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室女的战阵(二)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167字
  • 2017-06-23 14:00:00

第六宫,

沙加的周身,一层又一层的光之涟漪浮动,在扩散开来时,将地板,墙壁乃至天顶都铺盖上了一层金色。

仔细看去,那金色之中隐现无数四方图阵,它们一格格的构筑出了新的墙壁。方块之中,或有部分是中央一格,左右上下各一格的十字图像,每一格都坐有金刚法相。

或有部分为圆形,圆周之中分列九格,每一个都刻有玄奥字形。

至于沙加的正上方,则有几个特殊的部分,仅有一尊佛像镇住。

处女座最大奥义——天舞宝轮。

此招包含了几乎所有的宇宙真理,是一个完美没有破绽的世界。

换句话说,任何招数在这个阵法之内,都会失去作用。

一般的敌人无论是攻击,亦或是逃跑,都不可能有效果。

虽然是与神明为敌,但应该也能取得战果。

“撒,神呦,暂时与你们的五感告别吧。”

沙加手中的念珠悬空浮动,闪耀夺目的光芒。

【第一感,切断!】

塔纳托斯抬起手臂,视线挪向自己的掌心。

那黑色冥甲上的神圣华光,此刻竟似被灰尘给遮蔽住了一般,再无特殊的地方。

【第二感,切断!】

鼻子,好像闻不到气味了。

塔纳托斯皱起眉头,

“塔纳托斯,你要是不想打的话,那么就由我来接手吧。”

一边的修普诺斯开口道,久未出声的他此刻站在塔纳托斯的身边,手掌虚握。

在天舞宝轮之中,竟然还能如此气定神闲?

沙加的额角,一滴汗渍落下。

没时间浪费了,我得尽快完成教皇交予的任务。

【第三感,切断!】

“修普诺斯,难得碰到一个有点意思的家伙,再多等一会儿也无妨。”

塔纳托斯的银眸好似变得灰蒙一片,但他却像是没有受到影响般,连话都没有停顿继续道,

“下一宫,也许一样是个只懂得挥拳的蠢货。

我已经厌倦这种乏味的战斗了。

而且你不认为在人类志得意满的时候,告诉他们如何谦卑的跪下才是神应该做的事情吗?”

塔纳托斯抬起手臂,一指点在了空气中央,仿佛撞上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般,让整个处女宫震荡了起来。

“唔——”

沙加倒退了一步,刚才是天舞宝轮出现了颤动吗?

为什么?

“处女座,你那副表情是在困惑吗?”塔纳托斯淡淡道,“你的战阵的确有些门道,但对于我们来说却并不是什么无法破解的东西。

人类,不过是稍许窥视到神明创造世界的一点真理罢了。

可不要把那些至理当成是自己的东西,妄想利用起来与我们为敌。”

接连失去触觉,嗅觉,视觉,塔纳托斯却仍旧没有一点紧张,轻声道。

“毕竟......虫子的丝线再怎么牢固,也没办法困住猛禽。”

【第四感,切断!】

神的话语到此为止,唯有脸上那抹戏谑的笑容,越发深刻。

——教皇厅,史昂远眺着第六宫,握住珠饰的手指渐渐捏紧。

第一宫,第二宫,本欲削弱魔星以便在第三宫以后能够专一对付真正的敌人,双子神以及冥王。

未想到,即使魔星被弃之于异次元,都能被他们轻易找回来并逆转形式。

第四宫,第五宫,以两位黄金圣斗士的力量为代价,让圣战重回轨道。

现在,

沙加......一定要把双神钳制在第六宫。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的要素,一定,一定要赶上!

虚无的黑暗中,微弱的光芒悬浮其上。

四周扭曲的空间衍生无穷的压力,不断尝试粉碎他的身体,然而圣衣上那一点余光却始终护佑着他。

【为了此次圣战,我要去寻找新的力量。】

【你我终归要走上不同的道路,依照各自的想法,依照我们自己相信的东西。】

【但我希望......在最后,我们......能抵达同一个终点。】

【一切,为了人类的未来!】

疲惫的眼慢慢睁开,意志重新回到他的身体。

在血缘的嘱托后,他记起的是.......

【沙加,艾俄洛斯。

此次战斗不仅需要你们两人的力量,战斗的胜负关键还有其他的决定因子。】

【首先,能否在测试出神的能力后,保住自己的性命。】

【回答我,双子座.......撒加?!】

......

是的,我曾答应过。

“我会......活下去,一切......还没有结束!”

======================================

黄金的战阵内,双神的五感已被尽数剥离,但他们的对话却仍在继续,以更高层次的小宇宙。

“看来他并没有听懂你的意思,塔纳托斯。”

“不,他当然知道。”

塔纳托斯的脸上浮现出胸有成竹的笑容,看在沙加的眼中却仿佛是心中的计划被清晰的知晓了一般。

“你应该也清楚自己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把我们困住后便急切的要屏蔽我们的五感。

为的是在五感之后,影响第六,不,是我们的第七感,

对吗?”

“喔?”修普诺斯挑起眉头,诧异的看向沙加。

“一旦第七感以上的力量受到影响,那么即使立刻恢复,吾等作为神的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

看你的样子,并不像是能谋划出如此恶毒策略的人呐,处女座。”

沙加的动作出现一瞬的迟疑,

“果然,我猜的没错。

圣域十二宫里,除了黄金圣斗士以外还藏了一只自作聪明的老鼠。”

塔纳托斯的小宇宙肯定道,

“原来如此。”修普诺斯的小宇宙接着回应,“我的确听说,第十二宫以上,还存在着一个名为教皇厅的地方。”

“圣域的教皇吗?”塔纳托斯冷冷一笑,“在杀了你以后,马上就会见到他了。”

【第六感,切断!】

沙加手中,那光芒颤动,固执的屏蔽着神的力量。

与此同时,塔纳托斯高举的双手上,也悬浮着一颗巨大的紫色光球。

“你的游戏我也差不多厌倦了,处女座。”

死神的小宇宙慢慢膨胀,为结界限制的他无法像以往一样挥霍力量。

虽然要脱离这个战阵并不困难,但看不到圣斗士绝望的表情,便与失败无异。

是故,在享受战斗的时刻,他也在积蓄着力量。

为了一口气,破坏这个战阵。

就在他最得意的一刻,最接近胜利的一刻,将他们打落死亡的深渊,让他们饱尝失败的悔恨。

如此,才是符合神的胜利。

“你的结局,将由我来决定!”,塔纳托斯将那紫色的光球推出,“消失吧,处女座!”

恐怖——天命!

念珠浮动,沙加的嘴角隐现低音,

【第七感,切断!】

输赢之定论,便在一刹之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