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深红的毒针(四)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567字
  • 2017-07-16 21:42:47

风压散尽,碎岩剥落,黄金圣斗士倒在“X”的印记上。

“这样,最后一个黄金圣斗士就消灭了。”

迦楼罗收拢黑翼,扭动了一番手脚,

我要感谢你啊,天蝎座。

此次战斗,还是颇为愉快的。

“慢......慢着!”

米罗一拳砸在地砖上,半支着身体站了起来。

“为什么还要站起来呢?

明明可以死的更舒服一些的,天蝎座。”

“我米罗......怎么......可能......让你离开天蝎宫?”

“毫无意义的忠诚,

也罢,

你那残尽的生命就让我用这招彻底终结吧。”

第八宫内,所有的光源尽数被那黑色的冥衣吸引。

纯黑的梦魇中,

唯有三只巨大的魔眼睁开,仅仅是看到便仿佛身体都被焚烧殆尽,

不,

并不是幻觉,

高温的炙烤下,米罗痛哼了一声,惊异的发现圣衣的异状,

“黄金圣衣竟然......开始融化了?!”

“撒,天蝎座,

连同你的圣衣,你的灵魂,一道化为灰烬吧!”

【Cosmic——Cremation(宇宙——大炎葬)!】

无边无际的阔域内,紫色的小宇宙以燎原之势横扫,将一切炭化粉碎。

焦黑的大地,支离破碎的天蝎宫内,

艾亚哥斯放下双手,从地上拾起一小块金色的碎片,

“化为尘土了吗,天蝎座?”

嗤笑声中,迦楼罗继续前进。

——教皇厅,

第八宫的敌人,已经强到超过了人类能应付的程度。

“米罗呦,连你也没办法抵御吗?”

史昂缓缓道,

天蝎座米罗,

最后得到黄金圣衣的男人。

“你,想成为黄金圣斗士吗?”

那一年的试炼场内,守卫在教皇史昂身边的是十一位黄金圣斗士。

下方的场地内,正跪着一个倔强的男人。

“是的,教皇殿下。

天蝎座的黄金圣衣,还空缺着不是吗?”

“你叫什么名字?”

“米罗。”

“米罗,

黄金圣衣是否空缺,与你能否得到它可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史昂淡淡道,双手朝两边扬起,

“我身边的黄金圣斗士们,靠着他们的力量便已经足够。

第八宫的主人,天蝎座的黄金圣斗士,

少一人也没有什么关系。”

米罗的指节发出清脆的响声,他强压着情绪缓缓道,

“我米罗,自信不会比他们做得差!”

“喔噢?”

史昂讶异一声,随即道。

“可只是这样,不太足够啊。”

什么?

米罗抬起头,不解的看向教皇。

“如你所见,

蛮力,

念动力,

冰技,

手刀,

空间,

阵法,

这里的战士们几乎掌握了圣域顶点的力量。”

史昂漫步走下,顺着台阶来到他的身边。

“你只有和他们一样的力量,那为什么我要选择你,而非他们?”

“那么,您想怎样?”

米罗凝声问道,

史昂扬起手臂,指尖招了招。

黄金圣斗士的序列中走出两人,

“双子座,撒加。

射手座,艾俄洛斯。”

史昂一步一步走回观览台,

“在我满意之前无需留手,全力战斗。”

“这——”,

艾俄洛斯与撒加对视一眼,终于无奈点头,走向场地。

“处女座,沙加。”

“.......”

“三刻之内,若战斗还没有结束,你便帮他们一把。”

“教皇殿下,以黄金圣斗士三人之力,是否——”,

沙加皱起眉头,

“以对等的能力只能描绘出一个人的能力轮廓。

想要清晰估测他的水准,不以绝对的力量压迫,可办不到啊。”

场地的中心,一层朦胧的氤氲裹住米罗的周遭。

异空间外,艾俄洛斯叹息一声,拉满了金弓。

圣域,黄道十二宫。

每一个人都是无可挑剔的,我所选择的最强的战士。

为了保护雅典娜而存在的他们,拥有着其他人,不,这片大地上无人能重复的能力。

米罗,

正因为你的能力是必须的,

所以我才会应允你成为黄金圣斗士,

并且......将你留在第八宫!

