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黄金的斗牛(四)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4341字
  • 2017-06-05 14:00:21

壮实的手臂宛若沉重的斧刃劈砍而下,

阿鲁迪巴却只能一退再退。

那香气的毒,多少还是影响了身体吗?

阿鲁迪巴粗重的喘息着,

即使获得双鱼座的小宇宙成功驱离了毒素,麻痹的感觉却仍旧留存于身体。

更遑论在这种高压力的战斗中,点滴的劣势都能决定战斗的走势。

疲惫,痛苦,无奈,

穆恐怕就是这么被他们干掉的,阿鲁迪巴总算是清楚了白羊宫内到底是发生过了何等程度的战斗。只是以他那般单薄的身体,竟然支撑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看来的确是难为他了。

不过,我阿鲁迪巴怎么会浪费穆留下的绝佳战果!

“轰——”

一声剧烈的响动过后,哥顿单纯的挥舞着手臂,做劈斩状将阿鲁迪巴生生的制住。

“你好像有些乏力了,是被尼奥比的毒影响,还是战斗时间过长气力不济?”

“嘿嘿,这话应该由我说才对。”

阿鲁迪巴抬起头,略显兴奋道。

“我是不清楚你们冥斗士是怎么划分的,但有个家伙曾提醒过我。

牛怪的重斧,拥有威胁摩羯圣剑与天秤武器的可能。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夸大其词。

你是否.....也被白羊的星屑重创过了?”

天牢星一愣,随即在一声畅快的大笑声中劈退金牛座,

“没想到,圣域十二宫里也会有识货的家伙。”

哥顿抚摸着自己的右手臂,那神态并非是对肢体的爱惜,倒像是在抚摸一件常年带在身边的兵器。

“我啊,确实早就想试试了,到底是我的巨斧厉害,还是那摩羯的圣剑,或者天秤座的武器强一些。

可惜了,那个白羊座。”

阿鲁迪巴面色一沉,已经有了发怒的征兆。

“别误会,金牛座,我没有侮辱他的意思。”

哥顿当然能看出阿鲁迪巴在想些什么,他本不是心思敏捷的人,但对上这个大块头,竟是有些惺惺相惜。

“他很厉害,即使我哥顿已经战斗过无数次,也很难从以往的对手中挑选出和他一般的人物。

一人独战冥界诸星,直至身死也没有后退一步,仅从敌人的角度,我很佩服他。

另外,我也不会为他感到悲伤。

因为给他留下致命伤的,可是我们冥斗士中最强的三人之一。

天猛星,拉达曼迪斯大人。”

冥界三巨头,天猛星拉达曼迪斯?

阿鲁迪巴一怔,

“是吗,原来是这样。”阿鲁迪巴直起身,

“现在可以安心战斗了吗?”

哥顿挥掌下劈,带出的斧芒轰碎地砖。

“和心有挂碍的对手死斗,很不愉快呢。”

“啊,我已经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了。

天牢星哥顿,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

作为回礼,我会用尽全力打败你,然后去找那个天猛星讨回血债的!”

“等你有本事从这巨斧下存活,再夸下海口吧!”

哥顿狞笑一声,高高的举起右手,身后似乎有一只牛头怪人站起,举起一只厚实的大斧,就这么剁了下去。

阿鲁迪巴的双手从胸前释放,那无尽的光能聚敛,左手垂直收紧,右手横扬蓄力,凝聚全身气力打出的招数,便似狂暴状态下野牛的蛮力冲撞。

“宰了你!”

“死吧!”

两人的全身都散发着不死不休的战意,但却如出一辙的显露出满足的笑容。

作为敌人而言,能遇上你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啊。

光芒碰撞,那沉闷的冲击波横扫而出,即使隔着老远,也让诸多冥斗士感到胸口闷痛,几欲呕吐。

铿然巨响后,两人的位置互换。

哥顿的手臂微麻,却哈哈大笑起来。

至于阿鲁迪巴,则是半跪在地,那胸甲处的黄金圣衣已经有了裂口,像是被斧刃凿穿了一般。

“阿鲁迪巴,真是可惜啊,你已经累了。

方才与尼奥比战斗的时候,你那看似休憩的姿态其实是出招前的准备动作吧。”

哥顿回转过身,

“现在的你受那香气与疲惫的影响,已经失去完美发挥一身蛮力的可能,再强行使用招数就只会被我的巨斧斩裂。

事到如今,我也不会说什么等你恢复的蠢话。既然有心堵在这里,与哈迪斯大人为敌,那么就得有死亡的觉悟。

撒,站起来,金牛座,我会给你最后一击。”

阿鲁迪巴喘着粗气,好似力竭的野牛般,踢踏着蹄子。

还差一点,再一次,再一次就好。

伤口因为有黄金圣衣的保护,所以骨头还没有完全被斩断,但那沉重的斧劲,却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肉体。

左半边身体已经失去了部分力量?

