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室女的战阵(一)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391字
  • 2017-06-22 14:02:53

圣域,黄道十二宫——第六宫。

沉浸在宁静祥和气氛中的宫殿,入口左右各有一尊高大的佛像护持。

它们的身上并没有多少力量加成,却隐隐有着一种淡淡的威严,近乎神的威严。

随着狮子宫那一抹暴增的小宇宙逐渐平息,处女宫内传来平和的梵音。

但随之而来的两抹巨大黑影,几乎遮盖住了石阶上所剩不多的最后光芒。

不出几分钟,方才那明灯一般的处女宫便被密布的乌云遮盖,而自第六宫以下,白羊宫、金牛宫、双子宫、巨蟹宫以及狮子宫,便完全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圣域,已被破坏近半。

从黑暗中浮现出的死神,那华贵的冥衣周围,空气都仿佛冻结了一般。

那是杀气,来自于神的杀气。

修普诺斯能够理解死神的愤怒,

自第五宫出来,或许是更早开始,

巨蟹宫亦或是双子宫的战斗中,塔纳托斯便一直被挑衅着。

被一群弱小的人类挑衅,作为神的常识不断被颠覆。

即使用超越凡人层次的力量结束战斗,塔纳托斯,不,连他修普诺斯都未能从战斗中获得多少快感,倒不如说积累了不少愤怒。

他们,迫切的需要一场战斗来找回作为神的优越感。

双手高举,撑起一颗雷霆缠绕的紫色光球,那由单纯的神力构筑的能量体在不断灌输庞大的力量以后,以极快的速度膨胀,短短一刻便有了宫门大小的程度。

塔纳托斯冷哼一声,将之用力一推。

霸道的威压消失于黑暗的入口,万物的声响在光流中死寂下来。

那恼人的梵音亦是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塔纳托斯终于有了一丝微笑。

“终于,来了吗?”

天秤宫,龙形的劲气缠绕于干枯的紫色皮肤上。

童虎对仍旧跪在近处的弟子道,

“紫龙,刚才的招数都看清楚了吗?”

“是的,老师。”

天龙座低下头,回应道。

“很好。”

年迈的圣斗士少有的显现满意的神情,

“那么现在......我作为老师,

最后一次交予你必须完成的任务。”

紫龙凝重的听取老师的教诲,

“离开这天秤宫,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

“什么?!”

天龙座捏紧拳,抬起头,对上的是一双沉稳的眸子。

“老师,我——”

“紫龙,十二宫一战是属于黄金圣斗士的战斗。

圣战如果需要祭品,那么有我们就足够了,无需再添上你们的血。”

童虎缓缓抬起手臂,指向第七宫的出口。

“你的任务是赶去雅典娜的身边,替我们完成无法继续承担的职责。”

【师长以自身开辟道路,弟子肩负未来。】

【人类,就是如此传承的。】

“我的弟子,雅典娜......就拜托给你了。”

“我明白了,老师。”

紫龙擦干眼角的泪水,深深地躬下身。

“感谢一直以来的教诲!”

天龙座转过身,在老师的微笑中快步离开。

重新寂静的大殿里,老人看着悬浮于近前的天秤座圣衣。

“准备好了吗,老朋友?

二百四十三年,终于......能够重回战场。”

褶皱的外皮龟裂,黄金的小宇宙开始苏醒。

=====================================

第六宫,紫色的神之力消散。

双神的身影似是融入了空气一般,潜入新的宫殿。

这一处已被破坏,再过一刻就会与其他五宫一般,为黑暗吞噬。

本该是如此的场景,但潜行中的塔纳托斯却似是感到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拖拽住了他的身体,让他的行动不再自由。

这种感觉很熟悉,塔纳托斯当然认得出来,结界的力量。

虽然不如雅典娜以神的身份布下的结界,但确实在这第六宫中自成一体,对抗着他们的神力。

“即使作为神,不打一声招呼就想通过我的处女宫,未免太过失礼了一些。”

黑暗的宫殿内,一抹光源自中央处亮起。

端坐莲花台的黄金圣斗士周身散发柔和的光线,慢慢驱散黑暗。

塔纳托斯的银眸中映出对方的影子,那若有实质的杀气似乎凝结为钢刃在刮磨着对方的黄金圣衣。

良久,塔纳托斯紧捏着的拳慢慢松开,脸色归于平静,甚至于有了一丝笑容。

“很好,很好,我正想找些什么东西来平息怒火。

既然你还没有死,我就用你的血让自己冷静下来,圣斗士。”

那黄金圣斗士闻言,走下莲台。

“你的确需要冷静一下,死神。

这里可不是你们司掌的冥界,贸然闯入是要受到惩罚的。”

“惩罚?”塔纳托斯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脸色不可抑止的狰狞起来,“谁来惩罚神?

谁有资格惩罚神?

你吗?

区区尘芥般的东西?!”

塔纳托斯挥手一击,一道紫色的光弹便飞袭向沙加。

梵文轻吐,随着沙加一声轻喊,一层圆壳般的琉璃壁浮现,护持住他的身体,阻挡住塔纳托斯的攻击。

但那来自于神的力量受到阻碍的片刻却并没有溃散的迹象,相反急速增大。

只短短一刹便有了原先两倍的大小,在沙加的不动明王护壁上留下几道裂纹。

随后,在塔纳托斯轻蔑的笑容中,那光弹进一步增幅,有了近乎与圆壳护壁同等大小的程度。

似乎是感觉到那过于强横的攻击,沙加的双手由入定印转为无畏印,手臂上举胸前,五指舒张,掌心向前推出。

“唵!”

圆壳护壁内,沙加的小宇宙瞬间增幅了一个层次,与护壁外的紫色光球对轰在一处,爆发出耀眼的强光。

“喀拉~”

玻璃破碎般的声音中,处女宫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破坏掉了,让这第六宫归返为平白无奇的死地。

耗费了一天构筑的结界就这么简单的被打破了,不愧是神的力量。

沙加仍在思索着对策,塔纳托斯却是开口道,

“两次从我的正面攻击下生还,靠的就是刚才那个结界吗?

你……有些意思,让我想要活动一下筋骨了。

告诉我你的名字,第六宫的黄金圣斗士。”

“处女座,沙加。”

处女座?塔纳托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但又不是记得很清楚。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我来到大地上有段时间了,也曾听属下提到不少有趣的传闻。”

一边的修普诺斯走上前,替塔纳托斯解答了疑问。

“据说雅典娜的十二位黄金圣斗士中,有一人号称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处女座,就是你吗?”

最接近神的存在?塔纳托斯嗤笑一声,却连驳斥都懒得做,

只是看着沙加,等待着他的回答。

“最接近神的男人?”,沙加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淡淡道,“我认为并不是正确的判断。”

“噢?”修普诺斯挑了挑眉,他不讨厌有自知之明的人。

但是,他显然会错了对方的意思。

左手臂缠握的念珠松开,沙加接着道,

“因为即便是神,也必须止步于此。”

沙加的双眼缓缓睁开,一圈金色的涟漪扫过空气,

双手握持那悬浮的念珠,沙加所站的方位,身后的空气,处女宫的天顶,均被一块块四方形的佛图拼接成的图卷覆盖。

“暂时与你们的五感告别吧,神啊。

在这处女座的最大奥义之内——天舞......宝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