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黄金的斗牛(三)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3288字
  • 2017-06-04 14:06:26

十余朵红玫瑰自出口外飞入金牛宫中,射向三人的方向。

“叮——”

一瞬的时间,三人及时做出了反应,试图规避过去,

无奈匆忙的间隙并不容许他们做的更好,玫瑰或是刮擦,或是钉破了冥衣,

三人愣愣道,

“玫瑰?”

“这种东西也能作为武器吗?”

“还以为是什么东西~”

放松的吁了一口气,其中一人只觉鼻下湿润一片,

伸出手去抹了一把,尽是暗红的血液。

“怎么?”

“力量......”

身体里的气力一点点消失,当他们察觉到危险时,已经再难保持站立的姿态。

三人的尸体旁,站着另一位黄金圣斗士,

“不懂得欣赏美的人,没有作为对手的价值。”

与粗犷的金牛座截然不同,他拥有出众的容貌,手持艳丽的红色玫瑰,

在慑退周遭的魔星后,他注意到毫无声息的黄金巨人,叹息了一声。

黑色的玫瑰应声而出,不偏不倚的敲在了金牛座的背部,将巨人的身体砸倒在地,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阿鲁迪巴?!”

在魔星惊诧的目光中,理应永眠的巨人再次站起,甩了甩昏沉沉的头,

“头好重,阿布罗狄,你刚才是不是对我用了皇家魔宫玫瑰?”

“只是微量,况且我也用小宇宙帮你驱离了。”

阿布罗狄来到阿鲁迪巴的身边,

“你也差不多应该恢复了。”

双手狠狠拍了拍脑袋,阿鲁迪巴感觉振奋了不少,轻吼了一声,

“哦嘶!”

“什么,为什么还活着?”

此刻,最为惊讶的应该是尼奥比,

“没理由的,你中了我的香气,应该是一具尸体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活着?!”

“香气?”

阿布罗狄拦住阿鲁迪巴,一步跨出。

金色的手甲上,托起一团紫色的雾气。

“这种劣等的招数也就只能对门外汉有用,在我阿布罗狄的小宇宙面前简直一无是处。”

紫雾很快被红玫瑰状的小宇宙吞噬,阿布罗狄厌恶道,

“它与你一样肮脏呢,冥斗士。”

“不可能,不可能的!”尼奥比面容扭曲道,“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让你避开了,这一次,这一次制造足够多的香气,绝对能干掉你!”

地暗星前倾身体,整个人似乎都融于紫雾之中,歇斯底里道,

“给我倒下吧,你们两个!”

Deep Fragrance(深渊香气)!

沼泽一般的深潭再次形成,尼奥比却没有收手的打算,双手聚拢又是一团紫雾推了出去。

黑暗中,那两位黄金圣斗士所站的位置,似乎有什么急速飞来?

联想到之前三人死状的尼奥比立刻侧过身,险险避过两朵红玫瑰。

“嘿嘿,刚才就是最后一击了吗?”

尼奥比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死了吧,那两个人?”

心中的恐慌蔓延,尼奥比却无法压制住,也不敢走上前去确认。

因为他不想去相信,那不被他认可的事实。

“还需要我重复多少次,这种劣等的香气,根本无法对我造成分毫的伤害,Specter(冥斗士)。”

雪白的披风掀起回拢,紫色的浓雾笼罩的两人变得清晰,残尽的毒素为双鱼座吸入体内,却未能对他造成丁点的损害。

“不过对于死人,我或许应该多一点耐心。”

“死人?”尼奥比拭去脸上的汗渍,“你是什么意思?”

阿布罗狄扬起眉,嘴角浮现一丝动人的笑容,

“我啊,作为黄道十二宫最后一宫——双鱼宫的圣斗士,常年要与这些毒玫瑰生活在一起,身体的血液早就满是毒质了。

你认为,没有和我一般的体质,被这些毒玫瑰刺伤了会有什么结果呢?”

毒玫瑰,刺伤?

尼奥比恐惧的伸出手,在脖子上摸了一把,那染血的手掌,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不会的,不会的,你在骗我!”

“是不是感觉没有力气,还听得见我说话吗,冥斗士?”

阿布罗狄拾起一朵玫瑰,放在鼻尖轻嗅,

“真是可惜啊,如果没有我在的话,你说不定还能有一些作为。”

双鱼座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冥斗士们,

“可惜已经迟了,现在我来到这里。

也就是说,除了正面突破两位黄金圣斗士,你们不会有其他前进的道路。”

阿布罗狄伸直手臂,那妖异的黑玫瑰指向的是,尼奥比再无气息的尸体。

好厉害......

毒质无法作用的体质,使用妖异玫瑰作战的.......黄金圣斗士?

圣域之中,也有这种类别的战士吗?

赞叹不止源于敌人,同时也来自战友。

常年守在金牛宫的阿鲁迪巴与阿布罗狄接触不多,硬要说有印象的话也只是对方是最忠诚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之一。

除此以外,对于他的招数,实际上金牛座是有些看不起的。

只是,玫瑰的作用,今天算是清楚见识到了。

但......他的心中仍旧有另外一个问题。

“阿布罗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鲁迪巴走上前,问道。

双鱼座敛起眉头,

“你应该很清楚才对,黄金圣斗士离开自己守卫的宫殿,除了雅典娜大人的意思就只有教皇的手令了。”

果然是这样。

金牛座深吸一口气,接着问道。

“他,教皇大人,没有派遣你,或者其他人增援穆吗?”

