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均势的天平(三)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563字
  • 2017-06-27 07:34:31

“黄金圣斗士,

雅典娜最后,也是最强的战士。

三人一起,的确有些麻烦。”

修普诺斯上臂前探,拇指食指一撮,击打出一颗黑色的火球,

“但,也仅仅只是这样。”

睡神的掌心握住火球,将之捏为粉碎,空气中立时响起一阵玻璃碎裂的摩擦声,那震荡的波纹逸散开来,将逐渐靠近的三位黄金圣斗士又推出了十数米的距离。

“看,次元的差距不是靠数量就能弥补的。”

修普诺斯话音未落,整个天秤宫便更剧烈的颤动起来。

他回过头俯瞰,只见那处女宫都已笼罩在紫色的氤氲中,仿佛下一刻就要支离破碎般。

“你们的同伴也到此为止了,现在不投降的话你们很快就会重复他们的结局。”

修普诺斯淡淡道,

“忠于哈迪斯大人,是你们人类唯一的生路。”

说着,他瞥了一眼射手宫下方的石阶,

“不然,若是等塔纳托斯上来,你们可就活不了了。”

大殿内沉寂下来,直至良久之后,才听艾俄洛斯道,

“你认为另一位神还能来帮你吗,修普诺斯?”

什么意思?

修普诺斯眉角一凝,

很快注意到处女宫内,黄金的小宇宙激荡,

刚才的动静是——,

“与其去注意死神,不如先关心一下自己。”卡妙的掌心上,水分逐渐封冻,

“马上你也会和他一样,永眠在十二宫的大地上!”

修罗高举手臂,冷冷道。

圣剑——Excalibur!

金色的冲突中,

神的身体逐渐被逼退,

“这是什么招数?”

塔纳托斯凝声问道,他不是傻子,一眼便看出刚才三人便是这样抵御住了自己的攻击。

这个招数,能反弹神的力量!

“Athena Exclamation。”

沙加道,

“这招是由黄金圣斗士三人,将提升至极限的小宇宙集中于一点打出的究极技法。

其威力可以在小范围内与宇宙大爆炸匹敌。”

“但是其力量过于强大,并且是三位黄金圣斗士合力对一人攻击,所以虽然拥有令雅典娜惊叹的破坏力,却还是被禁止使用,也就是被封印的‘影子战法。”

撒加道,他的表情并没有弹回神明攻击的自得,相反带着几分苦涩与无奈。

“毫无疑问,使用这招的人将会永远的失去圣斗士的资格,并且在死后也被打上鬼畜不如的烙印,永世不得翻身。”

童虎简明扼要的点出了撒加与沙加阴郁的原因,

黄金圣斗士的战斗,从来是堂堂正正。

以三对一,并且破坏雅典娜的谕令。

无论哪一条,都是在玷污圣域的名誉。

“但是…..塔纳托斯,

作为神明的你过于强大,强大到除了这招以外没有其他对抗的可能。”沙加缓缓道。

“所以,所以即便是失去圣斗士的资格,被打伤鬼畜不如的烙印,我们也要在这里消灭你!”

撒加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消灭我?”

塔纳托斯轻笑了一声,“原来如此,需要黄金圣斗士三人才能使用的影子战法吗?

你们确实是让我惊讶了一下,看来即便是虫子挣扎起来,也是能咬伤人的。”

塔纳托斯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神与人的绝对差距令他一直无心战斗,便好像成人在愤怒中也总是无法对婴孩全力出手。

但是,当他发现婴孩的手中握着一把小刀胡乱挥动的时候,情况便又不一样了。

即使他不认为那把刀能杀死自己,但被划伤割出伤口,也是很痛的。

“感到荣幸吧,圣斗士们。

自神话时代开始,我塔纳托斯可是十分少有的会对人类认真起来,上一次已经不知是哪个时代的事情了。”

塔纳托斯的声音变得洪亮,身后仿佛站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全身的力量几倍增幅起来,

“在我的力量下跪伏,懊悔,然后连灵魂也撕碎成一片片吧,黄金圣斗士!”

塔纳托斯撑起半个处女宫大小的光核,朝前一推。

“你还没有听懂吗,塔纳托斯?!”

那光核停滞在三人身前,寸步不能前进。在塔纳托斯愕然的目光中,沙加缓缓道,

“如果你不记得了,就让我来提醒你,这里不是你们司掌的冥界,而是战争女神雅典娜的领域。”

“圣域的结界,会削弱神明的力量。”撒加道,“现在失去一半以上的小宇宙,你已经没有发挥超过宇宙大爆炸规模的实力了。”

“换句话说。”童虎淡淡道,“今天,你会死在这里。”

三人手中,那耀眼的光微缩于极致,碰撞出绚烂的光点。

震耳欲聋的坍塌声中,死神吃力的抵御住攻击,

然而他的脸上,染满了猖狂与桀骜,

“你们......想杀我?

何等傲慢的幻想!

告诉你们一个残酷的现实吧,即使我的力量被压制到了这种程度,作为神的其他能力却并未消失。

在接下来的碰撞中,我会马上进入其他空间躲避,即便有结界存在也无法完全限制我的移动。

虽然距离和时间都不会太长,但躲过攻击的余波是再简单不过了。”

小宇宙的碰撞中,沙加的嘴角微微弯起,

“你真的这么想吗,塔纳托斯?”

剥落的墙壁碎片后,一片又一片的符纸飘动,

塔纳托斯所见,这处女宫的墙壁下便隐藏了百余张散发着神力的符纸。

“这些东西是.......”