阿鲁迪巴紧握着双拳,胸前发出爆豆般的声音。

收缩肌肉,卸了自己的骨头?

哥顿无比惊讶,先不提这么做会带来多大的痛楚,但用卸了的骨头参加战斗可是会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势。

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作为废人度过残存的生命。

只是,付出如此代价也能够换取一个仅有的优势,

暂时失去的部分知觉,不会再侵蚀精神,影响发力。

接下来的数十秒,不,是几分钟内,这个家伙大概能恢复八成左右的战斗力。

双拳碰了碰,阿鲁迪巴怒吼一声就冲了过来。

傻子,让我站在这里等你,可是白白给了我蓄力的时间啊。

深吸一口气,哥顿嘿嘿一笑,以牛怪之斧静待金牛的撞击。

来了!

斧光与拳压交错,这一次阿鲁迪巴的胸甲开出另一道口子,与先前的伤口合为交叉的十字,喷溅出大量的鲜血。

“啧,好像有些偏了。”

哥顿不满道,

“不,位置刚刚好啊。”

阿鲁迪巴蹒跚的站起,满足道。

“什么?”

哥顿摇晃了两步,只觉着有两股强大的气劲在体内乱窜,而且有了汇聚在一起的趋势。

这家伙,什么时候在我的身体里留下了这种力量?!

两道拳压?

不可能的,我没理由忽视这种伤势。

难道说.....

“金牛座,你一开始就是故意让我砍中的吗?!”

“不这样做的话,怎么能让我的招数命中你两次。”

阿鲁迪巴捂着伤口站起,笑着道,

“像你这样的敌人,没有两次完整的攻击可打不倒啊。”

第一次,故意让我命中;

第二次,冒险主动冲来。

为了确实击中我的身体,

为了确实......命中同一个地方?!!

金色的利芒在裂开的冥衣上肆意奔行,哥顿竭力压抑着痛苦与不甘,

然而,终究无力回天了。

“时间换空间吗?

了不起,金牛座。

我本以为,你和我一样......是个粗狂的战士。”

爆裂的轰鸣声中,天牢星高大的身体崩碎为血红的雾气。

直到亲眼确认敌人的消亡后,金牛座才咳嗽了两声,跪倒在地。

“下一次可不要以貌取人哪,牛怪。”

咆哮的音爆中,西路费都以毒风将阿布罗狄整个吹飞,双鱼座艰难的落在阿鲁迪巴身侧。

“啧,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让我去吧。”

阿鲁迪巴勉强压住伤势,尝试着站起身。

怎料双鱼座却只是急促的呼吸了几次,笑了笑,

“不,战斗已经结束了。”

西路费都愕然的看着前胸,那钉在冥衣上由白转为红的玫瑰。

他始终不明白,一度占据优势的自己为何会败在一朵玫瑰之下。明明他的拳没有自己那般强大,明明他的速度不比自己出色。

明明,他的玫瑰是无法扎进风里的啊…..

“血腥玫瑰,这是我手中唯一能锁定对手的招数。

只要脱离我的手掌,那么下一刻必定会钉在对手的心脏上。”

阿布罗狄轻声道,

“示弱于敌,有时候也是战斗的美学之一。”

天牢星哥顿,天捷星西路费都。

连这两个人都没办法突破,再派遣其他的冥斗士也没有多少意义了。

冥界诸星里,一个散发着深邃气息的身影慢慢走出。

那一片片巨刃组合的黑翼叮铃作响,带出强大的威势。

“终于肯出来了吗,天猛星——拉达曼迪斯?!”

阿鲁迪巴轻吸一口气,问道。

“啊,没错。”

拉达曼迪斯冷冷的看着两个人,

“你们的确有些本事,所以这次不会有意外了。”

“哼,那就由我来。”

阿布罗狄蹒跚的站起身,却被阿鲁迪巴生生按住。

“阿布罗狄,你先走。”

“嗯?

你在说什么?!”

“这里是金牛宫,我很感谢你的帮助。但已经够了,接下来交给我。”

阿鲁迪巴吃力的站起来,轻声道。

“可是这种家伙,你一个人…..”

“没用的,即使我们一起打倒他,还会有更多的冥斗士扑上来。”阿鲁迪巴拍了拍染满血渍的脸颊,宛若坚实的墙壁一般站在阿布罗狄之前,挡去天猛星的威压。

“况且,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如果死在金牛宫。

一会儿,我可就没脸去见穆了啊.......”

