,即使吾的神力衰弱到这种程度,也不会被你击退的,青铜的小鬼。

“再试试这个吧,冥王。”

“?!”

黄金的剑芒劈斩,险险错过冥王的脖颈,削断他的一缕长发。

“我们的身上,有黄金圣斗士留下的意志与力量。”

紫龙扬起手臂,

“战斗,不会轻易结束的!”

【冥王?!】

那个是,冥王——哈迪斯?

一辉愕然的看着敌人,

这张脸,这副样子,并不是瞬。

那么,瞬在哪里?

他的目光游走,

终于,在一角的废墟边找到了星云锁链。

沿着那破损的锁链走到头,是一件散发着淡淡气息的圣衣。

仙女座圣衣。

“瞬......”,

他脱力般的跪下来,面对着弟弟的圣衣,

黑色的波纹抹消冻气,弹飞青铜的两人,

“雅典娜都已经死了,

你们还有什么战斗的理由,青铜的兵卒?!”

神,

战争女神,

圣域的信仰,雅典娜?

连那位大人都——

【啊,你是凤凰座?】

【我听加隆说,你在圣战中发挥的很出色呢,黄金圣斗士可是很少夸赞别人的,我相信你的力量一定能为圣域带来希望。】

【仙女座?他是你的弟弟吗,没关系的,他的伤势我已经处理过了,暂时没有危险了。】

青涩,并没有多少威严的神,

出奇的,并不讨厌,

本以为能为她做些什么,无论是回报瞬的恩情,还是完成自己的义务。

没想到......

“凤凰座,

我不清楚加隆为什么如此重视你,

但作为他的哥哥,既然他如此要求,我会将第八感的体悟交予你。

虽然我并不认为你有使用它的能耐。”

“你在怀疑我的力量?!”

“与力量无关,我看得出你已经具备七感的层次,

但是,你的心仍有牵挂。

这样的战士,是没有办法使用八感力量的。”

他,双子座撒加,说的没错。

我的心中有着无法割断的牵绊。

瞬,只有他一个人,我仍旧放心不下。

正因为如此......今日才会出现如此境况。

火红的炎燃起,阻断冥王的攻势,

重伤喘息的紫龙与冰河身后,那个影子变得清晰,

“暂且让给我一些时间,

紫龙,冰河。”

“?”

一辉踏入燃烧的大地,接近数米外的强敌。

“哈迪斯。”

“你是......原来如此,

那个时候的兵卒吗?”

哈迪斯嗤笑道,

“这一次,又要逃了吗?”

“逃?

不,不需要了。”

一辉的眼中,火红的炎静静的燃烧,

“你毁了十二宫,

杀了瞬,

杀了雅典娜。”

没错,

我的战友,

我的血缘,

我的信仰,

如今,尽数湮灭。

我已经,没有需要回避的理由了。

我需要的是,力量。

【力量,第七感的层次可不配你的身份,凤凰座。】

【我的确知道如何使用八感,不,是八感以上的力量。但是,即使我将方法告诉你,你又能使用它吗,一辉?】

【跨越生死,心无挂碍,才能自由使用小宇宙的神髓。在这以上,如有神血配合,圣衣将会出现以往不曾出现的姿态。】

【不过对于现在的你,即使得到了神血,圣衣也不会给予任何的回应。】

【因为你不曾告诉圣衣,你.....想要做什么。】

这条性命,已经无关紧要。

此心已死,没有需要忧虑的借口。

在这里燃烧吧,我的小宇宙,

火红的炎衣披挂在他的铠甲上,他的双拳平直伸出,在上举后划出一道半月的弧,最终所有的炎劲尽数收束于他的右掌。

“品尝一下凤凰的愤怒吧,哈迪斯。”

凤翼——天翔!

燃烧的飞鸟展开火红的大翼,冲向哈迪斯的方向。

“哼,区区青铜的招数——”

他伸出手,稳稳地接住火红的凤凰飞炎,但身体却在一触之后,慢慢的被逼退。

甚至于,那火焰并未被冥王之力侵蚀,反而越加的高涨。

回应我,神血。

现在我会告诉你,我最后想要完成的事情。

“振翅吧,凤凰座——神圣衣!”

高温的火焰因小宇宙的提升得到升华,覆盖青铜的圣衣,

灼尽一切的热度退却后,金色的尾翎飘扬,

此刻冥王所见的敌人,已经换上了新的姿态,

华美的纹刻,金色的铠甲,银色的雕文,

那小宇宙的层次,在向着未知的境界不断地提升。

“哈迪斯,

我要.......亲手宰了你!!!”

金色的火焰与黑雾碰撞,一度镇压神的力量,

“可恶,

偏偏在这个时候——”

体力衰减,神力勉强维持战局的平衡,哈迪斯咬牙坚持着,

若不是之前的战斗受到的伤害过重,他有无数种方法击败眼前的敌人。

可惜,目前的状态,只能再支撑一会儿了。

他能够看得出,眼下敌人的青铜圣衣,不过是得到了暂时的力量加持。

只要熬过了这一小段时间,只要再有一点点时间,

“唔——”

劲风过耳,哈迪斯的嘴角溢出血丝,

他低下头,

只见胸前,一弯黄金的圆刃破开了胸甲,贯穿了他的身体。

“怎么......可能?”

金色的火焰顺势铺盖冥王的身体,灼烧的伤势中,哈迪斯没有再去关心凤凰座的攻势,而是转过了头,

是谁,在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