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过去与现在,教皇(四)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880字
  • 2017-09-18 14:01:01

“嗯,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好。”

宽敞的房间内,

教皇朝一边等待的少女点了点头,转而对躺在床上休憩的战士道,

“瞬,

过一段时间,黄金圣斗士会将圣域的平民一起送往北欧。

那个时候,你和他们一起过去。

我会安排凤凰座,白鸟座,天龙座护送你们。”

“烦劳教皇殿下和雅典娜大人费心了,

我作为圣斗士,

无法在战场上击退敌人,反而将自身陷入陷阱,实在是——”

瞬伸出双手,却连举起都非常费力,苦涩道。

“好好休息吧,瞬。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其他的同伴吧。”

少女安慰道,

其他的人?

瞬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在青铜败退,白银消亡后,

有资格接下恶劣战况的人,唯有......黄金圣斗士了。

待了许久,想起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完成的女神大人,朝两人点了点头,便朝外走了出去。

教皇站起身,将调制好的药物放在瞬的床边,

“教皇殿下。”

史昂见瞬神情犹豫,便息了要离开的心思。

仙女座将杯子放在手中,摆弄了许久,终于说道,

“有些问题,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我,

我想,可能会再麻烦您一会儿。”

“那时候的战斗残留的暗伤吗?”

史昂找了个椅子坐下,问道。

“或许是,或许......不是。”

瞬沉默了一阵子,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自从那一战以后,我时常会看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有些时候,我能感觉到灵魂似乎离开了身体,游荡在其他的地方。

有些时候,我能感觉到六感变得非常敏锐,但静下来却又一无所获。

不瞒您说,前几天,我就很担心,一睡下去是否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伴随着这种状态越加的频繁,

我能感觉到,

有一个很强大的存在正看着我,而我却没有办法找到他一丁点的痕迹。”

瞬认真的看着教皇,

“我想,

圣域之中,唯有您和雅典娜大人能解答我的困惑。”

作为青铜圣斗士,一向安静,或者说有些软弱的男人,

第一次变得坚定,他接着道,

“我非常清楚这种状态并非是个人的幻觉,

所以,也请您不要敷衍我,

如果您真的了解,请告诉我.......

不,请肯定我的猜想。

那个家伙,是否是......”

瞬的身体出现一丝颤抖,仿佛想起那个时候的无力与挣扎。

即使没有说出他的名字,史昂也明白对方的意思。

教皇的双手交握在一处,思虑了好久,才缓缓道。

“你猜的没错,

那是冥王的力量。”

“果然......”

瞬的脸上浮现一丝苦涩与解脱,

既有对现状的不安,也有疑惑得到解答的满足,

然而,当问题付出水面以后,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如何解决眼下的困境。

“两百四十三年一次的圣战,冥王参与战斗的方式从来都是一样的。

选择大地上心灵最为纯洁的人类,霸占他的身体作为灵魂的容器。”

接下来的话,史昂没有说的太清楚,

只是转而道,

“不过你不用太担心,现在你受冥王之力的侵蚀并不严重,

只要能进入北欧,冥王便无法对你出手。

直至圣战结束,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症状了。”

借北欧奥丁之力防御,以圣域之力牵住冥王的力量,

如此,

纵使强如冥王哈迪斯也无法兼顾两方,

为了取一具肉身,花费如此大的代价与他的目的不符。

“如果,

如果把我的身体毁灭,那么——”

“瞬!”

史昂冷喝一声,打断仙女座的话。

“你可知道,圣域为了救回你们,花了多少力气?

你虽然是青铜圣斗士,但此次圣战之后,便是圣域的基石。

这种话,以后可不要让我听到!”