【如果以对人的战术无法赢得胜利,那么便使用对人类以上的战法吧!】

赤红的砂漫过了疮痍的大地,

迦楼罗只觉得前进的速度受到了严重的迟阻,低下头去便发现了异样的根源。

“这个是......”,

他蹲下身,取了些放在掌心,

彷如真实的砂土,其实不过是幻象一般的存在,但却寄宿着某种力量。

“小宇宙,混杂了......血吗?”

半倒的石柱下,他放下胸前的手臂,

赤红的星点闪耀,

燃烧吧,天蝎的心脏啊。

【我说过,不会放你走的,三巨头!】

如果以寻常的战法无法取胜,便试试这个吧。

赤红的小宇宙铺满了整座第八宫的大地,艾亚哥斯已经反应了过来,

这家伙从我的招数下生还了?

怎么可能?

但他来不及细想,那赤红的小宇宙开始蒸发,如雾一般,如云一般,集聚于上空。

Scarlet needle Rain(猩红毒针·雨势)!

真红的针轨以暴雨之势倾泻而下,

不好,这个量......

迦楼罗的双翼收拢,将身体保护起来,

那豪雨之势不过持续了片刻便再无踪迹,

这个小宇宙的量,这种铺盖性的攻击方式,

根本不可能再来一次,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

迦楼罗勉强撑着身体,在冥衣的背脊,多出了十五个红点。

Scarlet Needle(猩红毒针)——Inverted Cross(逆十字)!

“竟然一次性,把十五针全数用上了。”

炽热的灼烧感在体内焚烧,迦楼罗冷哼了一声,以血气将天蝎的小宇宙轰散。

双翅一展,他飞离地面。

在天空上就能有效的规避攻击,并且很好地查看你的位置了。

第二次也无效吗?

深红的指尖闪耀,很快引起迦楼罗的注意。

真不愧是神冥衣,有够坚固的防御。

明明是如此绝境,然而此刻的米罗却只感受到了——兴奋!

是了,教皇殿下之所以安排我来这里的理由,我有些明白了。

三巨头,最后的冥斗士,确实只能由我来对付。

放弃防御,舍去生命,燃烧灵魂,

特化攻击与速度,

将所有的力量全数集中于指尖,

“找到了!”

黑色的飓风刮下,不过只是一些残砖碎瓦,

迦楼罗一刻的松懈,便又中了七发针轨。

“在那个位置吗?”

炽热的灼痛感,迦楼罗强压下心底的异样,朝向另一边飞去。

“神之力锻造的身体,冥衣以上的存在。

迦楼罗,你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强敌人。”

天蝎座的声音响起,艾亚哥斯却难以确定对方的方位。

是他的行踪难以觉察吗?

不对,

是......耳朵?

“但也是时候了,迦楼罗。

你知道吗,你那身体.....快要到极限了。”

极限?

炽热,燃烧般的痛感在现,打断他的思维,

“是啊,你那身体所能容纳蝎毒的极限。

它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对吗?”

蝎子的......毒?

赤红的针轨命中迦楼罗的身体,他却只能险险避开要害。

“我米罗的奥义,天蝎座的精髓,可不是用蛮力就能克服的。

你用气血冲散了我的小宇宙,也只是在加速它对你身体的侵蚀。”

蝎毒,在侵蚀身体?

艾亚哥斯看向手掌,视野......变得模糊。

“眼睛还看的见吗?

耳朵还能听得见吗?

还能呼吸,有感受到痛楚吗?

我来告诉你吧,你那神之力锻造过的身体极限。

是四十针。

你,知道自己中了多少发Scarlet Needle(猩红毒针)吗?”

火红的线条浮现于冥衣各处,重新连接为天蝎座的星图。

“是四十三发。

你的脏器.....已经尽数被毁了。”

一口血沫从嘴角溢出,艾亚哥斯难以维持空中的姿态,

“得到了那种程度的小宇宙,你已经不再有从前的谨慎。

所以也差不多,从神给予的虚幻之力中清醒了。

你也不过是个迷失于力量的凡人罢了。”

深红的针轨击中他的胸口,引导着他撞向大地。

“坠落凡尘吧,迦楼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