“......”

“走吧,你应该还有教皇的指令要完成吧?

那个地暗星已经被你杀了,所以你在第二宫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阿布罗狄沉默下来,因为教皇的指令,自己眼睁睁的看着白羊座战死,现在......现在又要再重复一次吗?

“你还在迟疑些什么?!

快走!

忘了吗?

在夜宴时,教皇所说的话!

对于吾等黄金圣斗士而言,命令是绝对的!”

金色的高大身影聚敛体内的小宇宙,散发出最后,也是最炽热的光芒。

“不必感到愧疚,我的战友。

不是每个人都要死在最前线。

活着,有时候也是一项艰难的使命。

我无法完成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请转告教皇,我阿鲁迪巴会确实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吾等——必胜!”

阿布罗狄的双眸渐渐湿润,

他低下头,解下白色披风擦了擦脸颊,

“我那双鱼宫中,还有不少陈年美酒无人品尝,以后你可以和加隆一道试一试。

所以——”

似是想起某人那含怒而无处发的样子,阿鲁迪巴爽朗的大笑起来,

“啊,有机会的!”

玫瑰的香气随风而散,原地只留下泰坦般的巨人,横阻在魔星之前。

“看来已经好好道过别了,金牛座?”

拉达曼迪斯慢慢走上前,之后转为疾走,再转为奔驰。

翼龙带起的狂风呼啸而过,落地时已来到阿鲁迪巴的身前。

“Greatest Caution(最大警戒)!”

紫色的光球于阿鲁迪巴的腹部炸裂,无比的力道催动着巨大的身体,一路啃噬着地面,带起长长的烟尘。

“跟我来。”

尘土飞扬的正前,是狼藉的通道,直指第二宫的出口。

拉达曼迪斯淡淡道,随即朝前进发。

【还不能......让你就这么离开!】

土堆之中,骤然伸出一只手臂,抓住了拉达曼迪斯前行的脚踝,将之由下而上扯离了地面,在天猛星反应过来之前,把他扔了出去。

天顶上开出一道巨大的疤痕,天猛星似是失去双翼的龙一般,坠落在冥斗士们身后。

胸甲,腹甲,开出多处伤口的阿鲁迪巴站起。

好险,刚才差一点就死了。

蛮牛嘿嘿一笑,拭去眼角的鲜血,好让模糊的视野能够更清楚一些。

大概,只剩下一击的力气了?

可要好好使用啊,最后的力量。

“拉达曼迪斯,还要再试试吗?

想从我这里无伤通过,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有身体分崩离析的觉悟,那么就再冲过来吧!”

阿鲁迪巴淡淡道,

“什么?”

拉达曼迪斯站起身,眼中满是愤怒与羞恼。

作为冥界三巨头,最强的冥斗士之一,竟然被区区一个圣斗士挑衅、蔑视,怎么能让他不发怒?

“住手,拉达曼迪斯。”

艾亚哥斯走上前,

“他说的对。”

米诺斯也同时站在拉达曼迪斯的另一侧,

“我们已经损失了太多兵卒,接下来的战斗要最大化保存战斗力。”

“你们,该不会是想?”

拉达曼迪斯愕然道,

“看看他的眼睛吧。”米诺斯朝那金色巨人一指,“那是决死之姿态。”

“想要安然通过的方法,只剩下一个了。”

艾亚哥斯接着道,

“哈迪斯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米诺斯缓缓道,“为此,哪怕牺牲一点荣誉也没有关系。”

的确,只要能为那位大人尽忠。

任何事情,都无需再犹豫!

拉达曼迪斯吐出一口浊气,

必须尽快突破十二宫!

“金牛座,感到荣耀吧。”

“你的性命,将由吾等魔星中最强的三人收割。”

“为了确实粉碎你的忠诚与力量!”

力量,纯粹的黑色力量集合于一处,将周遭的魔星慑退。

阿鲁迪巴的面前,多出三个绝望的身影。

“天贵星,狮鹫·米诺斯。”

“天雄星,迦楼罗·艾亚哥斯。”

“天猛星,双足飞龙·拉达曼迪斯。”

三人站在一起,绝对的黑暗朝那孱弱的金色光芒碾压而去。

“哈哈哈哈,那你们还在等什么?!”

石廊之上,双鱼座的步伐渐渐变慢,终于停了下来。

远处的金牛宫中,那畅快的笑声顺着风传遍四周,

“以冥界三巨头之名,

消失吧——黄金的斗牛!”

黑色的小宇宙炸裂,归复平静的第二宫内,

一只断折的黄金长角转动在空中,最终跌落于废墟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