瞬平静的坐在床边,偏过脸看向窗外,

良久后,才听他说道,

“教皇殿下,

我啊,是个很弱小的人类。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想着以后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虽然和紫龙,冰河,哥哥他们一块修炼,但不长进的那个总是我。

成为圣斗士什么的,是之前一直不敢想的事情。”

那段艰辛的日子仍旧历历在目,

被教训,负伤,哭泣。

只是如今想来,瞬的脸上不自禁多出笑容,

“在出发去修炼地的那晚,运气不好的我选中的是死亡之地。

我想着,这次大概会死吧。

到头来,是哥哥代替我去了死亡皇后岛。

虽然他活着回来了,但心里始终多出了一块无法修补的伤痕。

圣战开始,

冥王军攻入大地,

那一年,我刚取得仙女座圣衣,

力量发挥的并不如意,没有很好地抵御强敌,

我想着,这次大概会死吧。

结果,是我的老师,仙王座将我们救了回来,但是他自己却......”

瞬苦涩道,

“前不久,那次战斗也是,险些拖累了大家。”

他深吸一口气,缓慢而坚定的道,

“教皇殿下,

我好歹也是圣斗士的一员,在取得这件仙女座圣衣时,曾向我的老师,我的同伴,我的心立誓,

这一生会为了大地,为了雅典娜大人而战。

我不想成为负累,不想逃避,

这一次,我不想有任何人为了拯救我,牺牲自己。

我想为那位大人,为了哥哥,做些什么。”

他认真的看向史昂,

“如果有什么,

不,一定有什么事情,是现在的我能够做的,

如果是您的话,如果是作为教皇的您,一定非常的清楚。

所以请告诉我,教皇殿下,

我,

仙女座——瞬,

能够以何种方式,参与此次圣战?!”

黑剑穿过胸口,

冰冷的寒意开始侵蚀他的意志,

模糊的视野中,一个黑色的人影徐徐走来,

“终于结束了,真是浪费了吾不少力气啊,教皇。”

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如果我拒绝了他,该有多好。

作为教皇,作为承载过去的人,

竟然会将未来的希望拉入此次圣战。

我还真是个,没用的老家伙。

不过啊——

握紧的黑剑慢慢抽离,然而另一只手臂攀上了剑锋,死死地将它卡主。

“嗯?”

哈迪斯皱起眉,

“冥王,我可没有这么简单被你干掉。

不,正确的说法是,

真正的战斗,将从现在开始啊。”

黄金的手甲施加的力道越发的大了起来,然而冥王却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

“别自欺欺人了,你这种状况,即使放着不管也撑不了多久。

战斗?

何等傲慢的想法。”

“傲慢的人,到底是谁啊!”

史昂的手臂捏紧黑剑,却没有将之抽离的意思,反而让它更深的扎入胸口,

伴随着痛楚的刺激,他的眸变得清晰,

“哈迪斯,

你认为,此刻的圣域,

除了应战的黄金圣斗士以外,为什么会有一个虚弱的人类停留在十二宫内?”

“?”

“以冥王之力打上的标记,难以用肉眼识别,却没办法骗过我啊。

每一次都以同样的手段掠夺人类的身体,

你以为,我们真的对你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吗?!”

鲜红的血流淌在史昂的周围,却没有停滞与凝固的迹象,

在微光的粒子照耀下,它们逐渐盘踞大殿的某些流道。

最后,那些血,那黄金的小宇宙,

如触发了某个开关一般,令大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十数个巨大的光之影分列两侧,便似这大殿的守卫一般,缓慢的站立起来。

“这些是?”

哈迪斯察觉到一丝不安,可惜那把黑剑,却始终无法从史昂的胸口抽离。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哈迪斯呦,

你知道你占据的肉身,是什么身份吗?”

史昂的嘴角微微弯起,

“是青铜圣斗士啊。

你知道,

以青铜圣斗士之身,

在这教皇厅,行刺教皇,

是何等的大罪吗?”

他的手掌在剑锋上一抹,深红的光泽立时涂满了剑身,

“我来告诉你吧,

十二宫以上,为什么会有教皇厅的存在,

以及像我这种人,存在的意义。”

黄金的小宇宙凝缩于史昂的身体,伴随着他的话,四周的光之影渐渐有了动作,

“开始吧,

教皇对于‘罪人’的——审判!”

