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射手的瞳孔(二)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410字
  • 2017-07-04 14:00:54

睡神修普诺斯。

和那些自大的冥斗士不同,

不,甚至区别于另一位神塔纳托斯。

他拥有冷静的头脑,

与他战斗最为稳妥的时机,应该是他刚现身的刹那。

在没有摸透黄金圣斗士的底细前,用三位一体的招数在圣域内对他进攻,或许有一线胜机。

卡妙......

水瓶座染血的上身倚着塌陷的地砖,

修罗......

摩羯座跪坐在地再没有任何反应,

阿布罗狄......

鲜红的痕迹一直延伸到黑暗的尽头。

“现在,只剩下你了。”

修普诺斯的脚面踏在了实地上,手臂朝前递出。

这个姿态是?

艾俄洛斯错愕的瞬间,属于睡神的庞大小宇宙消失一空。

仿佛,眼前的敌人褪去了巨大的驱壳,从中走出了凡人一般大小的‘核’。

这家伙,把自己的小宇宙都散去了?

“攻过来试试,黄金圣斗士。

你不是对自己的拳头十分自信吗?”

修普诺斯手指上挑,说道。

是虚有其表,还是另有谋划?

无论是哪个,眼下都是最好的机会!

金色的拳芒挥出,艾俄洛斯的身影化为笔直的光轨,

下一刹,

光芒尽数止于黑色的手掌前,

“什么?!”

在睡神的微笑中,艾俄洛斯被无比轻松的落摔在地,

“果然是这样。”

庞大的力道甚至于将黄金圣衣挤压变形,

“只要不用小宇宙,就不会再受到结界的影响了。”

“咔啊——”,喉间的鲜血自嘴角溢出,艾俄洛斯的头顶,一击乌光紧随而至。

那一息间,金色的大翼展开,

修普诺斯的脚下,已经多出了一个不小的坑洞。

这家伙的身体......艾俄洛斯拭去脸上的血渍,半蹲下身盯着对方。

拥有超越人类极限几倍的素质吗?

修普诺斯稍有些笨拙的比划着拳脚,并没有攻过来的意思。

与其说是在做着攻击尝试,不如说是在适应着什么。

原来如此,艾俄洛斯平复下呼吸,

这家伙还没有学会怎样去使用身体的力量。

那么,还有胜算!

修普诺斯那深邃的眼神,好似能从射手座的脸上读出对方的想法。

但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焦躁,他只是站在那里,等待着对方的攻击。

几个刹那后,重新调整好气息的艾俄洛斯冲了上去,

重拳,腿蹴,手刃,

手臂与手臂的对抗,

拳与掌的交击,

攻守的对换,

百数次攻击后,一人率先被踢飞了出去,撞在了中央的大柱上。

缝隙延伸,龟裂的柱面上印出人形大小的痕迹,

艾俄洛斯无力的跌落地面,

为什么......

这么短的时间........

他的身体就能适应我的攻击节奏.........

明明......

“明明只是个依靠庞大小宇宙作战的自大神明,为什么会拥有超过黄金圣斗士的战斗技巧。”

模糊的视野中,黑色的影慢慢走来,

他蹲下身,抓住射手座的头发,淡淡问道。

“你是在想这个吗,射手座?”

他扯住艾俄洛斯的身体,将他提拉起来,挂悬在自己的面前,看着那双讶然与错愕的眼,

“因为我是神啊,凡人。

无论反应,思考,学习能力。”,

一击光速拳打在他的肩铠上,破裂的冥衣下是完好的皮肤,

修普诺斯并没有恼怒对方的攻击,只是淡淡的扫了眼冥衣破损的地方,便接着道。

“亦或是肉体的防御能力与生命力。

我都远远超过你们,不,用你们和我相比,实在是对神明之身的一种亵渎。”

他轻轻一甩,射手座的身体重重摔落在石柱基底,

疮痍的大柱倒塌,碎石的细雨中,

修普诺斯简单活动了一番身体,

“看来你的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出色的战斗技巧了,

那么接下来沉眠吧,射手座。

永永远远地。

我会用你展现的出色招数,取走雅典娜的人头。”

黑色的小宇宙在他的掌心浮现,修普诺斯的嘴角道出最后的词汇,

“Enternal-Drowsiness(永恒沉眠)。”

力量,用尽了。

小宇宙,枯竭了。

身体,一根手指都很难动弹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绝境吗?

【果然,只要神能够认真起来,人类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抗衡。】

天界之上,诸神欣赏着睡神出色的战斗,不住地点头。

这才是神所应该拥有的姿态,绝对的强大。

雅典娜,你所选择的生命——注定只有失败!

“艾俄洛斯!”

少女蹒跚的走上前,拾起金色的权杖。

【雅典娜大人,你想做什么?】

“教皇?”

雅典娜听到教皇厅内传来的小宇宙,回应道。

“我要去救他。”

【请住手。】

“为什么?!

你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送死吗?”

【您的力量已经不剩下多少了。

现在出手,不但救不了他们,反而会将自身陷入危局。】

“可是——”,

【圣域十二宫的守护者,黄金圣斗士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对付的。】

教皇厅中,史昂双手交错握在一起。

“我们有着各自的战斗要准备,所以现在......请相信他们。”

相信您的战士,他们会出色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血红的大地。

冷冰的尸堆边,他跪在湿泥中,失神的看着暗红的双手,

细雨浇打在他的身体上,却无法洗净空气中的腥味。

“为什么?

我明明已经是黄金圣斗士了......”

他仰起脸,周遭原本鲜活的生命却再也无法给予他回应。

“邪神的仪式吗?

我们来晚了,艾俄洛斯。”

脸负疤痕的战士来到他的身边,淡淡的观察了一会儿周遭的惨状,说道。

“可恶,就差一点,就只差一点......”

“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艾俄洛斯。

休整一下,我们也该离开了。”

“老师。”

“?”

“明明这么多人死去,为什么你能够那么从容的面对?”

他攒紧拳头,愤怒道,

“战士,难道都像你一样,抹消了属于人类的感情吗?!”

他站起身,

黄金的圣衣披挂在他的身体上,显得璀璨刺眼。

“感情?”

战士冷淡道,“那不是活人才有的东西吗?对死人可没有一点价值。”

手指的骨节咔咔作响,艾俄洛斯的眼中逐渐为愤怒侵蚀,

“喔噢?

失去理智了吗?

你,想把对自身弱小的怨愤,迁怒于旁人吗?”

射手座身体一震,小宇宙凝聚的力量消失无踪。

“抱歉,老师。

我只是......”

战士摇了摇头,失望道。

“艾俄洛斯,我原本以为你已经有了一些成长。

现在看来,你终究还未能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你始终不明白,

战士,无论是普通的人类,还是黄金圣斗士。

只要无法脱离战火的纠缠,就有面临险境的可能。

失去宝贵事物的痛楚,对自身无力的愤怒。

【并不是成为黄金圣斗士,就能依靠自身的力量避免这些。】

相反,从你得到射手座黄金圣衣的那一刻开始。

你会站在人类的顶点,面对越来越多的险境。”

【当你的光速拳无法发挥应有的效果;】

【当你的黄金圣衣无法保护自己的身体;】

【当你最珍视的事物在眼前被一一破坏;】

你——是否会陷入最深沉的绝望,为怨恨弱小的愤怒吞噬?

艾俄洛斯.......你要止步于此了。

睡神那黑暗的小宇宙降下,他微微抬起头。

金色的乱发间,是一双坚毅的眸。

不......

“我的眼睛,还能看到光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