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过去于现在,教皇(五)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213字
  • 2017-09-25 22:00:27

“圣战,终于......结束了。”

“冥界一百零八魔星,已经全数封印了。”

“雅典娜大人也——”

疮痍的大地上,破碎的圣衣散落,

这样,我们也能够放心了。

以后,

未来,

就托付给你了,

白羊座,

不,

教皇——史昂。

两百四十三年后,也一定要赢啊,带领未来的孩子们。

“童虎。”

“?”

“为什么,会是我们活了下来呢?”

“或许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事情。”

天秤座轻抚圣衣,卸下铠甲的他换上一身便服,戴上了斗笠,

“我们还有未尽的使命吧,

会有,只有我们才能完成的事情。

这也是我们活下来的意义。”

“是吗?”

和着血腥味的冷风吹起,将教皇的法袍刮擦的褶皱起来。

我,有两百年的时间。

我要,活下去。

我要,重建这片圣域。

我要,重组——黄道十二宫。

我还要,打倒——冥王哈迪斯!

以凡人的身份,完成常人无法胜任的事情。

与即使在诸神中,也是位列最上位的,冥王为敌。

要怎么做,才能赢呢?

“力量,要和强大的敌人作战,如果拥有比对方更加强大的力量,那么我们就能赢了吧?”

战斗,可不是靠蛮力就能分出胜负的,阿鲁迪巴啊。

“老师,您拥有在我们以上的战斗技巧,即使与神为敌,也不会处于下风的。”

不,

穆,当你见识过神的战法以后,就不会再这么认为了。

神力,是能够碾压凡人战技的存在,即便是光速拳这种层次的力量,

或许......也只能作为参与恶战的基本条件之一。

“那么,将心,技,体都磨炼到极致,或许能窥见一丝胜算。”

的确,唯有先走到顶点,才有资格继续向上探寻呢,撒加。

没想到,

已经过去了两百年的时间,

圣域已经恢复如初,

黄金圣斗士们也如数入驻十二宫。

更为重要的是,

已经有两百四十三年的时间未见了,

雅典娜大人。

“教皇,我们会赢的吧?”

女孩坐在最上位,紧张的说道。

在下位两侧,十二位黄金圣斗士依次看来。

“啊,我们会赢的。”

即使,我还没有找到能够战胜冥王的方法。

战斗的技巧已经磨炼了无数次,

禁药的准备也已经反复了许久,

每一次,每一次都将自身的小宇宙灌注在黄金圣衣上。

重复设想,预估,下一次圣战将会怎样开始,

我们,又该怎样赢得胜利。

能够使用的策略超过百万种,

却没有一种,是能够击杀冥王的。

是的,

虽然不想承认,

但仅仅依靠我,

仅仅依靠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

是无法杀死冥王的。

那么要怎么做呢?

“准备投降了吗,史昂?”

老友笑着问道,

怎么可能......

只是,

如果没有杀死冥王的办法,

那么我所能做的唯有——削弱他的力量,为雅典娜大人创造胜机!

此次圣战,看来无法凭借我的谋略与力量划上终止符。

因为每一个时代的战斗,都将由属于那个时代的战士终结,所以我这种前圣战的老人,没法代替他们完成任务......吗?

真是可惜。

不过啊,

这个时代,还有我能够做的事情。

因为我是前圣战残存的圣斗士,

我是承载过去的男人,

我要为他们,将这个时代延续下去。

连接过去与现在,是我作为教皇,能够做到的最后一件事!

“冥王,把你的力量,留下来!!!”

光之枪深深的扎入冥王的背脊与胸口,似火红的钢铁般慢慢融化,那温暖,炽热的小宇宙与阴暗的灵魂接触,爆发黑色的雾气,侵蚀地砖与周遭的墙壁。

这种痛楚,

这种愤怒,

已经有多长的时间没有感受到了?

“教皇?!!”

冰冷的眸中充斥着杀意与憎恶,冥王的宿体开始颤抖,

浓密的黑雾中,一个黑色的大茧浮现,破碎。

崩裂的黑暗里,六片黑色的长翼舒展,

穿戴黑色冥甲的神终于显出真正的姿态,

即使被星云锁链与光之阵式捆缚,依旧无法完全抑制他的神力,

并且,伴随着神之灵魂的出现,教皇厅变得颤动,悲鸣,仿若下一刻就要塌陷一般。

那是属于神的真正力量。

“想要夺走吾的小宇宙?”

无尽的怒火后,是神之灵魂的嘲讽,

“办得到的话就试试吧!

用你那伤残的身躯,和这破损的教皇厅,

试试看,能夺走吾多少力量啊,

凡人!!!”

解放限制,将自身的小宇宙全数压上,

不惜以自伤为代价的神的攻击,将光之枪从体内一点点压迫了出来,

钢铁交加的铿锵声后,反转的光枪飞射,洞穿教皇厅的墙壁,

直到此刻,史昂开始接触神的小宇宙,

那是怎样的层次啊......

