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天琴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138字
  • 2017-05-14 20:28:47

焦热枯黑的大地上,黑色的影子们欺近上前,他们贪婪,冷血,傲慢,又不敢过分的逼迫。

因为在他们面前的白银圣斗士,还没有倒下。

银色的胸甲裂出几道口子,男子抱着竖琴半跪在地,将二十来个村民护卫在身后。

他的脸很好看,剑眉星眸,有着柔和安静的气质,放在平常应该是个脾气很好的男人。但现在他的神情没有一点妥协,作为战士的坚毅已经觉醒。

“传说中的圣斗士——天琴座奥路菲,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圆弧式齐刘海,发尾微微勾起,带着异域气息的冥斗士走上前,他的身后跟着数十个冥兵,有的正等待着指令,有的已经蠢蠢欲动,还有的拖着失去生气的尸首,作为自己的战利品。

“让我天兽星的法拉奥,用这魔琴送你一程吧。”

长琴在手,法拉奥正欲拨动着琴弦,却听身后有人道,

“法拉奥,潘多拉大人有过指令,我们不能伤害他的性命。”

浑身上下尽被冥衣包覆的魁梧男子从冥兵中走出,按住法拉奥的肩膀道。

“你要违逆那位大人的意思吗?”

“天败星,潘多拉大人的原话是在对方愿意的情况下将他带回来,可现在的状况你认为他会跟我们走吗?”

两人朝那天琴座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张往日里温和的脸上已是充斥着战意。

那是死战不退的表现,天败星从不少圣斗士的脸上看到过这副样子,也清楚这种状态下的敌人将会变得非常危险。

法拉奥冷笑一声,拨开天败星的手,朝前走去。

奥路菲,为潘多拉大人和冥界之主拨琴弄弦是我的工作。

此等荣耀,怎么能被你轻易抢走?

你就死在这里吧,雅典娜的圣斗士!

白色的冻气攀爬上长琴的边缘,冻结住法拉奥的手指,令琴师的心情变得非常的糟糕。

“我白鸟座的冰河就是赌上性命,也不会让你伤害他。”

站在奥路菲前方的男人有着一头过肩的金发,孤寂的眉宇下是一双冰蓝色眸子,左脸颊的伤口并未破坏他英俊的容貌,反倒是多了一丝战士的刚毅。

“吾师卡妙,我就用您教授的拳,再一次击退他们!”

胸甲似是白鸟的双翼,腰甲宛若一根根钢羽拼合,寄宿着白鸟灵魂的斗士将那一身冻气凝结在右拳上,

“Diamond Dust(钻石星辰)”

冻风袭扰,法拉奥很快被冰壳包覆。

“这样就…..消灭一个了。”

释放冻气消耗了冰河为数不多的体力,他强撑着没有倒下只是因为法拉奥身后还有为数不少的敌人。

“接下来是谁?”

对于冰河的问题,诸多冥兵们皆是一愣,随后不可抑止的大笑起来。

“哈哈~”

“圣斗士都是这副样子吗?”

“有什么好笑的?”冰河冷哼一声,这种侮辱是个战士都无法忍受。

“冰河,快退后!”,奥路菲提醒道,

法拉奥的冰像炸裂,人已经从冰封状态下恢复过来。

那些被崩碎的百十块冰刃,被他强劲的力道影响,以极快的速度朝冰河飞掷而去。

“冰河,让开!”

天马展翅翱翔,留下的是蓝色的流星弧轨,那一道道的的拳劲击碎冰刃,护住冰河与奥路菲。

自人群中蹒跚走出的战士大概是最年轻的圣斗士,看似不过十岁上下的年纪,圣衣穿在他的身上都显得不太合适,并非合身与否,而是不够成熟。

“星矢,不是让你别出来吗?”

冰河叹息一声,

“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送死,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双拳划过那十三星的轨道,星矢朝前跨出一步,右拳突破空气的阻碍,挥出天马座的奥义。

“天马流星拳!”

夹杂着暴风的苍蓝流星一颗颗砸向法拉奥,拳劲之大丝毫不像是个少年的招数。

可惜,还是太嫩了。

法拉奥的双手离开长琴,依次将拳劲接了下来,

“这种拳头也能称之为流星吗?

只有音速吧?

不,部分连音速都未能达到。”

最后的苍蓝流星被赤手捏碎,法拉奥的笑容慢慢收敛,

“小鬼,用这种拳是伤不了我的。”

船座般的魔琴上,一根根琴弦拨动,法拉奥淡淡道,

“奥路菲呦,能消灭我半数的部队确实值得夸耀,但你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至少,让我用奥义送你和这两个青铜圣斗士去冥界吧。

Balance of Curse(均衡诅咒)!”

魔琴的音并不难听,相反有一种独特的旋律,只是那紧随而至的锥心痛楚,让人难以沉湎其中。

因为站的靠前的缘故,星矢与冰河俱是无法动弹,只感觉胸口处一阵剧痛。那加速跳动的脏器,仿佛要在下一秒破胸而出!

“铛!”

魔琴出现一刻的凝滞,琴弦的某一根弦突兀的断开,法拉奥惊讶的看着怀中的长琴,

“怎么会?”

法拉奥很快找到了原因,紧接着响起的另一种悠扬旋律替代魔琴的绝技,反制住他的身体,也困住了他身后诸多的冥斗士。

“星矢,冰河,你们带着村民们先走。”

奥路菲一面划拨着琴弦,一面用仅剩的力气道,

“我拖不住他们太久。”

“奥路菲!”

“奥路菲先生!”

那些村民们或是焦急,或是感动,或是恐惧。

因为多日的相处难以割舍,因为失去了庇护生出担忧,种种不一而足。

“我怎么会丢下您就这么——”

星矢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冰河拖拽着朝后走动,

“冰河,你干什么!”

“不要浪费奥路菲为我们争取的时间,这里不是你耍性子的地方。”

冰河冷冷的瞪了眼星矢,斥责的目光令星矢少有的镇静了下来,默不作声的推开冰河。

“我们快走!”

两人领着剩下的村民快速朝村落的方向退去,仅留下那白银圣斗士孤寂的身影。

“这样,我也…..“

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身影远去,奥路菲计算着剩下的时间,心神一阵疲惫。

尤莉迪丝,我们曾约定相伴一生,但看来我要先走一步了。

白银的光辉渐渐的明亮,仿若夜空的明星一般,照亮冰河一行人前进的路。

星矢死死的篡着拳,闷着头向前冲去,既不敢也不愿意回头。

直到他听到了某个嘲讽的男声,在高崖上响起。

“扔下同伴狼狈的逃跑,这就是女神的圣斗士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