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兽王的獠牙(四)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520字
  • 2017-06-20 14:00:00

“我提醒过你要快一些的,塔纳托斯。”

“我也告诉过你,那些尸气我是一丁点都不愿意沾上,修普诺斯!”

死神的目光渐渐向下,俯视着第五宫的守护者。

“冥斗士不过是一群奴隶,死了就死了。

只是奴隶被杀,作为主人也总得管一管。”

艾欧里亚的眼中,低空处只剩下一个金发金瞳的男人,他的冥衣比之刚才的米诺斯还要华贵许多,给人以肃穆静谧的感觉。

可是,刚才明明有两个声音,

还有一个去了哪里?

“圣斗士,你在看哪里?”

艾欧里亚一惊,才发现另一人正站在前方两三米外,淡淡的看着自己。

他的发丝和瞳色皆为银色,和站在低空上的那人不同,散发着强大而暴戾的气息。那小宇宙便似星空与深渊一般,无法测量底限。

这家伙毫无疑问不属于人类,只能是——神!

“死神......塔纳托斯?”

“喔噢,黄金圣斗士中......也有识得吾等名讳的凡人?”塔纳托斯没有趁此机会攻击,而是问道,“那双子座告诉你们的吗?”

“有一件事想确认一下。”艾欧里亚沉声道,“第四宫,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

狮子座的问题戛然而止,因为对方已经给出了回答。

死神高扬起手臂,指间的缝隙中散落点滴金色的碎片。

“是吗......”艾欧里亚站直身体,指节因为过大的力道发出清脆的响声。

重伤的骨骼发出哀鸣,然而暴怒的拳却毫无差错的挥了出去。

“Lightning(闪电)——Bolt(光速拳)!”

【艾欧里亚......】

北欧仙宫的天顶,自行运转的黄道之轮已经不复往昔的光彩。

少女双手握住金色的怀表,紧紧地看着那第五宫的狮子。

仿佛只要一刹的失神,那黄道轮上就会再次熄灭一片光明之地。

【一刻也好,艾欧里亚......你要......活下来!】

狂暴的雷霆霸占视野,宛若狮子的獠牙欲将敌人分而食之。

塔纳托斯没有闪避也没有后退,向前走了一步进入光速拳的攻击范围,

他的双手朝前撑起,拦截住拳压。

“光速拳?

和那双子座的稍微有些不同,每秒五千万,八千万,

不,是有八千七百万次的出拳吗?”

塔纳托斯的掌心泛出一阵白色的雾气,那是过高频率的拳压泯灭后蒸发的水汽,

“的确,这种程度对付冥斗士来说是足够了。

不过在神眼中......依旧太过稚嫩。”

说着,他横起右手臂,

“让我告诉你,什么是合格的攻击!”

艾欧里亚侧过身体将左手臂掩在身后,只留下右手微斜格挡在身前,眸光左右扫视。

他清楚对方的速度一定快过自己,如果他的身体情况稍微好一些或许还能周旋,但这状况再挨上一击恐怕就站不起来了,不能大意。

“我在这里。”

眼前突兀的一暗,那死神已经站在了艾欧里亚的左侧,和他不过就几十公分的距离。

甚至于,只要出拳就能击中他的心脏。

塔纳托斯的手臂如长鞭一甩,艾欧里亚的整个身体便好似从腰部弯折了一般,被强劲的力道弹飞了出去,在连续撞断了三四根石柱后,深深的砸入狮子宫最后一面墙壁上,那仍旧颤动的双瞳已经快没有了神智。

“好弱,这就是雅典娜最强的战士,黄金圣斗士?”

