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双子的幻影(四)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964字
  • 2017-09-18 19:43:10

“巨蟹宫,第四宫了!”

残存的冥斗士们大口的喘着粗气,但却又无比亢奋。

如果说之前的三宫是一次接一次的绝望,那么现在便是充满了斗志。

没有什么比自己信仰的神出现更让他们激动了,虽然并不是哈迪斯大人,但也是神不是吗?

只要有他们在的话,无论前方有什么敌人,都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了!

“我们上!”

“哦!”

阴森的宫殿,腐臭的气味,若不是脚踩在圣域的土地,恐怕他们要误认为回到了冥界一般。

“嗯?”

其中一人感觉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那种与硬硬的地面截然不同的触感令他不由低下头。

印入视野的是一张扭曲至极的面孔,

“哇!!”

他跌了个趔趄,瘫坐在地上。

“喂,怎么了?”

“脸,脸,死人的脸!”

坐在地上的冥斗士指着尸气中的东西,心有余悸道。

稍年长一点的冥斗士走过去看了眼,倒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将不适表现出来。

“不就是张死人脸,怕什么!”

魔星觉醒,终究也只是原身为人类的存在,获得了力量的他们还未能摆脱作为人的影子与怯懦,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对这种扭曲到极点的尸体淡然处之。

好歹是经过了不少战斗,年长些的冥斗士一脚踩向那张死人脸,踢踏着似是要把它碾碎一般。

“喂,兵卒,不要毁了我的战利品啊。”

阴森的环境中,突兀的传来一个轻佻的男声,令四周不安的冥斗士们慢慢聚拢在一起。

虽然双子神已经出现,但好像还没来得及到达第四宫,所以冥斗士多少还是有点忌惮的。

白色的微茫亮起,巨蟹宫的守护者就站在冥斗士们的对侧,倚着大石柱玩弄着指尖的一抹萤火。

“呦,看来这次来的人不少,人面墙可以换一换了。”

白色的披风在尸气中腐朽,那人慢慢朝冥斗士们走来,

“初次见面,我是第四宫的黄金圣斗士,巨蟹座·迪斯马斯克。

让我们好好交流一下,尸体的艺术吧。”

——双子宫,

撒加的脖子上一条血线蜿蜒而下,创口入肉不深,但很是平滑,足见攻击的锋锐。

止住血液的双子座退了几步,与塔纳托斯拉开了一点距离。

“嗯?”

塔纳托斯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白皙无一点瑕疵,根本不像是战士的工具,反而像是极致的艺术品般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修普诺斯。”

塔纳托斯朝睡神看去,

“结界被破坏,为什么我的力量还在受限制?”

修普诺斯闻言摊开手掌,冥衣的手甲上缠绕着淡淡的金色电蛇,

“确实。

那个小女孩的结界已经被破坏,但这片土地从神话时代开始就被战争女神的力量庇佑。

冥界的战士虽然不会受到影响,但我们作为神则被十二宫抗拒,

实力,恐怕只有三成了。”

【直到攻陷最后一宫,当哈迪斯大人以冥王之力一统大地为止。】

“三成?”塔纳托斯皱起眉,握了握拳,朝撒加看去,“即使是这样,这个人类会拥有闪避我攻击的可能性吗?”

撒加没有退开太远的距离,也就是在塔纳托斯身前三米左右。再远的话不确定对方是否有跨空间攻击方式,太近的话则没把握闪过对方的攻击。

他非常清楚教皇将他布置在这里的意思,

第三宫的使命,从这里开始会出现真正的敌人。

实力远超一百零八魔星的......神!

在估量出对方的实力前,绝对不能投入过多的战斗力。

不然,在这里被一口气吃掉,就结束了。

眼下,剩下的冥斗士由其他黄金圣斗士去对付。

他的任务,是眼前的双子神。

“竟然还有攻击的欲望?”塔纳托斯一笑,他的笑容出于对人类竟然妄想与神明为敌这一事实的荒谬与轻蔑,来源于长久以来的固定思维。

“很好,那就让我来扭正你的想法。”

塔纳托斯左手伸直,朝向撒加。

“?!”

