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兽王的獠牙(三)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620字
  • 2017-06-19 14:02:13

白色的长发,高贵的头冠,黑色的大翼垂落,

“冥界——三巨头!”

从傀儡线上传来了强大的力道,米诺斯满意道,

“的确是很有力量的战士,够资格成为我的收藏品。”

艾欧里亚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却发现手臂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对我的见面礼还满意吗,狮子座?

吾乃哈迪斯大人麾下,冥界三巨头之一,天贵星米诺斯。”

他的十指伸张,似是提拉着看不见的丝线,

然而那双眼睛,充斥着怒火。

“虽然这个名字,你应该早就听什么人提起过了!”

天贵星?艾欧里亚目光微沉,朝自己无法控制的右手看去,

“星辰傀儡线吗?”

“果然......”

米诺斯啧啧称赞道,

“不单白羊座和金牛座对我方冥斗士的战力知之甚祥。

那位双子座更是直接读出了我的招数并做出了应对,

看来我猜的没有错,你们之中有人得到了我们的情报。”

说到这里,米诺斯语气渐冷,

“真想见见那个人,然后把他的血肉和骨头扭成一团呢!”

天贵星的脸慢慢的狰狞起来,

要不是有那个家伙在,冥斗士怎么会损失的如此惨重?!

艾欧里亚闻言,罕有的多出一丝笑容。

“你没机会见到那家伙的,米诺斯。”

“死到临头,还有时间去关心别人吗?”

天贵星感觉到傀儡线上传来的力量,不屑道,

“虽然知道了我招数的奥秘,但你又能做的了什么?

我的丝线,可不是用蛮力就能挣脱开的东西!”

没错,为了防止傀儡线的使用过程出现意外,我早早以天间星作为依托隐忍到现在。

这一次,可不会再有差错了!

双指擦过眼前,米诺斯的冥衣外燃起紫色的小宇宙,静谧而高贵。

“粉身碎骨吧,狮子座!”

Cosmic(星辰)——?Marionettion(傀儡线)!

“唔!”

错乱的肌肉,扭断的筋骨,艾欧里亚的右腿先一步反向折起,传来几声脆响。紧接着左手自肩关节开始,肘关节,腕关节,指关节几乎都折起了怪异的角度。

虽然没有听到狮子的哀嚎,但足够了。

天贵星忍不住放声大笑,

“这才是,这才是战斗!

这种凌虐强者的快感,才是我所追求的乐趣啊!!!

狮子座,让我好好放松一下吧!!!”

【天贵星米诺斯,其招数诡异难防,对不少黄金圣斗士都存在着极大的威胁。】

【最适合对付他的人无疑是修罗和卡妙,而最不适合的人......】

【阿鲁迪巴,艾欧里亚,如果你们碰上了他。】

“一定要在被傀儡线接上身体前结束战斗,不然——”

加隆缓缓道,

“我想这些做什么?

三巨头应该止步于第三宫了,撒加没理由放过他们。”

即使是如此说服自己,他也始终无法平息心中的不安。

毕竟战斗,总是会发生预料外的事情。

只是与其去担心无法控制的东西,不如着眼于当下。加隆收回心思,仰起头来。

破旧的断壁外,极目所见是苍蓝的海洋代替天空高悬头顶。

百余米距离,一座巍峨的神殿矗立。

纵然已没有一丝生者的气息,也能够从古朴神圣的建筑上追忆曾经的辉煌。

“终于找到你了。”

加隆休息了一会儿后,便朝那神殿进发。

宽敞,整洁,华丽,神圣,

对于一座可与圣域十二宫,

不,无论比哪一宫都要更加庞大的建筑来说,这座海底城本身就是奇迹的代名词。

“即使是进入了沉眠,依旧有神力游散了出来吗?”

加隆深入宫殿,在尽头处如愿找到了八座高大的石台。

其中七座分两侧排布,各自供奉着一尊以各式怪物为原型的海界鳞衣。

双子座仅仅是看了一眼,便将注意力集中于七座鳞衣护卫的中心。

半身的神之鳞衣,海皇的铠甲。

加隆深吸了一口气,手持海皇三叉戟来到台阶上的银底金纹壶前。

如今宙斯为赫拉所困,雅典娜成长有限,

唯一能够制衡冥王的就只剩下你了,

“苏醒吧,海皇——波塞冬!”