塔纳托斯一步步走来,艾欧里亚却已经看不清楚,视野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移动,脑子里也是无数蜂鸣般的响动声,身体每动一下便是连绵的剧痛蔓延开来。

“塔纳托斯,他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人类。作为神的我们本就远远要强于他们,这种比较并没有多少意义。”

修普诺斯降下地面,

“说的也有道理。”

塔纳托斯的速度并不快,但只是几步便到了艾欧里亚的面前,左手伸出扼住艾欧里亚的脖子,将他从墙壁中扯了下来。

“喀拉——”,墙壁的碎片一点点剥落,狮子座圣衣的胸甲处也爬满了裂纹。

“传说自神话时代起就没有损伤的黄金圣衣,虽然没有预想的强度,不过也算不错了。可惜,你的身体太过孱弱了些。”

似乎是注意到了狮子座的挣扎,一边的修普诺斯淡淡道。

“狮子座,吾等作为神不屑染上无意义的鲜血。

你那重伤的身体,根本无法阻止我们。”

感受着手指间那仍未平息的力道,塔纳托斯冷笑道,

“黄金圣斗士,拜伏于吾等座前吧。

承认雅典娜的不是,并忏悔自己的罪过。

那样的话,我不仅放过你,兴许还会延续你本就不多的生命。

你们人类,有许多想要实现的梦吧?”

【梦......吗?】

破碎的记忆中,渐渐浮现一张清丽的笑颜。

的确,我也想......亲手拾起那个梦。

只是,对于战士,对于黄金圣斗士,

我还有必须要贯彻,要保护的东西!

狮子的眸渐渐清晰,慢慢道出了他的答案。

“痴心......妄想!”

一发光束闪现,塔纳托斯侧过脸,轻松的避开攻击,

然而这种回答,这种拒绝,是对神的侮辱!

死神的脸逐渐狰狞,将狮子座的身体甩了出去。

“那我就成全你,愚蠢的凡人!”

艾欧里亚艰难的撑住身体,那因疼痛与脱力而颤抖的双腿仿佛下一刻就要跪下,

在他的面前,塔纳托斯双手高举,托起一个紫色的光球。

膨胀的小宇宙扫平第五宫的廊道,直击狮子座的近前。

光速拳折射,交错,拦阻在神之力的面前,却终究只能延缓它的脚步。

“还没有结束呢,狮子座!”

塔纳托斯的手掌中,另一颗更加巨大的光球再现。

“在死亡中长眠吧,罪人!”

两颗紫色的光弹重叠,击碎狮子的獠牙。

金色的碎片剥落,在他的眼前交织成幻彩般的景。

如此华美的光,

就好像......初见圣衣时一般。

【艾欧里亚,穿上了这件狮子座黄金圣衣,就代表放弃了曾经的过往。】

【你,真的不后悔吗?】

我未能给出回答,并非是不知道答案。

只是不想让老师失望。

如今......

炸裂的紫色乱流中,一切消弭于无形。

塔纳托斯满意的哼了一声,驱散浓尘。

“走吧,修普诺斯,该去下一宫了。”

双神慢慢步入疮痍的战地,位于后方的睡神眉角一皱,

“塔纳托斯!”

死神的脚步一顿,错愕的表情停留在脸上。

【神啊,即使你们突破这狮子宫,也走不了太远的!】

笔直的光线骤现,随之一道斜劈向下的光轨叠加其上,紧接着是横贯与竖直的线条交错。

光编织的网,在死神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完成了攻击。

热,擦过脸颊的光轨只持续了不到万分之一秒就消失无踪。

塔纳托斯的头盔裂为两半,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刚刚的是……光速拳?!

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拳速?!

“狮子座......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塔纳托斯暴怒道,那无法宣泄的怒意在狮子宫中轰鸣,仿佛下一刻就要震塌整座宫殿般。

然而下一秒,他的愤怒为睡神的手臂阻止。

“你想干什么,修普诺斯?!”

“住手吧,塔纳托斯。

迁怒亡者的身体,有失神明的身份。”

修普诺斯走上前,另一手指向前方。

“亡者?你在说什么?!他明明还——”

塔纳托斯的话未能说完,眸中的怒火也僵直住了。

他的前方,渐渐浮现了黄金的身影。

第五宫的守卫者,狮子座保持着右手挥拳的动作,已经没有了一点气息。

【后悔.....吗?】

【此生虽有遗憾,却......未曾后悔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