“这是前次圣战中由上一代雅典娜大人的神血书写的符纸,之前一直被封印于占星楼上。”

童虎缓缓道,“教皇早已预算到你的手段,所以便取了下来。”

“虽然过了两百年的时间,符纸的效力大不如前,但仅仅只是限制住空间移动却不是问题。”撒加道,“你逃不了的,死神!”

雅典娜的符纸?塔纳托斯惊愕道,

“不可能的,蕴藏神力的符纸,只要在一定距离内,我马上就可以发现。

对了,刚进入处女宫的时候我就应该…..”

塔纳托斯的话忽然止住,他好似想起了什么。

刚进入处女宫的时候,那时候,我记的是……

“处女座,是你这家伙!”

“没错,为了防止你们发现符纸,所以我一开始便设置了结界,结界破碎后便接着使用了天舞宝轮。”

沙加顿了顿,

“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切断你的第七感或是第八感,而是把你们拖入战阵,削弱你们的基础感知(六感)。

一旦被切断感知,即便是神也需要一定时间恢复。

从未在意六感,也从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你,当然不会发现这些精心布置的符纸。”

沙加手中的念珠颤动,那隐藏于墙壁中的所有符纸便皆尽暴露了出来。

【这处女宫,这圣域,便是我们为你精心布置的墓地!】

【觉悟吧,死神!】

集结黄金圣斗士最强三人的力量。

用尽一切手段,为的就是在这里消灭你。

神力削弱至三成以下,空间与时间俱被封印,你已经没有胜算了。

“塔纳托斯,就这样......在宇宙大爆炸的波动中粉碎吧。”

教皇紧捏着拳,

下一刻,却未能得到希望的结果。

什么?!

怎么会?

黄金的小宇宙前,紫色的威压再临。

“别.....别开玩笑了,我可是神啊!”

三人的身体感受到对面那极强的压力,

这家伙......竟然在这种状况下......还能施展与宇宙大爆炸对等的力量?!

只是于死神而言,却并没有一点骄傲与自豪。

曾经使用过无数次的招数,此时已经再没有多少力气将之推出去。

羞惭,愤怒,懊悔,不屑,诸多情绪加诸于神的眼中,终于引爆开来,

“我可是......神,怎么会......输给区区人类!

凡人,不过是被诸神创造的玩偶,奴隶!

丝毫不懂得满足,污秽了诸神创造的大地,被遗弃的蝼蚁们。

你们,就应该乖乖的被消灭!”

光影之中,三人的脸庞越加的清晰起来,

“仅凭一己喜好,妄断他人生死。”沙加冷笑一声,

“这种生命,没有被尊为神的必要。”

撒加沉声道,

“我们不会屈服这种意志,哪怕与诸神为敌!”

【作为黄金圣斗士!】

相持的力量,宛若一盏均势的天平,任何一丝的倾斜都会招致败北。

“没用......的,你们的力量,你们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碰撞。”

死神渐渐找回信心,

是的,没必要着急。

人类的身体,并不足以维持这种力量。

只要再一会儿,他们的身体就会崩溃。

届时,就是胜机。

三位黄金的脸上,也渐渐有了忧虑。

从来没有尝试过使用这种强大的力量以如此久的时间,这样下去的话.......

“不,我看到胜机了。”

注意到远方的变化,童虎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

痛,一丝痛楚蔓延开来,

死神皱起眉,

怎么回事?

在他的脸上,一点金色的弧光散播,

这个是......

“死神啊,看来你见过狮子座了。”

狮子座?那个只懂挥拳的凡人?

死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渐渐阴沉。

难道......

【神啊,即使你们突破这狮子宫,也走不了太远的!】

那时的话,清晰地浮现在耳边。

光压再现,在死神的脸上刻印出一道血红的刻痕。

宛若——兽王的獠牙!

“那家伙......最后的光速拳?!”

刻骨的痛意,削弱死神的力量,

僵持的小宇宙逐渐回流,粉碎他的指尖,并朝着他的身体进发。

“怎么......可能?!”

我是——神。

神......为什么会失败?

神,怎么可能会......输?!

“要好好抓住啊,艾欧里亚留给我们的最后机会!”

杂念清除于脑后,三人的眼变得坚定。

神殿中,

少女站起身,似乎能听到.......

“雅典娜,

未能告诉您的真理还有太多,

但其中最为重要的,已经确实传达出去了。

抱歉,作为处女座的我无法再守卫这座宫殿。

只是眼前的敌人,我沙加一定会消灭掉!”

圣域十二宫的入口,奔跑的男人停了下来,

“加隆,我的弟弟。

原本我还有些担心你的未来,

只是现在......相信你已经找到了正确的路。

那么作为哥哥,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

替你扫平这个障碍!”

神殿的阶梯上,天龙的脚步停滞,

“紫龙,我的弟子啊。

无论是招数,或者是意志,一定——要把他们带去下一个时代!”

【此生,已经没有遗憾了。】

【一起上路吧,死神!】

手托胜利之塑的雅典娜神像下,

三人的影依次重合,凝聚为宇宙原初的奇点,

天平倾斜,指向胜利!

【赌上生命与灵魂,燃烧吧——黄金的小宇宙!】

“为了雅典娜!”

“为了保护.......这片大地!!”

“为了开辟——新的未来!!!”

崩裂的第六宫中,重铸战争女神的囚牢。

在那里,留下黄金的绝啸。

“Athena——Exclamation(AE)!”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