他轻手划过,残破的雅典娜护符碎裂为齑粉。

一束耀眼的蓝光回归于海神鳞衣之上,仿佛赋予了它生命一般。

【是谁,妨碍了我的沉睡?】

加隆放下海皇的三叉戟,恭敬的半跪下身。

在低头的刹那,他的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

“咳——”,

金色的圣衣外血迹斑斓,年轻健硕的身体里疮痍一片,狮子座似乎连站着都非常勉强,然而天贵星对此却并不怎么满意。

左手的伤势未能恢复,直接影响了傀儡线的操纵。

如果是全盛状态下,他的攻击应该能够命中脑部或颈部的要害。

现如今,却只能系住他的四肢。

怎么办?

再前进一步?

思虑中的米诺斯,似乎是看见狮子的嘴角动了动。

是在咒骂命运?还是在悔恨过往?

“时间不多了。”

什么?米诺斯迟疑着道,

“我说......能够用来解决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艾欧里亚抬起头,鲜红的血渍染上了半张脸颊,

“你这家伙!”

米诺斯十指伸张,如最好的乐师弹奏起绝妙的死亡之曲。

但是左手臂传来的阵痛,却让他的动作有了片刻的延迟。

“看来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那左臂的伤势已经严重到无法正常发力了!”

金牛座留下的创伤吗?米诺斯咬紧牙关,本欲强撑着使用招数的刹那,却见那狮子座已经期近了身体。

不好,为了节省力量而选择的距离,太近了!

“这个长度恐怕是受伤的你所能操纵傀儡线的最长距离了,但对我的光速拳也是一样!”

艾欧里亚的嘴角弯起,那白森森的牙便如狮子的锐齿般闪耀着寒冷的光,冻住了米诺斯的身体。

这家伙,是故意受制于傀儡线的吗?!

不,不会的。

这种距离对于他的光速拳也一样,

现在的他,根本没办法一击破坏我的冥衣!

“你没有胜算的,狮子座!”

米诺斯冷冷一笑,手中的傀儡线趁势连上了狮子的脖颈。

结束了,黄金圣斗士!

下一刹,剧烈的痛楚自胸口传来。

金色的光束透胸而出,这一次的攻击却不仅仅包裹着光压,还有那炽热的拳。

米诺斯的胸前,艾欧里亚的右手贯穿他的身体,将那跳动的脏器打了个粉碎,穿过后心的冥甲后暴露在空气中。

【闪电——光速拳!】

“怎么......可能?”

米诺斯低下头,难以置信道。

为什么,我的冥衣......没有防御住他的攻击。

“原来你们都没发现吗?

第四宫,巨蟹座的蟹钳的确没有杀死一个敌人。

然而,迪斯马斯克已经把你们要害处的冥衣都剪开了。”

艾欧里亚淡淡道,

“你们可是将自身的脆弱,全数暴露在了狮子的獠牙下啊。”

微微翻卷的冥衣,从外观上来看的确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米诺斯不甘的活动着十指,却已经失去了操纵傀儡线的气力。

“可…...可恶,我米诺斯,竟然…...会因为……一刻的大意.…..”

如果,在第四宫.....小心一些......

如果,在第二宫.....谨慎一点......

不......如果......更加重视.....黄金圣斗士......

嘴角溢出血液,米诺斯眼中的光芒黯淡。

失去生命的身体跌落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动。

狮子宫的大地上,已经染满了冥斗士和自己的血。

艾欧里亚蹒跚的站起,

左手粉碎性骨折,右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左腿倒是能够勉强移动,右手大概还能挥几次拳头。

艾欧里亚稍微检查了一下身体各处的伤势,忧心不已。

这种状态的身体,接下来的战斗怕是派不上多少用场了。

只是,下一个要面对的敌人应该是......

【天贵星,连米诺斯都战死了。】

【是你做的吗,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

艾欧里亚抬起头,

模糊的视野里,两个黑色的影子降临,掩去了所有的火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