“……”

没有答案,有时也是一种答案,

“是吗......”

阿鲁迪巴深吸一口气,收尽脸上多余的情绪,

“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我们一起战斗。”

“好。”

黑风降落,那双翼展开,劲风似是要将两人刮飞一般。

可恶,身体还没有恢复吗?

阿鲁迪巴本欲伸出手,却是差点摔了个踉跄,不得已只得暂时退后了两步。

至于阿布罗狄则根本没有对抗的打算,顺着风力几个跳跃便站在了另一边。

“黄金圣斗士,雅典娜最后,也是最强的战士。

的确,我承认之前有些小觑你们了。

神所选择的战士,即使是那个小女孩的护卫也不应该如此不堪。

现在,我天捷星的翼蜥,西路费都会用上全力击溃你们!”

“这战果可不能被你独吞了啊,西路费都。”

另一个高大的人影慢慢走出,他高扬起右手,带出沉重的气流。

“我也开始对黄金圣斗士感兴趣了,这个金牛座就交给我天牢星,哥顿吧。”

由于阿布罗狄之前的攻击,数十朵红玫瑰钉在地砖之上,倒是让金牛宫的环境改善了不少。只是这毒玫瑰的威力,冥斗士们已经从尼奥比的尸体上见识了。

所以,也只有西路费都敢踏前一步,似是无惧那毒香一般朝阿布罗狄走去。

“确实是很美丽的玫瑰。”,西路费都伸出手,掌心之上似是有风一般拖住几片红艳艳的花瓣。

“但是这种东西用来观赏尚可,战斗还差的太远啊!”

风压增幅,那红玫瑰纷纷被刮离地表,甚至连平滑的砖面也变得坑坑洼洼,便似被无数刀片切割过一样。

“拉达曼迪斯,你有很不错的下属呢?”

天猛星的身边,一个隐藏于高冠下的声音道,那一对厚实的黑翼,与比较一般冥斗士更为结实华贵的冥衣,足以说明他的身份与地位。

冥界三巨头,天贵星·狮鹫——米诺斯。

“哼,米诺斯,我的属下不止有实力,还很忠诚,永远不会做背主的事情。”

拉达曼迪斯的话无疑刺激了米诺斯,天英星路尼的背叛是米诺斯永远的污点,即使过程中路尼有被精神操纵的迹象,但大错已成。

虽然一般的冥斗士不敢妄言,但猜疑却是难以避免。

“拉达曼迪斯,我米诺斯是发誓效忠哈迪斯大人的冥斗士。这一生,不,是永生永世都不会背叛我的主君。

既然你对我已经如此猜忌,那么我只有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忠诚。”

“你要干什么,米诺斯?”

拉达曼迪斯的另一侧,走出一个同样高大的人影。

和米诺斯的高贵内敛相反,这个冥斗士有着一对完全张开的黑翼,整个人显得乖戾嚣张,霸道无比。仿佛天空的王者,无时无刻不在俯视大地的臣子。

“做什么?当然是一路杀上去,取回雅典娜的人头。

艾亚哥斯,你要阻止我吗?”

来者正是天雄星,迦楼罗的艾亚哥斯,同为冥界三巨头,他虽然与米诺斯谈不上多少交情,但也不会放任对方胡来。

“米诺斯,如果仅凭你一个人便能闯过十二宫,那么便不需要我们这么多人一起攻上圣域了。

这里毕竟是战争女神雅典娜的地盘,之前的战斗你也看到了,无论是白羊座还是金牛座,都不是能够轻易击败的对手。”

“那又怎样?”米诺斯手指轻轻波动,空气间仿佛有晶莹的丝线隐现,“我不认为自己会输。”

“但是凭借你的力量,又能杀死几个人,一个,三个,还是五个?”艾亚哥斯淡淡道,

“米诺斯,你死了是小事,但是哈迪斯大人交代下来的任务无法完成。神的怒火,你要怎么平息下来?”

哈迪斯大人的愤怒?

想到这里,米诺斯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沉默下来。

“拉达曼迪斯,你的属下好像有些本事,如果这次他们立下大功,即使战死在十二宫,我也会助你在哈迪斯大人面前,为他们请求一次复活的机会。

但是,如果他们也失败了,你该明白要怎么做。”

艾亚哥斯的意思,拉达曼迪斯当然清楚,但他也不屑于去反驳什么。说到底,其实三巨头中风头最大的就是他天猛星,属下多而精,护卫冥王及其眷属的工作也是由他来做。

反倒是天雄星和天贵星,做的都是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在冥王麾下工作,默默无闻的事情,做了多少也不会有人注意,这也是天雄星颇有怨词的原因。既然吃了大头,拉达曼迪斯也不介意对方逞几句口舌之利。

“我当然清楚,如果他们没办法结束战斗,那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