已经无法以目力以及识感估测,便似海一般,深渊一般,

不,

更像是......真正的宇宙一般,

无论从中夺取多少,

都不曾有任何衰弱的迹象,

内里只会是更加深沉的黑暗。

黑色的雾,黑色的小宇宙与光之阵式一道消散,

然而,冗长的时间过后,

先传入耳中却并非是冥王的嘶嚎,

“喀拉——”,

刺耳的破损声接连响起,

史昂低下头,

血红的胸口处,裂纹盘满黄金圣衣的表面,

怎么......可能?

位列八十八件圣衣顶点的十二件黄金圣衣之一,

白羊座黄金圣衣,竟然连维持阵式都做不到.....破损到这种地步?!

“咳——”,

血沫飞溅,身体的气力大幅度衰减,

可恶,

禁药争取的时间......也快到了吗?

可恶啊,

我,估算错了吗?

这具身体,这件圣衣,

没有办法封禁冥王的力量吗?!

“你已经老了,凡人。

无论是生命,还是小宇宙。

即使靠着药力短暂的复苏,然而两百年的生命终究无法在与神力对抗。

这一战,赢得会是吾啊,

教皇!!!”

伴随着神的裁决,

苦苦支撑的教皇厅墙体,逸现百数条裂纹,在光之粒子大量消耗后,阵式也变得黯淡下来。

机关算尽,没想到只能消去神那不到一成的小宇宙。

到此.....为止了?

史昂的身体变得模糊,

他不甘的抬起头,

在他的头顶,是神那冷漠的眸光,

一如两百四十三年前,那次圣战一样。

残尽的光粒变得耀眼,

无论是史昂亦或者冥王都清楚,这便是阵式最后的力量。

此战之后,

圣域,便真正消亡了!

是吗,

我作为教皇,作为人类的生命,

已经结束了。

“至少,最后——”

强光过后,紧缚冥王的锁链分解,重组为粉红色的铠甲,徐徐降落。

“哼,用最后的力量分离出那个凡人的灵魂吗?”

巨大的黑色灵体上,

冥王嗤笑道,他就看着那件青铜圣衣慢慢消失于眼前,并没有关心它的去处。

即是不屑,也是不能。

没有了灵魂的阻碍,

这具身体便能自如使用了。

不过还真是消耗了吾一些力气呢,教皇?

光之阵式完全消失,

神的灵魂裹挟着宿体,逐渐降落。

【真是狼狈呢,白羊座。】

“?”

他的视野恢复,

此刻所站的地方,熟悉又陌生。

第一宫,白羊宫的入口。

【果然,只留下你和童虎,让我们放心不下啊。】

脚步声传来,黑暗中,

那些光影的变得清晰。

“怎么会,黄道十二宫,明明已经被冥王——”

【可别听他胡说,白羊座。】

【啊,没错,我们在这里看的很清楚。】

【你做的很好。】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本不应该存在的人,

那在两百四十三年前的恶战中消逝的生命,

竟然——

“你们.....不是已经......”

“我们的身体已经消逝,灵魂也——

只是,依托圣域的力量,

我们曾在有限的时间里,

在驻守十二宫时留下的些许小宇宙,仍旧保存了下来。”

“在冥王以神力破坏十二宫之后,我们的力量得以脱离,为此——”

“我们来见你,最后一面。”

【你,还有必须完成的使命吧?】

站在以前的战友,模糊的面容里似乎仍旧带着一丝不满,

【现在,可不是沉溺于悲伤地时候。】

“啊,的确。”

【如此。】

【我们将最后的力量,交予你了。】

【自神话时代开始,圣域十二宫的力量。】

在恶战逝去的生命,

我们未能完成的夙愿。

二百四十三年的遗憾,

二百四十三年的痛苦,

二百四十三年的力量,

【在此集结过去的小宇宙,为了延续这个时代!】

他们伸出拳,浸透了光之小宇宙的粒子全数依附于破损的黄金圣衣上。

“替我们的时代画上句点吧,教皇。

为了未来的孩子们!”

失去光芒的大殿内,神的灵魂注意到那个穿着破损铠甲的男人,

他以不快的步伐穿刺过神的灵魂,

“唔——”,

哈迪斯伸出手,愕然的按在胸口,

那里,残留着一道星光,

以其为中心,两条光轨延展而出,在神的灵魂上割裂出伤口,

“这......力量.......”

直至留下十二个光点,纤细的折线才停止扩张,

这图纹,很快唤醒哈迪斯的认知,

是了,

这个是——被自己亲手破坏的......

“最后一次,

再见识一下吧,哈迪斯。”

【两百四十三年前,黄道十二宫的色彩!】

“哇啊啊啊——”,

黑色的灵体割裂为两半,半数的小宇宙在光纹中蒸发殆尽。

轰鸣声中,教皇厅整个塌陷,湮灭。

唯留下两个身影,

那黑衣的冥王双手撑住地面,憎恶的看着眼前,那逐渐模糊的黄金身影。

没有办法看到最后真是遗憾啊,

不过您一定能赢的,

雅典娜大人。

他慢慢仰起头,朝夜空的深处看去。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呢。”

稀薄的风力带走他的声音,

剥离出那件血红的,黄金圣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