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双子的幻影(五)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163字
  • 2017-06-11 14:02:31

“死神塔纳托斯,作为神却在与人类的战斗中留下如此狼狈的姿态。”

“哈迪斯的眷属,这种层次的能力是否被允许回归天界,理应慎重考虑。”

神界,几个光影对于镜中的影像大为不满,

“不是很有趣吗?”

“?!”

“虽然是人类与神的战斗,十二宫到底是大地最强的战斗力。战斗过于乏味,吾等也会有些不耐烦的。

你说对吗,赫拉?”

王座之上,她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渗出丝丝的冷意。

“黄金圣斗士的确有些本事。

但如果只是这种水准,神战的结局已经无需怀疑。”

影像之前,诸神的意志渐渐重合,

【人类是不可能战胜神的,当他们真正理解......‘神’所代表的的意义以后。】

“修普诺斯,不准备攻击吗?”

双子宫前,撒加问道。

在他的眼前,睡神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直到几个呼吸后,大抵是感觉到双子座的攻击欲望,他才睁开眼,淡淡道。

“双子座。”

“?”

“你不认为在挑衅新的对手前,先去确认一下之前对手的状态会比较好吗?”

伴随着睡神的话,紫色的光在双子宫下的石阶上炸裂,

大块大块的石阶巨岩被强大的小宇宙托举,固定在空中仿佛石板一般组合成连接天与地的道路。

在那新的石板尽头,天空之上......是死亡之神的暴怒姿态。

装饰的白袍几乎毁尽,显出了神祇的真正样子。

黑色的冥衣完好的保护着他的身体,唯有左手臂上的臂甲破碎,但在紫色光芒包覆中缓慢的恢复着。

这家伙被双子座的奥义完全命中,竟然只是破损了冥衣?!

撒加的心慢慢沉下去,

“双子座,我承认自己小看你了。”

塔纳托斯一步步走下浮板,重新来到双子宫的大地。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会——亲手处理掉你。”

一击重拳打在岩壁之上,石褐色的灰剥落,重新染上暗红的颜色。

“啧,就算是两个人的力量,也无法阻止神的脚步吗?”

神牢内,加隆紧皱着眉,

即使做了如此多的准备,但只要有神的力量插足,就能轻易地反转劣势。

第三宫,撒加撑不了多久。

现在魔星回归,巨蟹宫的战况不知如何。

只要双子神先一步抵达第四宫,魔星就能越战越强。

黄金圣斗士即便拥有强大的小宇宙,也无法同时抗衡两者。

该怎么办?

冥王仍未现身,仅凭双子神的力量就已经高过估计太多。

他阴沉的看着眼前的岩壁,

就好像这阻碍一般,

他收集了不少的资料,才确定海皇的所在。

但是......根据出拳给出的回应判断,

四周的岩壁,都是实心的,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空间存在!

“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导致判断错误。”

加隆苦涩一笑,

“费尽心机,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吗?”

神牢,

是我自作聪明了。

这具身体,已经不剩下多少力量了。

再加上这极度压制小宇宙的环境,

失去了雅典娜的庇佑,水位渐渐上涨,直到没过他的胸口。

加隆慢慢放下手臂,放弃了挣扎。

“双子的命运,那家伙说的或许没错。

至少最后,你我能够一起上路。

你说对吗,尼桑?”

七八条血渍顺着黄金圣衣肩甲与胸甲处的裂纹留下,撒加的头盔不知所终,左额角上血红一片,右手无力的垂下,连站着都很是勉强。

但他的敌人却没有一丁点留手的打算。

双掌朝前伸出,塔纳托斯眼神阴冷,

“你已经快不行了吗,双子座撒加?”

紫色的小宇宙碰撞在空间的墙壁上,剩下的余威迫使撒加一退再退。

“空间吗?”

死神的双手平展,阴霾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看来你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呢。”

扭曲的宙域平面从手指间扩散,迅速的侵蚀双子宫的空气,大地与天空,扩展为一个圆球状,悬浮于虚空中的死神静静的看着那暴戾的风吞噬残缺的地面。

“刚才,你似乎把吾主的冥斗士都扔在了异次元。

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空间能力。

人类的禁区,远在异次元之上的——超次元!”

塔纳托斯的双手并起朝上托举,一颗巨大的深紫色能量成形。

“我会把你的身体打的七零八落,一点尘埃都不会剩下!”

残喘的双子座便好似那风中的烛火,只要风力再大一点,就能吹熄他的生命。

“结束了,双子座——撒加!”

塔纳托斯冷漠着释放手中的紫色光球,朝双子宫外最后残存的一点阶梯推了过去。

高热的能量冲破重重浮板的阻碍,直击撒加的位置。

第三次攻击,身体到极限了吗?

撒加擦了擦鼻尖的汗渍与血渍,叹息一声。

“嘶——咻——”

紫色的光焰腾空而起,爆裂的火花席卷,舔舐着第三宫上空的空气。

远在巨蟹宫的迪斯马斯克感应到了那熟悉的小宇宙消失,手中的拳也不由得慢了下来。

“啧!”

“竟然这么难对付?!”

“呼,别怕,这家伙可比前三宫的守卫弱不少,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能拿下他!”

可不是吗?打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不过是冥衣上开了几道口子,这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或许是十二宫最弱的家伙也不一定。

几人慢慢的走上前,似是打算趁迪斯马斯克心不在焉的当口一击制胜。

“喂,可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啊!”

迪斯马斯克烦躁的抓着蓬松散乱的头发,赤红的双眼中满是血丝,

“本大爷的仁慈,可不会施舍第二次了!”

“什么?”

“你这家伙!”

几人本欲上前恶斗,无奈身体各处传来隐痛,一道接一道的伤口浮现,好似是被巨螯切伤的裂口,开始渗出殷红的血液。

“什么时候留下的伤口?”

“该不会是这家伙做的吧?!”

“不可能,我刚才根本没有看到这家伙出手!”

一条金色的光束击碎冥斗士其中一人的头盔,迪斯马斯克的动作依旧未变,却很好的诠释了他们的问题,也止住了他们的动作。

“明白的话就乖乖的呆在原地,我可不想在你们这些卒子身上浪费气力。”

迪斯马斯克咬着手指,

“没道理啊,这点距离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到?

不见到正主,可就没办法谈了。”

第四宫中,近靠着屋顶处显出两个黑色而威严的身影,

“你想和我们谈什么?”

“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