“不明白吗?”塔纳托斯戏谑道,“对付你,一只左手就足够了。放心,吾等作为神,也决计不会做出两人一同攻击一个凡人的下作行为。”

正如他所说的一般,修普诺斯安静的站在一边,闭目休憩。

死神的小宇宙慢慢内敛,消失无踪。

仿佛此刻站在双子座对面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一般。

“过来吧,我会告诉你。

神与人之间,究竟有着怎样无法逾越的距离。”

神的蔑视,神的强大,

恐惧,愤怒,然后失去自我吧,凡人。

事实并非如修普诺斯所预想的进行,撒加很是从容的挥出一拳,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情绪。

残像留下的影子已超过了肉眼捕捉的极限,在空气中撕咬出流光的轨迹。

塔纳托斯的双眼盯着撒加,没有去解读攻势,只是伸出左手,轻拨慢拉,将数十发光速拳消磨于无形。

高温的金色拳轨在撒加震惊的目光中碎散为荧光,塔纳托斯的手却已经越过了撒加的双拳,直直的刺了过来。

并没有多么花哨的技巧,也没有带出多大的威势,只是在视野中这么简单的伸直前进,却让撒加有种无法抵御的错觉。

刹那,撒加硬生生的脱离僵直,压低脑袋侧过脸,任那一只手掌擦过了圣衣的头盔部分。

“铿呲——”

刺耳的摩擦声,在双子座头盔的恶之面的鼻尖上留下了一道火红色的擦痕。

此刻的场景,全数被修普诺斯看在眼中,

又一次躲过了塔纳托斯的攻击,

刚才,

最初的一击,果然不是凭借运气闪避的。

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的确有几分可取之处。

与睡神不同,死神并没有观察对手的意思。

他只是渐渐地有了兴趣,一点点破坏对方的兴趣。

光速拳凝成足够的拳压,似是子弹般倾泻而出。

当力量集中在一起,被抵御的难度会稍微高一点?

塔纳托斯的左手慢慢的移动,明明并不快的动作却总是先一步将光速拳的威力截下,但这一次还没有等他反击,撒加便一步步走上前来。

因为距离的拉近,所以撒加的出拳轨迹渐渐的复杂,原本还只是接近光速的拳技大概已经和真正的光之轨差不多了。

塔纳托斯的动作从游刃有余变得认真起来,即使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但左手上的运作大概是到了极限。

就是现在!

撒加在塔纳托斯的近前,打出一道弧形拳轨,绕过了拳技间的碰撞,朝着塔纳托斯的太阳穴前进。

“哦,忽然改变了动作,就是为了这一击吗?”

死神以两根手指抵住撒加的拳侧,将那势在必得的一击推了开去。

拳头虽然依旧前进,但已经失去了命中的可能,反倒是撒加的身体已经落入了塔纳托斯的攻击范围。

塔纳托斯的声音冷漠起来,

“看来你不懂呢,‘光’......在神的眼中,可是缓慢的意思。”

似幻影般,塔纳托斯的左手收回,再次伸出,食指抵在撒加的胸前几公分处,凝成一颗深紫色的光球。

“结束了,圣斗士。”

庞大的力量轰击在撒加的胸甲上,让他有一种圣衣破碎的错觉,那难以削弱的力道就这么带着他直飞向身后的双子宫,一头砸在墙壁上。

闷沉沉的响动声中,砖瓦已经覆盖住了双子座的身影。

塔纳托斯拍了拍手掌,好像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

“我们走吧,修普诺斯。

吾等作为神,无法携带保存吾主身体的黑棺。

但将那等重要的东西放在那些不中用的家伙手中,我有些不放心,还是应该…..”

“塔纳托斯,慎言!”

修普诺斯冷喝道,将塔纳托斯的话止住。但好像,已经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泄露了,

“我为什么会——”,塔纳托斯紧捂着嘴,阴沉的脸上浮现出暴戾,

我刚才为什么要说起这个?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可恶,是你做的吗?”