光之洪流注满每一处隐秘的流道,当它们变得耀眼时,

哈迪斯才注意到,这教皇厅本身便是刻录了极多阵式的载具,

然而要发动如此强大的招数,

无论是小宇宙的量,亦或者条件,都有极高的要求。

“这教皇厅,容纳了不知多少先辈的力量,

甚至于雅典娜大人,在每一次圣战都会为它持续的灌注神力。

为的,自然是保护名为教皇的存在。

为了让他,能够确实的承载过去啊!”

光之粒子聚集在他的身边,崩开哈迪斯的身体,

钢铁般的锁链顺势飞起,将神选择的容器捆缚,悬吊在空中。

那些光之影各伸出一只手,纯粹由小宇宙形成的武器慢慢成形。

可恶,这个力量......

此刻的哈迪斯不仅惊异于对方的力量,更惊异于这具身体的状况,

从一刻前开始,

这具身体,竟然无法控制了!

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这个锁链,为什么.....为什么竟然会有一丝亲切的感觉?

不,是肉身残留的执念吗?!

“奇怪吗,哈迪斯?

神明的灵魂,竟然会屈服于凡铁之下。

道理很简单啊,

那个锁链,是那个孩子的武器。”

史昂的脸上浮现一丝痛楚,

“仙女座的星云锁链,

仙女座,那个孩子的守护星座,

原本就是为了解救大家,而被作为祭品献给神的供品。”

抱歉啊,

瞬。

我作为教皇,非但将黄金圣斗士陷入死地,

亦无法解救你的性命。

但是......

强压下胸口的痛楚,史昂缓缓道,

“以教皇之名,进行最后的问询,

罪人,可有想要说的话?”

哈迪斯冷笑一声,

这阵式他并不陌生,乃是神力构筑的其中一种,

虽然效果惊人,但准备耗时,

并且,发动条件极其严格,

其一是需要发动者处于重伤的状态,

其二是需要受制者给出回应,

无论是何种回答,都会搅乱原本的小宇宙运转,最终被阵式攻击,

所以,现在的状况,只要安静的避过,那么阵式必然无法发动!

“是吗?

以沉默避开惩罚,这就是你的选择。

但是,万事可不会顺应你的心意来运转的,神啊。”

史昂缓缓道,

“青铜圣斗士,仙女座——瞬。

我以教皇之名定下你的罪过,

你.....可有异议?!”

他的脸上浮现一丝不忍,

然而下一刹,在冥王的身体上,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

“我,

仙女座,瞬,

承认以青铜圣斗士之身,袭杀教皇大罪。

请您,

给予我——最后的解脱。”

当那个声音出现时,哈迪斯便生出强烈的不安,

直至四周的光影越发的凝实,他已经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而,无法阻止。

在他的视野里,

教皇淡淡道,

“那么开始吧,最后的——裁决!”

光之枪刺入他的身体,带来的不仅仅是肉身的痛楚,还有灵魂被炙烤的焦灼,

“可恶,

教皇,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吾吗?

这种程度的伤,不,

即使你毁灭这具肉身,吾的灵魂依旧能找到下一个宿体,

吾作为冥王,绝不会如此落败的!!!”

“啊,我当然知道,

无论怎样伤害那具身体,你的灵魂都不会消失这一事实。”

史昂缓缓道,

“所以,我会给你定下最合适的惩罚。”

【以教皇之名,剥夺罪人的力量。】

那一瞬的冷意侵入神的灵魂,他看着眼前的敌人道出最后的话,

发出剧烈的挣扎,

【那么想见雅典娜大人的话,就留下你的小宇宙吧,哈迪斯!】

光之枪熔铸在他的体内,逐渐蒸发黑色的小宇宙,

教皇厅的大地,爆发冥王的怒火与不甘,

“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