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过去与现在,教皇(一)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403字
  • 2017-09-04 09:01:19

过去与现在,教皇(一)

褶皱的皮肤,枯朽的身材,老人一步步向上攀爬。

“请等一下,老师!”

十二宫前,

黄金圣斗士阻挡住来者,

“再向上的话,就是教皇厅了。

如果您有什么事情,请先行告知我们,稍后教皇会给予回应的!”

“是啊,老师!

即使是您也不能置十二宫的规则于一边,如此莽撞!”

“你们,想阻拦我?”

童虎摘下斗笠,古井无波的眼锁定住眼前的两人。

“......”

“如果您执意如此!”

再不复强健的四肢发出一声声脆响,仿若下一刻便要断折般活动起来,

“我也好久没有和你们过过招了,

这就开始吧。”

青色的龙劲缠绕在他的身上,

“就让我这个老家伙,来试试如今......十二宫的水准。”

【退下吧。】

十二宫以上,传来一个威严的男声。

两位黄金圣斗士面面相觑,大抵都清楚命令的对象到底是谁。

无奈之下,只能恭敬地退守一边。

童虎扬起头,

朝双鱼宫以上,那居于十二宫顶点的大殿看去。

圣域的事务已经有多年置之一旁,

四处收集珍稀材料,

耗费如此多的时间,人力,物力。

史昂,

即使是你这种男人,也无法抵御那个位置带来的诱惑吗?

童虎深深叹息一声,

希望我来的,还不算太晚。

没有黄金圣斗士的阻碍,天秤座得以很快抵达此行的目的地。

当他停在那紧闭的门扉前,便听到了老友那熟悉的声音。

“擅离封禁魔星之塔,私闯十二宫。

天秤座黄金圣斗士,童虎。

即使是你,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也绝不会姑息的。”

“突然就倒打一耙,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呢。

教皇——史昂!”

龙吟过耳,震开紧闭的大门,

走入的童虎所见,便是无数摆放有序的瓶瓶罐罐。

有些已经多出了刺鼻的苦味,有些还是颇为新鲜。

在这些瓶罐陈列的长廊尽头,昔年的老友正站在石座旁,依照着书籍在捣弄着什么。

“你还当我是教皇吗?”史昂放下手中的小钵,问道。

“这些,就是你荒废圣域事务的理由?”

童虎嗅了嗅,大抵也能分辨出一些药草,

以及他们的作用。

“史昂,你难道想......”

沉积力量之骨,复苏精神之草,洗去杂质之水,

将如此多的材料组合在一起,得到的答案只能是一个。

“突破神设下的限制,延续肉体的生命,直到永远。”

即——永生之药。

史昂扬起手臂,指间捏住一个琥珀小瓶。

“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童虎的气势一滞,

他的心情很复杂,一来是对这种稀世珍宝问世感到惊讶,二来是对目前教皇的状态感到迷茫。

三来,

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借神血续命的他,清楚即使是诸神的力量,也会有耗尽的一天。

所谓长生,靠的不过是外力强行延长肉体的寿命。

“那么,你手上的东西,又能为你增加多少年的生命?”

“增加?”

史昂的眉角皱起,

“不,恐怕喝下它,能活过三个小时都是问题。”

“?”

“童虎,我想你是弄错了。

我可没有为自己续命的打算。”

史昂将那琥珀小瓶随意的扔在一边,

“在接下教皇的那一刻起,我的职责便只有照看十二宫。

只要能在下一次圣战到来前,成功建设好圣域,便再没有遗憾了。”

他一步步走下台阶,

“悠久的生命,

那种东西,对于你我这种人来说,不过是漫长的诅咒罢了。”

他越过童虎所站的位置,朝外走去。

呆在房间里很久,有段时间没有呼吸过新鲜的空气了。

这个时代,并不属于我。

是的,

那些曾与我同行的人们,

那些曾见证过去的事物,

都已经一一消亡。

“童虎,名为教皇的存在,或许只是过去的遗物。”

史昂幽幽道,

“他的价值,不过是承载两百年的历史,直到将圣域交付给下一代。

是的,

一旦那一天到来,

我也......”

童虎静静等在一边,

不知是说不出反驳的话,还是无意去打搅老友。

“只是,老友啊。”

“?”

“如果可以的话,

我想和你一样.......”

黑色的剑芒斩开坚固的门壁,从容走入的冥王低下头,只见十二宫以上的大殿内,已经蓄满了池水。

“十二宫以上,

除了神殿以外,还有一座宫殿吗?”

“嗯?”

哈迪斯的眼神收束,固定在水池的中央,手中所握的黑剑先一步劈了下去。

老友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一样。

并非是作为教皇,

而是作为一个战士——直到最后!

金色的光束在大殿的顶部蒸发出一个大洞,直落于黑色的剑风前。

“我的弟子,穆。”

“?”

“这件白羊座圣衣,内里存在着我两百年来注入的小宇宙。

得到它的力量,你的战斗会轻松不少。”

“感谢您的帮助,老师。”

【说什么感谢啊。】

【明明,都没有使用过不是吗?】

“你总是违逆我的命令,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很难责怪你啊,穆。”

金色与黑色的小宇宙同时消弭,蔓延的池水逐步蒸干,

那光柱中,慢慢浮现一尊金色的圣衣,

四足站立的牧羊上,血渍斑斓,分不清是敌人的,亦或是自己的。

【最后一次了,一起战斗吧。】

【我的弟子。】

【我的......圣衣。】

牧羊的星璇在圣衣上逐渐闪耀,直到吞没圣衣,将大殿照的亮堂起来。

两个光影分列左右,徐徐靠近圣衣,慢慢重合。

“原来如此,圣域除了黄金圣斗士以外,还有一个人吗?”

张扬的翠绿长发,光洁的肌肤,强健的身体。

重获新生的男人有着静谧的气质,仿若盘卧在虚空中的星云般,依照着自己的规律活动,并将周遭的一起缓缓地推拒开。

无论是小宇宙,亦或是肉体,

眼前的男人,比之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都不差多少。

不,或许还要强上一筹。

“你,是谁?”

冥王横起黑剑,问道。

刚才吾的攻击,确实被他挡下了。

是巧合吗?

“我们应该见过面的,冥王。”

那人一步步走了下来,“在两百四十三年前,以另一种身份。”

两百四十三年前?

这个男人,这个圣衣,

“你——”

“前,白羊座黄金圣斗士,史昂。”

“二百四十三年前,本应腐朽的历史吗?”

哈迪斯冷笑一声,

巧合也好,诡计也好,

这一次,

会彻底的抹消你!

黑剑干脆利落的斩下,从史昂的额前劈了过去,

然而下一刹,

那个本该被切为两半的男人几步向前,以并不快的动作走着,却在冥王反应过来之前突破了距离的界限。

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胸甲上。

什么?!

星光闪耀,错愕的冥王被一击轰在墙壁上。

“有什么好奇怪的,冥王。

我们都已经和二百四十三年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受伤的凡人,即使灵魂再强大也会受制于身体。”

星光于掌心处消弭,史昂淡淡道,

“而我,

是圣域的教皇。”

静谧的男人散发着黄金的斗息,朝那跌落的碎岩中,沉默的神说道,

“站起来,冥王。”

【我那两百年的愤怒,还没有尽数宣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