塔纳托斯咬牙切齿的望着那沙石堆中站起的圣斗士,

“双子座!”

“连幻胧魔皇拳都能轻易摆脱,真不愧是神的力量。”

撒加的胸甲破开了一个口子,再加上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是有些狼狈了。但此刻他的脸上却有了一丝笑意,抬起的食指上,缠绕着一缕将散未散的金色光泽。

“不过好歹是知道了一些情报,原来哈迪斯的身体还在冥斗士的手中。”

“知道了又能怎样?”

塔纳托斯狠狠的盯着撒加,“杀了你以后,再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

“是吗?”撒加缓缓道,“可是有些晚了呢。”

【沙加,记住。】

【死神的反应力,速度,力量,常态状态至少在我的三倍以上。】

【一位黄金圣斗士,绝对不能独自面对这种等级的对手。】

【如果被他的攻击正面击中三次......一定会死!】

【最后,冥王的身体应该会对双神的力量产生影响,所以那副黑棺现在由某个冥斗士带在身上。找到他,我们才有胜机。】

胸前的伤被暂时的压下,撒加缓慢调整着呼吸,将状态短时间内恢复到接近正常的水准。

刚才的一击必须吃下,不如此不足以估量对方的实力。

只是没办法再接一次了,

在对方的攻击再次命中前,一定要结束战斗。

剩下的,就拜托你们了。

双子座的圣衣表面,浮现金色的光芒。

喔噢?那种眼神,他想要进行死斗吗?修普诺斯微微侧目,

下一刹,撒加一改先前的保守,便这么朝塔纳托斯冲了过去。

“找死!”

塔纳托斯冷笑一声,就站在原地等着撒加攻过来。

光轨织成的大网笼罩住塔纳托斯,却在他身体周围形成的紫色保护膜外凝滞,塔纳托斯清楚,撒加也清楚,现在的光速拳不过是开胃品,充其量也就是掩饰下一波的攻击。

可惜,塔纳托斯已经厌倦了,作为神明却被一个区区的凡人戏弄,

黄金圣斗士,必须死!

紫色的光球凝聚,这一次的力量足够破坏对方的圣衣及身体,塔纳托斯将之朝撒加推了过去。

“小心,塔纳托斯!”

修普诺斯?塔纳托斯不理解为什么会听到这样一句话,但很快就明白了。

那一发光球在前进的途中,似是撞碎了一个幻影般,将撒加的身体破坏了个通透。

但既没有血渍,也没有碰撞的声音,只能说明发生了意外。

当过强的力量注入空间,因其区域介质的密度不等,光的前进路线将不再保持直线,就好像筷子进入水中给人以偏折的错觉,实际只不过是光的偏折。

以小宇宙影响空间,进而给塔纳托斯错误的判断,撒加的真实位置如塔纳托斯所料,理应在那幻影的近处,但知道的也有些晚了。

死神的近处,空间的薄壁碎裂,显出黄金圣斗士的身体,

他的双手交叉,孤悬天际,

黄金圣衣覆盖的身体,仿若将天与地都连接在了一起。

双子座的神髓,

“Galaxian(银河)——Explosion(星爆)!”

塔纳托斯反射性的架起左手,抵住那粉碎群星之力。

爆裂的轰击中,死神的左手颤抖,几乎维持不住架势。

“你那左手的力量我已经估算清楚了。

但是......我的力量,你又明白吗?!

结束了,死神!”

撒加冷喝一声,用手掌将那星爆之力再次朝前一推,朝死神碾压而去。

双子座的两侧,幻影的半身骤现,

金色的小宇宙两倍叠加于星爆的轰流上,彻底击碎死神小宇宙布下的防御,

不好!

一只手......无法防御!

塔纳托斯一惊,但在右手扬起之前,便已被那粉碎群星之力吞没,在爆裂的光芒中失去踪迹。

似彗星坠落般,星爆之力在地面上犁出一条五六米深,十余米宽度的轨迹,直至下方的石阶。

撒加轻吐一口浊气,看向沉默的修普诺斯,

“接下来轮到你了,修普诺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